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之聲

訂閱文章 Global Voices 繁體中文
世界正在傾訴,你聽見了嗎?
已更新: 10 小時 8 分鐘前

希臘航運巨頭是中國地中海「一帶一路」大型項目的始作俑者?

2021/10/12 - 14:37

「中國是希臘航運業的黃金之鄉。」

圖片拮取自 New China TV Youtube channel video.

在希臘主流媒體的表述裡,中國通過在希臘投資主導了希臘和中國的關係,當中比雷埃夫斯的旗艦項目發揮的影響力最大。但人們往往忽略了更複雜背景,這筆交易其實是由希臘船東促成,他們同時從中國一方,獲得相當回報。當我們檢視一下過去幾十年,希臘航運巨頭諸多爭議性做法,就能看到當中的關聯。

中國主導的故事

過去幾年,輿論對中希關係最普遍的看法是,在希臘急需支持的時候,中國對希臘港口基礎設施的投資給兩國都帶來了好處。2008年,從收購一個集裝箱碼頭開始,中國國家航運巨頭中遠集團開始投資這個位處雅典西南面、全希臘最大的比雷埃夫斯港,到2016年,這中資企業收購了碼頭經營公司51%股份,而且股權可能很快增加到67%。 這令到中國企業在歐洲建立起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落腳點。

這段新華社視頻巧妙地總結了中國和希臘官方的「雙贏」說法,即中遠集團可以增加進入歐洲的集裝箱吞吐量,而希臘則成為一個「物流中心」。

 

民粹主義者幻想把堅固的合作關係,說成了歷史承傳。希臘外交部說:「希臘和中國代表了人類歷史上最遠古的兩個文明。」但與此同時,另一個並不怎麼浪漫的分析闡明了危機時期中國企業的作用。希臘總理Kyriakos Mitsotakis在2016年上海舉行的中希商業論壇上說:「當其他國家發出缺席光芒時,中國在希臘投資。」

2020年11月,中國駐希臘大使章啟月在一篇言論版文章,紀念冷戰時期的歷史:

In the early days of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Greek shipowners were the first to break the blockade and deliver much-needed supplies and equipment to China.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是希臘船東率先打破封鎖,向中國運送急需的物資和設備。

她的表述方法,有利略過希臘政府(當時堅定地與美國結盟)和不法私營商之間的區別。但這也提醒我們,希臘於中國的存在,由來已久。

希臘人在中國幹什麼?

中遠集團接管比雷埃夫斯后,左派總理齊普拉斯(2015-2019)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高層論壇上,發表演講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Greek shipowners build their ships in China, while our biggest port – is becoming a global gateway to Europe for products coming from Chinese and other Asian ports

越來越多的希臘船東在中國造船,而我們最大的港口正在成為中國和亞洲各港口貨物進入歐洲的世界通道。

2019年,齊普拉斯的保守派繼任者Kyriakos Mitsotakis與習近平在上海的會晤中,也表達了同樣觀點:

In ships’ supply chain, it is important to look at Greek businesses which have a great know-how in ship supply and may cooperate with Chinese shipyards, so that this market can open up also in this respect. This will be a win-win solution for Greek producers, for Chinese shipyards and, naturally, for Greek ship-owners, who will continue to build their ships in China.

在船舶供應鏈中,重點在於希臘那些在船舶供應層面擁有專業知識的企業,可以與中國船廠合作,使整個市場可以在這層面更開放。這對希臘生產商、中國船廠以及希臘船東來說都是雙贏的解決方案, 而自然地希臘船東可以繼續在中國生產他們的船隻。

中遠到底為希臘帶來了什麼?

儘管不是刻意隱瞞,一個鮮為人知的說法是:早在希臘國家債務危機前好幾年,中遠就通過建立中國利益與希臘航運界之間的協同關係,而在比雷埃夫斯落地。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中國社會學講師Konstantinos Tsimonis 向我們表示,希臘船東控制的船運實力,全球總吞吐量五分之一和歐盟吞吐量五成以上,他們有可能成為中國企業在希臘的政治中介或媒人:

Δεν μπορείς απλά να πας και να επενδύσεις έτσι: Έχει σημασία ποιός σε φέρει και πόσο embedded είσαι: τοπικοί παράγοντες βοήθησαν τους κινέζους να διαπλεύσουν τα αχαρτογράφητα–για τους ίδιους–νερά της ελληνικής οικονομίας και πολιτικής. Η COSCO μπορεί να φέρει ένα θέμα στο Ελληνικό Κοινοβούλιο σε 24 ώρες, αν νιώθει ότι κινδυνεύουν οι επενδύσεις της. Δεν μπορείς να το κάνεις αυτό χωρίς ισχυρούς τοπικούς εταίρους. 

You don’t just go and invest like that: it matters who brings you and how embedded you are: local agents helped the Chinese navigate through the uncharted–for them–waters of Greek economy and politics. COSCO can bring an issue to the Greek parliament in 24 hours, if it feels its investments are at risk. You can’t do that without strong local partners.

你也不可能隨便去希臘,無的放矢地投資:重要的是誰帶你進入,你是否拑入當中的利益紐帶。在這方面,當地的代理機構曾幫助中國人在希臘政經圈裡試水和摸底。如果覺得投資有風險,中遠可以在24小時內將問題提交給希臘議會。若沒有強大的當地合作夥伴,這是無法做到的。

但他也對中國投資與「一帶一路」計劃的整體相關性提出質疑:

Η εταιρική σχέση υπήρχε, και θα υπήρχε ανεξαρτήτως από το BRI ή όχι. Το BRI έρχεται να δώσει μία συνολική πλατφόρμα, ένα όραμα σε όλες αυτές τις επιχειρηματικές δραστηριότητες των κινεζικών εταιριών, κρατικών και μη. Επίσης, τους προσφέρει κάποια χρηματοδοτικά εργαλεία.

The partnership existed, and would exist whether or not the BRI existed at all. The BRI provides a holistic platform, a vision for all the business activities of both state and non-state Chinese companies. And it also provides them with some basic financing tools.

無論「一帶一路」計劃是否存在,夥伴關係早已存在。「一帶一路」只是提供了一個整體的平台,是中國國有和非國有企業對其商業活動的願景。 也為他們造就了一些融資渠道。

希臘船東不僅是「一帶一路」故事的一部分,而且是中國發展國際貿易要依賴的主角,伯羅奔尼撒大學政治學和國際關係助理教授Sotiris Petropoulos向GV解釋說:

Εδώ και αρκετές δεκαετίες η ελληνόκτητη ναυτιλία έχει αποτελέσει έναν σημαντικό παράγοντα της οικονομικής μεγένθυνσης της Κίνας, εξυπηρετώντας εν πρώτοις τις ανάγκες της τελευταίας σε εισαγωγές προϊόντων και πρωτίστως πρώτων υλών. Υπάρχουν για παράδειγμα αναφορές ότι ο ελληνόκτητος στόλος ευθύνεται για το 50% των εισαγωγών ενεργειακών πόρων στην Κίνα καθώς και του 20% περίπου άλλων προϊόντων/αγαθών.

For decades Greek shipping has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economic growth of China, primarily serving the latter's need for imports and chiefly raw materials: there are for instance reports that Greek-owned shipping is behind 50 percent of imports of energy resources and 20 percent of imports of other products/goods in China.

幾十年來,希臘航運在中國經濟增長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主要滿足了中國進口,尤其是原材料的需求。有報道稱,中國50%的能源進口和20%的其它商品進口運輸業務,均由希臘航運提供。

2014年,中國駐希臘大使鄒小莉就曾回顧,當年成立一個價值50億歐元(59億美元)基金的目的就是為了支持希臘投資中國船廠:

The Greek shipowners’ support of Chinese manufacturers has contributed significantly to the growth of the Chinese shipbuilding industry. At the crucial moment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risis in the year 2010, China Development Bank established a US$5 billion fund to help Greek shipowners buy Chinese-made vessels, injecting confidence and strength into our two countries’ long-lasting maritime cooperation.

希臘船東對中國製造商的支持大大促進了中國造船業的發展。2010年,國際金融危機的關鍵時刻,中國國家開發銀行設立了一個50億美元的基金,幫助希臘船東購買中國製造的船舶,為兩國的長期海事合作注入信心和力量。

中國目前是造船業的領軍者之一,2020年收到的訂單相當於補償總噸位的41%,僅次於韓國的43%;雖然2021年第一季度,希臘在韓國下的訂單稍多,但目前,希臘對中韓兩國來說,均是最好的客戶。

比雷埃夫斯碼頭工會總書記Yiorgos Gogos向Global Voices表示,早在「一帶一路」計劃開始之前,有一個人在把中國帶進希臘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

Πιστεύουμε ότι ήταν ο Κωνσταντακόπουλος, της Costa Mare, ο οποίος έφερε σε επαφή τον Καραμανλή και τον επικεφαλής της COSCO στα πλαίσια της επίσκεψης του πρώτου στην Κίνα το 2006. Οι Έλληνες εφοπλιστές έφεραν την COSCO  στον Πειραιά, και μέσα από συμφωνίες με διαδοχικές ελληνικές κυβερνήσεις πήραν τα τρία πράγματα που οι εφοπλιστές χρειάζονται περισσότερο: φορτία, παραγγελίες σε κινέζικα ναυπηγεία, και χρηματοδότηση από κινέζικες τράπεζες. Η Ελλάδα είναι το Ελ Ντοράντο της ελληνικής ναυτηλίας.  

We believe that it was Constantacopoulos, of the Costa Mare shipping group, who brought together [Greek prime minister] Karamanlis and the head of COSCO, during the former’s visit to China in 2006. Greek shipowners brought COSCO to Piraeus, and through deals with consecutive Greek governments got the three things that shipowners need most: cargo, orders in Chinese shipyards, and finance from Chinese banks. China is the El Dorado of Greek Shipping.

我們相信是是Costa Mare航運集團的Constantacopoulos,在2006年[希臘總理]卡拉曼利斯訪問中國的時候,將卡拉曼利斯和中遠集團的負責人撮合在一起的。希臘船東將中遠帶到比雷埃夫斯,並通過與歷屆希臘政府的關係獲得了船東最需要的三樣東西:運貨單、中國船廠的訂單和中國銀行的融資。中國是希臘航運業的黃金之鄉。

謹慎行事的呼籲

Tsimonis警告說,中國在希臘開出的,並非空頭支票:

Η COSCO μπορεί να αντιμετωπίσει προβλήματα αν υπερβάλλει με τακτικές μονοπωλιακού χαρακτήρα στον Πειραιά, εις βάρος των επιχειρήσεων που νιώθουν ότι επίσης έχουν δικαίωμα να λειτουργούν εκεί.

COSCO may encounter problems if it goes too far with monopoly tactics in Piraeus, at the expense of businesses who feel they are also entitled to operate there.

如果中遠在比雷埃夫斯的壟斷策略走得太遠,犧牲其他自命有權在那裡經營的企業為代價,可能會遇到問題。

在這裡他所指的是近年來,當地針對中遠集團準備在比雷埃夫斯現有修船區建造船廠而出現的反彈

希臘船東是否能持續地受益,或者能受益多久,這些均有待觀察。Virginia Marantidou在為美國智庫詹姆斯基金會所做的分析報告中指出,中國航運金融機構的租賃條款,最終可能導致一些希臘船東陷入債務陷阱。

最後Tsimonis警告說,儘管有中國政府層面的支持,但造船業的形勢仍有可能發生變化:

Η αύξηση του κόστους εργασίας στην Κίνα μπορεί να οδηγήσει στη μεταφορά ορισμένων ελληνικών κατασκευαστικών δραστηριοτήτων σε μέρη όπως η Ινδονησία.  

The rising cost of labour in China may lead to the transfer of some Greek shipbuilding work to places like Indonesia.

中國勞動力成本的上升可能會導致一些希臘造船訂單轉移到印度尼西亞等地。

為什麼希臘人對希臘船東在海外的活動毫不知情,或者漠不關心?原因並不完全清晰,但因希臘國庫財政從船東那裡獲得的稅收很少,這個商業社群的所作所為,多年來在國內對備受爭議

儘管現任希臘政府承諾要改變這種情況,但希臘人擁有的船舶只有14%在希臘註冊;其餘的都在利比里亞、馬紹爾群島和馬耳他等地註冊掛牌,這種做法被稱為「掛方便旗」。希臘擁有的200家主要航運公司中,其中156家沒有一艘船隻是懸挂希臘的國旗。故此,這些企業通過中希兩國關係而獲取的支持與它們對希臘社會的貢獻之間的差距,令許多希臘人反感,亦引造就矛盾與磨擦。

本文是「公民媒體觀察」項目就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論述調查的成果。是項調查主要探討各社會和社區對中國主導發展的潛在利益和害處的不同觀點。若希望了解更多關於此項目及其方法,請點擊

博爾索納羅的反華言論有否助長巴西反亞裔仇恨?

2021/10/12 - 11:28

巴西華裔說,敵意加劇

約瑟夫叫不到Uber,因為他個人資料上寫有漢字。支持總統博爾索納羅的Telegram群組,則幫助散播反華言論及圖片。| 圖片: Giovana Fleck/Global Voices.

在2020年裡,至少有兩個月,約瑟夫在聖保羅市找不到肯接載他的司機。

約瑟夫(不是真名)是一位中國移民和一名巴西女子的兒子,Uber資料與Facebook相連,他的名字以漢字顯示。

在向Uber 公司投訴之前,約瑟夫的一個華裔朋友建議他把應用程序上的名字改掉。果然當他使用了母親的葡萄牙語姓氏之後,他叫出租車時,司機均願意接單。

鑒於巴西歷史上對黑人和原住民的不公與暴行,一般而言,只佔巴西總人口不到1%的亞洲人並未被認為是種族主義的目標。

全球之聲採訪了另外四位巴西華裔,他們都表示在聖保羅、里約熱內盧和南里奧格蘭德州農村的凱巴特等城市,均存在仇外和種族主義情緒,並都說不友善的情況隨着COVID-19的疫情擴大而惡化。

此現象的背後是總統雅伊爾·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多次將疫情大流行歸咎於北京,他的兒子Eduardo Bolsonaro(國會議員)和外交部長Ernesto Araújo也在輪流攻擊中國。

2020年10月,博索納羅總統宣布聯邦政府不會購買中國科興(Sinova)藥廠生產的克爾來福(Coronavac)疫苗,甚至暫時中止了該疫苗在國家藥品監管機構的註冊程序;總統科興疫苗「因其產地來源」而不安全。有不少巴西人同意他的觀點。

「從我的採訪的巴西人中可見,他們在2018年的總統選舉中投票給博索納羅,並表示同意總統團隊通過社交網絡散播的言論。」曾在聖保羅和里約熱內盧做過民族學研究,並專門研究華裔巴西移民的人類學、社會學家埃迪萬-科斯塔說。

巴西的華裔移民

19世紀初,流亡巴西的葡萄牙國王為繞過英國反奴隸制政策,首度把華裔移民帶到了巴西。

許多華人來自澳門—-一個曾被葡萄牙控制了400多年的華人城市—-然後他們開始在里約熱內盧植物園和聖克魯斯帝國農場,試驗種植茶葉。

科斯塔說,首批移民往往過著非人的生活:「在首波移民潮後的20年左右,米格爾親王(Prince Dom Miguel)被指參與了獵殺那些被拋棄在里約熱內盧郊區的中國移民,以作取樂。」

此後,至少還有三波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潮,最大的一次是20世紀50年代,時值中國發生政治巨變(內戰、日本佔領、第二次世界大戰和文化大革命),迫令許多人離開。2018年起,8月15日成為巴西的華裔移民日

根據巴西華人協會2012年的數據,目前在巴西的華裔人口,估計有25萬。他們通常從事農業和商業。許多華裔住在聖保羅市,那裡很多社區因有中國人、日本人和韓國人的聚居而聞名。

科斯塔研究的核心地域,是被視為聖保羅東亞文化中心的「自由社區」。進行實地調查時,他目睹了當地人對華裔勞工的敵意。「2020年,我正在該社區採訪,忽聞一陣尖叫。我跑過去看發生了什麼,就發現是兩個男孩對華裔商販大喊:『滾回中國!』、『小心病毒!』和『華人滾回去!』」。

話語危機

廸青在里約熱內盧診所等待血液透析結果時,拿下口罩喝水,一名男子用種族主義的語言羞辱他。| 圖片: Giovana Fleck/Global Voices

「把他媽的口罩戴上,你這垃圾。你們這些害蟲到我們國家來殺我們。滾回你們國家去吧,畜生。」陳迪青說,以上是他在2020年底在里約熱內盧的一家診所摘下口罩喝水時聽到的侮辱。

迪青在巴西生活了十多年,會聽懂但不會說葡萄牙語。通過Facebook接受全球之聲採訪時, 他的前妻斯托菲爾(Rosana Stofel)為迪青充當了翻譯。由於健康不佳,他經常要去醫院和診所做血液透析,隨着冠狀肺炎的流行,在這些環境里,他開始遇上敵意。

他說:「我常常是那裡唯一戴口罩的病人,而且我注意到最多目光落到我身上。」迪青在巴西從事食品業,以此供養他在廣東的家人。他說由於感受到周圍環境充滿仇恨,他想儘快回到中國。

目前,博索納羅似乎正在淡化對中國的敵意。今年1月,藥品監管部門緊急批准了科興疫苗,巴西聯邦政府最終購買了1億劑。3月23日,這一天巴西錄得3000多個新冠死亡病例,而博索納羅總統在這天的公開演說中,嘗試表現支持疫苗,他卻扭曲了疫苗接種數據,亦沒有提及當初自己對科興疫苗的鄙視。

這轉變背後有多個因素,包括總統民望下降,國民對他對支持率從2020年10月的39%下降到2021年2月的30%。此外,巴西北部地區氧氣和醫院床位供應危機。巴西亦依賴中國提供技術,才能在巴西國內自主生產科興疫苗。

「目前巴西和中國在經濟上相互依賴,而中國是個不能被輕視的世界大國。」科斯塔說。

「我們還需要考慮到,中國政府並不只從短期角度考慮問題。例如,巴西是推廣5G網絡的關鍵國家。接下來這個故事中的發展將圍繞巴西如何防止新冠病毒的傳播。與此同時,普通老百姓都感受到破壞性言論所造成的惡果。」科斯塔分析道。

本文是「公民媒體觀察」項目就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論述調查的成果。是項調查主要探討各社會和社區對中國主導發展的潛在利益和害處的不同觀點。若希望了解更多關於此項目及其方法,請點擊

希臘和中國對於「一帶一路」倡議的表述大相徑庭

2021/10/11 - 14:27

你所知的故事,來自你的資訊來源

圖像由 Giovana Fleck繪制。已獲許可使用。

希臘是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在地中海地區的一個關鍵落腳點。目前,地中海地區最大的港口之一的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由中國國有航運集團中遠所控制。在過去20年,希臘和中國的商貿,在能源和電信產業,均有重要的合作,但其中也存在衝突和挫折。而兩國媒體對這些事件的描述往往大相徑庭。

2021年3月,希臘一家智庫發表一份報告,分析當中的差異。國際經濟關係研究所(IIER)發布的 《2020年希臘和中國媒體中的兩國關係》報告,分析了約600篇於2020年到2021年初出版的媒體報道,比較希臘和中國媒體的表述和取態。這些報導來自一系列知名的希臘媒體(英語和希臘語),以及中國的英語媒體,如新華社、《中國日報》和《環球時報》英文版。報告也分析了少量於社交媒體上流傳的內容。

希臘和中國媒體中的比雷埃夫斯

意料之中,2020年希臘媒體對中國的提及大多與新冠病毒有關,涉及中希關係的很少。然而,涉及中希關係的新聞內容裡,90%都在討論中遠公司與比雷埃夫斯港的關係。這部分內容占希臘與中國有關新聞總量約三分之一左右。這也是合理的。中遠投資可以說是「一帶一路」倡議在希臘的最關鍵部分。雖然希臘政府支持保持這種投資關係,但該項目也成為中希關係偶爾緊張的一個誘因。

這家中國海運巨頭擁有管理希臘港口的比雷埃夫斯港務局51%的股份。2010年代,希臘債務危機期間,連續幾屆希臘政府均熱衷展示其成功吸引外資的能力,紛紛向中遠示好。另一方面,中國官員當時(可能現在也是)渴望向國際顯示,中國在歐盟的國家中(希臘),有一個可靠的商業夥伴。

概括地說,中遠涉及希臘的投資,存在兩個緊張因素。首先是它尚未履行合同上的列明投資的義務。這些義務本應在2021年8月前履行,同時會允許中遠集團額外收購該港口16%的股份。然而,因為中遠已經與希臘私有化基金達成協議,通過提供某種形式的抵押擔保,不論這中資集團是否履行投資義務,這16%的額外股份已成為其囊中之物。估計這公司或許在今年就可以獲得這些股份,目前只待希臘議會的批准。第二個有關中遠在希臘所帶來的問題是很多聲音,包括工會、反對派議員、地方上的政治家、環保組織和一些企業,都不同意政府關於比雷埃夫斯港的政策。

IIER的報告認為,希臘媒體,無論其對政府的態度是友善或批評,都準確描述上述緊張局面。雖然在希臘的反對派媒體中,反中遠的言論可能更加明顯,但親政府的媒體亦有公開批評該公司。例如,liberal.gr上的一篇文章稱,中遠即使收購了港口管理公司的100%股份,它與「比雷埃夫斯以外更廣泛的商業界」(Global Voices譯)的矛盾仍將持續存在。

關於比雷埃夫斯港的發展,希臘媒體也有正面報道,並刊載了中遠一方的觀點。 中遠認為希臘的官僚主義是造成延誤的根源。但IIER的報告指,「在中國媒體上,從來不提及這些矛盾」,以避免「刺激」,破壞過去十多年裡被精心打造出來的比雷埃夫斯港「成功故事」。

實際上,中國的華文媒體也有提及比雷埃夫斯港所面對的一些困難,但非常罕見。IIER研究報告的撰寫人湯切夫(Plamen Tonchev)告訴全球之聲,他們沒有足夠時間深入研究華文媒體,但他堅持說,英文媒體與中國全球傳播戰略更相關。他說:「通過這些[出版物],中國可以宣傳一種荒謬的印象,即希臘和中國是失散多年的嫡親表兄弟,幾千年後享受着幸福的重逢,從而掩蓋兩國關係中一些棘手的問題。」

2021年4月初,中國駐希臘大使章啟月宣布返國。這一事件似乎沒有進入希臘媒體或主流傳播媒體,除了在不太知名的網站上有幾處提到,包括湯切夫本人的一篇文章

大使離職通常有多種多樣的原因,而章啟月為何離開希臘並無任何解釋,但湯切夫認為她是被召回的。他告訴全球之聲,中遠集團在比雷埃夫斯的計劃性投資實施缺乏進展,使關係明顯緊張起來,而且兩國在其他層面的關係,亦有惡化跡象。「像比雷埃夫斯這樣的事件可能是導火線。」湯切夫說:「還有另外幾個問題,包括希臘將中國公司排除在能源投資招標之外,以及希臘拒絕了中國提出的在2022年主辦17+1峰會的要求。」 他補充說。在刻意宣傳與希臘和諧合作形象的中國官方媒體上,這些問題都沒有被提及。

另一個從未出現在中國媒體上的議題是希臘黃金簽證計劃,此計將向已購買超過25萬歐元房地產的非歐盟國家國民提供居留許可,其受益者絕大部分是中國人。希臘媒體一般載有中國申請人被中間人詐騙,或在完成購買後因官僚程序阻礙完成交易等的負面報道。雖然IIER的報告中沒有提及,Vice傳媒的一個調查報道曾詳細討論了這個問題。根據IIER報告,中國媒體根本沒有關於這個問題的任何報道。對此,作者詳細做出了說明:

A possible explanation for this obvious discrepancy would be that a growing number of Chinese applicants for Golden Visas in Greece and other EU member states are effectively abandoning their country, and this points to an emerging trend in Chinese society that national authorities may not be comfortable to discuss in public.

中希兩國媒體就這議題的報導存在如此明顯差異,可能的解釋是,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在希臘和其他歐盟成員國申請黃金簽證,實際上是放棄了自己的國家,中國當局不希望中國社會的這個趨勢被公開討論。

希臘英語媒體中的中國

IIER的報告指出,希臘媒體在中國沒有駐派記者。與此同時,中國媒體只報導中希關係的積極面向。當全球之聲問及這是否會導致希臘的政策制定者出現盲點時,湯切夫說,希臘和中國的決策者並不會只參考媒體報導內容:

「但不能排除希臘決策者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希臘日報》每周不止一次轉載的新華社正面報道的影響。」他說。「希臘英文媒體的這些報道在雅典的外國使團中會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

湯切夫估計,如果希臘議會在未來幾天批准與中遠集團的新協議,中國可能會立即任命其新大使,以趕上「希中文化旅遊年」的啟動。這項活動原定於2021年5月開始,但被推到了9月。順便說一句,IIER的報告還發現,希臘關於中希關係的報道中只有1.39%涉及文化關係。

「兩國之間的貿易正在增長,但在航運和能源以外的領域的合作前景較少。」湯切夫說。「從現在開始,中國國有企業不太可能獲得比雷埃夫斯規模級別的大合同。」他補充說:「在這種情況下,文化活動,作為一種簡單和便宜的關係培養形式,在未來幾年將變得更為重要。」

本文是「公民媒體觀察」項目就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論述調查的成果。是項調查主要探討各社會和社區對中國主導發展的潛在利益和害處的不同觀點。若希望了解更多關於此項目及其方法,請點擊

「恐華症」如何成為哈薩克斯坦反對派的政治工具?

2021/10/11 - 11:45

中國影響力成為反對政府抗議活動的借口

2021年3月27日,阿拉木圖的反華示威。照片取自Zhanbolat Mamay的Facebook頁面,經許可使用。

儘管公開示威的權利受到嚴格限制,哈薩克斯坦抗議者在過去幾年裡仍動員了多次集會,抗議日益增長的中國影響。仔細分析后發現,抗議組織者可能利用了恐華症作為工具去動員民眾反對政府,同時以此避開鎮壓。

恐華的態度在哈薩克斯坦已醞釀了幾十年,大都是基於陰謀論而不是實實在在的理由。2013年,中國宣布跨國基礎設施投資項目「一帶一路」倡議(BRI),化成了新一輪反華情緒的催化劑。

從彼時起,中國企業和政府貸款同時湧入哈薩克斯坦。現在中國是哈薩克斯坦的五大債權國之一。2020年,中哈貿易額達到154億美元,與2019年相比增長了4%。

然而,對一些哈薩克人來說,與他們的東部鄰國中國加強合作,帶來的威脅多於新的經濟機會。哈薩克社會中,一部分人擔心這不僅會造成哈薩克斯坦在經濟上對中國的依賴,而且對方會很快會侵犯哈國領土主權。

過去五年裡,「中國擴張」這個詞匯經常出現在反對派集會和示威標語,公共和政治活動家常把它掛在口邊,媒體上也反複討論。例如,2020年,哈薩克斯坦官媒發表了一篇文章,突出該國外交使團如何反擊中國外交官的指控,因為他們此前曾稱哈薩克斯坦可能變成中國的一部分。

哈薩克人經常抗議,反對將農業用地租賃給中國、反對在哈國建造中國工廠、反對中國h移民工、反對中國商品進口增長、反對向這個東部鄰國增加借債。在新疆的哈薩克族人受到的迫害,更加劇了反華情緒。

「哈薩克斯坦人民已經做好戰鬥準備」

最新一波的反華集會於3月27日在阿拉木圖、努爾蘇丹、希姆肯特、阿克托比和烏拉爾斯克等幾個大城市舉行。這些示威由哈薩克斯坦民主黨領導人馬邁(Zhanbolat Mamay)和旅居法國的前銀行家和反對派人物阿布利亞佐夫(Mukhtar Ablyazov)組織。阿拉木圖的集會聚集了約300人,並得到政府的許可。哈薩克斯坦的權力機構對公眾表達不滿的行為控制甚嚴,聚會獲政府批准是非常罕見的事情。

抗議者要求廢除一項「建設56家工廠」的工程,這計劃會把中國工廠轉移到哈薩克斯坦,並禁止向外國人出租和出售土地。

馬邁在臉書直播中說:「參加集會的人數很多,這反映哈薩克人民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 馬邁相信,如果中國的影響力繼續增長,會有更多的人走上街頭。

「大家反對中國擴張,支持獨立。他們已經準備好捍衛國家,捍衛國家主權獨立和國土完整。」他總結道。

外債和沒有落實的工廠轉移計劃

儘管抗議者心情激蕩並且有愛國情操,他們所宣揚的一些趨勢和數字扭曲了現實。

以對華外債為例,它不能被視為影響當地經濟的「關鍵」。2020年,中國是哈薩克斯坦第五大的債權人;而在2013年,中國排行第三位。總體上,哈薩克斯坦對華債務實際減少了64億美元,剛剛超過100億美元。

再說55家(而不是56家)中國工廠的建設。2019年9月,幾十名政治活躍者在數個城市抗議將55家中國舊工廠轉移到哈薩克斯坦。

抗議之火從西部的石油小鎮扎瑙津開始點燃,這場抗議在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首次正式訪問中國之前就開始組織起來。

抗議活動在扎瑙津開始,具有象徵意義。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約佔哈薩克斯坦國家預算的44%。2011年,這個冷風吹襲的小鎮成為長達六個月的石油工人罷工的舞台。2011年12月,當局以暴力手段結束了罷工,向抗議者開槍,造成至少16名石油工人死亡。

哈薩克斯坦和中國加入上海合作組織(SCO)已有二十年之久。2014年,上海合作組織政府首腦理事會試圖將兩項倡議結合起來:中國領導的「一帶一路」,以及一項名為諾力昭(Nurly Zhol)的哈薩克斯坦新經濟政策,該政策被翻譯為「光明之路」。按雙方共識,兩國外交官協議將55家工廠從中國轉移到哈薩克斯坦。

然而正如中國研究中心主任、政治學家考肯諾夫(Adil Kaukenov)在接受《福布斯》哈薩克斯坦版訪問中說,這些計劃大多沒有落實:

At the time, the talks were about real business exchange projects, as a result of which 55 new production lines would appear on the territory of Kazakhstan, which, in turn, would have contributed to an increase in jobs, tax revenues, and so on. To date, of these 55 announced enterprises, only a handful have actually been implemented.

當時會談的內容涉及真正的商業交流項目,其結果是55條新生產線將出現在哈薩克斯坦,這將有助哈國增加就業和稅收等。然而迄今為止, 55個宣布會參與的企業中,只有幾個真的落實計劃。

儘管「光明之路」計劃在2019年結束,而大部分工廠根本沒有落實轉移,但示威者仍然以此為由,警告公眾要慎防中國的影響。

富爭議的土地問題

抗議者所關心的議題中,最棘手的一個是要求禁止將哈薩克斯坦的可耕地出租給外國人。2021年2月,在最近一次抗議活動發生前的一個月,托卡耶夫總統就指示政府草擬一個法案去回應這要求。

「土地是哈薩克斯坦國家的基石和神聖象徵。我曾多次說過,哈薩克斯坦的土地不能賣給外國人。關於這一點的謠言需要停止。」托卡耶夫在2月。5月,他簽署了法案,從法律層面明確禁止向外國人出售或出租土地。

五年前,反對草擬中《土地法》修正案的集會浪潮震撼全國,該修正案將放寬向外國人出租土地的程序。最大規模的集會於2016年4月24日在哈薩克斯坦西部的阿特勞舉行,約有4,000人參加。

草擬中的修正案最終被撤回。與此同時,抗議活動的領導人,博卡耶夫(Maks Bokaev)和阿揚(Talgat Ayan)因「煽動社會混亂」而被判處監禁。博卡耶夫在監獄服刑四年零九個月後於2021年1月獲釋。他否認自己的行動在托卡耶夫提出的法案中起到了作用,但認為這是試圖消除抗議的動機。他向全球之聲說:

This law appeared as a preventive move to reassure the citizens of Kazakhstan that the land issue is resolved once and for all. I will not exaggerate my role — my personal factor played a microscopic role. Apparently, Tokayev and the people around him believe that this issue is a political slippery slope. 

這法律來看是一個預防措施,讓哈薩克斯坦公民放心,土地問題已經徹底解決。我不會誇大我個人的作用,我的個人因素微不足道。顯然,托卡耶夫和他身邊的人相信這是一個棘手的政治問題。

博卡耶夫說,「中國問題」大概會成為日後反政府抗議行動的催化劑。他認為,2016年土地抗議的真正原因不是中國,而源自國內的經濟問題、民主機制缺乏和貪污腐敗。

「人們意識到連他們腳下的土地也可能被奪走。」他說。

在他看來,外國企業目前經營所依賴的經濟和法律框架,為掠奪性農業創造了條件。向中國或任何其他國家租賃農業用地時,企業只追求短期最大利潤,無視其行為可能會造成諸如化學品泄漏等污染土壤環境的後果。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的分析員烏馬諾夫(Temur Umarov)認為,總的來說,在哈薩克斯坦反華情緒保障了對公眾輿論的動員能力:

Without these fears, there would be no violent reaction to fake news or rumours. And, as recent rallies have shown, Sinophobic sentiments can be used by various forces in the internal political struggle.

沒有這些恐懼,假新聞或謠言根本不會產加如此激烈的反應。而且,正如最近的集會所顯示的,恐中情緒有可能被哈國內部政治鬥爭中的各種勢力所利用。

本文是「公民媒體觀察」項目就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論述調查的成果。是項調查主要探討各社會和社區對中國主導發展的潛在利益和害處的不同觀點。若希望了解更多關於此項目及其方法,請點擊

土耳其的中部走廊:伊斯坦布爾運河和「一帶一路」

2021/10/07 - 13:10

土耳其認為「中部通道」與中方的「一帶一路」建設相輔相乘

博斯普魯斯海峽的油輪 ”由MrHicks46在CC BY-SA 2.0下授權。

儘管政治團體和公民社會反對具爭議的「伊斯坦布爾運河」工程的聲音越來越大,但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還是決定繼續修建這條連接馬爾馬拉海和黑海、長達45公里的人工運河。6月26日,埃爾多安出席了他自稱之為「瘋狂工程 」的奠基儀式。同時,卻有許多人,包括伊斯坦布爾市長科學家退休的海軍將領、大使以及一般市民,因考慮到工程對環境、經濟和國家安全等影響,而反對是項工程。

迄今為止,此項目預計成本為150億美元。然而,加上運營和融資成本,數額可能會高達210.6億美元。

埃爾多安卻堅持「伊斯坦布爾運河」將為土耳其的經濟做出貢獻,並有助於減少博斯普魯斯海峽的交通。

據交通和基礎設施部長卡拉斯梅洛盧(Adil Karaismailoğlu)的說法,運河建造成本,可透過經營所得,約12年內收回。

然而,執政的正義與發展黨(AKP)似乎高估了國家的融資能力,它正努力地爭取外國投資者支持項目。潛在投資者來自荷蘭、比利時和俄羅斯等。儘管中國是融資最可行的選擇,但中國的參與可能會進一步加深土耳其國內對中國既有的負面觀感

土耳其的「中部走廊」倡議

中部走廊」,正式名稱為「跨裏海東西中部走廊倡議」,反映了土耳其希望於高加索和中亞與中國之間建立聯繫的夢想。中部走廊貿易路線項目是通過土耳其的鐵路和高速公路將中國與歐洲連接起來。土耳其認為「中部走廊」將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相輔相乘,而非競爭。

從土耳其外交部網站的這張地圖上可以看出,藍線代表土耳其的中部走廊,紅線代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北部走廊。

在2017年完工的巴庫-第比利斯-卡爾斯(BTK)鐵路,是該倡議的主要項目之一。據估計,到2034年,巴庫-第比利斯-卡爾斯鐵路每年將運送300萬乘客和1700萬噸貨物。

2019年11月,從中國到歐洲的第一列載貨列車通過中部走廊抵達土耳其,而從土耳其出發使用相同路線的第一列載貨列車則於2020年12月抵達中國。

為了推進「中部走廊」和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土耳其已經開展了許多實質性的基礎設施投資項目。最突出的包括馬爾馬雷海底鐵路、歐亞隧道,以及通過伊斯坦布爾和伊斯坦布爾機場連接歐洲和亞洲的第三座伊斯坦布爾大橋。其他幾個基礎設施項目,如恰納卡萊海峽大橋、埃迪爾內-卡爾斯高速鐵路和三層管道隧道也正在施工中。

中國和土耳其都渴望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BRI)和「中部走廊」結合起來。埃爾多安總統曾說,「中部走廊……是BRI的核心」,土耳其「將繼續與我們的中國朋友合作,將『中部走廊』融入BRI」。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則「呼籲雙方促進『一帶一路』倡議的共同建設和土耳其的『中部走廊』項目之間的協調作用。」同時,土耳其交通和基礎設施部長卡拉斯梅洛奧盧也表示,伊斯坦布爾運河是「中部走廊」的一個組成部分,他指出:「有了伊斯坦布爾運河,我們的『中部走廊』目標將變得更加宏大」。

中土經濟關係

2001年12月11日,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與土耳其的貿易大幅增長。當時,雙邊貿易額還不到20億美元。在接下來的20年裡,貿易額達到260億美元。然而,這是一個不平衡的關係。中國對土耳其的出口總額為230.41億美元,而土耳其對中國的出口總額僅有28.65億美元。

改變不平衡的貿易格局的一個方法是通過像「一帶一路 」般的倡議增加中國在土耳其的投資。雖然中國不是土耳其的頭十大投資者之一,但有1000多家中資公司在金融、能源、生產和基礎設施等領域投放了資本。2019年,前中國駐土耳其大使鄧力預計,到2021年底,中國投資將達到60億美元。如果加上旅遊收入,中國在土耳其的投資可以在減少土耳其的外匯流出層面,發揮重要作用。

中國也在土耳其注入大量的基礎設施投資。2015年,一個中資財團以9.4億美元收購了土耳其第三大集裝箱港坎波特港(Kumport) 65%的股份。2020年1月,另一中國財團試圖以6.88億美元收購伊斯坦布爾第三號橋51%的股份,然而最新報道顯示,該交易尚未完全落實。這發展可能會破壞中國在土耳其與「一帶一路」倡議相關的基礎設施投資,特別是土耳其政府越來越多地將該橋視為其「中間走廊」倡議的主要部分

Vox報告的截圖,「中國主導全球貿易的萬億美元計劃」。

對中國資金的爭議

在土耳其境內的所有中國投資中,中國可能為「伊斯坦布爾運河」工程提供資金一事,引發了最激烈的辯論。

土耳其政府估計該項目成本將達到150億美元。但隨着經濟問題日益嚴重,在新冠病毒疫情下,執政政府需要注入現金。此外,據路透社報道,由於對該項目潛在的環境破壞、金融風險以及政治和社會層面的廣泛反對等因素,土耳其的銀行在很大程度上與該項目保持距離。

一些報道稱,中國渴望為這個昂貴的項目提供資金,並在外交訪問期間與土耳其官員作相關討論。2021年4月30日,土耳其部長卡萊斯梅奧盧證實了中方的興趣,並補充說荷蘭、比利時和俄羅斯也有興趣參與融資。

共和人民黨主席克勒克達羅格魯(Kemal Kılıçdaroğlu)已經警告投資者和外國政府不要為該項目提供資金。5月9日,他表示,如果反對黨聯盟在下一次選舉中獲勝,新政府將不會償還投資資金,甚至會拉開土耳其與投資國的距離。好黨(İYİ Parti)領導人阿信訥爾(Meral Akşener)也發表過類似的警告。

根據MetroPOLL的調查,土耳其社會上多數人反對「伊斯坦布爾運河」工程。雖然51%的受訪者認為此項目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贏利,但只有29.1%的人相信埃爾多安指運河將改善博斯普魯斯海峽的海上交通。

馬爾馬拉大學的教授亞新科亞(Alaeddin Yalçınkaya)認為中國的投資將導致中國對運河地區的殖民化。未來黨(Gelecek Partisi)領導人達武特奧盧(Ahmet Davutoğlu)也稱,AKP政府期望中國為運河提供資金,以換取運河地區周邊的土地,這將損害土耳其的國家主權。也有其他人警告,中資將使土耳其陷入外交上的「債務陷阱」,即中國會以未償還貸款為由,沒收土地。

土耳其政府對這些批評完全卻充耳不聞,仍然專注推動「伊斯坦布爾運河」工程。

本文是「公民媒體觀察」項目就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論述調查的成果。是項調查主要探討各社會和社區對中國主導發展的潛在利益和害處的不同觀點。若希望了解更多關於此項目及其方法,請點擊

吉爾吉斯斯坦的反華情緒是否足以阻止「一帶一路」關鍵建設?

2021/10/07 - 11:30

吉中邊境物流中心的興建停濟不前

計劃在阿貝什附近建立的物流中心的地點。圖片來源:Aizat Shailoobek kyzy,經許可使用。

外國投資和基礎設施建設雖然為吉爾吉斯坦會帶來物質利益,但為了工作而移居國外的吉爾吉斯坦人卻由於「恐華症」扺制中國投資項目。這種偏執從何而來?它是否真的足以阻止「一帶一路」的關鍵工程順利?

2018年,當吉爾吉斯坦前總統傑恩別科夫(Sooronbay Jeenbekov)訪問中國期間,簽署了一個在吉爾吉斯坦興建大型中國商品物流中心的協議,當時兩位商人,一位中國人,另一位吉爾吉斯人,看到了機會。

劉英在中國擁有12家企業,他因為在1991年蘇聯解體后將煙花引入中亞,而成為當地著名的商人。劉英的商業夥伴阿布迪卡迪羅夫(Emilbek Abdykadyrov),則擁有一家位於首都比什凱克的建築公司(Nur Stroi Montazh)。

2019年8月,兩人成立了「阿貝什中國商貿區有限公司」(Kyrgyz Chinese Free Trade Zone LLC 下簡稱AFTZ)。這間公司的初創資金,是劉英透過在香港註冊的投資機構「一帶一路(香港)貿易有限公司」投資50萬美元而來。

公司的成立是為了建設和管理物流中心,整個項目預算為2.8億美元。物流中心將建設在海拔2000米的荒蕪高原上,與中國邊境的主要公路接連,距離吉爾吉斯斯坦東北部的阿貝什村約40公里。

迄今為止,除了最初的50萬美元以外,這項目看來沒取得更多注資,但AFTZ卻已承租了這塊200公頃的土地49年。「一帶一路(香港)貿易有限公司」已於2020年11月關閉。

反華情緒令當地人反對該項目

阿貝什村擁有人口1.5萬,主要從事小型貿易、旅遊、養牛和農業,他們對該項目的態度分歧很大。其中反對的呼聲最高,也許這就是導致項目停滯的原因。

反對聲音最主要的動力似乎來自民族主義情緒和對中國「入侵」和「土地掠奪」的恐懼導致。

在阿貝什經營銷售「中國製造」服裝小店的艾特巴耶娃(Guljan Aitbaeva)告訴全球之聲,這個物流中心的工程沒有知會普通居民,她是自己在社交網絡上得知相關訊息,也很擔心,因為她覺得事件與鄰國塔吉克斯坦所發生的事情一樣:「塔吉克斯坦把一塊土地給了中國,這也會發生在吉爾吉斯斯坦身上。」

2011年1月,塔吉克斯坦同意將其部分土地讓給中國,以解決一個世紀以來的邊界爭端。2001年,吉爾吉斯斯坦也重新檢視中吉邊界,過程中也失去了一些土地。

以此事為主要論據,2020年2月17日,上千居民集會反對該項目。抗議活動是由當地電視修理工朱索里耶夫(Mederbek Junusaliev)組織的,他收集了居民簽名,並多次向當地政府呼籲。

朱索里耶夫儘管受到警方要求停止活動的壓力,並因壓力過大而住院,他仍繼續領導抗議活動,甚至創作了一些抗議詩句。他的靈感取自18世紀吉爾吉斯詩人白烏魯(Kalygul Bai uulu):

Кылтылдап кирер койнуңа,

Кылтагын илер мойнуңа.

Кызыкпа, журтум, кызыкпа,

Кытайдын кытмыр ойнуна.

The Chinese will occupy slowly

Put the rope around your neck

Don't get interested, my country, don't get interested

In China's secret Game 

中國人將慢慢地佔領

將繩索套在你脖子上

不要心動,我的國家,不要心動

在中國的秘密遊戲中

這與歷史上的反華情緒有明顯的關聯,並延伸至其他恐懼範疇,包括吉爾吉斯斯坦恐華言論中常見的中吉通婚議題。

當地的牙醫慕沙耶夫(Alybek Musaev)告訴全球之聲:

To lease land to the Chinese side for 49 years means transferring land forever. Then the Chinese migrants will marry Kyrgyz girls and this will naturally lead to Chinese expansion. Only the Chinese and the Kyrgyz corrupt officials benefit from this logistics center.

將土地租給中方49年,意味着永遠轉讓土地。然後中國移民就會同吉爾吉斯女孩結婚,這自然會導致中國的擴張。只有中國人和吉爾吉斯的腐敗官員會從這個物流中心中獲益。

慕沙耶夫還在臉書上發布視頻,展示2020年2月的抗議活動,帖子下面有500多條表示同情的評論。

雖然偏執性的恐懼可能來自過去的歷史,但越來越多的吉爾吉斯人開始意識到在中國新疆省發生的事情:在這個與吉國接壤的地城,維吾爾族文化和身份的消滅,恰恰是通過發展經濟和鼓勵或強迫通婚的方式進行。

收益分配是反對的主要原因嗎?

擔心中國投資的影響並不是阿貝什人反對該項目的唯一原因。另一個擔憂可能來自利益分配不公和自由而上的腐敗,導致比什凱克的中央政府和各種中國項目都遭到反對。

比什凱克官員用老調的「雙贏」來描繪這個項目,與中國政府系統性的宣傳一致,指在一個深受經濟移民和失業影響的國家,這建設是創造就業的大好良機

不論是阿貝什還是比什凱克的大多數官員,他們都大力支持物流中心的建設。在2019年的動工典禮上,前總理阿比勒加齊耶夫(Muhammedkalyi Abylgaziev)表示

The logistics center will become one of the most modern and largest in the Central Asian region. The construction will create at least 10,000 jobs, 90% of which will be given to our citizens. 

該物流中心將成為中亞地區最現代化和最大的物流中心之一。工程將創造至少10,000個就業機會,其中90%將由吉爾吉斯公民獲得。

2020年1月,吉爾吉斯一方其中一個主要投資者阿布迪卡德羅夫也告訴德洛瓦(Delovoy Kyrgyzstan):「我們應該把希望寄托在[項目]好的一面,而不是無謂恐慌或相信謠言。」

官員們非常清楚吉爾吉斯坦在經濟上對中國的依賴。中國向吉爾吉斯斯坦和其他中亞國家提供大量廉價消費品,食品、藥品、機械和紡織品。中亞國家與中國的貿易額在五年內增長了49%,從2015年的176億美元增長到2019年的260億美元。根據聯合國COMTRADE數據庫統計,2020年,吉爾吉斯坦從中國進口29億美元商品,幾乎是同期從俄羅斯進口額的三倍。吉爾吉斯斯坦的外國投資中,中國占絕大部份。根據經合組織的數據,吉爾吉斯斯坦外國直接投資(FDI)幾乎50%來自中國,而整個FDI的80%左右都用於黃金開採業和其他金屬業。

針對建制的支持,朱諾薩利耶夫在一次公眾集會上指責地方行政部門缺乏透明度,「受中央政府的控制,而中央政府是腐敗的。」

北京失望,比什凱克謹慎,下一步該如何?

對中國來說,中亞國家是「一帶一路 」計劃的關鍵,這地區是通往歐洲的陸路運輸走廊的一部分。北京對暫停建設感到失望,認為這窒礙了吉爾吉斯斯坦融入中國出口中亞和其他地區的計劃。2017年,中國已經在哈薩克斯坦邊境建造了霍爾果斯,一個大型的,雖然不是最大陸港

新浪財經金融網上的一篇博客文章反映此等失望之情:

不难看出,由于距离上的优势(东邻中国),吉尔吉斯斯坦近年来在中资的助力下尝到了不少甜头。而此次取消合作的决定,无疑将会令这个中亚国家在中国投资者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

不難看出,由於距離上的優勢(東鄰中國),吉爾吉斯斯坦近年來在中資的助力下嘗到了不少甜頭。而此次取消合作的決定,無疑將會令這個中亞國家在中國投資者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

在吉爾吉斯斯坦,政府對該項目的態度似乎很爭紮:一方面,2020年10月,曾被監禁的政治家伽帕羅夫(Sadyr Japarov)取得政權后,吉爾吉斯斯坦官員對項目繼續表示支持。 2021年1月成為總統后,伽帕羅夫於6月訪問了阿貝什,也表明支持該項目。

然而,伽帕羅夫也明白反對物流中心建設一方,提出了一個關鍵問題。吉爾吉斯斯坦約41%的外債由中國進出口銀行持有,大部分貸款都與中國公司開展的建設項目和道路維修有關。他也曾公開表示

We borrowed money for these projects and we signed contracts by which the management of the facilities would be transferred to the other party in case of non-payment.

為這些項目我們借了錢,簽了合同。根據合同,在不付款的情況下,這些設施的管理權將移交給對方。

本文是「公民媒體觀察」項目就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論述調查的成果。是項調查主要探討各社會和社區對中國主導發展的潛在利益和害處的不同觀點。若希望了解更多關於此項目及其方法,請點擊

尼日利亞中資企業被指廣泛虐待勞工 玷污雙邊關係

2021/10/06 - 14:27

尼日利亞政府甚少回應這些指控

總統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尼日利亞阿布賈。圖片來源:阿蘇岩[尼日利亞總統]別墅的 Facebook 頁面,2021年1月5日。

尼日利亞是中國製造業相關企業的大本營,這些企業主要集中於尼日爾三角洲西南部城市拉各斯、奧貢和貝寧市。這地區有豐富的石油資源。

然而,這些中國公司經常虐待、剝削和壓榨尼日利亞員工。據尼日利亞議員Ndudi Elumelu描述,這些公司裡的員工面對如「奴隸般的待遇」。多年來,有關中國企業種族主義、人身虐待、性侵犯、工傷甚或死亡的指控,經常出現在本地新聞頭條,這些事故的原因多是中國老闆的疏於管理、甚至縱容這些行為。然而,相關指控卻甚少受到正視。

全球之聲公民媒體觀察研究計劃就中國 「一帶一路」倡議的研究發現,駐尼的中企有兩大類違規行為:因缺乏安全標準導致的工業事故,以及強迫勞動。尼日利亞的中資工廠主和商人虐待和漠視員工健康和及權利的印象,源於眾多記者、證人和各方人士在尼日利亞報紙和社交媒體上分享的各種此類事件的敘述和指控。雖不是每項指控都被證實,但它們一起削弱了中國在尼日利亞作為公平僱主和仁厚夥伴的形象。

德國吉森大學(Justus-Liebig-Universität Gießen)和英國倫敦布魯內爾大學(Brunel University London)的學者George Ofosu和David Sarpong 在回顧有關非洲的中國勞工議題的學術文獻後,於其質性分析裡指出:「中國企業在勞工權益領域的做法足以構成虐待,主要方式是非正規雇傭關係、低報酬和普遍不遵守職業安全規範。」

尼日利亞聯邦政府對中國企業主涉嫌違反該國勞動法和國際勞工公約的行為保持沉默,這說明兩國的關係並不對稱。

工傷事故:奧尼耶被燒死

Onyinye in an ambulance after the fire incident (graphic content, viewer discretion advised).

火災事件發生后,奧尼耶在救護車上(圖片或引致不安 謹慎觀看)。

#justiceforonyi#justiceforonyiand4others
The media is our voice since we don't have who will fight for us we are using the media to call on our government to come to our aid we can't be losing our colleague's (AFLAN)to the hands of careless Chinese pic.twitter.com/85xDbsKOoD

— Maurice Monday (@MauriceMonday) July 20, 2021

媒體是我們的聲音,因為沒有人會為我們而戰。我們透過媒體要求政府伸出援手,我們不能把我們同事交與疏忽的中國人

奧尼耶是維胡有限公司 (Wihu Limited) 的翻譯,這家中國工廠位於奧貢州Isheri的Lagos-Ibadan高速公路沿線。2021年7月9日,由於中國僱主涉嫌玩忽職守,奧尼耶被燒死。大火還同時奪走了另外三名尼日利亞員工的生命。

Chinese companies in Nigeria care less of their staff, treat workers like animals and don't take safety precautions in the field of work. Their carelessness led to death of 4 innocent Nigerian citizens who worked to make a living.#justiceforonyi#chinesecompaniesaredeathtraps

— David Sweet (@Davidsw28401109) July 19, 2021

駐尼的中國公司亳不關心其員工,他們如動物般看待工人,在工作時毫無安全措施。他們的疏忽造成4名尼日利亞公民的死亡。

尼日利亞外語翻譯協會(AFLAN)董事會成員阿金塞欣瓦(Sola Akinsehinwa)通過WhatsApp和電子郵件接受了全球之聲的採訪,他指「女工們曾聞到煤氣的味道」,並說她們發現這家中國公司安裝了一條貫穿遇害者宿舍廚房的煤氣管,而捕蠅器上的火花引發了煤氣爆炸。

據一位推特用戶稱,維希工廠既沒有滅火器,也沒有救護車。由於尼日利亞的醫生當時正進行罷工,受害者沒有得到及時醫療照顧。最終奧尼耶和其他三人均告死亡。

奧尼耶是AFLAN的成員,這組織的代表無法與中國工廠管理層接觸,並因事件受到威脅。阿金塞欣瓦對全球之聲說:「據購買滅火器的工人說,這次事件發生后,他們才(維胡公司)去買了滅火器。他們這樣做是想掩蓋事件責任。」

2021年9月10日,全球之聲通過電話聯繫了維胡的一位未提供姓氏的經理馬庫斯(Markus)了解情況。該經理同意通過WhatsApp回答問題,但截至本文發布時還未回復。

位於拉各斯的中國維胡公司的大型煤氣罐。圖片由阿金塞欣瓦(Sola Akinsehinwa)提供,並授權使用。

還有另一個類似案例。在2018年2月,尼日利亞的經濟首都拉各斯州政府要求中資宏興鋼鐵有限公司的管理層對導致合同工阿比奧頓(Chris Abiodiun)致殘事件負責。2017年10月1日,金屬熔液噴濺到阿比奧頓身上,導致他面部和上肢大面積燒傷,但該公司拒絕為事故造成的傷害,作出充份賠償。

拉各斯州政府、尼日利亞眾議院和奧貢州議會各方就中資企業的勞務違規行為作出的高調反應,與聯邦政府的沉默形成鮮明對比。究其原因,或許是因為這些層級的政府並沒有參與制訂尼日利亞與中國之間的外交政策。實現外交目標是聯邦政府的專屬權力。

強迫勞動

2020年3月,在新冠病毒流行的高峰期,推特用戶 @PslamB在一系列推文中宣稱,華富塑料工業有限公司 (Huafu Plastics Industry Company Limited) 公然藐視尼日利亞政府的新冠病毒隔離指令。該推特用戶寫道,華富塑料公司在奧貢州伊巴福的工廠內強行扣留了300多名尼日利亞員工。

They weren’t satisfied, now they are forcing workers to work(either you come to work or get sacked) saying government hasn’t contacted them personally cause they are private organization, these people ain’t even concern about the fact the whole issue originated from them…

— PsalmB (@Psalm_B) March 26, 2020

他們並不滿足,現在他們強迫工人工作(要麼回來工作,要麼被炒)說政府沒有接觸他們,因為他們是私人組織。這些人根本不在乎,事實是整個狀況是他們造成的…

據稱,該公司威脅解僱抵制強迫勞動的員工,要求他們住在工廠裡以便工作。公司沒有遵守工廠的新冠病毒防疫規範,危害尼日利亞員工的健康。

2020年4月,尼西南部奧貢廣東自由貿易區伊格貝薩的中資Goodwill陶瓷公司的尼日利亞員工,也經歷了類似的不人道待遇。據網絡媒體《撒哈拉記者》報道,工人「在缺乏食物下,被關在公司14天。」到他們被要求離開時,卻並沒有足夠的補償。

2020年7月,尼日利亞警方在首都阿布賈逮捕了一對中國夫婦,據稱他們在新冠病毒封鎖期間將8名尼日利亞家庭僱員鎖在公寓里長達4個月。據尼日利亞《衝鋒報》報道,這對中國夫婦是在鄰居向警方提供線索后被捕的。但他們跟很多類似的案件一樣,沒有被定罪。

一個月後, 在2020年8月,尼東南部阿比亞州的內銀河鋼鐵公司(Inner Galaxy Steel Co)被形容為「中國在尼境內建立的一個現代奴隸營。」一個自稱是目擊證人的推特用戶@Truthfully83發布了一系列推文,並稱此家公司的中國管理人員對尼籍工人有種族歧視行為和性侵犯。「該公司的每個尼日利亞人都被要求稱呼中國僱主為主人或夫人」,「男性尼日利亞工人被人身襲擊,女性同事則遭受性侵。……中國主人們會炫耀說殺了你也不會有事 。」

此案最後不了了之。@Truthfully83聲稱,此公司或許已經通過談判和「賄賂」得以 「軟着陸」,要麼就是「某些人遵循了來自一些部門的指示,以避免引發中國政府反擊。」內銀河鋼鐵公司的律師駁斥了這些指控,認為是對該公司的「虛假的、未經證實的、破壞性的和不可信的」攻擊。

中國-尼日利亞的權力關係

尼日利亞拉各斯島的一家中國商店。圖片來源:Kaizen photography via Wikimedia Commons,2016年3月27日。

尼日利亞《勞動法》和2010年《僱員補償法》均規定須保障工資,保證合理補償,並將強迫勞動和任何形式的歧視定為罪行。經法院裁決後,相關違規行為會受到懲罰。

尼日利亞記者巴馬魯(Socrates Mbamalu)寫道,當地法律未能約制在尼日利亞做生意的中國移民,「雖然很多非洲國家均有制訂勞動法,但卻因為執行不力,形同虛設。」故此,中國非洲項目(The China Africa Project) 執行編輯奧蘭多(Eric Olander)對《非洲報道》:「保護工人權利的最終責任落在聯邦政府和州政府身上,勞工法需要靠他們執行。」

中國企業在該國的勞動法違規行為可能會繼續下去,除了其他因素,他們賄賂尼日利亞執法官員的情況很普遍。此外,儘管媒體對這些問題的關注度很高,但尼政府似乎更願意保持沉默,以避免損害中國在該國的利益。

「中國是尼日利亞大型項目的主要融資來源。據估計,目前中方項目的成本共計470億美元,其中許多由中國貸款資助。對於一個如此依賴中國的國家來說,要對北京採取行動是很困難的。」尼日利亞拉各斯大學的政治學家奧修地(Abdul-Gafar Tobi Oshodi)認為

「這也是為什麼儘管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告誡中企要遵守尼日利亞的勞動法,卻沒有任何作用。」奧修地說。

瑞爾森大學加拿大移民與融合卓越研究中心(CERC)的研究員歐拉貝(Oreva Olakpe)直言:「中國外交誇大了互利、平等和尊重這些理念……對中國的高度依賴意味着在中尼關係雙邊關係中,尼日利亞一方能採取主動權的空間會受到限制。」他認為,中國公司在尼日利亞的侵權行為將持續存在,直到兩國之間的權力制衡在實際上趨於平衡。

本文是「公民媒體觀察」項目就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論述調查的成果。是項調查主要探討各社會和社區對中國主導發展的潛在利益和害處的不同觀點。若希望了解更多關於此項目及其方法,請點擊

從飲食到文化挪用:中國對埃塞俄比亞的文化威脅

2021/10/06 - 11:16

複雜的文化和種族摩擦或將威脅未來的「一帶一路」計劃

在埃塞俄比亞,驢子只用於運輸,與狗和貓等家畜相似,不用於食用。圖片來源:Rod Waddington,經 CC BY-SA 2.0授權。

中國和埃塞俄比亞在官方層面建立了穩固的夥伴關係。埃塞俄比亞已經吸引了近七百家中國企業,是中國在非洲的第二大貸款接收國。埃塞俄比亞經濟增長飛速,採用由中國建造並仿效中國自建的製造業和工業園區,以致一些新聞機構將埃塞俄比亞稱作「非洲的中國」。埃塞俄比亞的主要政黨繁榮黨以及之前的埃塞俄比亞人民國防軍,均與中國共產黨保持着密切的關係。埃塞俄比亞也是中國在非洲主要的「一帶一路」夥伴。

然而,在埃塞俄比亞的流行文化中,中國往往被視為一個多重的文化威脅。在社交媒體上,很多人表達對華人社區作為異國文化習俗存在的關注,尤其是在飲食習慣層面。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人對中國挪用埃塞俄比亞的傳統文化,感到焦慮。舉例說,當他們看到當地商店和市場上出現中國造的廉價埃塞俄比亞工藝品和服飾時,會感到不安。

與其他簽署了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一樣,中國移民和商業群體進駐埃塞俄比亞造成了一些摩擦。要確切計算在埃塞俄比亞的華裔居民人數很困難,但一些估算指數字至少有6萬。

敏感的飲食問題

埃塞俄比亞人往往透過評論華裔居民飲食習慣去表達這種緊張關係。具體說,他們會指責華裔居民違反了埃塞俄比亞的飲食習慣。埃塞俄比亞的飲食主要包括煮熟的蔬菜和扁豆,以及辛辣的肉食和燉菜,然後放在一種以畫眉草籽製成的酸麵餅(稱因傑拉)上食用。食用的肉類只限於羊肉、牛肉和雞肉,而很少有海鮮(除了常見的魚類)。而華裔居民往往被描繪成貪婪的消費者,食用被禁止的動物,如驢肉,和奇珍異獸,甚至是違反習俗和非法的物種,如蛇、昆蟲和老鼠。

埃塞俄比亞的社交媒體批評中國人願意吃驢肉。一些評論指控,中國人正在大量地食用驢肉。一篇文章,多達100萬頭驢被非法從埃塞俄比亞農民手中奪走,賣給中國的驢屠宰場,用來生產傳統藥物阿膠。這種由驢皮製成的藥,在中國被用於改善血液循環。該社交媒體帖子表示,如果不停止這大規模的銷售和屠宰,恐怕在10-15年內,驢子將在埃塞俄比亞消失。一些埃塞俄比亞媒體,如私營報紙《埃塞俄比亞記者》,也報道了對驢子消失的擔憂。一篇文章引用了「埃塞俄比亞布魯克」的一項研究,「中國的阿膠產業正在嚴重危及數百萬貧窮的埃塞俄比亞人的生活和生計」。

在埃塞俄比亞,與狗和貓等家畜類似,驢子只用於運輸而不用於食用。在農村地區,驢子特別受人尊敬,它們用於運輸貨物,亦乘載婦女和年輕女孩的運輸工具。

根據英國非營利組織「驢子避難所」的說法,埃塞俄比亞近80%的人口依賴驢生活。埃塞俄比亞的評論員指出,屠宰和出口驢子,不單對埃塞俄比亞的農村發展構成威脅,也挑戰當地道德。例如,有一個帖子說,開放驢屠宰場是違反埃塞俄比亞的神聖和宗教傳統的。諷刺地,這位評論員認為,只要中國人開設自己的養驢場,不搶走埃塞俄比亞人的驢子,也許是可以接受的。

其他與飲食有關的評論也經常恥笑並誇大中國人的飲食習俗。一個臉書帖子講述了以下笑話:「如果亞當和夏娃是中國人……我們可能還在天堂。因為中國的亞當和夏娃會吃蛇而不是禁果。」另一個搞笑帖子,呼籲埃塞俄比亞政府尋求華人社區來解決蝗蟲危機,但不是通過提供技術,而是請他們把蝗蟲都吃了。

必須承認,這些與飲食有關的評論,把妖魔化和種族化的言論變得模糊。通過飲食話題,埃塞俄比亞的社交媒體評論似乎也在質疑華裔的人文特性,將他們描繪成令人厭惡和遙遠的「他者」。在一個視頻裡,這信息被更直接地表達出來。視頻中,一群著名的埃塞俄比亞演員在一家中餐館嘲笑中國食品。當華裔女服務員為一道火鍋提供不同的食材,包括海鮮時,兩位演員開始嘲笑這些食材,尤其是海鮮。然而這些飲食評論很快就放大成對於華裔的討論。一個演員走進衛生間,發現他朋友仍然坐在桌子旁,他說:「如果你和她結婚,啥事都解決了。把她放到院子里,她找到什麼都能吃下去。」這笑話與關於華裔房客吃老鼠的傳言類似,它把華裔女服務員描繪成邪惡,甚至危險的人。

冠狀病毒疫情下,這些將中國人與異國飲食習慣聯繫起來的做法更帶有新的地緣政治意義。一些在線評論員武漢最初爆發疫情,就是食用違禁的食物,並暗示上帝很生氣,因此懲罰中國人。另一些人則更直接地將全球面對的疫情衝擊,與中國人的飲食選擇聯繫起來:「中國人吃了這些食物……而全世界的人都在洗手。」

紀念品生產和文化挪用

在埃塞俄比亞,涉及中國的流行話語,除了華人社區的文化習俗差異外,文化挪用的話題也開始出現。其中一個例子是關於中國生產埃塞俄比亞傳統咖啡壺的討論。埃塞俄比亞對於自己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咖啡生產國之一,並被稱咖啡發源地,倍感自豪。傳統的咖啡沖泡技術,會使用優雅的細長黑土壺,稱為傑貝納(jebena),一直由埃塞俄比亞工匠手制。但最近中國造傑貝納,卻出現在埃塞俄比亞的市場和陶瓷商店。

公眾對此的反應不一,有的對中國效率表示欽佩,甚至希望埃塞俄比亞的傑貝納生產現代化,有的則擔心一些中國人把傑貝納說成是自己的發明,也有批評中國產品不正宗,如使用白色而不是傳統的黑色。一些網民聲稱,購買中國制傑貝納是對傳統的不尊重,並損害了埃塞俄比亞手工藝人的收入。

中國制埃塞俄比亞傳統服飾是另一個激辯的話題。傳統服裝由精緻的薄棉布製成,通常用於宗教儀式,一般手工製作,價格昂貴。這種情況隨着中國製造的出現而改變,中國造的服裝通常由合成物料製成,價格便宜得多。雖然這些廉價的商品在埃塞俄比亞市場上暢銷,但中國製造卻受到廣泛譴責,一些批評者甚至把矛頭指向消費者本身。臉書上有一個帖子說:「我們不希望那些穿着中國造的傳統服裝的人有節日快樂!!!」

其他批評則羞辱當地官員,這事件發生在阿姆哈拉地區,當地官員因接受了中國製造的埃塞俄比亞傳統服裝,並在阿申達慶典上穿出這些服裝而受譴責。一些評論則呼籲公眾關注埃塞俄比亞無法把自己的手工編織業發展成出口商品的問題,結果埃塞俄比亞的傳統服裝設計,都被中國人挪用作謀利商品。

公眾對中國飲食習慣和對埃塞俄比亞傳統文化被挪用的關注,說明了中埃交往中更深層的裂痕。在官方層面,中埃關係似乎在繼續朝向夥伴關係。最近,30萬劑中國製疫苗被運送到埃塞俄比亞。儘管中國做出了慷慨的姿態,但在埃塞俄比亞,人們普遍擔心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並被描繪成異域和危險。此外,當中國經濟力量把埃塞俄比亞文化「現代化」時,它會被視為具有侵略性並不受歡迎。

埃塞俄比亞官員將繼續慶祝中國的貸款、投資和疫苗,但資本的流動可能不會轉化為更深入的文化交流。看來,兩國的經濟交往將繼續與埃塞俄比亞社會中的文化恐懼和微細抵抗共存。

本文是「公民媒體觀察」項目就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論述調查的成果。是項調查主要探討各社會和社區對中國主導發展的潛在利益和害處的不同觀點。若希望了解更多關於此項目及其方法,請點擊

巴西駐中國記者的匱乏如何影響兩國的相互印象?

2021/10/05 - 13:53

記者們警告虛假信息和恐華症的散播越發嚴重

記者們警告,有關中國的論述觀點既「單一」又「奇異化」。圖像出處:Giovana Fleck/Global Voices

記者尼尼奧(Marcelo Ninio)說:「不去中國就沒法了解中國」。他是唯一被派駐中國的巴西記者。事實上,也是唯一的南美記者。

「還有一位駐中國古巴記者,整個拉丁美洲只有我們兩個。」

但為什麼駐華記者這麼少?中國是巴西最大的貿易夥伴,而這個國家是如此龐大和多元,向巴西人多報道這個國家的情況,理應合情合理吧?

「你想要簡短答案還是長盡的答案呢?」,尼尼奧在與全球之聲的通話中問道。

簡短的答案完全不出預料:就是錢。他強調,派駐外國記者的成本很高,而許多新聞媒體缺乏資源,這意味着國際新聞總是最先被削減預算的部門。

關於這個問題還有更多更複雜的因素。對尼尼奧來說,這包括文化,還有在中國這個對記者諸多限制的國家裡工作所面對困難。「我們需要更多關於中國的信息和良好的分析,否則,虛假信息和恐華症會繼續在巴西增長,這將令巴西人沒法了解世界。」他說。

充滿刻板印象

「巴西看到的關於亞洲的信息往往千篇一律;在巴西經常聽到中國人、日本人和韓國人都是一樣的之類的說話。」記者馮清和(費爾南德斯 Talita Fernandes)與全球之聲的訪問中說。

擔任巴西主流報紙《聖保羅報》記者三年多后,馮清和決定搬到北京,學習中文。她說:「在新聞圈子裡,中國的形象也非常刻板;比如媒體會常用『惡龍』的比喻去形容中國。」

《聖保羅頁報》的專欄作家普拉澤斯(Tatiana Prazeres)也注意到這些陳詞濫調,她是北京對外經貿大學的高級研究員。普拉澤斯在2021年2月發表專欄說,在巴西存在「對中國有熱情、有立場和有確定的觀點」,但卻缺乏信息和分析。

普拉澤斯的專欄刊登後,馮清和也在Twitter上貼出了自己的看法,她認為目前關於中國的報導非常短缺:

4) Daqui e agora vejo como somos ignorantes no Brasil sobre a diversidade que é a China: culturalmente, socialmente, economicamente. A gente vê a China como um bloco monolítico e não foi nada disso que eu vi aqui até agora.

— Talita Fernandes 冯清和 (@talitafernandes) February 19, 2021

From here and now I see how ignorant we are in Brazil about the diversity that is China: culturally, socially, economically. We see China as a monolithic block and that’s not what I’ve seen here so far.

- Talita Fernandes 冯清和 (@talitafernandes) February 19, 2021

此時此刻,我們看到巴西人對中國在文化上、社會或經濟方面的多元性是多麼無知。我們把中國看成是鐵板一塊,而這並不是我在這裡所看到的。

為了不那麼遠離新聞實踐,她決定擔起編輯《書面通訊》的工作,這份電子報由志願者協作經營,旨在建立中國和拉美國家之間相互溝通和理解的橋樑。志願者組織,也是一種保護措施,馮清和解釋說:「如果我們有報酬,那我們的報道會屬非法活動,因為自由撰稿人在中國是不存在的。」

馮清和說,她在執行編輯工作時會試圖擺脫巴西媒體的慣常敘述方式。

「新聞機構非常依賴通訊社稿或全球新聞稿,這意味着報道失去了神髓,有時會變得膚淺或無法吸引巴西讀者。或者,即使記者想深入一些,最後他總是跟讀者重複一些既有的論調,這些論調要麼太批判性,要麼太天真。」

尼尼奧說,駐中國的國際記者團體是團結的:「我們都經歷過同樣的困難,我們也創建了一個相互支持的網絡,儘可能地互相幫助。」

對他來說,同行們的報導反映西方民主國家的價值,但缺失一些對巴西人來說核心的想法:「我在這裡面臨的挑戰是如何使報道跳脫出西方和中國這種對抗的關係。有些衝突與巴中的關係,並不相關,反之亦然。」

尼尼奧還說,對他而言,最主要的是分析具體的環境,了解中國人自己的觀點,而不居高臨下地認為他們應該如何如何。

中國人如何看待人權就是一個例子。對巴西人來說,人權的概念通常與言論自由有關,而中國人所談論的人權更多是關於發展:「兩者是相輔相成的,我知道,但我需要為巴西的觀眾去解釋。」

尼尼奧已第二次擔任派駐中國記者。第一次是2013年至2015年,也是為《聖保羅頁報》撰稿。作為一名曾在美國、歐洲和衝突地區報導經驗的國際記者,尼尼奧決定向《巴西環球報》建議開設針對巴西讀者的專欄,重點介紹中國觀點。

「2020年10月,我抵達中國,除了面對新冠疫情,很明顯地,獲取信息的難度更大了。」 尼尼奧說。

他把這種困難歸因於去年中國與特朗普政府日益加劇的衝突。尼尼奧解釋說,從政府獲取官方消息來源幾乎不可能,而現在的中國公民也更不願意表達意見。除此之外,語言也是一個障礙,在採訪中他不得不依靠翻譯來幫忙。他說:「這些障礙迫使我們建立起一套機制來應對。」

因為獲得消息來源和官方數據的途徑非常有限,尼尼奧採用研究和現場報導相結合的方式去報導中國。「直到今天,我還聽到巴西人說,中國應該為新冠疫情負責,中國想要控制經濟……巴西需要更多記者去報導中國以對應信息上的空缺。」

「無名英雄」

在中國,採訪報導的限制不止阻礙巴西記者。馮清和說,在派駐中國的國際媒體中擔任新聞助理的中國公民們,才是「無名英雄」。他們擁有在地的知識和消息來源,但被僱用時卻沒有「記者」頭銜,因為中國不允許中國公民在中國境內為外國媒體機構擔任記者,他們自己的報道也不能署名。

即使這樣,也未能阻止彭博新聞社的新聞助理范若伊(Haze Fan)在2020年被逮捕。她被指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目前仍被拘留,但北京國家安全局並沒有明確解釋被捕的原因。

2021年3月,英國廣播公司(BBC)因為報導新疆維吾爾族的狀況而受到威脅,決定將他們駐北京記者調到台北。在中國的外國記者俱樂部(FCC),自2020年以來,至少有20名外國派中國記者被迫離開中國。

1/Statement on Journalist Departures:

The FCCC is concerned and saddened to learn that John Sudworth, the BBC’s award-winning China correspondent for the last nine years, left mainland China at short notice on March 23rd amid concerns for his safety and that of his family.

—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 (@fccchina) March 31, 2021

1/有關記者離開的聲明:中國外國記者俱樂部就英國廣播公司駐華記者沙磊 (John Sudworth)的離開表達關注和遺憾。沙磊駐華九年,並屢獲新聞獎,他因自己和家人安全的考慮下,於在三月廿三日傖促離開中國。

專家們認為,這種敵意破壞中國的全球形象。為了填補信息鴻溝,除了《書面通訊》外,一些獨立的新聞項目和機構,比如中參館財新國際對話中國(或其英文版本China Dialogue)等,都在試圖搭建有助中國和西方彼此了解的橋樑。

馮清和說:「要避如在巴西非常流行的『中國病毒』的說法,我們需要更多元的報導和更多競爭。」

本文是「公民媒體觀察」項目就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論述調查的成果。是項調查主要探討各社會和社區對中國主導發展的潛在利益和害處的不同觀點。若希望了解更多關於此項目及其方法,請點擊

原住民譴責中國在秘魯亞馬遜森林開採石油

2021/10/05 - 11:02

秘魯龐大天然氣資源吸引大量外資

亞馬遜森林,圖片來自 Pixabay

秘魯原住民團體和非政府組織使用創新的宣傳手段,以確保當地中國投資及各項決策,不用以環境破壞作為代價。

58號區塊是位於秘魯南部庫斯科省的一個石油和天然氣區域,有近4萬億立方英尺的天然氣儲量,過去幾十年以來,它一直是個重要的投資中心,特別是對中國石油天然氣公司(CNPC)而言。 58號區塊所在的位置,正好處於亞馬遜雨林的自然保護區以及唐古斯里(Tangoshiari)、基里蓋蒂(Kirigueti)和科奇里(Kochiri)等多個傳統原住民社區之中。

原住民社區和非政府組織要求開採公司在當地的經營更加透明,尊重環境和原住民的權利。

原住民社區權利維護者利納雷斯(Denisse Linares),以非政府組織「權利、環境和自然資源」(西班牙文縮寫為DAR)名義指,58號區塊有關項目的修訂缺乏公民的參與。

因應這種情況,非政府組織和原住民組織組成聯盟,要求秘魯政府確保原住民能有參與諮詢的權利,向相關企業問責。

柲魯亞馬遜森林,靠近58號區塊。照片來自DAR。授權使用。

納雷斯通過WhatsApp告訴「全球之聲」:「事先諮詢是關鍵,要讓社區了解情況,了解工程對他們生活可能帶來的影響。」儘管該地區自然資源豐富,外國投資湧入,但原住民群體權利狀況沒有改善,生活水平亦無提高,據一些報導指,目前23%至26%的原住民仍然生活在貧困之中。

58號區塊的發展中,最主要參與者是中國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氣公司,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CNPC)。這家自稱是世界第三大的巨型石油公司,於2017年獲得了秘魯政府勘探和開採58號區的許可。據稱,截至2023年,這企業的投資將高達44億美元。

過去三年,作為其「一帶一路 」計劃的一部分,中國開始在拉丁美洲收購能源作為戰略資產。據《天然氣情報》指,2017年至2019年,「一帶一路」計劃中的能源投資,56%用於石油和天然氣,39%用於可再生能源。目前,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

左起:乾旱森林(3.2%)、安第斯森林(0.2%)和亚马逊的热带森林(53.9%);58號區塊位處亞馬遜森林。地圖來自秘鲁環境部。

中國承諾在2030年之前實現二氧化碳排放到達頂峰,這增加了中國對天然氣的需求,因為天然氣發電比煤炭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少約50%。然而,這需求使亞馬遜河區域有限的資源供應變得更緊張。

亞馬遜森林,覆蓋巴西、秘魯和哥倫比亞部分地區,是地球上一半的熱帶雨林面積,其生物多樣性的豐富程度眾所周知。由於森林的地下儲有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氣,該地區受到前所未有的天然氣開採和密集道路建設的影響,這是亞馬遜森林遭到砍伐的最重要原因之一。然而,保持亞馬遜的森林覆蓋率是減少全球氣候變化的關鍵。

一些研究指出,原住民在環境保護方面發揮着至關重要的作用。據DAR稱,自從20世紀80年代,硯殼石油公司在烏卡亞利地區發現第一批油礦以來,秘魯的碳氫化合物開採業已經影響了他們的生活好幾十年。 現在,秘魯原住民又要面類似的狀況,但這次對自中石油。

根據亞馬遜環境保育組織「亞馬遜前線」的報告:亞馬遜原住民從數千年的觀察中,累積了大量關於森林的知識,包括如何維護本地生態系統的再生。

Photo from DAR activists showing maps of Block 58, used with permission

國際學者也開始參加討論。在2021年的一項研究中,拉蒂根(Kerry Ratigan)博士指出,因這些項目而受害的「往往是貧窮原住民的農村社區,他們承受着環境破壞的後果,卻幾乎沒有經濟收益,而秘魯政府繼續支持開採天然資源。」

此外,在2018年,當地團體組織向聯合國理事會提交了「58號區塊案檔」,指控中石油在當地的項目沒有進行諮詢,侵犯了他們的權利。

一年後,中國在聯合國的建議下,採納了這些團體的一些要求。例如,中國同意鼓勵其各項工程尊重人權和保護環境。中國也同意考慮建立法律框架和其他方法,確保其產業在海外的活動不損害當地的人權。

Entry to Urubamba district, where Lote 58 is located. Photo from DAR, used with permission.

然而,據原住民說,相關的工程不斷在推進,他們卻仍未被諮詢。

2020年10月,原住民維權團體寫信給中國駐秘魯大使,要求兩國政府在「秘中自由貿易協定」中加入環境章節,「以確認考慮到秘魯複雜的環境和社會現實,需要加強可持續發展和投資治理的框架。」

由於該項目涉及重大利益,中國政府為秘魯非政府組織提供了與政府機構和的政府支持的非政府組織舉行會談的機會,如綠駝鈴、中國民間氣候行動網、重慶可再生能源協會、重慶國際文化交流中心和中國責任制項目的張兢兢等都有參與。2020年,DAR與這些中國組織舉行了在線會談,以幫助中國更好地了解秘魯的政經背景、自然環境和社會法規。

不幸的是,這些交流並沒有轉化為更深的理解,亦沒有滿足當地社區的要求。

儘管中國和秘魯官員做出了承諾,目前還不清楚的是,這些大型項目是否真的能減少環境破壞、改善原住民生活,並讓這些生活在貧困地區的人能受惠於這些巨大投資。

本文是「公民媒體觀察」項目就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論述調查的成果。是項調查主要探討各社會和社區對中國主導發展的潛在利益和害處的不同觀點。若希望了解更多關於此項目及其方法,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