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核的昨日今日明日,與孩子的未來

 *參加2010829諾努客人鏈行動的民眾在核四大門前合照/攝影/關魚 

【2011/3/12--17補充編按】日本強震海嘯之災導致福島核電廠運作陷入空前危機,並在2011/3/12下午疑似氫氣外洩引發1號機組的廠區爆炸(各報2011/3/16的最新報導請參考:中時自由聯合蘋果),爆炸詳細原因仍待調查(針對NHK報導福島核電廠最新狀況可參考酒雄的中譯),但後續影響仍可能擴及包括台灣在內的亞洲其他國家(官方說法請參考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說明此事件對台灣的影響全台各地即時環境輻射監測查詢核子事故緊急應變問與答民間說法請參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發佈你想知道的核能安全QA福島核電廠持續面臨重大危機現況整理)。地小人稠的台灣究竟該如何面對核電廠的安全問題實有必要共同深思,特將本篇反核活動的專題報導重新置頂,提供大家參考。

※※※

端坐在澳底仁和宮的媽祖,見證貢寮的反核運動已有23年了。1987年,台大物理系教授張國龍與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第一次向貢寮鄉民說明興建核電廠可能造成的危害,就在這間媽祖廟前;2000年6月,經濟部長林信義代表扁政府聆聽貢寮鄉對核四的民意,也在仁和宮前擺桌;2010年8月29日,在核四系統測試發生嚴重當機事故一個多月後,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發起台灣首次以牽手人鏈包圍核電廠的「諾努客行動」(No Nukes),再度將反核人士集結於此。 

「2000年是反核運動很大的轉捩點,貢寮人把廢核四的最大寄望都放在政治翻盤,以為只要把在野黨推上執政就能達成反核,結果卻是被政治操弄。」鹽寮反核自救會前會長吳文通感慨地說,覺得遭到背叛的反核健將有不少因此抑鬱而終,甚至才四十幾歲就辭世。最低潮的時候,很多貢寮人連站出來講一句反核都不願意。

「其實我也一直有想要放棄的念頭……但如果大家都用這種態度,反核運動早就走不下去了。」22年前加入「鹽寮反核自救會」時還是30出頭的青年、如今已是50多歲中年人的吳文通,在訪談間仍蘊含著當年堅持反核的神采。去年在首屆諾努客音樂會落幕後,他以一句「台灣人沒有悲觀的權利,只有付出的權力」為自己和大家打氣,今年吳文通強調:「最希望還是看到有年輕人站出來,讓我們知道貢寮一路走來並不孤獨。」

  *鹽寮反核自救會前執行長高清南(左)、曾任自救會會長的吳文通(右)/攝影/關魚  

⊙ 政府興建核四與民間反核運動大事記  
年代時間
事件說明
1976--1978
台電醞釀在台北縣貢寮鄉鹽寮地區興建第四座核能電廠。
1980
3月台電向經濟部申請貢寮為核四預定廠址,9月行政院正式對外宣布將在貢寮興建核四。
1986
4月在蘇聯烏克蘭發生舉世震驚的車諾比核電事故,至少造成56人死亡、60萬人蒙受高度輻射線危害,行政院長俞國華在各界質疑核能安全下指示暫緩興建,7月立法院凍結核四原本編列的79億元預算。
19874
積極反核的台大物理系教授張國龍號召社運團體,到貢寮鄉澳底仁和宮媽祖廟前倡言反核,台北縣警察局動用大批警力前來圍堵,爆發貢寮鄉從228事件以來最大的警民衝突。
19883
1日,台電以「用電說明會」之名在澳底國小舉行核電宣導會,絕大多數鄉民反對興建核電廠,隔日媒體報導卻配合官方說法扭曲成鄉民支持。6日,「鹽寮反核自救會」舉行成立大會,約有1500位鄉民加入。12日,發起首波大規模的在地反核運動。
19884
22日,鹽寮反核自救會到立法院陳情,展示500位教授連署支持反核的簽名。23日,各地聲援串連的第一次反核四大遊行走上台北街頭。
19915
5日,505反核大遊行約有兩萬民眾響應。(歷年反核大遊行人數最多的是199593日,在國際響應下有三萬多人)
1991
925日,自救會為長期抗爭在核四預定地搭起棚架。103日,因警方違反協議拆除棚架並毆打自救會會長引爆激烈衝突,衝進圍籬的箱型車因撞到柱子翻倒而意外壓死一名保警,史稱1003事件。郝柏村內閣趁勢聯合媒體抹黑自救會和支持反核者,開車的反核義工林順源被判無期徒刑、自救會執行長高清南被判十年徒刑,也重挫反核運動。
1992
2月,行政院通過恢復核四興建計畫。5月,一群教授在立法院門口發起抗議核似的絕食運動。63日,立法院通過解凍核四預算。
19945
22日,貢寮鄉舉行核四公投,高達96%反對興建。
1996
5月,民進黨提出的「廢止所有核電廠興建計畫」案在立法院闖關成功。李登輝總統隨即核可行政院向立法院提出礙難執行「核四覆議案」,1018日立法院通過覆議案讓核四得以繼續興建,反核人士欲衝進立法院抗議遭警方驅離,造成多名人員受傷。
1999
3月,原子能委員會核准核四的建廠執照,省政府配合核四計畫逕行公告強制撤銷貢寮海域的漁業權4月,監察院對「原能會核發執照程序審查不當與環保署未能做好環評把關」,通過糾正案,並直斥「原能會與台灣電力公司暗渡陳倉,私相勾串」。
20003
7日,總統候選人陳水扁在自救會送來的「停止興建核四廠連署書」簽名。18日,陳水扁當選總統。自救會隨即要求扁政府履行停建核四承諾。
200010
4日,國民黨籍的行政院長唐飛因無法接受執行停建核四,以健康理由請辭獲准。27日,接任行政院長的張俊雄片面宣佈停建核四,引發朝野大戰,泛藍立委提案罷免總統、移請監察院彈劾行政院,行政院將核四案交由大法官會議解釋。
2001
115日,大法官作出釋字第520號解釋,認為行政院未事先向立法院提出報告就宣布停建的作法違憲。1月29日,立法院表決通過核四續建。214日,行政院宣佈核四復工。
20054
崔愫欣的碩士論文影像記錄《貢寮生與死》,在全景工作室支援下重新剪接成《貢寮,你好嗎?》紀錄片,並展開全台巡迴放映與導演座談,至今舉辦超過一百場,成為近年來讓更多民眾認識反核運動的重要媒介。
2009年夏季
貢寮福隆海洋音樂祭十周年,幾乎每年都到其中擺攤反核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決定脫離官辦活動,與貢寮在地組織、鐵馬影展合作舉辦結合在地市集、影展和獨立音樂會的「貢寮諾努客」(No Nukes)藝文祭。
20099
行政院長吳敦義核定通過三度追加的核四預算,使核四總預算高達2,737億元。
(資料來源:鹽寮反核自救會維基百科台電核四計畫簡介,整理製表:關魚)  
 
  *1003事件中因翻覆意外壓死保警的車/翻攝自紀錄片「貢寮,你好嗎?」
 
走出街頭運動的格局,邁向再生能源之路
 
時光倒回2000年。扁政府上台後,陳水扁首次在總統府與國民黨主席連戰面談,當天下午就由行政院長張俊雄宣布停建核四的粗糙手段,讓朝野陷入嚴重對立。加上亞洲金融風暴的後座力到2001年在台爆發,佔立法院多數席次的國民黨把經濟衰退的帳「理所當然」地推給核四停建,民進黨則反手把黑鍋推給貢寮鄉民。
 
「這讓我們重新思考以『街頭運動』為主軸的策略,應該要有所調整。」吳文通說,過去反核由政治人物和外來的社運團體主導,即使能動員到十萬人聲援,仍不敵政府一句「台灣缺電」的宣傳。於是自救會開始積極到各鄉鎮舉辦非核家園說明會,數年下來累積七、八百場,希望讓更多人了解興建核電廠的危害、潛在的核災、缺電的迷思和再生能源的發展。
 
「十年前我們跟德國綠黨接觸就講可以用再生能源代替,台電卻透過媒體放話說再生能源不可行,十年後德國已有16%的發電來自再生能源,如果台灣這些年積極發展再生能源,我們早就有自主能源可用了。」吳文通說,去年立法院終於通過「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已經慢了很多步,但也總算踏出第一步。 

  *自費來台聲援諾努客的日本友人(右起富田貴史、岩崎江利子、松本Namiho)/攝影/關魚 

車諾比後遺症驚人,日本、台灣串連反核運動

今年4月,為了抗議德國政府打算讓17座核電廠延役,民間發起1980年代以來德國最大的反核示威活動,十萬多人手拉手圍成一個長達120公里的人牆。相隔兩天,紐約科學院在「車諾比核災」24週年紀念日發表新書指出,審視被英語系國家忽略的東歐大量統計資料後,估計全球有近百萬人受到車諾比的輻射污染波及而死,遠超出世界衛生組織(WHO)與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在2005年估計的「9000人死亡、20萬人罹病」。

深知核能絕非官方指稱的乾淨安全能源,位在日本瀨戶內海、居民少於500人的「祝島」已經堅持反核28個年頭,儘管平均年齡已65歲,這群阿伯阿母、阿公阿嬤仍不放棄對抗蠻橫的國家機器,「我們不想千年流傳下來的海被污染」。

祝島反核紀錄短片的拍攝者富田貴史特別自費來台聲援今年的貢寮諾努客,他表示日本並沒有從廣島和長崎的原子彈災難記取教訓,目前沿海有高達55部核能機組在運轉,官方還極力打壓反核人士。「我來台灣感受到很多年輕人的力量,大家都是好夥伴,希望可以一起攜手打造『非核亞洲』。」

  *日本反核人士製作的聲援台灣諾努客行動布條特寫/攝影/關魚 

聲援布條寫滿打氣祝福,期許共創非核亞洲

參與日本綠人反核運動、來自神戶的松本Namiho特別準備了為貢寮諾努客加油打氣的長串布條,一拉開就有觀眾爆出「好可愛、好感動」的驚呼。她強調台灣和日本都是飽受地震威脅的國家,阪神大地震死亡人數比九二一地震還要多,倘若台灣的大地震發生在核電廠附近,核電廠還有可能安全嗎?「我們無法阻止地震的發生,但是我們絕對有能力把核電廠的營運擋下來!」

長期參與祝島反核運動、出身大阪的岩崎江利子說,她是第一次來到台灣,覺得台灣人都好善良、給了她很多能量,貢寮和祝島相似的地方在於擁有美麗的大自然與人民豐富的心靈。當她站在台灣的土地上聲援反核時,祝島的居民也正用獨木舟日夜輪班抵抗核電廠的施工船,「希望台灣的朋友也要加油!」

  *走過舞台前核廢料桶的小男孩(左)、穿著反核T恤的媽媽抱著小女孩(右)/攝影/關魚  

留給子孫生存空間,反核運動需要新血

在三位日本友人獻唱「非核亞洲」之歌時,一個小男孩從舞台道具佈置的核廢料桶前搖搖晃晃走過。反核這些年來,不少自救會成員紛紛升格做阿公阿嬤,孫子都比這個外地來的小男孩還大。

1999年貢寮因核四案被撤銷專用漁業權,憤怒的漁民把經濟部逕自撥給漁會的兩億多元補償金支票立刻退回,集結到立法院門前高喊:「還我漁業權!」「我們要給子孫代代吃,不是要給我們吃而已!」然而歷經1003事件後的白色恐怖壓迫,太多貢寮人吃過「搜捕、約談、監聽、被告」的苦頭,加上被政治玩弄背叛的心寒,選擇「不跟孩子和孫子講反核」的鄉民並不在少數。

一群立志自己幹文化的學生今年暑假自發組成了「諾努客走唱隊」,7/10--19深入貢寮十個社區舉辦「貢寮走唱趴」,為沉寂已久的反核運動注入新血。「本來已經有很多老人不願再提反核,但一感受到外來學生的活力,他們又願意敞開心胸跟年輕人溝通。」吳文通從諾努客走唱隊的系列行腳裡,看到新一波反核運動的希望。

  *諾努客走唱隊在829行動中表演/攝影/關魚 

學運反省與深耕,嘗試用音樂推廣議題

這群學生多數曾參與2008年的野草莓學運,乃至樂生保留運動。野草莓解散後,一些想要反省學運的份子組成「Rules」團隊,在台北汀州路開起專辦異議活動、促進網狀互動的「直走咖啡」。綠盟在此討論今年是否要續辦諾努客時,Rules便決心跟綠盟一起到貢寮實地探訪,在「想多做點什麼」的企圖中萌發出「諾努客走唱隊」的想法。

身兼Rules團隊和諾努客走唱隊成員的楊子瑄坦承,走唱隊原是一群對反核運動不太了解的年輕人,貢寮人覺得他們去走唱是給地方打氣,從學生角度看卻是「透過表演打開對話的場域,得到閱讀和學習反核運動歷史」的機會。

在貢寮十天的走唱行程,團員總是早上排練、下午挨家挨戶自我介紹和宣傳晚上的表演活動。「每個人事前對貢寮的想像不同、建立關係的習慣方式不同,得到的體驗也各自不同。」楊子瑄說,台上的表演或許不太完整,台下的觀眾多是六十歲以上的老人和年紀很小的小孩,但互動性會逐漸跑出來,有人點歌、有人乾脆跑上台說要自己唱。到後來,街頭巷尾都知道有這麼一個走唱隊,連海巡署的駐地人員都跑來看。

   *諾努客走唱隊7月活動的DM(左)、829行動舞台前的地上海報(右)/攝影/關魚  

核四工安頻傳,今年七月測試當機長達28小時

紀錄片《貢寮,你好嗎?》導演、也是兩屆諾努客行動主持人的崔愫欣說,這群年輕人很有自己的想法,扮演起反核志工非常主動,讓人很欣慰。儘管今年諾努客829反核人鏈行動受宣傳起步太晚等因素影響,導致前來參加的人數比去年還少,崔愫欣仍期盼這場「台灣史上首次與核電廠零距離的獨立音樂會」,只是未來半年反對核燃料裝填大戰的序曲,「要阻止問題重重的核四運轉,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2005-2008年間核四工程發生六起工安意外,造成七人死亡;2009年位於墾丁國家公園範圍內的核三廠爆炸失火,從南灣沙灘上便可看見直竄雲霄的大團濃煙;2010年6月9日壹週刊獨家披露核四廠一號機主控室發生火災,卻被台電和原能會刻意封鎖消息將近三個月;6月17日中國時報也爆出台電還隱瞞了5月底發生的另一起核四主控室爆炸事件;7月9日下午,正在進行運轉前測試的核四一號機系統突然斷電,所有設備和測試作業全數停擺,「電廠全黑」長達28個小時,遠超過核電廠安全設計最高期限的八小時,是核四測試作業展開以來最嚴重的事故……

「台灣地小人稠卻有四座核電廠,可以說人人都住在核電廠旁邊。萬一核四出意外,輻射污染最快一小時就會抵達台北。」崔愫欣憂心地指出,台灣核電廠發生的工安、失火等事故頻率並不低,但台電長期態度保守自滿,在原能會的護航下,不是刻意隱瞞資訊,就是想辦法大事化小、敷衍塞責,讓我國的核安管理危機四伏。

  *從澳底仁和宮屋頂看向僅隔半公里的核四煙囪/攝影/關魚 

人鏈包圍核四廠,牽手象徵反核大團結

「看核電廠距離我家那麼近,當然馬ㄟ驚啊!」坐在澳底仁和宮前看年輕人表演的貢寮老人嘆氣說,但都快要蓋好了,你能拿政府怎麼辦?

不甘放任台電和政府亂來的近兩百位民眾,拉著「撤銷核四」、「核廢料愛你一萬年」等布條,舉著「核四停工」的抗議牌,從澳底仁和宮散步半公里走到核四大門前,沿路高喊「停止核燃料裝填!反對核工業復興!」口號,最後將雙手左右牽起一條綿延包圍核四廠的人鏈。

一位曾是反核自救會活躍份子的老伯,從家裡拿來一袋寫著「反核救台灣」的黃色抗議布條,逐一發給參加「反核牽手人鏈」的民眾。他說這是20年前的布條,放好幾年終於有機會再拿出來抗議了。曾任自救會執行長、因1003事件入獄的高清南則略帶激動地表示:「對不起大家,都是因為我們反核失敗,才讓你們今天還要來到這邊。但我也要謝謝你們,能看到年輕人站出來真的讓我很感動!核四問題這麼多,應該乾脆關起來作核能觀光博物館。」

  *諾努客號召近兩百位民眾用牽手人鏈包圍核四大門/攝影/關魚 

雨後彩虹,象徵反核的希望

在成功排完人鏈、大夥集結在核四門前拍紀念團體照時,即將帶來大雨的烏雲團塊越來越逼近,吳文通說:「這是天公伯看了貢寮的遭遇,都想幫我們流眼淚!」一場豪雨沖散了原本要上前取締反核隊伍的警察,多數反核公民則不忘先將抗議布條綁在核四圍籬,才倉皇走回仁和宮避雨。

半小時後雨過天晴,天空劃出一道美麗的彩虹。崔愫欣拿起主持麥克風就說,「這道彩虹就是反核運動還有希望的象徵!」在大家忙著擦乾身體的空檔,三個小男孩用資源回收的飲料杯蒐集地上的雨水,蹲在媽祖廟前的棚外快樂地玩起水來。一看到有阿姨跑來拍照,就抬頭笑嘻嘻地說:「這是水力發電!」

在東北角傍晚的海風吹拂下,擔綱活動壓軸演出的巴奈,娓娓唱起《太平洋的風》:「最早的一件衣裳,最早的一片呼喚~最早的一個故鄉,最早的一件往事~是太平洋的風徐徐吹來,吹過所有的全部~~」。出身台東的巴奈前一天還在恆春表演,原本不克參與今年的諾努客,但一想到台東恐將被核廢料入侵的危機,就覺得不能對反核運動置身事外,最後還是風塵僕僕地兼程趕來。

  *蒐集地上雨水大玩「水力發電」遊戲的孩子們/攝影/關魚 

不做一定會失敗,懷抱熱情向前走

日落後燈光亮起,2010年的諾努客音樂會在巴奈溫柔而堅定的歌聲餘音裡落幕。鹽寮反核自救會的幹部號召眾人持香,向有「反核媽祖」之稱的仁和宮主神團拜,祈求媽祖保佑台灣人不受核電危害。

諾努客走唱隊的楊子瑄認為,熱情不能只燒一兩天,她相信人鏈行動促成的身體接觸,會比單純看影展或音樂表演、買在地市集產品等活動,對參與者觸發更多的反核感應。走唱隊未來除了加強「用音樂讓反核議題更廣為人知」的創作表演,協助串起更多有心人士加入外,也開始思考要怎樣透過組織工作,才能做好長期耕耘。

巴奈在今年表演中兩度強調:「社會運動要成功,難度很高,可是如果不去做,就一定會失敗。」

要召喚出屬於「非核台灣,非核亞洲」的彩虹,需要更多的人一起行動。

   *2010829傍晚劃過澳底仁和宮天空的彩虹/攝影/不理嗑托 

【延伸閱讀】

記2010/08/29諾努客音樂會與反核圍廠人鍊/莫雲

⊙ 反核?曾經我也置身事外/不理嗑托

⊙ 環境前線:反核運動的下一波序幕──記829諾努客行動/崔愫欣

⊙ 2010NONUKES:諾努客行動影像走廊

分享本篇文章:

回應

aboutfish's 的頭像

在文末的延伸閱讀中,加入了 2010NONUKES:諾努客行動影像走廊,讀者可在連串畫面中,以較短的時間感受當日行動現場的氣氛。

整個活動下來最觸動我的地方,就是那三個玩水的小男孩,抬頭跟我笑說「這是水力發電!」之時。台灣其實發展再生能源的條件相當豐富,只是官方和民間老以「研發時間過長、規模不大單價太貴」等種種藉口,拖延台灣發展再生能源的契機,如果把這些年的時光和投資和補助核電廠的經費拿去發展再生能源,台灣能源仰賴進口的比例,應可從98%降低到九成以下。

不開始去作,就永遠達不到目標。

那個橘衣小孩至少入鏡了兩次 XD

aboutfish's 的頭像

小孩總是很吸引人拍照嘛~真正入鏡是十來張(次),我只選了兩張,一張放專題報導,一張放驚鴻台灣。

核四絕對是安全的,原因很簡易:承攬核四電廠硬體興建的大承包商--遠東機械是民進黨的大金主,雖然很貴(幾顆螺絲幾百萬)也不至於偷工減料,不然你們一天到晚喊愛台灣豈不是喊假的。

又是一個只有藍綠沒有是非的__才。
你以為當輻射塵飄來的時候會分你是藍是綠嗎?
輻射塵不分藍綠,反核也應該不分藍綠!

你的想法果然很簡易. 這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而且這種推斷毫無邏輯可言

核四絕對是安全的?

那請問這影片是在說什麼?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3eSt6UFnVY&src_vid=GCaVe6FcFOk&feature=i...

輻射塵飄來的時候當然是不會藍綠?反核也應該不分藍綠!
但我們台灣人才不跟那種『嘴唸經、手摸乳』的台灣人渣一起反核咧。
一手罵台電冤大頭,一手賣超高價零件給人家,又想當妓女賺爽、又想立貞節牌坊。

aboutfish's 的頭像

2014年,核四將進入試運轉的關鍵年。

3月8日全國廢核大遊行,街頭真的需要站出更多人!唯有讓掌權的政客們看見人民的力量,他們才會肯打開「為利益瞎矇的眼」,真正面對核四不安、核一二廠都太老的問題!

北中南東都可以參加!請參看:全國廢核行動平台

發表新回應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位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img> <small>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請輸入檢核文字,謝謝!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leave this field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