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手記

劉立委和黃縣長讓台東不美麗、不幸福

看到中央社「反對多元成家,台東千人上街」報導指出:「立法委員劉櫂豪夫妻、台東縣長黃健庭妻子陳怜燕走在遊行隊伍前面。劉櫂豪表示,應該尋求更有效方法幫助同性戀者解決他們問題,不應該修法將固有好的婚姻及家庭制度毀掉」,忍不住想起一句廣告語:「要刮別人鬍子前,先把自己的鬍子刮乾淨。」

劉櫂豪是誰?就是上次義正嚴詞質詢檢察總長黃世銘而爆紅的台東立委。當時大家為他的質詢鼓掌叫好,現在姑且套用他自己的話來反問「劉大委員」。以下質詢,均由總編改寫自劉櫂豪質詢黃總長的內容,咖啡色段落是劉委員的原話一字未動:

分享本篇文章:

縱行囝仔:讓每個人都能尋回心靈家園

擁有正常家庭的我們,可能很難體會,「擁有一個能夠保護自己的家人和讓自己放心的家園」,對一些孩子來說,竟是生命中遙不可及的奢侈。

儘管學生時代便認識出生後就在育幼院長大的朋友,儘管曾經為電影「我要阿公帶我回家」寫過藏頭詩如下,我還是近幾年到東部小學教書後,才對「無法擁有正常家庭」這件事,有了刻骨銘心的體會。

分享本篇文章:

在口袋200元之外,我所相信的報導價值

最近有一個口袋很紅,裡頭裝了 200 元,吸引超過30萬人次點閱。

2009年我也曾寫過「200元的心意」,為一個很有意義的樂生拓繪行動募款,後來行動順利落幕,還把拓繪座談會整理成(上)(下)兩篇的紀錄,引述日本藝術家岡部昌生所說的段落:

「藝術家透過每次拓繪,將身體帶出來一個一個片段,記錄了一個城市,再拿到另一個城市去。透過拓繪的觀察,藝術和實體產生了交互的變化,讓人感到那是城市的一部分,也許有人看到別的城市拓繪,會聯想到自己腳底的城市。同樣是我做的拓繪,每個人看到會產生不同的體會。」

套用在記者身上可以這麼說:

「新聞人透過每次報導,把觀點帶出來一個一個片段,記錄了一個地方,再拿到另一個地方去。透過報導的觀察,新聞和社會產生了交互的變化,讓人感到那是社會的一部分,也許有人看到別的社會報導,會聯想到自己所處的社會。同樣是我做的報導,每個人看到會產生不同的體會。」

分享本篇文章:

嘿,兄弟……我們還是會永遠愛著棒球

*取材自兄弟象官方網站首頁

欲語淚先流……十年來,我一直以為自己再也不會在乎「兄弟象」了。

今天才發現我錯了。對於自己曾經付出過深厚感情的人事物,經過多少年都遺忘不了。今天,終於能夠深刻體會味全龍、三商虎、時報鷹球迷的心情,往後,兄弟象迷將加入他們的行列。

分享本篇文章:

只要願意分享愛,我們都能成為秋香

你快樂嗎?你活得有意義嗎?
 
這是人生中,兩個最簡單,也最困難的問號。
 
分享本篇文章:

親朋的生離死別:該記憶,還是遺忘?

*社運青年陳炯霖在「不要告別東海岸徒步行動」/提供郭文吉(註) 

短短三個月,我們共同經歷了向幾位台灣好人依依不捨地告別:

2013年7月2日,李國修老師帶著一海洋的眼淚到另一個世界搭戲台。

2013年7月22日,陳炯霖跨族群翻譯工作做得太好,被老天徵召去翻譯神語。

2013年8月5日,林杰樑醫師在「笑傲江湖之滄海一聲笑」的豪邁歌聲裡遠颺。

2013年8月7日,粘錫麟老師關掉了他數十年為台灣環保運動點亮的生命明燈。

2013年9月18日,張森文張爸爸捨去肉身的痛苦,以另一種生命型態守護家園。

分享本篇文章:

苗栗大埔:張爸爸,回家了……

 
*張藥房一家人,在「七月五、救大埔」行動高喊永不妥協/攝影/關魚
 
【張爸爸,回家了………
 
張藥房座落的這條公義路
是你牽著彭大姊走過的路
是你牽著兒女小手走過的路
是你們全家人一起走過的路
是我們一起吶喊「土地正義、永不妥協」的路
也是大家一起躺過「為大埔守夜」直到天明的路
 
分享本篇文章:

一起幫天上的大埔張爸爸討回基本公道

 *2013/7/4張藥房主人張森文坐著輪椅出席行政院前的抗議/攝影/關魚  

結束11天的環島採訪之行回到台北,一進家門還沒來得及放好行李,手機傳來張藥房大兒子的簡訊,一看眼淚就立刻衝出眼眶:

分享本篇文章:

位高權重的偏執狂,正是毀滅國家元兇

總統府首頁截圖 

甫請辭總統府副秘書長的羅智強繼「任性一次,向親愛的朋友們說再見」之後,又在臉書發文「我願意,站在少數的一方」,若說上一篇是用「親情感性包藏禍心」,這回則是更赤裸地暴露馬團隊的「權力偏執狂」心態,讓我在東部秋老虎的炎熱天氣裡不寒而慄。

羅智強此文又以他擅長的親情開頭,這回被拖下水的是75歲的老父:

我雖然不捨,也只能告訴父親:「老爸,你不要難過,我也許做了傻事,站在多數人的對立面,但我至少對得起我自己的理念與良心。」

我看到這裡就快渾身發抖了,馬團隊果然到現在都還不認為馬總統和小圈圈違憲違法的決策與執行,「究竟有什麼錯」,再度公開證實我昨天在「為何多數人覺得馬英九做錯了」網摘寫的編按:

無法善待他人者,通稱為「缺乏同理心」,這種人有個特色:「極端放大自己的痛苦,完全蔑視他人的痛苦」,例如「殺害77人而被判處徒刑的挪威極右翼殺手布雷維克」便是最典型的案例。

分享本篇文章:

致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的一封信

*總統府前副秘書長羅智強臉書的截圖

此致羅智強先生:

剛從新聞和臉書陸續看到你請辭總統府副秘書長的消息,看完你寫在臉書的辭職告白,身為資深新聞人,我有些真心話非常想跟你分享,就冒昧寫出這封公開信了。

你在辭職告白裡寫著--

妻告訴我,剛滿四歲的小女兒做惡夢驚醒,醒來時哭著說:「媽媽,我好久沒看到爸爸了,我好想爸爸。」

我不知道你是否曾經嘗試體會過,大埔張藥房的大兒子張元豪前陣子每天每夜恐懼「永遠失去爸爸」的失眠心情;是否曾經去注意過公視報導的大埔新聞畫面,元豪在2013年7月18日晚間,親眼目睹從小居住的房子被怪手拆到只剩下一面牆,和他媽媽一樣淚崩差點跌坐在地、簡直能從螢幕前聽到心碎聲音的那一幕。

分享本篇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