全球之聲

訂閱文章 Global Voices 繁體中文
世界正在傾訴,你聽見了嗎?
已更新: 12 小時 49 分鐘前

孟加拉獨立影人鏡頭下的疫情

2020/12/30 - 15:59

訪問製片公司Tong-Ghor Talkies創辦人Zuairijah Mou

Tong Isolation Diary系列短片捕捉了疫情期間人們的生活。圖片截圖自Tong-Ghor Talkies網站。

對於孟加拉的電影人來說,情況相當艱困。COVID-19帶來的相關禁令擾亂了整個電影製造產業,雖然孟加拉的影院在關閉7個月之後於2020年10月重開,然而因為疫情仍舊延燒,影廳裡門可羅雀。

許多電影人被關在家中,開始創作如何於適應疫情新生活的電影

製片公司Tong-Ghor Talkies所製作的Tong Isolation Diary就是其一。這是由9支短片集合而成的影片,描繪COVID-19疫情期間不同角色及他們的生活。

Tong-Ghors是孟加拉各城鎮街頭巷尾都有的小茶鋪,一般老百姓以及創意人都會聚在那裡和朋友聚會、討論最新時事,或是單純放鬆。

全球之聲與Tong-Ghor Talkies共同創辦人Zuairijah Mou對談了關於Tong Isolation Diary這部系列短片以及孟加拉獨立影人在這段期間所面臨的種種挑戰。

全球之聲(GV):你可以談談Tong Isolation Diary這系列短片的靈感來源為何嗎?

Zuairijah Mou (ZM): 自從疫情剛發生不久,Tong-Ghor團隊就有想要透過電影來捕捉受COVID-19影響人們的生活。所以我們選擇了孤立日記這個詞彙,開始進行這一系列的計畫。在2020年4月,我們釋出了這系列的第一支影片。接下來我們開始一支支釋出該系列中的其他影片。到目前為止,我們Tong Isolation Diary系列共發佈了來自孟加拉以及印度西孟加拉邦地區的9支影片。

圖為Tong Ghor Talkies 共同創辦人、導演暨製片人Zuairijah Mou。圖片由Nishita Hossain Zenin拍攝,經授權使用。

GV:其中一支由你們團隊製作的影片叫作Landscape of Soul(暫譯:靈魂風景),在這支影片當中主角在孤絕中獨舞。你們想表達的意思為何?

ZM:在這系列當中,我們自己的團隊製作2支影片。Landscape of Soul(暫譯:靈魂風景)以及On the Porch of the Unwell Earth(暫譯:在染病地球的門廊上)。第二支影片由Tong-Ghor Talkies的創始成員、導演暨製作人Mitul Ahmed所完成。

Landscape of Soul(暫譯:靈魂風景)基本上是一支舞蹈電影(這個類別在國際影展及網站上很常出現,但我們在孟加拉並沒有太多這樣的作品。)

這部電影在國際舞蹈日釋出。我們想要透過音樂和舞蹈描繪一個獨特人物的心理狀態,特別是在疫情期間。至少,我想要看看這個創意是否能在觀者的心中激起一些回響。

GV:你們同時強調了孟加拉以及印度製作的電影。這樣做是否有想要突出整個世界超越國界限制全都受到疫情影響這樣的意圖?

ZM:我們之前就在我們的YouTube頻道及網站上發佈過來自不同國家的短片。在2020年1月,我們做了一次線上影展,播出來自伊朗、阿富汗、塔吉克、土耳其、英國、摩洛哥、義大利、斯里蘭卡、埃及以及其他國家、城市及地區的短片。我們在2020年3月為了慶祝國際婦女節,播放了4支國際短片

而在Tong Isolation Diary系列當中,我們主要著重在孟加拉語電影上。我們想要看看來自孟加拉以及印度西孟加拉邦的電影人想要如何呈現COVID-19是如何影響人們的生活。

Asma BeetheDebashish Majumder這兩名孟加拉製作人也在Tong Isolation Diary系列中釋出了他們的第一部電影,這也是我們引以為傲的成就。

GV:你們為何選擇YouTube做為線上播出的平台呢?雖然這樣提供了跨越地理界線觸及更多觀眾的機會,然而這些影片的觀賞次數並不多。你認為這背後的原因為何?

ZM:我們在YouTube以及我們的網站上同時進行這些短片的線上播放。這樣做的其中一個目標當然是要觸及更多範圍的觀眾。然而,於此同時,我們知道獨立短片的觀眾是有限的,特別是我們在製作的這類影片更是如此。我們已播放過來自不同國家不同類型的影片,包括那些在國際頂尖影展中播放過的片。我們著重在各種不同類型的非紀事電影上,然而,看起來全球各地對這類影片感興趣的人並沒有很多。有另一件要注意的事是:雖然Tong-Ghor Talkies從2017年就開始製作影片,我們是在2020年1月才開始發行影片。截至目前為止我們從觀眾那裡得到的回響一直是我們的靈感來源。

GV:你認為孟加拉獨立電影人當下面對的挑戰為何?

ZM:我認為要說挑戰的話,著重在個人層面比起專注於整體產業來說要公平的多。一個好故事或想法/題材的呈現方式為何?拍攝的風格要如何選擇?這些都是每個電影人獨有的課題。我想我們需要更深入的檢視我們需要報導些什麼,又想要如何描繪這些內容,這些是非常重要的。另外,資金問題一直在那;這也仍舊是一大挑戰。關於這點我也不用說些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