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手記

民主自由是權貴眼中釘,小民奢侈品

 *自由的鳥從不鳥人類的崇拜/攝影/關魚/高雄鳳山火車站前

10月31日是故總統蔣中正的生日,曾經被訂為全國放假的「蔣公誕辰紀念日」,戒嚴時期到解嚴初期的小學音樂課本必須要教唱蔣公紀念歌,當年被逼著讀「威權洗腦教育專用課本」、根本不懂「自由民主真義」的我,也曾跟小學同學一起齊聲高唱「總統蔣公,您是人類的救星,您是世界的偉人~總統蔣公,您是自由的燈塔,您是民主的長城~」。當年中小學老師要五、六年級世代每年複誦此歌的頻率之高,相信很多30-50歲的人這輩子都不會忘記此曲怎麼唱。

一直等到1990年我考上大學,選修了李鴻禧教授的「中華民國憲法」,才知道歷史和三民主義課本吹捧的「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是如何透過戒嚴下的高壓警備和監禁屠殺手段,箝制「中華民國憲法」保障人民的各項基本自由長達43年,也才一點一滴地聽聞「二二八」、「白色恐怖」、「鄭南榕自焚」、「美麗島大審」等從來沒寫在舊世代歷史課本或幾乎很少在新聞媒體上提及的真實事件。

分享本篇文章:

台日美代表齊聚祝好生活讀者中秋快樂

 *柚子繪圖 & 攝影/關魚/2011

代替月亮祝福大家「中秋節快樂」~ ^O^ ~  

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總編輯關魚敬上,2011中秋前夕

分享本篇文章:

別任由政府把你歸在「默許」那一邊

 2010年7月凱道行動的凱稻秧苗在同年11月於美濃收割/台灣農村陣線提供

921大地震後,我作過不只一次家園毀於大地震或火災的惡夢。

不知你有沒有作過類似的惡夢?如果有,試著把惡夢的驚恐放大一百倍,或許就能稍微體會原本安身立命的家園,被政府以土地徵收條例都市更新條例等惡法,硬生奪去的痛楚。

去年7月在凱達格蘭大道,看到許多來自苗栗大埔和灣寶、彰化相思寮及新竹璞玉計畫區內的農民,素樸的容顏不時流露著「惟恐家園不保」的不安,也不時因聲援者的擁聚而閃現「或許還有機會」的希望,他們舉的「求生存」牌子是如此基本的訴求,為什麼會被執政者貶低到那麼卑微?

分享本篇文章:

好生活報復刊兩週年,點閱排行大公開

 *台灣好生活2009/4/28改版復刊聲明版面

分享本篇文章:

台灣好生活報祝大家兔年★吉兔同隆★

 *南投集集偶遇的兔子/攝影/關魚 

此致台灣好生活報親愛的老朋友、可愛的新朋友:

一年晃眼又過去了,本報在虎年推出認購「扭轉新聞」以挹注運作資金的計畫,誠心感謝所有已經認購本書的讀者們,雖然至今認購總收入仍不足以完全打平支出,仍大幅減輕了總編自掏腰包的財務壓力,認購收入均用於培育不理瞌托莫雲兩位協力編輯,及彌補採訪和維繫網站等支出,詳細收支的財務報表將會在農曆年後更新公布。

也由衷謝謝過去一年授權本報網摘、參與投稿活動的每位作者、接受本報採訪的人物,和所有曾在本報寫過回應指教的讀者們。僅在虎尾甩盡之前,借用早年數學題目常見「雞兔同籠」的諧音,向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的舊雨新知送上新年祝福,希望會有很多「」運在各位的「」年生活裡,共「」興「」一整年~^_^~

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總編輯關魚敬上,2011/2/2

分享本篇文章:

多些在乎的人,台灣新聞明天才會更好

  *公視「我們的島」2006年製作「最後的海岸」專題/截圖取自youtube 

因為當初新兵報到日就是九一記者節的隔天,我一直比新聞同業容易記得自己從何時開始當記者,而一晃眼,我的記者生涯就屆滿14週年了。

在正式談14週年感言前,想先跟大家講一個發生在今年記者節,影響非常重大卻只有公視、中廣、玉山周報和環境資訊中心報導的新聞:「台灣最後的原始海岸線,恐將因環評有條件通過而永久消逝。」

公視新聞強調生態破壞的問題與環保團體的痛心,中廣順應開發單位的說法報導「帶給未來地方與產業的發展無限想像的空間與希望」(此則新聞受中時電子報、奇摩、新浪和PChome新聞網選登,因原址連結失效改連轉貼處);玉山周報描繪該段海岸線身為「阿朗壹古道」的文化資產價值,環境資訊中心則詳述了環評審查的歷程。

分享本篇文章:

台灣好生活報總編的人生起點:高雄

  *台灣好生活報創刊前夕,我在旗津海灘寫下的字/攝影/關魚 

突然間

照片中的海浪喧嘩了起來
我奔跑
假裝自己是風
親吻著每一滴海水

【宿命之潮】/關魚原寫於1996春初 

可能是出生在高雄中洲捕魚世家的緣故,以海洋為主題的創作,無論是電影、歌曲或詩文,總能特別吸引我的注意,自己也寫過好幾首描繪海洋情懷的詩。雖然我很小就隨著父母到台北定居,對漁村的生活面相認識非常有限,只能在逢年過節回高雄時,接觸到一點點漁村的面貌,但比起非漁村長大的人們,每逢經過台灣沿海的各漁港,我都會多湧起一股莫名的親切感;每次與海洋久別重逢,就能感到體內遺傳自漁村的基因,隱隱出現久違的騷動。

我的高雄老家就在碼頭前,從大門只要走十幾步,不煞車就會掉進海裡,童年與堂哥堂姊們在海邊盡情戲耍的記憶,是足以讓今生回味無窮的寶藏。儘管搬到台北住了超過三十年、台灣閩南話講得「很不輪轉」,當別人問我哪裡人,我一定很自然地回答「高雄人」,因為無論從家族聚落或心靈寄託的角度,高雄才是我這輩子能深刻體會「故鄉滋味」的地方,台北只是住了很久的居所而已。

分享本篇文章:

「台灣值得更好未來」的現在進行式

  *在台中縣高美濕地嬉戲的台灣孩子/攝影/關魚/2010

2004年春天,一位署名「有建議」的網客到【關於媒體改革】新聞台留言:「記者工作是份賤職,失去自我尊重,就和穿門弄戶的碎嘴王無所不同。」

當時我的回應如下:

我並不認為記者是份「賤職」,任何職業不分貴賤,只要用心好好作都是值得尊敬的。我也相信,一個把記者當作「賤職」而非「志業」在作的人,是不可能把記者這個角色扮演好的。

三年後,我以平生第八次環島旅行激盪出的想法:「台灣值得一個更好的未來」,宣告即將創立【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的消息,原本只是想作為媒體改革志業的支線,未料短短一個月「計畫趕不上變化」的發展,竟讓它成為實踐志業的主線。 

猶記得幾個親朋好友對我打算離職辦報的決定幾度婉言相勸,我只想著:「如果連新聞從業者都不肯抱著理想、帶點革命衝撞的勇氣,一步步朝更好的報導境界邁進,台灣當前不理想的媒體報導環境,怎可能吸引外界伸出援手來協助改革?」 

分享本篇文章:

8月6日來跟原住民一起住「總統套房」

   *2009年八八風災隔日,巴奈領軍的message樂團在台東都蘭為風災募款表演

很多人都聽過台灣原住民天籟般的歌聲,台灣原住民古謠的旋律不但曾被納入奧運歌曲、還被國際學者奉為世界音樂的瑰寶,但你有沒有想過,這些能夠直接撞擊人類靈魂、引發跨國跨族共鳴的音樂,是如何被台灣的海洋山林涵養、歷經成百上千年的部落傳承,才能孕育出來並唱頌至今的? 

台灣身為南島語系的發源地,每個原住民族群的生活方式,都有其深厚的祖靈傳說和時空背景,但歷經四百多年的外族侵略與強勢殖民,原是台灣土地主人的他們,失去了大片賴以為生的部落家園,祖傳文化也因統治者以現代政府組織力量,強迫他們「漢化」而瀕臨崩解絕跡。

去年莫拉克颱風的重災區,絕大多數都是原住民聚落,從災後緊急救助到漫長的重建,我們只看見應負起照顧災民「重責大任」的政府,不斷地在傲慢心態底下冒出侮辱原住民的話語、蔑視原住民的傳統精神,更不斷地推卸責任、縱容大型慈善團體以幾近「宰割」的方式和自我標準,侵害原住民最基本的文化人權。

分享本篇文章:

請伸出雙手,共同「扭轉新聞」

  * 扭轉新聞封面(左)、內文標題頁(右)

十多年來,我曾經三度認真地想要離開「新聞工作」這一行。

第一次是當記者剛滿三年不久,陷入深不見底的生命和職業低潮,自覺已經無力再負荷壓力龐大且繁重的記者職務,便透過鄰居介紹去洽談另個領域的工作,對方提供的條件無論薪水和職位都比原來報社記者來得高,到臨門一腳的那晚,我躺在床上怎麼樣都睡不著,反覆思索「新聞工作對我的意義」,失眠到將近天亮的結果,只有跟要延攬我去別處的長輩深深抱歉。

分享本篇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