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fish 的部落格

台灣是我們的國家,不是政客的玩具

 
*2011年3月20日微笑向陽遠離核災大遊行/攝影/關魚
 
總統馬英九2013年9月8日召開「打王記者會」,創下台灣憲政史上第一次「總統公開向國會議長開戰」的惡例,會後我立刻在好生活報臉書粉絲專頁寫下一篇各方算盤的解析,最後一個寫著:「台灣公民的算盤:終於等到憲政改革的契機了。」
 
雖然主流媒體和絕大多數讀者目前的焦點都放在「馬王之間會怎麼鬥爭,民進黨怎麼還沒大動作反擊只有主席、黨鞭拋出鳥鳥的說法」,但我的焦點一直放在:「台灣民間的公民力量會在這波憲政危機中淬鍊和成長多少」。
 
分享本篇文章:

用我們的汗水,搶回台灣未來的幸福

 
 *澎湖七美名勝「小台灣」/攝影/關魚/2009
 
今天是我記者生涯滿17年的紀念日。雖然剛剛瞬間想起李宗盛早年老歌「17歲女生的溫柔喔~其實是很那個的~~」,但今天搭配17週年手記寫作的正港背景歌曲,還是「美麗島」(國語)和「全心全意愛你」(台灣閩南語),後者每次唱到都想流淚的歌詞如下:
我們全心全意的愛你
親像愛自己的母親
並非你的物產特別豐富
因為你用艱苦的乳汁
養大了我們
 
2013年7-8月僅僅兩個月的時間,母親台灣和她的子民們,蒙受許多過去只在戒嚴時期才會發生的「國家暴力」苦難。細究每一樁令人錐心泣血的苦難,都源於國民黨威權的肆無忌憚、民進黨內鬥到不顧反對黨的職責,與主流媒體對於「扮演監督公共政策的角色」,甘於接受藍綠的威脅利誘而大幅棄守。
 
透過長達17年的歷練、衝撞、沈潛與復出,我深深體悟:無論外在環境再怎麼改變,能讓新聞魂「不滅」或「毀滅」的,只有記者自己。
 
分享本篇文章:

獻給地球天使們:孩子,我們對不起你

 
待翼的天使/繪圖/關魚/2001) 
 
孩子,我們對不起你 
你原本能在森林裡爬樹 
在雪地中打滾 
在鞦韆上大笑的 
 
孩子,我們對不起你
大人的世界習慣用槍桿彈砲
製造問題
還把玩具槍和真槍
陸續塞在你的手上
 
孩子,我們對不起你
既然這塵世如此暴力不堪
已起飛的你就回天神的懷抱
回復天使的身分好好安眠去吧
 
我們會努力反省的
一定要讓還躺在病床上的你
終能得到溫暖的祝福和
救贖
 
 
關魚,原寫於2001/10/22
 
分享本篇文章:

馬英九:罷免失信總統,當然有理!

分享本篇文章:

馬英九戒嚴打壓新聞自由:台灣國恥!

 
丟著國內一堆重大公共議題不管,按照原訂行程出國訪問的馬英九總統,是台灣解嚴以後骨子裡最威權、統治上最視「中華民國憲法於無物」的專制者。2012年他擊敗民進黨對手蔡英文達成連任後,為了在卸任前奠定「馬習會」的兩岸交流里程碑,一年半來開放台灣門戶讓中國長驅直入、藉內鬥手段打壓軍權與政權反對者的程度,幾乎可用「肆無忌憚」形容!其中最指標的關鍵,就在濫用國安局和警政高層的指揮權限,打壓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
 
馬英九仗勢的除了三軍統帥身分,更有集行政、立法、司法、監察、考試大權於一身,在國民黨主導修憲的畸形憲法設計下,所形成的「總統有權無責」權力毒瘤。
分享本篇文章:

我是台灣人,所以苗栗也是我的家

*張藥房被拆後屋內東西連同瓦礫被堆棄在附近空地,張元豪撿拾模樣/攝影/關魚  
 
從大埔自救會2013/7/2赴行政院前靜坐抗議,歷經7/18粗暴強拆、公民聲援遍地嗆馬吳江劉,至今將滿一個半月了,過程中每次看到張藥房一家人,總是第一眼就能看出「女主人彭秀春、大兒子張元豪」又比之前更削瘦。7/9因為出現疑似「被害妄想症」的情況住進精神病房、一週後才出院回兒子家休養的張爸爸,8/5再度看到本人時,也看得出他瘦了一大圈,三個人加起來少說瘦了十幾公斤。
 
騎著摩托車來找太太和兒子的張爸爸不認得我,元豪跟他介紹,張爸爸就對我笑了笑。張爸爸離開後,我跟元豪說:「不錯啊,張爸爸至少會笑了。」元豪回答:「那不是真的笑,只是禮貌的招呼而已,不是打從心底的笑,他到現在對外界還是會怕怕的。」
 
聽了忍不住心底一痛。從苗栗縣長劉政鴻不顧民主法治的程序正義、用盡各種手段想要強拆大埔這三年多以來,不時有穿著黑衣服、一臉黑幫相的不法份子在自救會成員家附近出沒,他們多半什麼都沒做,只是要讓自救會「看見有一群黑衣人存在」而已。
 
分享本篇文章:

林杰樑醫師的精神是台灣最珍貴的遺產

分享本篇文章:

大埔:我只是想衝去跟房子站在一起

*2013/7/18聲援大埔的竹東農民詹武龍被警察架離管制區/攝影/關魚

「我只是想衝去跟房子站在一起。」

2013年7月18日苗栗縣政府動用300名警察阻止聲援民眾,以怪手暴力拆除大埔四戶家園當天,有位來自竹東的農民在怪手開始拆除時,趁縫鑽進鐵絲拒馬和警察人牆圍起的管制區,隨即被四名警察用力架離現場,他的名字叫:「詹武龍」。

我問詹武龍為什麼要衝到管制區裡頭,難道不怕被警察毆打嗎?不怕被控告妨礙公務而關進看守所嗎?他只是很簡單地回答開頭那句話。

分享本篇文章:

隱匿狂犬病疫情一年,農委會自曝其短

2012年攝於台北木柵動物園/攝影/關魚(照片更換說明請見附註)

近日來狂犬病疫情越燒越旺,各界都在質疑農委會是否隱匿疫情長達一年,想當然耳農委會否認到底,而且在對外說明時還企圖把責任推給幫忙檢驗鼬獾屍體的台大獸醫系。我當記者16年多以來遇過很多高官卸責案件,最近的大埔事件就是一例,卻從沒有像「農委會隱匿重大危險疫情」這件事,將對台灣島內的生命傷亡影響如此廣泛,不但可預見會造成台灣野生動物的浩劫、重創寶島引以為傲的生物多樣性,甚至可能早已有深山原住民死於狂犬病,只是偏鄉嚴重缺乏對死因深入分析的醫療環境,而被當做「一般腦炎」忽略了!

2013/7/26晚間農委會動植物防檢局在「狂犬病專區」刊出「始末說明」後,農委會隱匿疫情一年多的事實就擺在各位眼前,只要明眼人就看得出來(按此連結即可看大字完整版):

分享本篇文章:

用我們的心照亮台灣民主之路(新版)

*2008年國家暴力拆除貞德舍兩週後的樂生院舉辦活動/攝影/關魚
 
連日來的馬政府濫權事件,再度把我的記憶拉回1997年的台灣。
 
當時因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血案、彭婉如命案、白曉燕撕票案接連發生,民間發起為治安惡化怒吼的「504 大遊行」,許許多多從未走上街頭的爸爸媽媽,帶著自己的孩子加入群眾隊伍,還有一些大學生團體主動擬出要求政府改善的聲明,為沈寂已久的學運注入新血。
 
1997年5月踏入新聞界不滿一年的我,被報社指派去支援這條遊行報導。傍晚,學生團體臨時決定夜宿中正紀念堂「為台灣守夜」,長官也要求我留守現場直到天明。缺乏經驗的學生沒有事前準備睡袋或棉被,除了打電話跟沒來現場的同學或家人調物資,也請在場媒體幫忙播報他們需要睡袋的消息。
 
大約一個多小時後,中山南路方向走來兩位互相攙扶的老人,各拿著一包東西。等他們走近,所有人才發現,老夫妻其實都是重度視障者,手上攬的正是棉被,他們不顧深夜出門的危險,只因剛剛在家聽到廣播說,中正紀念堂的夜宿學生有需要,就趕緊翻出櫃裡的棉被,要交給這些孩子。
 
分享本篇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