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fish 的部落格

總舖師:比賽輸了,所以每個人都贏了

2013年夏末找機會去看《總舖師》的午夜場,回家後就在臉書上大力推薦這部「十年來讓我最喜歡的電影」,後來又帶姊妹和父母去看,總共看了三遍,本篇感言雖在看完第一遍就構思完畢,但因為標題和內容會爆太多雷、破太多梗,一直忍耐到現在才寫。沒看過電影、將來想看DVD或等電視播又不喜歡被破梗的讀者們,就不要繼續往下拉了,其他看過的觀眾請聽我娓娓道來:
 
分享本篇文章:

寫留言就有機會獲贈『台灣漫畫』!

 
在「海角七號」大紅大紫前,台灣電影曾有很長一段黯淡期,「國片」被當成「不好看」的代名詞,很多觀眾一聽到國片就不想看了。台灣漫畫也曾遭逢同樣的處境,但本土創作需要靠國人給予夠多且夠長久的支持,才能吸取足夠的養分茁壯。
 
你看過哪些台灣漫畫家的創作呢?這些作品在你的個人漫畫閱讀史裡有何影響?只要是能以中文書寫的讀者,無論你身在何處、看台灣漫畫的經歷有多長,都歡迎依照徵文規則,在「關於好台」專欄第一篇介紹「台灣漫畫:從無上西天到大仙術士李白」的文章回應區留言,寫下屬於你的台灣漫畫回憶。
分享本篇文章:

台灣漫畫:從無上西天到大仙術士李白

左:無上西天/東立出版,右:大仙術士李白/台灣角川出版

最早對「關於好台」專欄的主題構思,是想專門拿來介紹台灣漫畫的,結果開欄至今寫了10篇竟然連一部台灣漫畫都沒有寫,實在太對不起「超級漫畫迷」和「台灣漫畫支持者」這兩個身分了!第11篇就獻給個人認為很有潛力、深具未來發展性的台灣漫畫家「葉明軒」吧。
 
最近兩年在東部偏鄉教書,租漫畫非常不方便,第二年教書的鄉鎮更是找不到任何漫畫出租店,看漫畫的量因此大減,對台產漫畫的關注也比以前弱很多了,遙想1985年創刊的《歡樂漫畫》、1989年《星期漫畫》、1992年第一代《龍少年》、1995年《High》都市漫畫休閒誌,都花了我不少零用錢每期購買支持啊!(2004年創刊的《挑戰者月刊》也曾在網友鄭龜的力薦下,於休刊前買過將近一年份)
 
沒漫畫店可去,就只有在偏鄉圖書館借書滿足閱讀時光了,全館的漫畫寥寥無幾且多半不成套,很難勾起借書的慾望。在神奇的某月某日,被我發現新書架上竟然有一套「書背看起來就是漫畫」的咚咚,頓時眼睛閃閃發亮、右手快速掃書……正是葉明軒第一部長篇少年漫畫作品《無上西天》1-8集,因獲得文化部「2012年金漫獎少年漫畫類優勝」的加持,讓預算有限的偏鄉圖書館購置了本套漫畫。
 
分享本篇文章:

送給讀者們世界上最大的聖誕禮物

* 香港山頂廣場/ 2013 攝影 / 關魚
 
只要有想像力,所有美麗的事情都值得相信。
於是,一年最美麗的節日都奠基在想像力上。
 
所以, 
不管這節日的名字叫不叫耶誕節, 
不管聖誕老公公是不是真的存在, 
至少被現實疏離的洪流沖刷慣的我們, 
有了一個彼此擁抱彼此祝福的好藉口。 
 
分享本篇文章:

擁抱大白熊與熱血溫暖的王小棣老師

 
如果細數台灣近15年來,金鐘獎和金馬獎典禮得獎者致詞最常出現的感謝恩師名單,「王小棣老師」肯定排名前茅。2002年Cheers雜誌第25期由蘇岱崙撰寫的「有幸與王小棣共同赴宴」有一段生動描述:
 
「如果沒有小棣老師,蔡明亮可能是個孤單又貧窮的劇場導演,陳玉勳八成是出不了唱片的樂團吉他手,吳乙峰大概搞他的社運去了,」王小棣的學生之一、名編劇楊碧瑩說,「如我這一輩的五年級同學、還有那些存活了十幾二十年的電影、電視人,他們很瞭解少了王小棣、少了民心影視,台灣將少了什麼。」
 
分享本篇文章:

來自出版星人陳夏民的逗點醜哭飛踢

圖片來源:readmoo部落格【果子離群索書】專欄

江湖傳說,如果要害一個地球人,就出動阿拉蕾把他踢到比月球還要遠的「出版星球」,讓他染上「非常想要搞出版」的病毒,再帶著出版星人的基因回到地球,從此踏上邁向出版地獄的不歸路。
 
以上,雖然是騙你的,但跟事實差距沒有離很遠啦。
 
分享本篇文章:

圖解:30秒就懂政府為何不重罰日月光

分享本篇文章:

國際人權日就來用力打馬英九的臉吧!

* 總統府世界人權日照片腳印合成 / 關魚

被社運界封為「假面總統」的馬英九,所主政的台灣於2013年不意外地選出「假」為年度代表字。這個自我感覺無敵良好、把「在媒體前作秀」當成比「治國」重要很多倍的總統,在一年一度的國際人權日當然安排了好幾項作秀活動,剛看到總統府發的「珍愛記憶‧捍衛人權」新聞稿,哭笑不得之餘,決定直接拿官方稿來打臉(註記為咖啡色),各位看倌若覺得打得還不錯,歡迎多多分享出去囉~

分享本篇文章:

影響我最深的十大台灣音樂專輯2013版

從小學六年級看電影「搭錯車」開始聽台灣流行音樂,到明年就要滿30年了。許多學生時代的經典歌曲,在不同年歲再度聆聽,時空情境完全不同,心境卻好似「歲月呈圓圈流轉」,隨著唱片轉盤繞回原地。
 
開始工作後,聽流行歌的頻率大減,雖然過去喜歡的創作歌手新出版的主打歌,照樣在KTV包廂中讓我耳熟能詳,我對他們作品最喜愛的記憶,絕大多數還是停留在學生時代。那時沒有網路MP3、CD比錄音帶貴很多,很紅的創作型歌手比很紅的偶像多,但他們做好音樂的誠意,跟我聽歌的心情一樣純粹。
 
自從研究所作業寫了「台灣流行音樂觀察報告 in 1995」,這些年我不只一次地思考,台灣流行歌對我的意義究竟是甚麼呢?那些經典專輯,究竟是如何從感官的聽覺和視覺,延伸影響到我心靈的味覺、觸覺和嗅覺?幾次失眠的思索後,我才深深察覺,它們早成為我生命中無法抽離的一部分,因為年輕歲月曾與那些專輯十分認真的交心,才某種程度形塑出目前的我。
 
分享本篇文章:

如果你想要支持台灣好生活電子報

  * 扭轉新聞封面(左)、內文標題頁(右)

2013年9月底的某日早上,天生夜貓的我只睡了五個小時,便被一通電話吵醒。

得知致電者的身分和來意,就「半點起床氣」也無了。原來是在個人新聞台時期認識且好久不見的秀娟,因看到好生活報整理的馬王之爭質詢全文覺得很感動,再看本報財務報告的近萬元負債感到憂心,特地從東京打來問要怎麼支持的國際電話。

分享本篇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