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fish 的部落格

淚推!台灣立法院史上最經典的演說

 
*黃信介在美麗島事件大審/引用自國家文化資料庫
 
2013年10月15日,立法院演出台灣國會史上第三次倒閣大戲,結局當然是個悲劇,但策劃的導演、一干演員的表現和心裡算計實際如何,公民的雪亮眼睛都看得很清楚。前陣子讀到被暱稱為「信介仙」的前民進黨主席黃信介,1991年在立法院發表辭去萬年國會終身立委的辭職演說,頓時好生活報之前推薦過的經典質詢都只像一盤比較有誠意的小菜,完全比不上「信介仙」五星級民主大廚的功力。
 
在倒閣失敗的今晚,讓我們重溫這篇「請與我一同告別舊時代」經典演講詞,好好想想:為什麼台灣最大的反對黨這些年來會墮落到現在這種地步,以及台灣在朝野兩黨都不值得期待的現況中,公民們要如何發揮更有效的政治力量。
 
分享本篇文章:

親朋的生離死別:該記憶,還是遺忘?

*社運青年陳炯霖在「不要告別東海岸徒步行動」/提供郭文吉(註) 

短短三個月,我們共同經歷了向幾位台灣好人依依不捨地告別:

2013年7月2日,李國修老師帶著一海洋的眼淚到另一個世界搭戲台。

2013年7月22日,陳炯霖跨族群翻譯工作做得太好,被老天徵召去翻譯神語。

2013年8月5日,林杰樑醫師在「笑傲江湖之滄海一聲笑」的豪邁歌聲裡遠颺。

2013年8月7日,粘錫麟老師關掉了他數十年為台灣環保運動點亮的生命明燈。

2013年9月18日,張森文張爸爸捨去肉身的痛苦,以另一種生命型態守護家園。

分享本篇文章:

神鞋:我被告了。新鞋:我被埋了。

2013年最有名也註定在台灣社會運動名流青史的鞋子,就是清大社會學研究所學生陳為廷(註)在大埔張藥房主人張森文確定身亡後,丟到苗栗縣長劉政鴻頭上的那一隻(下圖)。這隻鞋不但被鄉民們封為「護國神鞋」,更帶動「丟鞋抗議」的風潮,逼得馬英九總統出巡時必須隨隊攜帶「捕鳥網」,以免丟到馬皇頭上的鞋子比劉政鴻還多。

有一雙鞋沒沒無聞,卻是我近來最掛念的一雙。它們屬於張爸爸大兒子張元豪(上圖),是他大學畢業後買的球鞋,至今已陪他追趕跑跳碰長達七年。不需要很好的觀察力就能發現它們傷痕累累,但需要一點眼力,才能看見右腳那隻有縫線斷裂,鞋底和鞋身已經瀕臨解體。

分享本篇文章:

馬王之爭:針對檢察總長最精采的質詢

*圖片擷取自立委劉櫂豪質詢檢察總長黃世銘的畫面

台灣好生活報2012/03/30刊登的頭條幕後「如果你希望立法院提昇問政品質」,曾全文整理「都市更新條例」爭議當中最精采的問政質詢,主角是立委尤美女和內政部長李鴻源。在九月政變馬王之爭,這些年來被全民詬病已久的立法院再度留下一段經典質詢,這次主角是立委劉櫂豪和檢察總長黃世銘

全長13分鐘04秒的質詢,沒有一家電視新聞台會全段播出,也沒有一家主流報紙會全文照登,但「重視立法院問政品質」的獨立媒體就會。以下是好生活報對質詢內容的全文整理,歡迎各界自行拿去使用:

分享本篇文章:

政商殺人,人民風起:台大社聯聲明

* 台大1994年畢業紀念冊學生運動彩頁/翻攝/關魚

政商殺人,人民風起

台大學生社團聲援「929包圍馬英九」行動聯合聲明
 
這是一篇悼詞。我們至親愛、至牽掛的台灣社會已奄奄一息、不成人形,是因為遭受執政國民黨之政商集團毒手,也因為在野民進黨與沉默大眾的袖手(甚至分贓)。
 
人命已矣。大埔阿嬤朱馮敏張藥師、陸軍下士洪仲丘、亞化工會理事長劉鴻儀和監事楊志明、成大實習醫師林彥廷……往前追溯,還有多少個名字因病態的體制暴力而白白喪命?
 
生計已矣。1996年的惡性關廠潮以來,政府從無一日站在勞工階級這邊,不但未曾積極向資方索討積欠工人的資遣費和退休金,16年後的今日反而回過頭來對工人行求償之訴。在產業轉型升級的口號中,政府推陳出新租稅優惠、規約去管制化、乃至於22K企業補貼方案自由經濟示範區服務貿易協定等各種花樣,企業乃得以不思創新而繼續剝削優質廉價的勞動力,卻享用了絕大部分經濟成長的果實。政商合謀的結果便是實質薪資倒退16年青年貧窮化以及普遍的過勞現象
 
分享本篇文章:

苗栗大埔:張爸爸,回家了……

 
*張藥房一家人,在「七月五、救大埔」行動高喊永不妥協/攝影/關魚
 
【張爸爸,回家了………
 
張藥房座落的這條公義路
是你牽著彭大姊走過的路
是你牽著兒女小手走過的路
是你們全家人一起走過的路
是我們一起吶喊「土地正義、永不妥協」的路
也是大家一起躺過「為大埔守夜」直到天明的路
 
分享本篇文章:

一起幫天上的大埔張爸爸討回基本公道

 *2013/7/4張藥房主人張森文坐著輪椅出席行政院前的抗議/攝影/關魚  

結束11天的環島採訪之行回到台北,一進家門還沒來得及放好行李,手機傳來張藥房大兒子的簡訊,一看眼淚就立刻衝出眼眶:

分享本篇文章:

位高權重的偏執狂,正是毀滅國家元兇

總統府首頁截圖 

甫請辭總統府副秘書長的羅智強繼「任性一次,向親愛的朋友們說再見」之後,又在臉書發文「我願意,站在少數的一方」,若說上一篇是用「親情感性包藏禍心」,這回則是更赤裸地暴露馬團隊的「權力偏執狂」心態,讓我在東部秋老虎的炎熱天氣裡不寒而慄。

羅智強此文又以他擅長的親情開頭,這回被拖下水的是75歲的老父:

我雖然不捨,也只能告訴父親:「老爸,你不要難過,我也許做了傻事,站在多數人的對立面,但我至少對得起我自己的理念與良心。」

我看到這裡就快渾身發抖了,馬團隊果然到現在都還不認為馬總統和小圈圈違憲違法的決策與執行,「究竟有什麼錯」,再度公開證實我昨天在「為何多數人覺得馬英九做錯了」網摘寫的編按:

無法善待他人者,通稱為「缺乏同理心」,這種人有個特色:「極端放大自己的痛苦,完全蔑視他人的痛苦」,例如「殺害77人而被判處徒刑的挪威極右翼殺手布雷維克」便是最典型的案例。

分享本篇文章:

致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的一封信

*總統府前副秘書長羅智強臉書的截圖

此致羅智強先生:

剛從新聞和臉書陸續看到你請辭總統府副秘書長的消息,看完你寫在臉書的辭職告白,身為資深新聞人,我有些真心話非常想跟你分享,就冒昧寫出這封公開信了。

你在辭職告白裡寫著--

妻告訴我,剛滿四歲的小女兒做惡夢驚醒,醒來時哭著說:「媽媽,我好久沒看到爸爸了,我好想爸爸。」

我不知道你是否曾經嘗試體會過,大埔張藥房的大兒子張元豪前陣子每天每夜恐懼「永遠失去爸爸」的失眠心情;是否曾經去注意過公視報導的大埔新聞畫面,元豪在2013年7月18日晚間,親眼目睹從小居住的房子被怪手拆到只剩下一面牆,和他媽媽一樣淚崩差點跌坐在地、簡直能從螢幕前聽到心碎聲音的那一幕。

分享本篇文章:

總統凌駕國會,政黨凌駕憲法

*2006/6/18,三立新聞報導馬英九在紅衫軍運動現場談話截圖

臺灣守護民主平台協會、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台灣勞工陣線、婦女新知基金會、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澄社、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2013年9月11日傍晚發表共同聲明,全文公告如下:
 
國會議長與在野黨鞭涉嫌關說案,演變至今,已經荒腔走板。現在,馬總統公開要求立法院長去職,這已經不僅是政治鬥爭,更是一場極嚴重的憲政危機。我們聲明如下:
 
一、國會議長或議員向檢察官關說訴訟案件可能損及司法功能,應是法秩序所不容。如關說屬實,在無法律責任可負的情況下,仍然應負起政治責任。
 
二、國會議長或議員涉及關說的調查與問責,屬於國會自律範圍,依憲法,總統與行政院並無向國會議長或議員問責之權。馬總統公開向國會議長問責,甚至公開下令使其去職,行政院長公開質疑國會議長適格性,都是逾越憲政體制,顛倒權力制衡關係之違憲行為。
 
分享本篇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