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手記

把屬於新世代的公平正義標誌奪回來吧

  * 高科技冷血青年聲援五一反貧窮遊行後,走回台師大卸妝的路上/攝影/關魚

前幾天跟一個即將完全退出新聞圈、已經許久沒聯絡的資深媒體前輩通信,告知為台灣好生活報募集下一階段運作基金的新書「扭轉新聞」即將出版的消息,他回信寫著:「媒體在台灣已是無可救藥的『夕陽工業』,被一群劣幣霸占,完全沒希望了。」當我回應:「主流媒體是沒救了,但獨立媒體發展可是越來越有前景囉!」他的回信又寫:「你是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還是唐吉軻德啊?」要我別再作夢,趁早實際一點。

我確實是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這些年卻也要自己努力朝「實際派的唐吉軻德」邁進。我從未把「媒體改革」看得很簡單,在主流新聞媒體歷經十多年的學習與打滾,加上自創獨立媒體三年多來的奮鬥與掙扎,我其實比很多人都更清楚其中的困境和艱辛,一個新朋友看了好生活報發展的歷程後形容我是『殉道者』,我回答:「或許吧。但比起殉道,我更想珍惜自己的生命以達成更多的理想。」

分享本篇文章:

老鳥記者的價值奠基於菜鳥記者的意志

  *自由時代總編鄭南榕/關魚翻攝自《人權之路—台灣民主人權回顧》2008新版

認購「扭轉新聞 -- 從菜鳥記者,到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總編」新書,是《台灣好生活電子報》創刊三年多來正式對外募集資金的初步計畫。這本預定五月下旬自費出版的新書後記,以長達一萬多字的「關記者魚VS關總編魚」獨家專訪做為總結,其中與性別有關的議題先用「台灣女記者的秘辛」為題發表在我的鯨魚分店,部落格本店則放置「取之於狗屎運,用之於社會」介紹我如何走上總編這條路。

有關主流記者、獨立記者和公民記者的區別、好記者的條件、菜鳥記者與資深記者的關係比較,以及好生活報的未來財務規劃與定位等議題,為了讓更多有志從事媒體改革的朋友參考,也讓關心本報發展的讀者瞭解脈絡,就藉總編手記的欄位發表於此了。以下,便是關記者魚(簡稱記)專訪關總編魚(簡稱總)的部分內容:

分享本篇文章:

寶島台灣,需要我們完成好生活拼圖

  *紙風車恐龍藝術探索館2010年兒童節在台中的一景/攝影/關魚

去年11月,聽一個住在台灣超過七年的英文老師直言:「台灣媒體用大量醜聞(scandal)掩蓋許多事實(truth)。」當下很多人點頭,我轉述在推特和噗浪也引發許多認同。我想,醜聞不只是狹義的那種,表面光鮮本質醜陋的新聞都算是。

然而,幾乎每次跟人討論台灣媒體問題時,我仍不由自主地辯解,台灣一直存在不少認真誠懇的新聞記者,即使他們的努力很容易被腦殘或話題新聞掩蓋,卻不能抹滅台灣「還有好記者做好新聞」的事實,甚至更凸顯他們抵抗不理想環境、致力追求的理想價值。

分享本篇文章:

當媒體與政府聯手侵犯人權(下)

  狼煙行動聯盟2009年5月為抗議美麗灣侵犯原住民傳統領域燃起狼煙/攝影/關魚

腦殘、烏龍、垃圾、太超過。這四個形容詞的共通點,在於越來越多人用它們來表達對台灣電視新聞和報紙報導的觀感。

你還記得上次從主流媒體看到的「好新聞」是什麼內容嗎?或最近讀過什麼讓你印象深刻的「好報導」?如果你回答得出來,恭喜你,因為不管你的答案是什麼,至少你心中對「好新聞報導」有屬於自己的定義,看電視和報紙時仍有收獲而不是覺得浪費時間。

常見的新聞報導迷思

究竟什麼才是好的新聞報導?套些主流媒體和新聞傳播學常提到的詞彙:獨家?客觀中立?作到平衡?從台灣傳播媒體近十年的發展來看,這三者跟好新聞報導的關聯越來越薄弱,甚至淪為「豈有此理的迷思」和「強權虛假的藉口」。解釋如下:

分享本篇文章:

當媒體與政府聯手侵犯人權(中)

 【樂生】生生不息:樂生院小黑狗走向漆有反迫遷的捷運工程圍籬/攝影/關魚

「人民的淚海氾濫,是國家暴力與主流媒體聯手,一點一滴硬擠出來的。」

前陣子鄭文堂導演的國片「眼淚」全台巡迴演出,我有幸趕在台北下檔前買票進戲院欣賞,看完邊紅著眼眶邊走回家,心底反覆迴盪的,就是上面那句感言。

這兩年很多台灣老百姓都被馬總統和旗下政府官員的失策和頻頻失言,弄得氣憤和焦慮不已,失言還是小事,但失言背後的「傲慢心態」所導致的失策,卻是台灣當前最大的問題。傲慢有何嚴重?因為即使這官員才高八斗,在骨子裡瞧不起平民,就容易從威權角度歧視各種族群。缺乏「必要的同理心」,就很難去制定出「符合社會公平正義,又能兼顧弱勢族群」的公共政策。

分享本篇文章:

當媒體與政府聯手侵犯人權(上)

  *樂生療養院藍彩雲阿姨2008年12月3日清晨在貞德舍前/攝影/關魚

投身媒體改革這些年,有四個女性的身影或面容,深深刻印在我腦海裡,不時警惕著我,該把「阻止政府與媒體聯手侵害人權」當成終身志業。

她們是:白曉燕、邵曉鈴、王建民的阿嬤、樂生療養院的藍阿姨。

商業與政治利益,凌駕在人權與道義之上

1997年我開始當記者的第七個月,就遇到白冰冰的女兒白曉燕遭綁票案。依照國際新聞界的自律慣例,「會危及人質安全」的綁票報導是不該也不能提早刊登的,當年卻在《中華日報》和《大成報》的偷跑下,讓本案提早曝光。刑事警察局局長不得已公開請媒體全面協尋白曉燕下落,一場新聞追逐惡戰隨即在各家媒體的競爭下越演越烈,讓還是菜鳥記者的我親眼目睹與親身感受,多數媒體為了「閱報率」和「收視率」,踐踏人權也在所不惜的醜態。

分享本篇文章:

從菜鳥記者,到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總編

 *澎湖七美名勝小台灣(左)、故鄉高雄旗津海邊的木雕品(右)/攝影/關魚

我一直是個不輕易說「我愛你」的人。

第一次在網路公開大聲說「我愛你」,就是在2004年2月28日總統大選前夕。當天綠藍陣營分別發起「百萬人牽手護台灣」、「十五天接力路跑全台鄉鎮」,我兩個都沒參加,而是回到故鄉高雄用其他行動實踐個人對台灣的關心。當晚趕回台北的電腦桌,在睡前寫出「這一天,我想說:『我愛你。』」,結論是:

分享本篇文章:

台灣好生活報祝大家虎年★顧得來虎★

 *319兒童鄉村藝術工程2009年在嘉義聖心教養院演出/攝影/關魚

此致台灣好生活報親愛的老朋友、可愛的新朋友:

分享本篇文章:

誠祝台灣好生活讀者2010年新年快樂!

 *新春新綠/台灣大學校園/攝影/關魚/2009

謝謝所有曾在 2009 年造訪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的讀者,尤其是那些曾留下隻字片語,不吝給本報鼓勵或建議指教的朋友。於此跨年寒冷的冬日,僅以枝頭新綠展露的春天氣息,在刊頭置放一幅溫暖與希望,祝福大家 2010 年都有健康平安的身體,快樂滿足的心情。

分享本篇文章:

天災過後,讓我們學會牽起同胞的手

  *台東市沙灘遍佈莫拉克颱風沖垮的漂流木/攝影/關魚/2009

失去至親好友,不管以哪種方式,都令人無比傷痛。歷年天災重創台灣,帶走成千上萬條再也挽不回的無價生命,與親朋好友天人永隔的痛楚,唯災民能深刻體會。這次莫拉克颱風重創台灣東部和南部,或許你的所在地並未嚴重受災,但請嘗試將心比心想想,身處災區的同胞們目前的處境:

不少人從此無家可歸、許多人面臨家園重建,有不少村落被沖垮、許多房子還泡在水裡,近期沒有水電、電話和瓦斯可用,更有無數工廠商家毀於一旦,將導致失業人口倍增……

分享本篇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