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fish 的部落格

「台灣值得更好未來」的現在進行式

  *在台中縣高美濕地嬉戲的台灣孩子/攝影/關魚/2010

2004年春天,一位署名「有建議」的網客到【關於媒體改革】新聞台留言:「記者工作是份賤職,失去自我尊重,就和穿門弄戶的碎嘴王無所不同。」

當時我的回應如下:

我並不認為記者是份「賤職」,任何職業不分貴賤,只要用心好好作都是值得尊敬的。我也相信,一個把記者當作「賤職」而非「志業」在作的人,是不可能把記者這個角色扮演好的。

三年後,我以平生第八次環島旅行激盪出的想法:「台灣值得一個更好的未來」,宣告即將創立【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的消息,原本只是想作為媒體改革志業的支線,未料短短一個月「計畫趕不上變化」的發展,竟讓它成為實踐志業的主線。 

猶記得幾個親朋好友對我打算離職辦報的決定幾度婉言相勸,我只想著:「如果連新聞從業者都不肯抱著理想、帶點革命衝撞的勇氣,一步步朝更好的報導境界邁進,台灣當前不理想的媒體報導環境,怎可能吸引外界伸出援手來協助改革?」 

分享本篇文章:

8月6日來跟原住民一起住「總統套房」

   *2009年八八風災隔日,巴奈領軍的message樂團在台東都蘭為風災募款表演

很多人都聽過台灣原住民天籟般的歌聲,台灣原住民古謠的旋律不但曾被納入奧運歌曲、還被國際學者奉為世界音樂的瑰寶,但你有沒有想過,這些能夠直接撞擊人類靈魂、引發跨國跨族共鳴的音樂,是如何被台灣的海洋山林涵養、歷經成百上千年的部落傳承,才能孕育出來並唱頌至今的? 

台灣身為南島語系的發源地,每個原住民族群的生活方式,都有其深厚的祖靈傳說和時空背景,但歷經四百多年的外族侵略與強勢殖民,原是台灣土地主人的他們,失去了大片賴以為生的部落家園,祖傳文化也因統治者以現代政府組織力量,強迫他們「漢化」而瀕臨崩解絕跡。

去年莫拉克颱風的重災區,絕大多數都是原住民聚落,從災後緊急救助到漫長的重建,我們只看見應負起照顧災民「重責大任」的政府,不斷地在傲慢心態底下冒出侮辱原住民的話語、蔑視原住民的傳統精神,更不斷地推卸責任、縱容大型慈善團體以幾近「宰割」的方式和自我標準,侵害原住民最基本的文化人權。

分享本篇文章:

「扭轉新聞」新增寄售點,請不吝支持

  * 扭轉新聞封面(左)、內文標題頁(右)

台灣好生活財務報表剛剛做了更新,到2010/7/8為止負債62627元(到2010/7/25已升高到63357元詳情見此),還請大家不吝多多支持認購「為了募集本報下一階段的運作基金,而由總編關魚在六月先行墊款出版的《扭轉新聞》」。本書以獨立書店聯盟和公平貿易咖啡店為主要通路,近期新增兩家寄售點包括:

★ 台中東海 -- 東海和平咖啡館。前五名購書者可獲贈關魚簽名天地童話

★ 台北大安 -- 女書店。同上,前五名購書者可享買大送小優惠。(已送完)

因獨立書店聯盟暫停運作,需要透過網路訂購者者,請參考小小書房的線上訂購說明,寄信到 smallidea2006@gmail.com 。其他實體書的寄售點如下所列:

分享本篇文章:

【閱讀台灣,探索自己】人人有獎徵文

☆ 第一屆『閱讀台灣‧探索自己』人人有獎會外賽   

很想參加首屆「閱讀台灣,探索自己」徵文比賽,卻因年紀資格不符被拒於門外嗎?看到活動公告時已經來不及投稿嗎?從2010年7月27日到8月27日止,你可以來參加為期一個月的會外賽,而且只要投稿內容符合比賽規定,參加者人人有獎!

分享本篇文章:

一起來當農民的靠山:2010717凱道守夜

 20100628沒被卡車載走的苗栗大埔殘稻(左),十天後的乾枯模樣(右)/攝影/關魚  

「大埔多年前是看天吃飯的旱地,如果下雨下得不好,收割就會有很多無榖的空稻,收割不好,收入也就不好。」從九歲開始下田幫忙、種田超過六十年的苗栗大埔自救會會長陳文彬回憶,民國四十幾年經濟部水利局規劃要蓋「大埔水庫」作為竹苗地區農田的灌溉水源,周遭農戶都必須繳交協力工程費給政府,他們家就連續交了十幾年的錢。

「以前每天跪在田裡除草,辛辛苦苦搞了一輩子,才讓這些農田變得比較肥沃好種,一甲田可以收到一萬多斤的稻米,收入才變得比較好。」賣給農會之外,陳文彬夫婦每年會留兩千多斤稻榖在自己家前晒,作為整個家族一年份的米糧,跟很多農家一樣,收入再怎麼微薄,至少不用擔心餓肚子。然而今年陳家門前的一甲田被怪手完全摧毀,原本能夠作為家族整整五年份的米糧收成不但悉數落空,陳家安身立命百年的田園也恐將永久被苗栗縣政府搶走,世代傳承耕耘的農民身分也將就此被官員硬生生剝奪。

分享本篇文章:

扭轉新聞推薦序:走在理想的大路

  *農委會畜產試驗所台南總所區內的道路/攝影/關魚 

⊙管中祥(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董事長)

和許多人一樣,認識關魚是從網路開始的。

不記得是五分珠的個人新聞台,還是媒體小鋪的官網,有一天,有個叫「關魚」的留了一段話,大意是說,我們都共同關心媒體改革與教育。

那時,我不清楚關魚是誰,只知道是位記者,一位熱血的記者。

分享本篇文章:

離開主流媒體,貼近土地人民

  *2007年5月在台灣大學正門斜對面的巷內塗鴉/攝影/關魚 

《扭轉新聞》推薦序  ⊙何榮幸(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創會會長)

我認識的無數記者與前記者中,關魚可能是最奇特的一個。

新聞工作需要熱情,在這個充滿無力感的年代,我很少看到比關魚還熱情的記者;新聞工作需要正義感,我也很少看到比關魚更有正義感的記者;新聞工作需要專業能力,我愈來愈少看到跟關魚一樣重視專業能力的記者;新聞工作往往還需要行動力,我更少看到比關魚的行動力還強的記者。

但是,這樣一個兼具熱情、正義感、專業能力與行動力的記者,卻毅然離開主流媒體而走上草根媒體之路,這無疑是主流媒體的損失,卻讓台灣草根媒體與公民記者的發展具有更多可能性。

分享本篇文章:

從好生活協力編輯培育新世代獨立記者

  *台灣好生活主筆編輯安平客(前主流報社記者)走向台南安平古堡/攝影/關魚 

日前在推特(twitter)看到「台灣幹得好新聞社」總編輯豬小草,講了一句讓我感慨良多的真話:「如果公民記者只能召喚公民,卻在記者上退步,那公民新聞將無以為繼。

從人人可以發聲的公民記者,到「能以做好『公共新聞報導』為長期職志的獨立記者」,其實存有一段相當大的門檻,需要經過相當程度的訓練和自我不斷努力學習才能跨越,在主流媒體越來越不是個「培養新世代公共記者」的好環境下,關心台灣媒體改革且有能力負擔的大人們,必得將部分時間心力投資在培養後繼人才上。

今年五月中旬好生活報首次以「把屬於新世代的公平正義標誌奪回來吧」為題,公告將招募「協力編輯」的消息,不知是我寫得太誠實還是交代不夠清楚,雖然該篇徵人公告點閱率已接近四千,但前來投履歷應徵的青年少之又少。其實在正式成為好生活報的協力編輯前,候選人會有一段連總編自己都覺得「怎麼會有這款好康的實習訓練行程」,全程所需的食宿交通費是由總編先墊付,年底再從「扭轉新聞」的賣書募款收入裡扣除,等於是總編幫協力編輯出學費,等未來正式上線擔負協力編輯的工作後,還有津貼和稿費可拿。(這也是先前公告強調在入圍人選條件類似時,會優先錄取弱勢族群青年的主因)

以下是預定在六月下旬到七月上旬進行的獨立媒體和民間組織採訪行程:

分享本篇文章:

請伸出雙手,共同「扭轉新聞」

  * 扭轉新聞封面(左)、內文標題頁(右)

十多年來,我曾經三度認真地想要離開「新聞工作」這一行。

第一次是當記者剛滿三年不久,陷入深不見底的生命和職業低潮,自覺已經無力再負荷壓力龐大且繁重的記者職務,便透過鄰居介紹去洽談另個領域的工作,對方提供的條件無論薪水和職位都比原來報社記者來得高,到臨門一腳的那晚,我躺在床上怎麼樣都睡不著,反覆思索「新聞工作對我的意義」,失眠到將近天亮的結果,只有跟要延攬我去別處的長輩深深抱歉。

分享本篇文章:

把屬於新世代的公平正義標誌奪回來吧

  * 高科技冷血青年聲援五一反貧窮遊行後,走回台師大卸妝的路上/攝影/關魚

前幾天跟一個即將完全退出新聞圈、已經許久沒聯絡的資深媒體前輩通信,告知為台灣好生活報募集下一階段運作基金的新書「扭轉新聞」即將出版的消息,他回信寫著:「媒體在台灣已是無可救藥的『夕陽工業』,被一群劣幣霸占,完全沒希望了。」當我回應:「主流媒體是沒救了,但獨立媒體發展可是越來越有前景囉!」他的回信又寫:「你是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還是唐吉軻德啊?」要我別再作夢,趁早實際一點。

我確實是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這些年卻也要自己努力朝「實際派的唐吉軻德」邁進。我從未把「媒體改革」看得很簡單,在主流新聞媒體歷經十多年的學習與打滾,加上自創獨立媒體三年多來的奮鬥與掙扎,我其實比很多人都更清楚其中的困境和艱辛,一個新朋友看了好生活報發展的歷程後形容我是『殉道者』,我回答:「或許吧。但比起殉道,我更想珍惜自己的生命以達成更多的理想。」

分享本篇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