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之聲

訂閱文章 Global Voices 繁體中文
世界正在傾訴,你聽見了嗎?
已更新: 2 小時 41 分鐘前

無法再忍受女性謀殺案,烏干達人民走上街頭舉行和平抗議

2018/08/25 - 04:17

烏干達人民抗議以女性為目標、猖獗不已的謀殺與綁架事件。感謝Katumba Badru提供圖片,圖片經允許使用。

自2015年以來,在烏干達首都坎帕拉(Kampala)市內及附近,至少有42名烏干達女性被綁架、傷成殘廢,甚至被謀殺,一半以上都在2017年的短短三個月內發生,有些屍體更有遭受過殘忍性暴力的跡象。

這一連串謀殺的細節都相似到令人毛骨悚然,全國都感到害怕。謀殺動機尚未確定,但「巫術」一說被廣為接受。至今,當局還未對任何嫌疑犯進行指控。

烏干達的女性已無法忍受繼續活在恐懼當中,她們覺得自己必須做點什麼。

2018年6月30日,婦女抗議工作團(Women’s Protest Working Group,簡稱:WPWG)在其他國家的女性主義者的支持下,在首都坎帕拉舉行了一場和平遊行,抗議以烏干達女性為目標、猖獗不已的綁架和謀殺案。

And so I March. To remember them, they were not given any justice and no one was held accountable for their gruesome deaths. But I recognize them. I think about them, the families and friends they left behind with no closure, but fear and anger. #WomensMarchUG pic.twitter.com/r3ZQc6zXhW

— SHANINE (@sha9ne) June 29, 2018

我要參與遊行,為了紀念她們。她們沒有得到正義的伸張,也沒有人追究她們恐怖死亡的責任。但我認得她們,我想著她們、還有她們那些除了恐懼與憤怒以外什麼結果都得不到的親朋好友。#烏干達女性的抗議(#WomensMarchUG)

一場全球之聲亦參與其中的遊行中,婦女抗議工作團的領導人Stella Nyanzi博士告訴人們,女性正在追求外界的關鍵干預措施,例如給受害家庭的正義,並推動拒絕婦女暴力的行動。同是活動分子的Patricia Twasiima接著念出42位遇害女性的名字。

稍早,警察曾嘗試阻擋遊行,並宣稱總統Museveni對全國發表恢復烏干達國家安全的「10點計畫」 後,女性所提出的抗議問題已獲得解決。

警察總長在一封信中表示:

This serves to inform you that the intended demonstration to raise awareness, express displeasure about the spate of killings and kidnap of women/girls cannot be allowed to go on as scheduled.

來信茲以通知,針對意圖提高群眾對於氾濫的婦女謀殺和綁架案意識、表達不滿的遊行,將取消原定授權、不得進行。

但是女性同胞都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繼續抗議:

We will no longer settle for speeches, thought and prayers, from the police force and government funded with taxpayers’ money. Its time for action so join us tomorrow at Centenary Park as we demand for answers to the unanswered questions #WomensMarchUg#WomenLivesMatterUG pic.twitter.com/VBXQznIy3Q

— #FreeArua33 (@AAssimwe) June 29, 2018

用納稅人的錢建立的警察機構、政府所策劃的演講、思想和祈禱,再也無法滿足我們。做出行動的時候到了,明天來世紀公園(Centenary Park)加入我們,我們要得到那些尚未得到答覆的答案。 #烏干達女性的抗議(#WomensMarchUg)#烏干達女性的生命很重要(#WomenLivesMatterUG)

這蓄意的禁令激發了更多烏干達民眾不分男女的支持並加入遊行,其中包括曾發誓要加入這場行動的記者。

作家Daniel Kalinaki在烏干達新聞媒體Daily Monitor上發表了一篇個人評論,解釋為何他會加入這場抗議行動;這篇文章在推特(Twitter)上廣為轉發:

So I will be at the march. With my daughter. We will hold hands and walk, unarmed and peacefully, along with others. I want her to love her country and learn, as a young African woman, to stand up and speak up. When she grows up she, and others like her, will be the saviours of the broken, the beaten, and the damned. Welcome to the Black Parade – and I hope the police are smart enough not to stain it blood-red.

我會參與這場遊行。跟我女兒一起。我們會手牽手、沒有任何裝備、跟其他人一起和平地向前走。我想要她愛這個國家,並以非洲年輕女性的身分,學習如何站出來發聲。她長大之後,她和其他像她一樣的人會是這些受傷、受攻擊、受指責的受害者的救星。歡迎前來「黑暗遊行」(Black Parade)--希望警察們夠聰明,不會讓這場遊行染上鮮血。

電視記者Mujuni Raymond表示,他也會加入這場抗議:

I have been to the murder crime scenes of atleast 13 women, I have seen the gruesome nature their lives have been ended. It's inhuman to only offer hope and prayers. Action must be taken.

Like @kalinaki I will join the #WomensMarchUG not as a reporter but as a citizen.

— Mujuni Raymond (@qataharraymond) June 29, 2018

我去過至少13位女性受害者的謀殺案現場,看過她們生命如何被終結的可怕場面,只給予希望和祈禱是很不人道的。我們必須有所行動。我會像 @kalinaki 一樣加入 #烏干達女性的遊行(#WomensMarchUG),但不是以記者的身分,而是以公民的身分。

最後,警察讓步了,沒有給她們太多壓力。這場女性遊行遵守著警方設置的嚴格指令。

這是第一場由活動分子領導的和平抗議。烏干達政府在2013年通過頗具爭議性的「公共秩序管理法」(Publuc Order Management Act),賦予警察總監/總長酌情權,可以允許或禁止公眾集會,而先前自該法案通過之後所進行的抗爭最後都轉為暴力。

The women of Uganda have proved that protests don't have to be violent. #WomensMarchUG #FreedomofExpression pic.twitter.com/hxLneO6wkZ

— Kweeta (@KweetaUganda) June 30, 2018

烏干達女性證明了抗議不需要暴力。#烏干達女性的遊行(#WomensMarchUG)#言論自由(#FreedomofExpression)

這場遊行對當局施加了更多壓力,不只要他們提供女性一個更安全的社會,更捍衛了烏干達憲法、尊重公民自由集會的權利。

當伊朗書法遇上漫畫以及西方流行文化:Jason Noushin的畫作

2018/08/24 - 15:46

Jason Noushin在他位於康乃迪克的畫室裡工作。照片由Jason Noushin提供,經授權使用。

在 2018年初於紐約Susan Eley畫廊舉辦的展覽「所有她編了號的星辰」(All Her Number’d Stars)中,伊朗裔英國藝術家Jason Noushin探討了從根基支撐著他個人認同的兩種文化之間的動態相互作用。

Noushin在13歲時離開伊朗,但那之後波斯文化仍舊滲透於他的生活中;由於沉浸於西方文化中,他的波斯認同在他的藝術作品中得到了堅實且美麗的緩解。這次展覽中最動人心弦的作品就展現出了這些不同影響。

「Noushin回到他童年故鄉的語言中,將波斯書法融入他的許多畫作及雕刻作品當中。」Susan Eley畫廊在該展覽的媒體發布會上表示。「由濟慈、霍桑及雪萊等英國文豪對波斯語詩歌的翻譯被畫在了他的畫布上,反映了這兩種形塑他個人的文化之間已經彼此和解。」

除了畫作以及雕塑之外,這次展覽中還包括了Noushin的數幅素描作品,展現了他的藝術技巧以及對不同媒材的理解。「我會拿鉛筆之後就一直在畫素描。」Noushin表示。「這一直是最容易取得的藝術形式,直至今日,它都還是每一件我所創作作品的基石。」

Susan Eley畫廊舉辦的「所有她編了號的星辰」展覽中,Jason Noushin使用波斯書法技法的畫作「第三號十四行詩」(Sonnet III)。圖片由Jason Noushin提供。

Noushin持續提供他素描用紙及鉛筆。他的姑姑Massoumeh Noushin Seyhoun是一名畫家,對她姪兒的生命有莫大影響。Noushin說,他的姑姑「在她個人職業生涯初期就已認出自己的熱忱在於在未成熟的伊朗藝術市場中推廣她的藝術家同儕。」她在1966年於德黑蘭開了Seyhoun Gallery,目的是要呈現出20世紀最重要的幾位伊朗藝術家。Massoumeh Noushin Seyhoun於2010年過世,但Seyhoun Gallery現今仍舊存在,是伊朗歷史最久遠的藝廊。

Noushin的整個童年都在畫素描。繪畫是好多年以後的事。「我24歲時在巴黎,我的好朋友Philippe送了我一個畫架、筆刷、郵彩以及畫布,他叫我盡情享用這一切。我就是這樣學會畫油畫的,透過多次試錯以及沒有特定結構的實驗。」

在一次訪問中,我訪問了Noushin,討論了他最新的展覽、畫作中拼貼以及伊斯蘭書法的重要性、他對多重媒材的使用以及他的靈感來源等問題。Noushin擁有豐厚的藝術背景,他的畫作反應了文化、認同、傳統之間富有啟發性的對話,混合了漫畫等熟悉元素;在他的作品中,這類流行元素以細緻、和諧又引人注目的方式出現。

Omid Memarian (OM):「所有她編了號的星辰」展覽是怎麼發生的呢?

Jason Noushin (JN):「所有她編了號的星辰」是另外一次展覽的直接結果,那是2017年夏天在Susan Eley畫廊舉辦的「超越禁令:伊朗當代藝術」(Beyond the Ban: Iranian Contemporary Art)。那是一次為伊朗人權中心的義賣活動。我捐了幾幅油畫參展,在展覽中大受好評。因此畫廊方面來參觀了我的畫室,剩下的就是歷史了,像他們說的一樣。

OM:在你目前於曼哈頓Susan Eley畫廊舉辦的展覽中,你展出了雕塑、素描及油畫等作品。這些不同媒材的使用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

JN:我是一個靜不下來的人,如果我很長一段時間只專注於一件事上的話,我可能會失去注意力,甚至還會失去興趣。在我更年輕一點的時候,我會把這種躁動轉化成非常快速的工作步調,在一天內畫完一幅畫。但如果我只畫油畫的話,那表示我要在未乾的顏料上再上一層濕顏料,這是很大的挑戰。為了要改善這個狀況,我開始在卡紙上畫畫,這樣能強迫顏料乾得快一點。這樣一來,自然也表示我開始在任何時候都能同時創作多件作品,創造出跨越更廣泛類別的作品。

創作二維平面及三維立體作品,並嘗試以多重方式解決同樣問題,這拓展了我對藝術創作的理解。我沒有接受過正規藝術教育,也不覺得自己受到制式規則所束縛。我把這當成是一個學習及實驗的無盡機會。藝術創作就像是一道會隨著時間及空間改變的謎題。

OM:拼貼在你的許多作品中是主要呈現方式,而你採用的元素似乎都以認同為潛在主題。你在選擇波斯書法、漫畫以及字型等元素時,有怎樣的思考過程?

JN:我已經收藏/販賣古書十多年了。在那個行業中,有一小部分所購買來的藏品因為書況無法販賣。我開始從這些舊書中回收可用的頁面,用來協助我進行鋼筆素描;年復一年過去,同樣的步驟創造出了我作品中的漫畫拼貼。如同你所說的,它們都與認同有關。藝術並不是誕生於虛空之中;它總要從某個地方生出來。我想我最喜歡的回憶(可能有點誇張地說)是來自我在德黑蘭的童年,那時還沒革命。我和其他德黑蘭男孩一樣,喜歡讀漫畫、到街上踢足球。所以,沒錯,這些漫畫拼貼是對一段不再存在的時空的提醒。

Jason Noushin在Susan Eley Gallery畫廊舉辦的「所有她編了號的星辰」畫展中其中一件展品「都是她」(All Her)。圖片由Jason Noushin提供。

OM:你成年後大多數的日子都住在英國和美國。但是,特別是在你的畫作中,阿拉伯書法等波斯元素是很強勢的存在。你是如何定義這種關聯的呢?

JN:令人訝異的是,我住在美國的時間比在其他地方的時間要來得長。我在20年前來到這裡,當時心裡想的是一年之後就要回法國去,但這並沒有發生。雖然我在13歲離開伊朗之後就沒有再回去過了,做為一個伊朗人,它文化及語言中的豐富性一直跟隨著我,出現於我的日常生活當中。無論我住在那裡,我都是伊朗人。

OM:你有許多作品都以女性為主題。她們來自何處?

JN:我認為女性比男性更有趣。我認識的大部分人都是女性。

這可能是由兩名特別強大女性扶養長大的結果,我是由我祖母及姑姑養大的。我的祖父是個非常安靜內向的人。所以不意外我的作品中會反應出這點。我作品中的女性主人翁幾乎總是同一個人,但她幻化了不同的皮相,像是書法或是漫畫書頁,這些都是我青少年時期的重要文化滋養。

Jason Noushin在Susan Eley Gallery畫廊舉辦的「所有她編了號的星辰」畫展中其中一件展品「打我吧」(Hit Me)。圖片由Jason Noushin提供。

OM:你有許多作品探索的是過去。你許多作品中都共同呈現的懷舊氛圍是你有意識的決定嗎?

JN:我總是對人類歷史感到著迷。我還在學校讀書時,就因為一次造訪大英博物館,整個就迷上了古埃及文明;在那之後好幾年,我都嘗試學習閱讀埃及象形文字。我喜歡歷史的氛圍,喜舊厭新。這是我對古籍愛好的來源。懷舊感並無實體形象,但若你想捕捉一些保存下來,藝術是最好的媒介。藝術擁有能把你運送到不同時空的力量。當我在懷想過去時,我的想像總是更為活躍,而非幻想未來時會如此。

OM:你創作一幅畫會從那裡開始?你在油彩觸碰到畫布上前,必須做出怎樣的選擇?

JN:一幅畫的創作總是開始於畫布的選擇,用兔皮膠來伸展拉伸畫布,然後弄髒、摺疊或隨心運用畫布。我花在原料上的時間與我實際畫畫、素描或雕塑上的時間幾乎一樣。我認為那些伸展過的畫布很美,有時我都怕我在上頭添了一個圖案會毀掉它。

OM:你的圖像借鑑了流行文化以及伊斯蘭書法等傳統元素。你認為你的作品有特定流派嗎?

JN:這我真的不清楚了。我還在探索。很明顯地,流行文化以及傳統波斯書法的影響彼此對立,但兩者結合之後的視覺效果很和諧。它風格獨具且富有裝飾性;它很迷人,同時也很引人注目。

OM:有些你的作品本質上相當繁複,但它們在規模、色彩以及質地上展現出了和諧感。你的視覺參考為何?

JN:藝術創作對我而言是不斷在變化的。我試著不要用規則限制自己,也不要踏進舒適圈不動,總是懶惰地重複同樣的創作。將西方流行文化以及東方書法藝術結合在一起現階段是個有趣的挑戰。然而,改變遲早會發生的。

我的視覺參考可能來自任何地方。在我真的有能力去執行之前,創意有時蟄伏於我腦中很中,有時甚至長達好幾年。我花很多時間研究藝術、逛畫廊及博物館、吸收他人的處理方式。大自然也是一個啟發靈感的來源。

These three are headed to Brown University's @watsoninstitute and the John Nicholas Brown Center for Public Humanities this morning. The show runs from October 27, 2017 to January 27, 2018. Opening is November 8th. CROSSING BORDERS, curated by Judith Tolnick Champa and @jocelyn_foye #art

A post shared by Jason Noushin (@jnoushin) on Oct 16, 2017 at 7:07am PDT

這三幅作品今天早上要出發到布朗大學 @watsoninstitute 以及約翰尼可拉斯布朗公共人文中心了。這次展覽由2017年10月27日至2018年1月27日。開幕日在11月8日。

OM:在你的許多作品中可以看見伊斯蘭書法以及/或波斯字母重覆出現的模式。這個模式的重要性為何?

JN:波斯書法是一種美麗的藝術形式。雖然伊朗人用的也是阿拉伯文字母,但是他們卻完善並精通了這種藝術形式。伊斯蘭書法的變化性很強,做為線條素描的延伸,我在實驗它無極限的可能性。

OM:近年來你有與伊朗藝術家以及伊朗的藝術圈有所接觸嗎?

JN:我在紐約這遇過一些非常有天份的伊朗藝術家。有些人時常回去伊朗。我並沒有回去過,但是我非常想念,特別是伊朗的街頭小吃。我想要在德黑蘭舉辦展覽,那會是回去的最佳理由。

漫畫小說《席蒙·維爾,永垂不朽》:聽作者談論這位人權女鬥士

2018/08/24 - 05:15

由巴斯卡·布列松(Pascal Bresson)所繪製的《席蒙·維爾,永垂不朽》(Simone Veil, L'immortelle)漫畫小說封面。

本篇文章法文原文刊登於2018年6月26日。

2018年7月1日,席蒙·維爾(Simone Veil)將入葬巴黎先賢祠,與她的先生一同長眠於此。這位在法國現代歷史上無法被忽視的指標性人物亦是公民社會的中心人物:奧斯威辛集中營的倖存者、捍衛女性權利的引領者,以及首位歐洲議會的女性主席。

幾天之後,席蒙·維爾將於全國人民的見證之下入葬先賢祠。全球之聲與巴斯卡·布列松(Pascal Bresson,以下簡稱 PB)進行訪談;這位自職業生涯開始至今已創作逾四十部作品的漫畫作者,近來完成了一部以席蒙·維爾女士的生平故事為基調的圖像小說。接下來我們將透過與作者的對話,為讀者呈現這部作品,以及在目前的政治背景下,席蒙·維爾遺留給世人的重大意義。

GV:謝謝您接受全球之聲的提問。您的新作《席蒙·維爾,永垂不朽》,將於2018年6月27日由 Editions Marabulles 出版問世。可以請您跟我們聊聊這部作品,以及故事的構想來源嗎?

Pascal Bresson (PB): Avec grand plaisir. C'est le tout premier roman graphique autorisé par la Famille Veil. J'ai élaboré ce projet depuis plus de trois ans. Suite à une visite au Panthéon en 2014, il faut préciser que je voue une admiration depuis petit aux grandes personnalités qui ont fait quelque chose de bien pour notre pays, en regardant ces nombreuses cryptes : Zola, Jean Jaurès, Victor Hugo, Marie Curie, jean Moulin, Aimé Césaire, etc… Je me demandais qui pourrait être la prochaine personnalité à y entrer ! De suite, Simone Veil m'est apparue comme une évidence. Une femme humaniste, une femme indépendante et intransigeante sur ses convictions, une conscience morale et combative. Un personnage fort au destin à la fois tragique et exceptionnel. Au-delà de son image de droiture et d'honnêteté, Simone Veil est d'abord et avant tout une femme qui incarne son temps et son combat. Son histoire personnelle se confond intimement avec l'histoire collective : La guerre, l'enfer des camps de la mort, la loi sur l'avortement, le combat pour les femmes, l'engagement pour une Europe réunie. Il faut dire que son destin fascine et intrigue. A travers de ces 176 pages, je perce le mystère qui entoure un parcours exemplaire de celle qui est devenue une icône, un symbole pour des générations de femmes. Je me suis nourris de ses propres témoignages, j'ai retracé l'itinéraire d'une petite fille au caractère rebelle, intelligente née à Nice un 13 juillet 1927 qui s'appelait encore Simone Jacob. Je mets en lumière les coulisses de ses combats politiques, les blessures, la souffrance qui ont émaillé sa vie. Ni hagiographie ni pamphlet, cet ouvrage destiné de 7 à 77 ans (et plus) est celui d'un auteur passionné qui restitue en BD pour la première fois un personnage essentiel de notre temps.

PB:非常樂意。這是第一部韋伊家族授權創作的圖像小說。我自三年前就開始制定相關計畫。接著在2014年造訪先賢祠後,更精確地來說,我自小就對曾為我們的國家作出貢獻的大人物懷抱著敬意,在拜訪過左拉(Zola)、讓·喬赫斯(Jean Jaurès)、維克多·雨果(Victor Hugo)、瑪麗·居里(Marie Curie)、讓·穆蘭(jean Moulin)、艾梅·塞澤爾(Aimé Césaire)等多位聖賢的墳墓之後,我自問,誰將能夠成為下一位入葬於此的重要人物呢?

接著,我腦中出現了席蒙·維爾這個理所當然的答案。一個懷抱人道精神、獨立、對其信仰不輕易讓步的女性,擁有著道德與據理力爭的意志。一個擁有著悲慘卻卓越命運的堅強人物。在她正直誠實的形象背後,更是一位將其時代與和自身的抗爭完整體現的女性。她的個人故事與集體歷史記憶深刻緊密地盤根交錯:戰爭、集中營的死亡地獄、墮胎合法化、為女性權益所進行的抗爭,和積極地促成一個更團結的歐洲。她的命運真的相當乖舛驚人。

在這176頁的漫畫小說中,我揭開了在她成為各世代女性的標誌與象徵的旅程上所佈滿的奧秘。她個人的經驗滋養了我,我重新描繪著這個1927年7月13日出生在尼斯,當時名字還是席蒙·賈寇(Simone Jacob)、有著反叛個性的聰明小女孩所踏上的路途。我著重於佈滿在她生命裡的那些政治抗爭、傷害和痛苦。我未將她神聖化,亦不做評論,這部七歲至七十七歲(以上)的民眾皆可閱讀的作品,是一位熱情洋溢的作者第一次為我們這個時代一位重要人物繪製的漫畫。

GV:席蒙·維爾在法國歷史上當然是一個相當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可是,絕大部分的民眾對她整體上她所做的努力仍不甚了解。如果您必須以幾句話簡述席蒙·維爾為什麼能夠進入先賢祠,請問您將會強調她生命故事中的哪些部分呢?(這個問題很難吧,我猜)?

 PB: Son livre le plus connu est sans conteste « Une Vie ». Le grand public connaît bien son combat pour l'IVG en 1974, par contre au tout long de sa vie, elle n'aura cessé de mener d'autres combats comme réussir à faire transférer en France des prisonnières algériennes qu'elle estimait exposées aux mauvais traitements et aux viols, elle a fait obtenir le régime politique aux milliers de membres du FLN internés en France… Mais son plus gros combat mené était contre le Front National et pour finir le combat pour l'Europe, indissociable de la mémoire de la Seconde Guerre mondiale. En effet, Simone Veil entrera au Panthéon le dimanche 1er juillet 2018. Elle y reposera en compagnie de son marie Antoine Veil, mort en 2013. C'est la première fois qu'un homme fera son entrée en tant qu'époux au Panthéon. A ce propos, j'ai une petite anecdote à ce sujet ! Quand j'ai rencontré pour la première fois Simone Veil et son fils Jean, je me souviens lui avoir dit qu'il était important que sa maman aille au Panthéon. Ce dernier, éclate de rire en disant : « Oh, si maman doit entrer un jour au Panthéon, il faudra que papa suive ». Simone Veil sera la cinquième femme à reposer dans ces lieux symboliques. Ce sera une belle façon de lui témoigner l'immense remerciement du peuple français. Elle mérite tant d'entrer dans ce temple de la République. A savoir, que son mari Antoine s'est mis à l'ombre en 1974 pour laisser son épouse devenir Ministre de la santé. Lui était prédestiné à devenir home politique pas elle. Il s'est sacrifié par amour pour elle. Il ne voulait pas lui faire de l'ombre. C'était un couple fusionnel. Au moins, ils dormiront ensemble éternellement et ne seront plus jamais séparés. C'est une belle reconnaissance de la nation et surtout du peuple Français qui s'est mobilisé sur les réseaux sociaux pour que Simone soit inhumée au Panthéon…

PB:她最有名的一本書無疑的是《一生》(Une Vie)。廣大民眾都知道她在1974年為墮胎法據理力爭的行動,而她在有生之年亦不斷地進行新的抗爭,像是成功地將她認為遭受暴力及惡劣對待的阿爾及利亞囚犯引渡到法國,使得法國民族解放陣線(FLN)上千個被拘禁的成員取得政治庇護等⋯⋯但是她帶來的最偉大的抗爭是為了與第二次世界大戰記憶不可分離的歐洲而對抗民族前線(Front National,自2018年6月改名為Le Rassemblement national),進而結束這場鬥爭。

現在,席蒙·維爾於2018年7月1日入葬先賢祠,她將與在2013年過世的丈夫安東尼·維爾(Antoine Veil)從此相伴入眠。這是第一次有人以丈夫的名義入葬先賢祠。提到這個,我倒是有個小八卦!當我第一次見到席蒙·維爾和她的兒子讓(Jean)時,我記得我對他說他的母親進入先賢祠是很重要的。他大笑著對我說:「哦,如果媽媽有天要入葬先賢祠,那得讓爸爸跟隨她」。

席蒙·維爾將是第五位進入這個具有象徵意義之地長眠的女性。這將是一個向她展現法國人民的無盡謝意的美好方式。她絕對有資格進入這個共和國聖殿。她的丈夫安東尼自1974年將自己置身幕後以支持他的妻子成為衛生部長。相較於席蒙·維爾,他才是生而為政治人物的人,但出自於對她的愛,他願意犧牲奉獻,他不願意留她在暗處。他們兩人總是行影不離。至少,他們將從此相伴長眠永不再分離。這是國家、特別是在社群網站上動員希望席蒙·維爾能被埋葬在先賢祠的法國人民對她獻上的感激之情⋯⋯

巴斯卡·布列松,經本人授權轉載

GV:您投身於漫畫的繪畫工作上已經有二十五年之久,而處理的主題如人性道德、寬容、分離、種族主義、不公義以及記憶的必要。在當今世界上尤其存在著許多看似不公義,甚至殘忍的情況。您怎麼看待「作者」在現今社會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您特別希望哪些不公平的情況在未來能夠獲得改善?

PB: Dans la vie, il y a deux sentiments que je déteste plus que tout : l’injustice et la médiocrité. Souvent les deux s’associent bien. L’injustice est un vrai dégoût pour moi. Depuis quelques années, je me suis spécialisé dans divers domaines : « humanisme », « justice », « social », « racisme », « écologie ». Je suis devenu un auteur engagé avec le temps. D’ailleurs, ce n’est pas pour rien que mon auteur préféré est Victor Hugo. La question du rôle de l’auteur dans notre société est plus d’actualité que jamais. Je tiens à être un « médiateur de la société », pas un « spectateur », mais un « acteur actif » qui raconte, dénonce, analyse tout ce qui se passe de bon ou de mauvais dans notre société. C’est à l’auteur que revient le rôle de gardien et de passeur de mémoire. Des bouts de vie mis sur papier pour les faire durer. L’écriture a toujours eu pour moi des vertus thérapeutiques. Écrire aide soi-même et aide les autres. Mais l’écriture est aussi un moyen d’exprimer les états d’esprit et d’humeur, les colères ou les aspects frivoles de la vie. L’écriture peut se révéler être un outil éducatif essentiel. Je tiens à être celui qui récolte des données pour leur donner forme et les coucher sur papier, c’est une sorte de transmission. Je suis un passeur. Quel monde je désire pour demain ? Le meilleur du monde ! Pour tout vous dire, j’essaie petit à petit de trouver ma place un peu « en dehors du système », même si ce n’est pas une chose facile car on est obligé de faire avec ce système (à moins de se marginaliser, ce qui n’est pas mon objectif) où l’argent et le « toujours plus » régissent tout, c’est une question de compromis et d’équilibre. Je me dois de rester optimiste déjà pour les miens. Je travaille l'exemplarité et surtout ma conscience. Je fais tout pour être une belle personne avec sincérité. Il faut garder foi dans l'humanité. Quand je vois la bêtise humaine, je suis écœuré, mais je dois avancer. Maintenant, je reste convaincu que l'avenir pour les hommes seront les femmes. « L’avenir de l’homme, c’est la femme », disait Louis Aragon. A l’instar du célèbre poète, ils sont nombreux, ces grands hommes, à affirmer que sans le soutien des femmes de leurs vies, leur ascension professionnelle aurait été différente. Notre époque peine à penser conjointement l'égalité et la différence. Il est urgent de renouer avec la tradition française unique des rapports entre hommes et femmes pacifiés et complémentaires, humanistes en somme – c'est-à-dire fondés sur une haute idée de l'humanité et de son destin…

PB:在生活中有兩種感覺是我最討厭的:不公義和平庸,這兩種通常緊密相連。不公正讓我最深惡痛絕。我自好幾年前開始鑽研不同領域:「人性道德」、「公義」、「社會」、「種族」和「生態」;我變成ㄧ個深入時事的作者。此外,我最喜歡的作者維克多·雨果(Victor Hugo)也代表著某種意義。

「作者」在社會上扮演的角色從未這麼「責無旁貸」過。我想要成為一個「社會的調停人」,非「旁觀者」,而是一個「活躍的作者」:講述、揭發和分析在我們社會裡所發生的好事或壞事。作者要回到守衛和記憶傳送者的角色,將每一段生命記錄下來而得以延續下去。寫作對我而言一直都有著療癒的價值,寫作能夠幫助自身並幫助他人,寫作亦可用來表達精神狀態和情緒、憤怒或生命中各個輕如鴻毛的樣貌,寫作能夠成為一種重要的教育工具。我想要成為資訊收割者,並為他們塑型、紀錄在紙上,這是某種形式的傳承,而我就是個傳送者。

而我希望的明天是怎麼樣的?我希望的是一個最美好的世界!我把我想的全告訴你們:我嘗試著慢慢地「在體系之外」找到我的位置,即便這並不容易,因為我們都有義務生活在這個金錢或「總是想要更多」支配著所有人的體系裡(處在社會邊緣不是我的目標),這是個折衷與平衡的問題,我需要為自己人保持樂觀。我想要身為表率,特別是在道德意識這方面。我盡全力成為一個真摯誠懇的好人。

我們必須對人性保持信仰。人類的愚蠢行為令我感到厭惡,但我必須向前看。我一直深信女人將是男人的未來。路易·阿拉貢(Louis Aragon)曾說:「女人是男人的未來」。有許多偉大的男人像這位知名詩人一樣都認為,沒有他們生命中的女人所給予的支持,他們的在專業上的精進程度可能會有所不同;我們的世代很少思考平等和差異性之間的關聯性,而重新建立男人與女人之間和平互補的關係這個法國獨特的傳統是當務之急,簡言之就是人道精神——也就是建立在人性道德和其命運上的崇高想法⋯⋯

 

GV:您的漫畫作品之一,由 Editions Glénat 出版的《超越仇恨》(Plus Fort que la Haine)獲得了2015年最佳公眾繪本,歐洲漫畫種類(競賽)獎項(Prix du Meilleur Album Public 2015, catégorie BD Européenne)。內容陳述1930年代的美洲,一位生活在新紐奧良、飽受種族歧視和分離主義折磨的一位年輕勞工 Doug Wiston 的故事。川普在總統任期中似乎讓人民重回了這個分離主義最陰暗的那些年代。您如何解釋美國的種族歧視回潮,以及由某種方式滲透這個世界?

Le racisme, la ségrégation sont deux sujets que j'aime traiter. Il faut regarder la vérité en face : Trump est raciste. Il parle des gens et les traite différemment selon leurs origines. Cela fait des années que ça dure, et il continue à le faire.Déjà dans les années 70, la société immobilière de Trump veillait à éviter de louer des appartements aux Noirs américains et accordait un traitement préférentiel aux Blancs, à en croire le gouvernement fédéral. Ce pays n'a jamais été bâti sur l'intégration des Noirs. Les disparités raciales n'ont donc pas disparu après l'élection du premier président Noir des États-Unis. Le racisme non plus. Tout cela est assez effrayant ! Certains observateurs affirment que les discours anti-Obama, souvent très populistes, sont dirigés vers les groupes radicaux. Je pense que l'on ne naît pas raciste, on le devient. D'une manière générale, il semble qu'aujourd'hui le racisme ne corresponde pas forcément à la croyance profonde de l'appartenance à une race supérieure. Il est plutôt fait de la peur et de l'inquiétude face à un autre qui est différent de soi et qu'on n'arrive pas à comprendre. Le racisme, c'est quand on en arrive à refuser ces différences et à refuser l'autre. Pour revenir à mon album « Plus Fort que la Haine », on peut dire que les coups pleuvent sur la tête du jeune Doug le héros de cette BD, qui va devoir apprendre à maîtriser sa révolte, à la dompter, la canaliser. Pourtant, les injustices s’amoncellent pour lui, pour les siens, pour ses semblables. Son salut, il va le tenir par l’intervention de deux sages, l’un noir qui l’empêchera de commettre une erreur irréparable, et l’autre blanc, son voisin, qui lui donnera ses premiers gants de boxe, et un billet pour la ville. Une fable humaniste dans une Amérique rongée par le racisme et la ségrégation, qui prouve que, quoi qu'il arrive, la haine n'est jamais la réponse…

PB:我喜歡處理種族歧視和分離主義這兩個主題。我們必須直視橫擺在面前的事實:川普是個種族主義者。他談論人們,並根據他們的背景用不同的態度予以對待;長年以來都是如此,而他也持續這麼做著。聯邦政府相信,早在七O年代,川普的不動產公司就對避免將公寓出租給美國黑人這件事相當注重,並給予白人優待。這個國家從未為黑人整合、建立過什麼。人種的不平等在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的選舉之後並沒有因此消失,種族歧視也持續存在著。這些都是個令人驚恐的事實!有些觀察學者認為那些反歐巴馬、通常帶有民粹主義色彩的演說,都是由那些激進團體領頭的。但我想沒有人一出生就有種族歧視,這都是後天造成的。種族歧視在今日的普遍狀況似乎不再是對高等種族的深刻信仰,反而像是面對著一個與自己相異、而我們無法了解的人時的害怕與擔憂。而種族歧視,則是我們拒絕這些差異性,並拒絕他者。

再回到我的繪本《超越仇恨》,我們可以說降臨在這個故事年輕主角 Doug 頭上的一切,都讓他必須學習掌控、馴服或想辦法排解這些怒氣。然而,這些發生在他本身或他的同夥身上的不公義堆積在他心裡。他將從兩位干預他人生的智者身上獲得救贖:一位是個黑人,阻止他犯下一個無可挽回的錯誤;而另一位則是個白人、他的鄰居,給了他生命中第一副拳擊手套還有一張前往那個城市(參加比賽)的機票。一個發生在滿佈種族歧視和分離主義的美國的人性道德傳奇,證明了不管發生什麼事,仇恨永遠都不是(解決問題的)答案⋯⋯

GV:讓我們回到您即將出版的作品。您獲得席蒙·維爾家人對這本小說的授權。維爾女士經歷過一段時間,為了支持女權,特別是墮胎(合法化)的工作而招致了波濤洶湧的仇恨。請問現在嘗試進行進步主義的事務會比在1974年困難嗎?我們有可能在女性權益的進步過程中再次退步而重回過往嗎?

En 40 ans, les Français ont nettement changé d'opinion sur les conditions d'avortement. 75% d'entre eux se disent favorables à une IVG sans restriction, contre seulement 48% en 1974, l'année de la « loi Veil ». On peut ajouter le Chili sur la liste qui s’apprête enfin à alléger sa législation sur l’IVG. En Amérique latine ou en Afrique, certains pays prohibent l’avortement quand certains ne l’autorisent qu’à des conditions très restrictives. Ce sont les femmes d’Europe et d’Amérique du Nord qui bénéficient des législations les plus libérales. Dans la pratique, l’IVG reste fortement limitée dans certains pays. Les médecins peuvent en effet faire appel à la « clause de conscience », qui les autorise à ne pas pratiquer d’acte pouvant heurter leurs convictions éthiques, morales et religieuses. Il ne s’agit pas d’un retour brutal des vagues réactionnaires, c’est plus un état d’esprit, une ouverture d’esprit. Un nombre important de pays continuent de l’autoriser uniquement sous des conditions extrêmement restrictives. Notamment en cas de danger pour la vie de la mère. Par contre pour les autres, ceux qui sont contre, le problème qui se pose est précisément celui-ci : qui tranchera et sur la base de quel(s) critère(s) ? Qui décidera quand il y a vie humaine et quand il n’y a rien ou presque rien ? Mais pour moi, pour résumer : « Les femmes ont le droit de disposer de leur corps » comme elles le veulent. « Je n’imaginais pas la haine que j’allais susciter » disait Simone Veil le 26 novembre 1974. L’opinion des Français sur les conditions d’avortement a changé de manière très significative. On observe que dans la France d’aujourd’hui, il n’existe pas de réel clivage de sexe ou d’âge sur les conditions d’interruption volontaire de grossesse. En effet, hommes et femmes se prononcent tout autant pour une autorisation extensive de l’IVG respectivement. On peut considérer qu’aujourd’hui le public est sensible à ce raisonnement. Si l’opinion française est massivement acquise à un recours à l’IVG sans condition, une minorité non négligeable, représentant un quart de la population totale mais aussi un quart des femmes et des jeunes, souhaiterait que cette pratique soit plus encadrée. Les prises de position sont les mêmes chez les hommes et chez les femmes, et quel que soit le nombre d’enfants des personnes interrogées. Mais l’âge fait sentir son effet : plus on est jeune et plus on se montre favorable à la liberté de l’avortement. D’autre part, dans l’ensemble du public prédomine l’idée que l’avis médical doit avoir un grand poids dans la décision d’un avortement pour raisons sociales.

PB:法國人民對墮胎權益的想法在四十年間有了顯著的改變。他們之中有75%表示無條件支持自願性人工流產(IVG, Interruption volontaire de grossesse),這在《維爾法條》(loi Veil)誕生的1974年代只有48%的比率。我們可以把智利加入終於準備要鬆綁 IVG 法規的名單之中。部分美洲或非洲國家禁止墮胎,而有些則是在相當嚴格的條件下予以合法權。目前只有歐洲及北美的女性享有最自由的法規制度。在實務上,有些國家對 IVG 仍存有非常大的限制;醫生因此能夠呼籲進行「精神條款」,允許他們得以不進行與自身倫理、道德或是宗教上的信仰相互抵觸的行為。

這並非一個令人愕然的走回頭路的反動潮流,反而比較像是一個精神狀態,一個開放的精神。有相當多的國家仍然只有在嚴苛條件下允許合法化,尤其要等到那些母親命危旦夕之時。反之,對於多數提出反對的人所提出的問題主要為:是誰依據怎樣的規範基礎來做決定的?是誰可以判定有一個小生命、沒有生命,或什麼都沒有的?

但對我而言:女人有權力以她們想要的方式支配自己的身體。席蒙·維爾在1974年11月26日說過:「我無法想像將會吸引到多少仇恨」。法國人民在墮胎條件上的想法已經有顯著地改變了。我們可以觀察到現在的法國在 IVG 議題的條件上不存在真正的性別或年齡區分,而是不論男女皆能平等地對 IVG 的延伸權利表達意見。我們因此能夠認定現今大眾明顯地較能進行理性思考。假如絕大部分的法國人在觀念上無條件地接受 IVG,且不忽略代表著整人口數的四分之一,以及女性及年輕族群的四分之一的小眾意見,就得以期望在有條件的基礎上更加地開放。受訪的人不管本身有幾個小孩,對男女而言在立場的選擇上都是一樣的。但年齡就有影響:當我們越年輕就越傾向支持墮胎的自由性選擇。另一方面,公眾整體的優勢想法認為,為了社會因素,醫療意見應該在墮胎的決定上佔有更大的比重。

GV:您對正義和海洋都有著熱情;我無法不提到「寶瓶座號」(Aquarius)搜救船的悲劇以及地中海的難民潮。對於目前難民橫渡地中海的情勢您的看法是什麼,以及我們可以如何改善這個狀況呢?

PB: Si Simone Veil était encore vivante et vivace, je peux vous affirmer qu'elle aurait tapé du poing sur la table ! C'est une honte. Cette grande dame, authentique Européenne n'aurait jamais laissé cette triste situation telle que nous la vivons, car nous pouvons le dire, c'est une honte européenne absolue. Évidemment, je réagis en tant qu'humain, citoyen, c'est peut-être facile d'écrire ces lignes de là où je me trouve. Mais, il faut bien reconnaître que le désordre est total, le manque de cohérence patent, l’absence de règles communes est d’une terrible banalité. Chaque pays fait ce qu’il veut, accueille ou rejette qui il veut, quitte à l’envoyer vers une mort certaine. Cela avait déjà commencé avec l’accueil des Syriens. Alors que chaque pays européen s’était engagé sur un quota d’accueil minimal de ceux qui fuyaient Daech, la plupart ne l’ont pas respecté, et encore moins la France. Le nombre de personnes qui meurent en Méditerranée est un désastre humanitaire considérable, et pourtant, l’Europe n’est toujours pas capable de  l’enrayer. Tout cela fait peur, peur pour l'avenir, notamment l'avenir de nos enfants. Comment leur montrer un bon exemple de solidarité ? Cela montre à quel point l'Europe a perdu sa compassion morale dans la Méditerranée. Ces hommes, ces femmes, ces enfants ont fui la pauvreté et la guerre. Je vous avoue que je suis dépassé devant un tel comportement. Comment va évoluer cette situation ? Je ne sais pas. J'ose espérer que les mentalités vont évoluer, mais j'ai tendance à penser que l'humain régresse. Car pour être humain, il faut : Être humain, c’est être digne et respectueux, Être humain, c’est penser avec intelligence, Être humain, c’est partager avec les autres, Être humain demande d'être libre au sein d'une société civilisée… Mais tous ces aspects par lesquels j'ai essayé essayé de caractériser une attitude humaine sont actuellement en régression dans la vie quotidienne. Pour demain, j'espère beaucoup…

PB:如果在席蒙·維爾還活著並活躍之時,我可以向你們保證她一定會拍桌子的!這太丟臉了。這位偉大的女士、真正的歐洲公民不會讓我們生活在這種情況之中的,因為我們甚至可以說,這真的是歐洲全體的恥辱。

我以一個人類、公民的身份發表這樣的言論,很顯然地也許以我的角色說出這些字句很容易。但是,我們必須承認是整體亂了調,缺乏一致性、缺乏共同規則是個簡單到驚人的事實:每個國家都在做自己想要的事情,歡迎或拒絕他想要的人,不惜將他人推向死亡的險境。這種情況自接收敘利亞(難民)之時就開始了。當每個歐洲國家都專注於接收自伊斯蘭國手中逃離出來的人數最小配額之時,他們大部分之中卻都不遵守這個規則,而法國則更少。喪生於地中海的(難民)人數是嚴重的人道災難,然而歐洲政府卻對此無能為力。

這些事情令人害怕,為未來感到害怕,尤其是我們下一代的未來。我們如何為他們展示團結一致的好榜樣?這件事顯示出歐洲對地中海所發生的事失去了同情心,我必須承認我完全無法接受(政府)這樣的態度。如何改善這個情況?我不知道。我只能滿心期待人類道德思維能夠有所提升,但我傾向認為人性正在退步中。

因為為了成為一個「人」,必須要「像個人」,也就是要值得被尊敬也懂得尊敬他人、要以智慧思考、要(懂得)與他人分享,並且在一個開明的社會中得以要求自由⋯⋯但關於上述我試著描繪出人類態度的這些,則在日常生活中逐漸退化著。對於明天,我仍然有許多期待⋯⋯。

譯注:本部漫畫小說標題中的「Immortelle」一字,亦指出席蒙·維爾女士的法蘭西學院(Académie française)院士身份。法蘭西學院創建於1630年代,是法國歷史悠久和崇高的學術權威機構。法蘭西學院共由四十名院士組成,院士為終身制,因此只有在一位院士去世才會補選新院士,因而有「不朽者」(les immortels)之稱號。

拉丁美洲成地球上最致命的地區--這些YouTube影片想探究原因

2018/08/23 - 17:32

該系列影片第一集的螢幕截圖,畫面截自YouTube。

儘管拉丁美洲的人口只佔全球8%,兇殺案的佔比卻高達全球總數的33%,成為地球上最致命的陸地。自這個世紀初以來,已約有250萬人在此地區遭到殺害,比同一個時期裡所有世界戰爭所造成的死亡人數還要多。

過去數十年來,有許多研究皆試圖探索這個現象,但僅有很少的研究發現被公開給大眾。有鑑於此,哥倫比亞YouTube頻道La Pulla(西班牙語「譏諷」之意)嘗試以七集的系列影片--「謀殺:拉丁美洲的悲劇」(Matar, la desgracia de América Latina)深入討論此議題。

La Pulla由擁有130年歷史的哥倫比亞(以下或簡稱「哥國」)報社El Espectador的年輕記者們所經營,並結合了深度分析與渾然天成的幽默方式探討複雜的主題。即便該頻道以哥國青年為主要受眾,它仍激起了南美洲國內外各年齡層追隨者的廣大迴響。

「謀殺」系列影片最初發布於2017年6月,並意外成為該Youtube平台上最受歡迎的影片之一。其中幾部後來也有了英文字幕。

在第一集裡,特別嘉賓們著重於討論發生於墨西哥的謀殺案件。以網名Callodehacha聞名的政治評論家Jorge Roberto Avilés Vázquez說明了為什麼兇殺案頻傳的問題並不僅僅與販毒集團有關:

Un dato para el presidente Trump: casi la mitad de los vendedores de armas [estadounidenses] dependen de nosotros como clientes. En México, hay armas suficientes para repartir a uno de cada tres hombres […]. Y en la frontera, cada kilómetro hay dos tiendas de armas […] Si tú mezclas una cultura violenta, desigualdad económica y el narcotráfico, esto es lo que nos queda: una montaña de muertos.

給美國總統川普(Trump,另譯「特朗普」)的一個重要事實:幾乎一半的美國武器交易商將拉丁美洲為其重要客源。在墨西哥,武器的數量已多到足以讓每三個成年男子就擁有一把;在邊界,每公里就有兩家武器行。綜合暴力文化、經濟不平等與販毒的結果就是——成堆的死人。

其中幾集更探討了該現象的具體層面,例如針對跨性別者的高謀殺率--這群人在該地區的平均壽命低於40歲,或是討論媒體與娛樂產業中對毒品走私與食用的有害報導。

另一集則聚焦在哥國第二大城麥德林(Medellín)上 --麥德林因販毒集團猖獗而臭名昭彰,不過它後來復甦轉型,其兇殺案發生率自20世紀初以來即急劇下降

該城市改變的成因複雜、也並非全部都與政府或人民的自發行為有關。誠如影片中所述,一連串的因素造就城市轉變,包括公共投資、社區參與以及販毒集團之間的公約等。

在這一集,藝術家與社區領導人以親身經驗,描述藝術與教育理念對社群的長期影響。

對此,來自戰略之家(Casa de las estrategias)社區中心的Daniela Arbeláez表示:

… Nos hemos hecho muy muy duros frente a el tema de la violencia. [Llegamos a hacernos sentir] que no está pasando nada […Nos decimos] “eso es de esta cuadra para allá, no preguntemos, yo a esa cuadra no voy”. “No, se están matando entre ellos, pero yo no soy ellos”. Y los toques de queda, que es encerrar a la gente. Eso lo hacen las bandas ilegales, pero también en muchos momentos los ha hecho el Estado. Eso a mi me parece falta de creatividad, porque el Estado se está equiparando con [los métodos del crimen] y no con los procesos de base comunitaria […], que responden a otras cosas, a pasiones de las personas […a la necesidad de tener] lugares para enamorarse, maneras fáciles de salir del barrio, entrar… y recorrer toda la ciudad…

當暴力發生後,我們變得堅強。(我們使自己覺得)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我們告訴自己)「那是在別的街區,不是我這區的。也別談論它,我不會走到那一區去。」「他們只是在互相殘殺,而我並非其中的一份子。」

現在還存在著限制人身自由的宵禁限制--雖然幫派是加強實施宵禁的禍首,但政府也有責任。我覺得這樣很缺乏創造力,政府利用犯罪的幫派手段解決問題,這樣的行為是在使國家倒退,沒有任何以社群為基礎的過程可以回應人們的情感,(我們需要有)地方讓人可以相愛、自由進出,或在城市中遊蕩⋯⋯

其他影片則探究目前深陷政治與經濟危機的委內瑞拉、中美洲複雜的幫派問題,或是監獄系統在城市暴力與犯罪中所起的作用。

校對:FangLing

Hayv Kahraman編織出關於失落與記憶的物件

2018/08/21 - 14:09

圖為伊拉克藝術家Hayv Kahraman。圖片由Kahraman提供。

Hayv Kahrama 11歲時,全家人只帶著一個行李箱,匆匆逃離正在打波灣戰爭的伊拉克。她母親裝在行李箱中的必須物品中,有一把mahaffa,這是用棕櫚葉編織而成的伊拉克傳統手拿扇。這把扇子隨著Kahraman四處旅行,跟著她一起從中東搬到歐洲,今日仍舊是她位於瑞典住家中的裝飾品。「對我來說,Mahaffa是個流浪的物件,因為它某種程度上帶我回到了過去。」Kahraman在她2017年於曼哈頓傑克森仙曼畫廊(Jackson Shainman Gallery)舉辦的展覽「重新編織出給移民的獻詞」(Re-weaving Migrant Inscriptions)中這樣對我說。「那是無法發生的另一種生命。」

如同Kahraman之前於2013年的「以客變主」(Let the Guest be the Master)以及「你有多伊拉克」(How Iraqi Are You)等幾次展覽中一樣,她的新作品熟練地探討了認同、個人掙扎以及人類意識等議題。不同的是,這次她擁抱了新的方式來將涵蓋著世代歷史的物件吸收進她的作品中。Kahraman 2017年的展覽也揭露了她在圖像表達以及表達長久縈繞於客居西方難民心中記憶上都有所變革。

Kahraman 系列作品「你有多伊拉克」當中一件作品Kachakchi,這是一幅於亞麻布上的油畫。圖片來自http://www.hayvkahraman.com/,經授權使用。

Kahraman從波斯以及日本細密畫中得到部分靈感,將女性胴體擺出不同姿勢,這可被視為是對於記憶、女性特質以及解放的歡慶。這個對於不同複合角度的多層次精細呈現,結合了鮮豔但令人感到舒緩的色調,為她的敘事方式提供了流暢的修飾之筆。Kahraman的新作不只感人,也激起了各種背景觀者久久不能忘卻的思緒懷想。

Kahraman 2017年的新展覽將她的藝術成就提高到傑出層次,透過一貫充滿美感且具有強大情緒渲染力的畫作,表達了我們時代裡的部分關鍵議題。

Omid Memarian (OM) :你為什麼為你的展覽取名為「重新編織出給移民的獻詞」?

Hayv Kahraman (HK):我認為這一系列作品的中心思想是關於記憶,以及記憶是如何對移民以及像你我這樣的離散社群成員產生影響。當我一開始想出這種裁剪亞麻的方式時,一切是直覺式的。我當時並未想到mahaffa。我一直刺著它的表面。裁剪亞麻布非常能宣洩情緒。

Kahraman在「重新編織出給移民的獻詞」展覽中展出的其中一件作品「幫助記憶的手工藝」(‘Mnemonic artifact)。圖片由藝術家本人提供。

OM:你的藝術作品和mahaffe混合在一起,這與你畫作的本體及靈魂融合得相當好。

HK:那是一段艱難的過程。在這麼做之前,我與許多文物保護相關人員談過,我遇到許多麻煩,因為當你裁剪亞麻布時,它會變皺,但我想要確保我的亞麻布是完全平坦的。你要如何複製出一樣的表面,也就是那些裁切面,好維持整體結構的一致性呢?在這系列作品中有兩件,我是採用加州所種植的棕櫚葉來製作的。我有一天發現加州是從伊拉克及中東進口棕櫚樹種子回來種植,當然也有可能這早已是人盡皆知的事實,只有我還不知道。對我來說,這是相當有趣的對比。

OM:在這次的展覽中,你著重於不同形式以及形狀的mahaffa上。這是你的家人在離開伊拉克時所打包的其中一件行李。就我看來,透過將mahaffa利用到你的作品中,你引入了來自你過去的某件事,將它變得永恆。

HK:沒錯,我認為這就是重點;做為一個藝術家,我把那些我感覺正在喪失的記憶典藏起來,而某種程度上,這些記憶應該定義了我是誰。實際上這也是非常不確定的,因為我是誰呢?我不是伊拉克人了,我是伊拉克裔,但我不是伊拉克人。我不是美國人,但我住在這裡。我不是瑞典裔,但我有一本瑞典護照。所以這真的非常不確定。它為我標註了那個離散的時間點。那是我的傳記、我的認同被中斷的時候,那就是我逃離故鄉的時候。我不再是那個人,我成了另一個人。所以,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我創作中的mahaffa,那會是「遷移」。

OM:你是如何傳達「事」與「物」之間的懷舊關係的?這種關係讓移民歸屬於他們的過去及根源。

HK:語言是其中一個方式。伊斯蘭書法是一個媒介,透過這個方式你能夠利用這種語言,或是說利用這種語言的流失;你忘了你的母語,重新取回之後,然後試著利用某個方式與之產生連結。因為我不再會說阿拉伯語,而我在美國也沒有任何家人了。我有一個女兒,她出生在美國。我想主要是關於失去這樣一個概念,失去所帶來的創傷;要以繪畫將這種創傷表達出來成為一個挑戰。對我個人而言,在我的工作室中,我是如何讓這個過程發生的呢?那就是使用裁剪亞麻布,並將它進行編織的這個技巧,把亞麻布編織與mahaffa這樣的實際物件連結在一起…

這個作品展示了Kahraman是如何把各種素材「編織」進她的作品中。

OM:女性的頭髮在你的作品中有強烈的存在感。頭髮對你來說有何象徵意義?

HK:我認為你比任何人都懂,這是一個備受質疑的東西,特別是中東地區來說。你愛你的頭髮還有其他所有相關的感受。沒有頭髮的女人。不是一個多髮的女人,像我就是這樣。對我來說,頭髮就是非常自然的創作靈感。我並不必要去思考它代表什麼。那是非常直覺式的。現在,在我已經用它為靈感之後,我再去回想,這樣做是因為它在我的文化中是一個備受質疑的東西,甚至在全世界的每個地方都是如此。

OM:你畫作中扭曲變形的女性身體以及臉部形象非常強大,描繪出了女性的經驗。你在定義以及繪製女性身體時,想法是如何演進的呢?

HK: 我都是從以我自己的身體來擺姿勢開始的。我在我的工作室中自己當模特擺出不同姿勢。這些姿勢後來變成了素描,然後它們變成了畫作。總有某種程度的表演正在發生。

她們(那些畫中女性)總是在亞麻布上做著某些事,表演著某些東西。以這個展覽來說,我真的想要放開一切不去控制…這是她們如何成形的起源…

OM:你曾談到過這些女體之間的關聯有著一個「痛苦的旅程」。這些不同姿勢背後有何涵義?

HK:這很有趣,因為我是在義大利佛羅倫斯開始嘗試畫畫的。當時我真的相當著迷於文藝復興畫作的形式,去了許多美術館進行臨摹;當時我感覺到,也相信這就是我要努力的方向。她就是在那時誕生的。我就是在那時開始畫她的。它來自那個被殖民過的空間。在那個空間中,棕皮膚的人會認為自己如果要成功,這些白人是我要從中汲取靈感、要畫的。現在當我看著她們時,我就想到了這點。這是何以她們都是白皮膚的。這是何以我持續在與她們對話,或至少是何以我覺得我能和她們持續對話。

至於你說的痛苦的旅程,我出生在兩伊戰爭期間,經歷了第一次波灣戰爭。這些永恆的傷疤留在了你的身體上。你攜帶著這些記憶。這絕對會出現在我的作品中,而我每一天都要對抗它。就像是你處於這個創傷後壓力症狀群(PTSD)的模式中,而你試圖想理出個頭緒到底要怎樣你才能夠活下去。

「重新編織出給移民的獻詞」系列作品中,女性帶著mahaffe質感的圍巾四處行走。

OM:在你的作品中,那些擁有豐富細節的臉部表情與波斯細密畫之間有非常緊密的關係。你作品中那些臉龐就連色彩都更為獨特生動。首先,你會如何描繪或理解波斯細密畫中的散發的性感及女性特質呢?而你又為什麼選用這種形式的表達方式呢?

HK:這個問題很好,因為那些臉龐是繪畫過程中最有趣的部分。從色彩使用來看,波斯細密畫絕對是靈感來源。對我來說,當提到身形及臉部表現時,我得到的啟發更多來自Maqamat Al-Hariri (13世紀阿拉伯細密畫)。在Maqamat細密畫中,你並不會看到波斯細密畫中有的美麗雕琢背景。這是我在描繪這些臉龐時的靈感來源。

OM:在你的畫作中,可以從畫中女性彼此互動的方式,也就是她們彼此觸碰、對望或望向空間的方式中看到某種自由、解放的感覺。這當中是否有來自你個人經驗的部分?

HK:我的早期作品相當直接暴烈。我處理過女性割禮的議題,我處理過女性上吊的議題,真的很暴烈,甚至像是在你面前演示一般。這反應了當時我生命中所經歷的境況,特別是我的個人人際關係。當時我處於一段受虐的關係中。對我來說,這個作品是一個出口,讓我探索我自己經歷了什麼。而我當時並不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這就是瘋狂之處。創作這樣的作品非常療癒。這種創作一開始可能是一種治療方式或是出口。而要到好幾年後,待我脫離了那段關係,我才能夠回溯然後訴說,那就是為什麼我當時在做這些事。

OM:是什麼讓你與你所屬的根源連結在一起的呢?

HK:我一直很努力地要找到那些連結。我認為唯一的方式要麼就是親自回到中東地區去,實際走訪當地,不然就是和我的家人待在一起。和我的家人一起吃吃喝喝(笑聲)。當然,進行一些研究也是。

儘管政府堅持關閉邊界,約旦人民仍向流離失所的敘利亞民眾伸出援助之手

2018/08/18 - 17:29

在敘利亞與家人暫時失散的4歲Marwan接受UNHCR員工的援助,跨越邊界到約旦。圖片來自推特。

根據《阿拉伯週刊》(Arab Weekly),直至2018年7月初,敘利亞政府仍持續對「敘利亞南部殘存反抗勢力」進行攻擊。政府軍對Daraa進行密集空襲,意圖掃清殘存反抗勢力。聯合國指出,在過去數週中已有至少27萬敘利亞居民為了逃離空襲及地面攻擊而離開家園。

敘利亞戰事自發生以來已讓該國超過半數人口流離失所,而於最新一波於Daraa發生的衝突在短短兩週內即讓超過30萬名敘利亞人民失去家園。鄰國約旦在過去7年來已接受了超過130萬名難民,但近來約旦境內發生的示威活動造成政府下台,新政府則拒絕再開放它們的邊界。

然而,關閉的邊界阻止不了約旦人民對敘利亞人民伸出援手。

首都安曼的當地非政府組織(以下簡稱「NGO」)向民眾尋求協助,以求減緩約旦邊境城鎮Al-Ramtha裡敘利亞難民所經歷的艱困情況。當中有些NGO是在敘利亞危機發生之前就已存在,也有一些是為了因應邊界那預估有4萬人數的難民而於新近創立。

舉例來說,非政府組織Eghathet Al-Malhoof(阿拉伯語,意思是「幫助需要的人」)與約旦環境委員會合作,在邊境收集並發送物資。同樣的,Masar協會(Masar Initiative)則與聯合國難民署(UNHCR)以及其他得到允許得以進行同類目的援助行動的國際非政府組織合作。

這些NGO發送文宣、與政府官員接洽,並在社交媒體上貼文,希望呼籲大眾提供各種類型的幫助,包括志工招募以及募集款項。文宣內容包括募求食物捐贈、要求捐贈罐頭食品、麵包、水及瓶裝飲料等。這些團體也向外募集藥物、健康及衛生用品、帳篷以及嬰兒用品。它們也接受現金捐贈,但這些NGO較偏向物資的捐贈,以避免在發放現金時的複雜情況。

Masar協會成員Osama Hajjaj向全球之聲表示,它們也需要志工,那些無法貢獻一整天的人可以在下班後再來幫忙。Masar協會的執行主任Mohammed Al Garalleh向全球之聲解釋,他對於截至目前為止所收到的援助數量感到很滿意,另外社交媒體所引起的回響既即時又熱烈。Garalleh也指出,約旦軍隊正在進行捐贈物資的發放,他的組織不會拒絕任何願意提供幫助的人。

根據Eghathet Al Malhoof主辦人Eyad Al Jazzazeh,它們接受到的援助來自個人、組織、私人公司以及大型企業。

超過250名醫生、護士以及醫療相關人員投入志工的行列,在Al-Ramtha紮營來幫助所有尋求醫療協助的人,此外他們的工作也在確保在邊境的敘利亞難民之間不要發生傳染病或病毒散布。部分病人則已被轉送到約旦境內的公立醫院

除了實質援助源源不絕之外,網路上正在串流的兩個推特主題標籤(hashtag) #open_the_borders(意即「打開邊界」)以及#we’ll_share_our_bread_in_half (意即「我們願將自己的麵包分出去一半」)都增加了援助及支援的可動性。雖然約旦正面臨著自己國內的挑戰,根據在推特上的民眾回應,許多約旦民眾仍舊認為約旦國內應該接受那些敘利亞難民:

這是敘利亞戰爭中最大的難民潮。人們缺乏最基本的生存所需。

不要拋棄敘利亞#Syria

寫出#Daraa的故事。

談論Daraa。

敦促 #約旦對難民 #開放邊界並進行人道援助

#افتحوا_الحدودhttps://t.co/FOxtq01gWj

— Diala Haidar (@DialaHaidar)2018年7月7日

這是敘利亞戰爭中最大的難民潮。人們缺乏最基本的生存所需。

不要拋棄敘利亞#Syria

寫出#Daraa的故事。

談論Daraa。

敦促 #約旦對難民 #開放邊界並進行人道援助

#افتحوا_الحدودhttps://t.co/FOxtq01gWj

— Diala Haidar (@DialaHaidar)2018年7月7日

人性無邊界

從伊德利卜到德州:「與美國邊界被監禁的兒童團結一致。我們的心與你們同在。」pic.twitter.com/ApKvNWNQHV

— 敘利亞倡議運動(@TheSyriaCmpgn) 2018年6月20日

“Thousands of innocent lives are going to be lost, once again, if urgent action is not taken.”

「如果不採取及時行動,數千條無辜生命即將再一次犧牲。」

Statement of @RefugeesChief on SW #Syria where:
-750,000 lives are in danger.
-320,000 displaced + dire conditions
-60,000 camped at border w Jordanhttps://t.co/Vgc5MBEvpZ pic.twitter.com/FpqRSNoYrd

— Amin Awad (@Awad_Amin_) July 5, 2018

@RefugeesChief對於敘利亞#Syria西南部的情況描述指出:

-75萬人性命垂危

-32萬人流離失所+ 情況危急

-在敘利亞約旦邊境有6萬難民駐紮

https://t.co/Vgc5MBEvpZ pic.twitter.com/FpqRSNoYrd

Amin Awad (@Awad_Amin_) 2018年7月5日

「如果不採取及時行動,數千條無辜生命即將再一次犧牲。」

@RefugeesChief對於敘利亞#Syria西南部的情況描述指出:

-75萬人性命垂危

-32萬人流離失所+ 情況危急

-在敘利亞約旦邊境有6萬難民駐紮

https://t.co/Vgc5MBEvpZ pic.twitter.com/FpqRSNoYrd

Amin Awad (@Awad_Amin_) 2018年7月5日

約旦:打開心胸,關閉邊界

聯合國已敦促約旦打開邊界,提出警告說到約旦邊境的敘利亞難民沒有別的選擇,而他們的生命危在旦夕。然而,由於國會決議要關閉邊界,約旦對於聯合國的敦促並不屈服,只告訴聯合國會在敘利亞境內提供安全保護。

在示威發生一個月之前,約旦方面宣布該國無法再接受任何難民

ِ2018年5月,約旦多個團體針對該國新的所得稅法發動和平示威,引發了約旦民眾對於其他方面的抱怨,難民帶來的負擔就是其中一項。這造成了內閣總辭,而新內閣對於難民相關議題非常謹慎,因為已有部份民眾將國內的種種不平靜怪罪到難民頭上。

考慮到難民回應計畫(約旦以及國際社群間的策略合作計畫),與2017年的65%實行度相比,本年度的實行度只有令人失望的7%,約旦目前的政府認為「沒有義務」打開邊界。

敘利亞政府的主要支持者包括俄羅斯以及伊朗;而美國、土耳其以及沙烏地阿拉伯則全都支持政府反抗軍。然而,據報導,美國以及其他支持反抗軍的國家已經拋棄了他們,不再提供反抗軍援助。

美國透過在約旦安曼的大使館對敘利亞南方的反抗軍傳遞了訊息,告訴他們不該再指望美國任何的軍火援助

敘利亞反抗軍現在發現自己孤立無援,而一般老百姓則陷入兩難抉擇,不知該回到遭空襲的故鄉,這樣必死無疑,還是要痴痴在以色列以及約旦邊境等待

校對:FangLing

澳洲會議爭論亞太地區居民受到的人權威脅

2018/08/18 - 17:18

烏魯魯的衷心聲明:圖中從左至右分別為 Frank Brennan、Kristen Hilton、Castan中心的Sarah Joseph及Megan Davis。Kevin Rennie 攝。

Kristen Hilton是澳洲(另譯:澳大利亞)維多利亞省(Victoria)的人權與平等機會委員(Equal Opportunity and Human Rights Commissioner),他為2018年在澳洲墨爾本蒙納士大學舉行的年度人權法案會議做了極好的總結:「在人權的實行變得艱難以前,我們不能只是『支持』人權。」

她的這番言論其實是在針對2017年成人監獄青少年拘留的爭議。 反歧視律師和公平議程委員會Fair Agenda)成員Kamna Muddagouni對此也發表了推文:

人權以及人權相關政策很難吸引新聞的報導,它需要時間、想法及反思,並不僅是一個法律上的答覆,而是一個「對於道德、種族、宗教及哲學議題進行思考後的答案」。

— Kamna मुद्दगौनी (@kamnamm) July 19, 2018

當權利面臨地區性和世界性的夾擊,這場辦於墨爾本的年度活動探討了澳洲和亞太地區各國所面臨的許多熱門議題。

耶和會(Jesuit Catholic)的弗蘭克布倫南神父(Father Frank Brennan)在會中針對宗教及權利進行了演說;在2017年澳洲同性婚姻合法化以後,他即擔任聯邦政府專家小組的一員,負責審查宗教自由問題。

在同性婚姻尚在進行全國民調之際,弗蘭克主張支持平等婚姻。

在他的演說中,他認為從國家層級去立法來規範人權相關的議題將有助於澄清宗教權利,但他也懷疑事情可能不會進行地這麼順利:

要平衡各種權利--包括宗教自由,最好的方法就是撰寫一部《國家人權憲章》。@FrFrankBrennan #HumanRIghts18

— Adam Fletcher (@ad_fletch) July 19, 2018

政府拒絕「衷心的烏魯魯聲明」(The Uluru Statement from the heart)之後,梅根戴維斯(Megan Davis)教授檢視了原住民權利及和解的狀況。第一民族(澳洲原住民族)會議也在其2017年的聲明對「在憲法中建立的第一民族的聲音」、將原住民族托雷斯海峽群島島民(亦為澳洲原住民的一族)與政府的協議程序明文化,以及重現歷史真相等議題提出疾呼。

戴維斯教授想傳達的信息很明確:

如果不先尋求「真相」,就無法進行「和解」 – @mdavisqlder at #HumanRights18 on #UluruStatement pic.twitter.com/XylpAjxxRg

— Lee Carnie (@LeeHRLC) July 20, 2018

如果不先尋求「真相」,就無法進行「和解」 – @mdavisqlder at #HumanRights18 on #UluruStatement pic.twitter.com/XylpAjxxRg

將協商程序明文化的議題在澳洲始終存在爭議,但戴維斯教授用幽默的口氣說道:

@mdavisqlder“條約這個詞讓人們在蕁麻疹中爆發”#UluruStatement #humanrights18

— Theodore Murray

「人們再也無法逃避去殖民化以及轉型的相關問題」

2018/08/15 - 15:21

與蘇迦混血的建築家暨小說家Lesley Lokko的對話(第三部分)

在千里達西班牙港的一場免費公開演講中,Lesley Lokko教授正在進行名為「熱帶滑稽」的講座;該活動由千里達與多巴哥建築師協會所舉辦。照片提供:Mark Raymond,經授權使用。

這是我們訪問Lesley Lokko教授的第三篇文章,亦為此系列最後一篇;Lesley Lokko教授同時也是一名小說家、以及南非約翰尼斯堡大學建築研究所(GSA)所長。你可以於此處讀到第一二篇訪問(英)。

由於擁有一半迦納及一半蘇格蘭的血統,Lesley Lokko教授在看待世界上有一套獨特方法。在迦納時,她由曾在英國接受教育的醫生父親陪伴長大,而17歲時,她前往英格蘭就讀寄宿學校。在那裡,她瞬間因為身為一名黑人--或準確點來說,因為不是白人,而成為一個「半階級」(迦納用來稱呼「混血兒」的用語)。

Lokko在此生都一直聰明地使用這個身在黑與白間的中間地帶,並用以孕育她的作品、她的建築師眼光,這樣的身份認同也影響了她的教學方式,以及在課堂中持續激盪出的文化及認同議題。

千里達與多巴哥建築師協會以及該國最頂尖年度文學活動波卡斯文學嘉年華之邀,Lokko日前首次造訪這個雙子島國(指千里達與多巴哥,Republic of Trinidad and Tobago),就建築對今日社會的重要性、文學以及其他更多議題進行了幾場公開演講。

全球之聲(以下簡稱「GV」):你選擇在南非--這個地方從許多方面來看都是黑白關係的神經中樞--居住並追求你的教育職涯。身為一個處於後種族隔離的混血專業人士,你是如何與那個空間協調相處的呢?

Lesley Lokko(以下簡稱「LL」):部分南非白人,我必須要強調是部分,不是全部,讓我受不了的地方在於,我常感覺到我們的對話背後藏著一個訊息,那就是管理「改變」的這個責任應該落在我身上,因為我是想要改變的那個人。我們,也就是黑人,是那些想帶來改變的人,所以我們應該要處理後續--我把這叫做「歐普拉症候群」(Oprah Syndrome)。處理自己的情緒、自己所犯的罪的責任?他們並不想要,所以他們把這個責任丟回黑人身上。如果這不是種族主義,那什麼才是?我不是來這裡吸收你們的痛苦的。在兩百年來的歷史間,你們(指白人)已經談論了許多自身的痛苦了!我受夠了。

南非救助黑人政策(Black Economic Empowerment, 簡稱:BEE)是南非政府透過為黑人公民提供白人公民所無法取得的經濟好處,來補救種族隔離所造成的不平等的計畫--這項計畫把進步與平等的論戰拉低到金錢的層面。事實上,種族問題並不僅僅與金錢有關。金錢是階級、文化、動能、啟迪、自尊、認同等議題的象徵,這些議題全都包裹在金錢之中。金錢成為最要緊的事,但它成了所追求的目的本身、而非用來追求更進步目的的手段。

GV:這就像是對於黑人認同的持續否認一樣。你在種族、文化以及認同上做了許多努力。舉例來說,對於我們這些融合多種族的加勒比人(另譯:加勒比亞人)來說,建築會如何影響我們的認同?

LL:因為非洲在歷史上即一直與其他地方,像是歐洲、美國、加勒比等地區建立關係,我們都深切地認知到「其他的」黑人文化……非裔美國人、西印度群島人、英國黑人等。我們感知到這些社群某種程度上與我們相連,但同時也是非常分散的--因此非裔人群的心理,無論我們在世界的那個地方,都是非常流動的。這與落地生根無關,不是說人只能屬於一個地方、只有一種認同、只說一種語言……這比那更為開放性。然而,這就是出現問題的地方:建築講的就是落地生根、地點、在這世界上的一個特定地區。身為建築師總有衝動想要去挖掘地基、在那裡放置些什麼、把它固定在地上,並盡可能確保它能屹立在那裡。所以,實際上,這門學科的本質總是與非裔人口離散的心靈本質有著強大的拉鋸--非裔人口的心靈本質是移動的、散佈的、多樣性的。

這對建築師而言是什麼意思呢?我會試著給你一個相當直接、而不是暗喻的例子:我有一名親近友人是多明尼加裔的建築師。她嫁給了一名瑞士建築師,兩人在瑞士巴賽爾(Basel)合開事務所。25年前,當她在康乃爾大學讀書時,還沒有關於種族或認同或流動性的討論。總之,她的事務所贏得了一個重建當地學校的案子,而在設計過程中,她決定要試圖讓各個教室有充足的光線,這讓她想起多明尼加共和國的光線— 柔軟、金黃色、薄霧般的光線。但巴賽爾的光線非常不同,更為冷調…是一種藍色、尖銳的光線。所以我的朋友帶了一小塊雅詩蘭黛的金色眼影到會議上與負責製作百葉窗的工程師開會;她說:「幫我做一扇金屬百葉窗,能夠把光線過濾成這個顏色。」然後他們做到了!這對她來說是個小小的勝利,因為這表示每當一個寒冷的冬日午後,這些百葉窗被拉上以後,教室裡的學生就沉浸於加勒比海的光線中,這是在巴賽爾長大的絕大多數學生未曾體驗過的。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例子,特別是對那些非洲以及遠離故鄉的建築師來說更是如此;目前來看,他們正努力在把他們的情感回應、衝動及歷史融合於一個在歷史上將他們阻絕於外的學科中。

然而,我們仍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我剛參加了威尼斯雙年展(Venice Biennale),展覽中每個人都在問:「非洲在那裡?」沒有一個非洲國家參展,至少不是以國家的名義參展。南非政府租有威尼斯軍械庫(Arsenale di Venezia,為義大利威尼斯的歷史建築群,亦為雙年展會場)的其中一棟建築長達20年,但今年因為財政「不正常」,並沒有推出任何一名南非藝術家參展。於是那棟租來的場館就這樣空空如也。而回到南非國內,可以理解大眾對於政府讓這種事發生感到非常憤怒。這真的很悲傷。政府應該要提供機會讓文化發展……但南非政府並沒有這樣做。而所有非洲國家都是這樣。沒有一個非洲國家政府能夠提供任何一個非洲建築師去參與這場全世界最重要的建築盛會—-而這並不是因為我們太窮負擔不起(而是政府並未提供相當的機會)。但目前的情況也同時反應了一個更複雜的問題,那就是我們公民與政府間的關係--我不認為在世界上的任何角落,這兩造的關係會比在非洲更為嚴峻。

我們是一個深度封建的社會—-我這樣講並沒有「好」或「壞」的含義,只是陳述這樣一個事實。我常把非洲統治菁英階級的組成與亨利八世(Henry VIII)的宮廷進行比較。一些部長級人物圍繞著一個強大的中心人物,仰賴他的恩惠過日子。但宮廷外的民眾活在21世紀,這個時代裡我們能夠取得大量資訊,得以見到其他地方、取得更多啟發、學習其他做事的方法……從福利制度到有效的公共服務等,然而,我們卻沒看到這些東西反應在我們領導人對我們的計畫或行動中。

事實上,一切幾乎完全相反。我們把政府視為某種能夠改善我們生活品質的慈愛父親角色,但是十有八九,這名父親角色注意的只有自己的口袋--還有他周圍人的口袋、而不是我們的。我們繼承的是一個時間上及空間上都來自非常不同根源的政治結構,我們很難適應。亨利八世之所以成為亨利八世不是為了賺錢;他已經夠有錢了。你可以質疑他是如何累積他的財富的,但事實仍舊是他有比四年政治任期久得多的時間來累積--而四年任期本身已創造出了壓力及誘惑。同樣地,你還是會看到擁有權力去改變現狀的政治領導人物,當中有許多是非洲人或非裔離散人口,例如曼德拉(Mandela)、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麥爾坎.X(Malcolm X)。

[ 影片:Lokko教授於安全空間系列#01上談論建築上的基進變革,影片來源:Vimeo UJ GSA。]

GV:加勒比海地區的領導風格也有非常類似的動能。

LL:我已經在建築研究所擔任所長四年了,每一天,我都不停地想著,領導地本身就像是一門職業、而不是你每天工作以外再去做的事,這就是你的工作。在企業世界中,有超乎你想像數量的資訊在談論如何去領導、如何去管理、如何創造更好的公司、更好的團隊……然而,在公部門,這種資訊沒有那麼多。我想,在企業世界中,它們的底線,也就是利潤,正是驅使它們成功的因素。

我檢視了許多政府單位裡的非洲領導者,我常懷疑他們當中是否有人曾擁有過領導所需的那種程度的協助。很有趣的是,我們從未談論這些支持機制,也就是領導者周圍的環境:心理面向、歷史緣由、指導方法--這些平庸的管理者與真正偉大的領導者之間的差異所在。

GV:你曾談論過你透過「把學生敲開」--也就是找出驅動他們的東西是什麼--的方式來進行教學。這樣做可能會有那些影響?

LL: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某一方面,我希望開啟關於種族及認同等艱難議題對話的影響能夠帶來巨大的不同,但另一方面,我也希望發展到某一個時間段,這類問題不再被認為是邊緣性的、或不再只是為了黑人學生的利益而開啟的。

某種程度這是為什麼我在這裡(千里達與多巴哥)的原因。對我們來說(此處的我們,我是採用非常廣義的涵蓋範圍),重要的是擁有核心意義的空間及地點,像是真正頂尖的建築學校;這些空間在深度、正義、創造力、調查性、探索性上皆反映了其核心意義。這並非因為這些學生是黑人,你就「允許」這些黑人學生做的事。我想這是我在建築研究所身上看到的潛力。南非,從很多方面來看,都是將這些議題檯面化並成功達成目的的最適地點,那裡有足夠的基礎建設、足夠的教育經費;同時,這也是南非有史以來第一次,因為政治因素而勢在必行的議題。自從2016年的學生示威之後,每個人的嘴裡都在談「去殖民化」以及「轉型」。道德層面上的必要發展以及政治意志將會帶來改變。人們再也無法逃避這個問題了了。

GV:為了有效改變這件事,你在南非建築研究所採取了那些行動?你一定也曾得到了一些人的啟發。談談影響你的一些建築師及作家。

LL:對我來說,建築的開始以及終點都是在Mies van der Rohe身上。這是陳腔濫調,我知道,但這是真的。他的作品深深地觸動了我,我怎麼用言語也表達不出那種觸動。他的建築對我來說是「有道理的」,是受過七年特定形式現代主義訓練紮根於他身上後的產品。

文學則不太相同。我從未接受過文學訓練,所以我的品味可能會偏向於「直覺性的」,而非「訓練過的」。我在主題還有風格上都受到他人影響,我非常感謝我有受到過影響。有兩名作家對我特別重要--其中一位是南非作家Nadine Gordimer,我受她影響的地方不只有語言,這一方面的影響是大多數人所認為的;另一個影響我的方面則是她使用語言的方式就像是建築師使用空間的方式--她的語言具結構性、正式、非常陽剛。她是一個很難讀懂的作家,因為她並不遵循慣用的標點使用方式等等,但對我來說,她是最棒的。另一個影響我的作家是澳洲作家David Malouf。這兩人從廣義上來說都是後殖民作家,但是他們的作品正好示範了同一個主題可以被處理成截然不同的東西。至於西印度群島地區的作家,我在年輕人讀了很多WalcottNaipaul。當代作家則有Patrick ChamoiseauJunot Diaz

Lesley Lokko教授在博卡斯文學嘉年華於千里達西班牙港的總部談論文學。Mark Raymond攝影,經授權使用。

GV:那麼非洲作家呢?

LL:我讀很多非洲作家時都遇到困難。他們有巨大的才能以及近乎無窮盡可講述的故事,但對許多人來說,他們是非裔的這件事仍舊主導著敘事。我已經等不及要擺脫我們書寫時常帶上的那層「他者」的連結或面紗…但這需要時間。

我即將與(與博卡斯文學嘉年華(Bocas Lit Fest)創辦人Marina Salandy-Brown)進行文學對談,主題是我在書寫第三本書以及第六本書後曾與我出版商進行的兩場談話。每一個人都跟我說,你的第二本小說會很困難,因為第一本表現得很好。但遇到困難的其實是第三本。我簽的合約要求一年寫出一本小說,但第三本花了三年的時間;拖到一個階段時,我的出版商真的受不了了,說:「把那女人帶到倫敦來。」所以我們到了倫敦,他們問我為什麼這麼難寫出這本小說。最後,我的其中一名編輯--她是個很好的人--對我說:「Lesley,看在上帝之愛的份上,我們不能理解你做不到的點在那裡。男人遇到女人,男人追到女人,男人失去女人,最後又再度追回這個女人。」我的經紀人,我想他應該為我感到非常抱歉,他向前傾對我輕聲說:「不要忘了,經典作品都是這樣寫的。」我不知道這樣做有沒有讓我感到比較不難過,但這句話確實讓我覺得自己沒這麼重要。但到了我的第六本小說時,我又回到同樣的會議室裡,進行一場非常奇怪的會議;這場會議成為我某場演講的主題:「拜託,三個就好」。

Lesley Lokko其中一本小說的封面。圖片由Lokko提供,經授權使用。

GV:「三個」什麼?

LL:(調皮地笑著說)我的編輯告訴我:「Lesley,我們剛才私下聊了一下,重點是,我們愛你的書……我的意思是我們只愛你的書」,然後我在想:「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事?」然後她說:「但我們真的認為我們要畫下某條界線,所以我們剛才私下聊了一下、檢視了每一個細節,並且做出決定:我們希望你堅持三個就好,不要超過三個。」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我問他們:「什麼東西不要超過三個?你們可以說清楚一點嗎?」然後她說:「不要超過三名黑人角色。」

他們真正要說的是:「你看,我們尊重你認為你的每本小說中都要有個黑人角色,但你可以有點節制嗎?因為畢竟,你的讀者是在這裡。」這是讓我感到洩氣的其中一個時刻。這是一個行銷上的決策?一個道德上的決策?抑或是一個倫理上的決策呢?所以,我用我自己的那種諷刺方式回說:「混血算嗎?」最後,我不知道我是否算是遵守了這個準則,某些書裡的黑人角色比較少,某些書裡比較多;但對我來說,這是小說書寫階段終結的開始,因為我理解到,我認為自己在做的事與他人認為我在做的事其實是兩件截然不同的事。我認為我是在融合幾種不同的文類,包括言情、驚悚、純文學小說、歷史小說、政治回憶錄等等,但本質上來看,我只是在書寫BBC第五台「性與購物」風格的暢銷書,而這類作品總歸要遵循一套規則。所以雖然我認為我在扭轉規則,事實上我還是在遵從它們,就一個還是三個黑人角色在討價還價。我在寫了十一本小說後不再書寫,我的出版商和我友好地分道揚鑣了,但我仍舊認為他們低估了閱讀大眾。

對我來說,有趣的是,我的書在義大利仍舊非常暢銷,以我的整體讀者比例來說,那是我最大的市場。我的書在英國賣得更好,但是英國的讀者群本來就大得多。如果你看看義大利版本的書封,你會認為我是一種完全不同類型的作者,而且我在義大利進行演講時所被問到的問題是我在英國演說時從未被問過的。更重要的是,我的書中談論「黑人」議題的方式並不像整個文學世界討論這個議題時所採用的方式……我的英國編輯人很好,但是總是不太樂意以這些(黑人)議題作為書籍的主打重點、或是把我包裝成一個黑人作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們認為這樣會讓我被分類到書店中的黑人專區,最後只賣出三百本書--另外就是我不是那麼純的黑人。

如果你端詳Taiye SelasiChimamanda Ngozi Adichie這些與我非常不同的黑人作家,他們就被包裝成黑人、或是非裔作家。在某種程度上是因為在文學小說的世界中(與商業小說世界非常不同),這樣的區別十分重要,而也有一方面是因為他們的作品通常很直接並美麗地用一種當代的方式來直述與認同有關的議題。但像我這類的人就有點麻煩了,沒有那麼黑,也沒有那麼白,在寫作上也沒有特定文類,我認為出版商也很難處理這樣的人。

但英國公爵夫人梅根(Meghan Markle)的出現會改變這一切。我離開南非並開始這次演講之旅的一天,我觀看了英國王室婚禮--我感到非常震撼,原來我們在觀看一個具有如此深刻意義的事件,就算我們只是後見之明亦是如此。我想要針對這點再多延伸一些。如果有人問我我從那裡來,我總是回答:「迦納」。雖然我是由一名蘇格蘭母親在蘇格蘭所生的,我從不會回答「英國」或「蘇格蘭」--問一個混血的人他們從哪裡來總是一個複雜的問題。無疑後續就會被問到「那你究竟是從那裡來的?」或是「那你的父母來自那裡?」如果有人逼問我,我可能會說:「嗯,我有一部分英國血統。」我在80年代以及90年代在英國讀書,那是個非常特別的時期。那時是酷不列顛尼亞運動(Cool Brittania)運動濫觴之時,這對於每個藝術相關領域的人來說尤其深刻。在那個時期,有某一個瞬間(我記得非常清楚)我突然意識到有英格蘭人、威爾士人、蘇格蘭人以外的認同選擇--至少在白人本位主義的認同選擇之外。這種認同就是當代的「英國特質」--它給予這個前帝國的每一塊土地一種不同的、合法的意義,特別是在倫敦。對我來說,梅根的婚姻帶領大家走到了另一個方向,以一種其他人無法達到的方式,直入英國性的核心。我不知道它是否能立即改變任何事,但是,這是我記憶能及的第一次,「英國特質」被分裂了。

或許讓建築、文學以及其他形式文化表述所形成的現狀開始分裂會成為未來改變的動力。

校對:FangLing

在英國很知名的尼泊爾常綠植物「香腸藤」,在當地卻不為人所知

2018/08/13 - 18:10

Holboellia latifolia 是名為「香腸藤」的植物。照片來源:flickr用户peganum. (CC BY-SA 2.0)

「香腸藤」(sausage v ine)生長於尼泊爾的叢林之中,是一種很受英國園藝者們喜愛的攀緣植物,但由於對該植物缺乏認識和適當推廣,知道它的當地人少之又少。有見及此,尼泊爾和印度的植物學家現正嘗試通過研究和宣導來促進大眾認識這種芳香但卻被遺忘已久的植物。

在尼泊爾已知的植物記錄當中,開花植物的品種共有6,000種(約為英國的四倍)。隨著更多的偏遠地區被充分探索,植物學家預計其品種的數量將會升至6,600種。尼泊爾擁有的植物品種佔全球總數百分之2.8,而當中九成以上的都是開花植物。

於尼泊爾被稱為「Gufala」的香腸藤源自於喜馬拉雅山,並因其紫紅色果實酷似香腸外形而得名。由於香腸藤有著甜美香味,加上略帶紫色的鐘形花朵,它吸引了各地的園藝愛好者。生長於海拔1,500到4,000米的喜馬拉雅山脈,其足跡遍佈巴基斯坦以致中國西南部的森林,灌木叢和陰暗溝谷。

傳統上,人們認為香腸藤具有效治療風濕病(Sikkim, India)的功效以及利用其莖幹彎曲成手鐲來治愈骨科等問題(Darjeeling, India)。

博客主人Dan Cooper於他的一個名為The Frustrated Gardener的園藝博客裡為該芳香獨特且難得一見的「常青攀爬者」作出以下詮釋:

如果您想快速覆蓋牆壁或涼棚,Holboellia latifolia(譯註:為香腸藤的拉丁學名,以下翻作「香腸藤」 )會是一位出色的常青攀爬好手。 ……香腸藤特別吸引人的地方在於它於初春散發出來的淡淡芳香,而且其往往能持續多個星期。綠色的雄花和粉紅色的雌花密密麻麻地沿著相互纏繞的莖藤成簇生長。它在花園裡散發著梔子花的芳香,在和暖的氣溫下香氣尤其濃烈。而照顧它們所需具備的條件僅有能躲避最強風暴的屏障、潮濕的土壤,以及每年春季以血液、魚和骨粉作為肥料。

園藝者和植物學家在Twitter上也廣泛宣揚香腸藤的優點:

Interesting description of the fruits of Holboellia latifolia seen @ArchiPlants last week. pic.twitter.com/mgw4ssnWwt

— Lynda Harris (@LyndaPaysagiste) June 11, 2017

上週在@ArchiPlants看到關於香腸藤果實有趣的描述。

— Lynda Harris (@LyndaPaysagiste) June 11, 2017

我的香腸藤看起來很開心--長滿雄性和雌性的花朵 pic.twitter.com/LcqhyjcUVp

— Andrew Radgick (@ARadgick) April 22, 2017

生長於印度曼尼普爾邦(Manipur)的香腸藤果實……美味! pic.twitter.com/npFGveAeQR

— Paul Barney (@PaulEdulis) January 2, 2014

香腸藤與過去殖民時代的聯繫

在一本名為《A Plantsman in Nepal》(意即:尼泊爾的園藝者)的著作中,作者Roy Lancaster於1971年前往尼泊爾並帶走400種植物種子,當中包括香腸藤在內。他不僅是一名英國植物學家,同時亦是一位資深園藝者和廣播員。

香腸藤研究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世紀中期,正值英國統治印度的全盛時期。根據一位尼泊爾的植物學家Kamal Maden所說,第一位研究香腸藤這種植物的是一名丹麥的外科醫生兼植物學家Nathaniel Wallich。當時的他正於印度設立Calcutta Botanical Garden,而香腸藤就是以他的一位鳥類學家朋友Carl Peter Holboell所命名。

Nathaniel Wallich的筆記截圖。第4950項即是關於香腸藤的細節記載。已取得使用許可。

然而,植物專家Robbie Blackhall-Miles最近於英國媒體衛報(the Guardian)中寫道,香腸藤學名中的「Holboellia」是以哥本哈根植物園的主管Fred Louis Holboell命名的。

在印度植物界工作了五年,曾被分發到哈佛大學進行文獻搜索和驗證植物名稱的Uttam Babu Shrestha在其與全球之聲的對話中證實道:

我不太了解它是如何命名的(種名/種加名)。 Holboellia latifolia這個名稱於1824年首次出現在Wallich的著作「Tentamen Florae Napalensis Illustratae」中的第1卷、第24節、第16頁。其後,Wallich在另一著作的目錄中將其名字改為Stauntonia latifolia(書名為「A Numerical List of Dried Specimens of Plants in the East India Company's Museum: Collected Under the Superintendence of Dr. Wallich of the Company's Botanical Garden at Calcutta」)……Stauntonia latifolia是被公認的名稱而Holboellia latifolia 是其另一個的名稱(同義詞)。根據Wallich的講法,兩者所指都是同一種植物。

Maden 寫到有關香腸藤諷刺的一面:

यो वनस्पतिबारे नेपालबाट प्रकाशित पुस्तक तथा अनुसन्धानात्मक लेखमा कम र विदेशमा बढी जानकारी पाइन्छ । नर्सरी उद्यम गर्नेहरूले गोफालालाई सदाबहार वनस्पतिका रूपमा लिई एउटा राम्रो लहरे फूलको रूपमा पहाडी शहरहरूमा भित्र्याउन सक्छन् । स्वादिष्ट फलको लागि पनि यसको व्यवसाय गर्न सकिन्छ ।

हामी विदेशी मूलका एभोकाडो, किवी जस्ता वनस्पति रोप्छौं, महँगो दाममा किनेर खान्छौं । तर, विदेशीले हाम्रै वनबाट स्वादिष्ट फल लगेर व्यापार गरिरहेका छन्, यसबारे पत्तोसम्म पाउँदैनौं ।

在尼泊爾出版的研究文章和書籍中,對該植物的相關資料並不多,但在國外可以找到很多。苗圃企業家可以將Gufala以一種常綠植物和於丘陵城市中擁有美麗鮮花的攀爬者來作推廣。它美味的水果可以用來與他國進行貿易。

我們以昂貴的價格種植、並食用源於外國的昂貴水果--如牛油果(又譯酪梨)和奇異果等。但是,我們卻不知道外國人口中的美味水果裡,竟有來自我們叢林的甜美果實。​

校對:FangLing

「狼群」性侵案的強姦犯竟保釋出獄,西班牙正縱容侵犯女性的暴力行為?

2018/08/13 - 14:57

「當個沈默的大眾並無法獲得公平正義,讓我們一起大聲抗議吧!」

示威者聚集在位於西班牙馬加拉的憲法廣場(Constitution Square),抗議法院對「狼群性侵案(la Manada)」的判決結果。照片由CANVALCA拍攝,以創用CC4.0國際版分享。

在「狼群性侵案(La Manada)」中,五名年輕男子遭指控在2016年的西班牙奔牛節(the San Fermin festival in 2016)期間輪姦一名女性。但在等待最終判決之際,他們獲得保釋出獄。位在西班牙潘普洛納(Pamplona)的法院以二比一的投票結果,祭出這項臨時決議。這個西班牙法院的最新判決結果也讓群眾有著兩樣情——部分民眾慶賀這個結果,但部分民眾則以受害者之名,呼籲司法正義。

這群男子在西班牙可是惡名昭彰,因為他們遭指控輪姦一名年輕女性,他們還偷了受害者的手機,甚至將侵犯受害者的影片上傳到社群媒體。「狼群(La Manada)」是這群男子在WhatsApp上的聊天群組名稱,他們還在群組內分享性侵過程的照片,並且威脅著受害者。這群男子原先應受「防禦性拘留」達兩年——這指的是在法律最終判決以前,他們可坐牢的最高年限,而這樣的時間限制可因法院的判決而延長。

法官瑞卡杜(Ricardo González)贊成無罪釋放「狼群性侵案」的成員。他指出,那部由被告所拍的影片顯示,「性行為發生在相當歡愉熱鬧的氛圍。」且受害者的臉看似相當享受。法院中唯一女法官瑞可(Raquel Fernandino)也投下無罪開釋的贊成票,唯有法官瓊斯(José Cobo)投下反對票。

這是起極具爭議的案件

法院在進行第一次判決時,裁定這群男子是涉及性侵害( sexual assault )事件,而非較嚴重的強姦罪(rape)——對西班牙大眾來說,這樣的判決結果過於溫和。但第二次的判決結果竟同意讓這群男子保釋出獄,這讓許多民眾有著「被打臉」的感覺。

納瓦拉省(Navarre,負責處理該案件的自治區)的法院指出,這群被告早已成了公眾焦點且他們並不有錢,因此他們沒有逃亡之虞、也無法再犯下其他案件。另一個法院的考量是,這群被告住在離受害者300公里遠的地方。

蘿拉(Laura Duarte)則在推特做出以下回應:

Como ya conocemos las caras de los cinco de #LaManada debemos estar sobre aviso. O sea, que caminemos atentas. Esta es la conclusión que se extrae del auto de la Audiencia de Navarra, que entiende que la pérdida de anonimato evita que reincidan. Terrible. https://t.co/RqyHCJJmjP

— Laura Duarte (@lau_duart) 22 de junio de 2018

這五名被告已經成了知名人物,所以身為民眾的我們需要提高警覺——這正意味著,當我們走在街上時,我們必須小心翼翼。我們還能從法院判決結果做出這個推論——如果他們很有名,他們就不會再犯下其他性侵案件。這是多麽可怕的結論啊。

被告方的律師表示,保釋金在短時間內就已付清,這得感謝被告方家人的幫忙。他也批評,社會大眾的憤怒是源自於敵對行動,「這些歇斯底里的抗議者是由某些政黨所策動,他們的行為是不正義,也不合理的。」

另一方面,民眾在社群媒體上大肆批評法院的決定。歐洲議會成員(MEP),同時也是西班牙左翼政黨「我們能(Podemos)」的黨員爾本(Miguel Urbán)就在推特上表示:

El tribunal que estimó que no hubo agresión valora ahora que no hay riesgo de fuga o de reiteración delictiva. El movimiento feminista ha demostrado estar varios pasos por delante de la sociedad; la #JusticiaPatriarcal aún está varios kilómetros por detrás https://t.co/iUA3isTZhT

— Miguel Urbán Crespo (@MiguelUrban) 21 de junio de 2018

眼前這個法院的判決結果,先是認為強姦罪名不成立,現在它又說,被告脫逃或再犯的機會根本不存在。這也顯示,即便女性主義運動風起雲湧,但其進展遠遠超乎實況——父權式的司法制度(#JusticiaPatriarc)依然存在。

編劇家塞居(Sergio Santesteban)也質疑法院的公正:

He perdido la cuenta. Después de la decisión de los tres magistrados de la Audiencia de Navarra, ¿cuántos miembros tiene ya “La manada”?

— Sergio V.Santesteban (@Sergio_VSantes) 21 de junio de 2018

現在,我再也數不清了。在納瓦拉省法院的判決結果出爐後,我不禁自問,「到底這個國家有多少人是『狼群性侵案』的共犯?」

深陷縱容暴力的險境

許多人認為,這起「狼群性侵案」和法院判決所帶來的影響,早已超越事件本身。在社群媒體上,很多民眾指出,這背後所反映的是,我們正深陷忽視暴力所帶來的危險,而且讓「狼群性侵案」的被告能保釋出獄,還可能帶來更大的社會衝擊。

此外,這五名被告中有四名成員在犯下潘普洛納「狼群性侵案」前,其實還涉及另一起性侵案的司法訴訟——他們在科爾多瓦(Pozoblanco, Cordoba)對一名年輕女性下藥並且強暴她。

No todos los hombres son violadores, pero con que hayamos dejado en libertad a cinco que sí que lo son todas las mujeres nos hemos convertido en posibles víctimas.
Nadie debería mantenerse en silencio ahora. El silencio, por lo que se ve, no condena.
Así que gritemos.#LaManada

— Clara D. (@Watoreon) 21 de junio de 2018

並不是每個男人都是強姦犯。但是現在這五名涉及性侵案的男子已從監獄中釋放出來,這讓我們都成了潛在的受害者。我們應該站出來抗議,來反映我們的心聲。如同我們所見,當個沈默的大眾並無法獲得公平正義,因此,讓我們一起高聲呼喊吧!#LaManada

La Audiencia de Navarra se pone firme y obligará a los miembros de la manada a jurar por el niño Jesús que se van a portar bien mientras estén en la calle.

— Anacleto Panceto (@Xuxipc) 21 de junio de 2018

納瓦拉省法院以強硬的態度命令「狼群性侵案」的成員在耶穌面前發誓,他們從今以後將會表現得宜。

A los de la Manada los reciben con vítores, otros chicos los quieren imitar, otros tantos hacen bromas sobre hacerlo. Lo vemos y somos conscientes de que no estáis en nuestro bando pero se os olvida que nosotras cada día somos más. #EsUnaGuerra

— Tartaruga.

波蘭學生以抗議拖延可能會嚴重打擊學術自由的爭議性法案

2018/08/13 - 11:33

「佔領抗議」。攝影Pamela Gąsiorowski,授權使用。

原文發佈於2018年6月26日。

波蘭的學生抗議已成功拖延一項反對者們聲稱可能會威脅到大學自治的法案。

這項被稱為「2.0法案」的法案裡包括了減少對地區性大學的贊助及研究機會等提案,目的是要減少大學議(University Senate)會對校園的控制。大學議會是由一群學生、學者以及其他大學員工共同組織的組織,其營運由組織內部成員自決安排。而新法案則意欲降低其控制力,轉而支持由大學以外人士組成的一個大學理事會(University Council)。

該法案日前新增的另一條文則要求學術機構所聘用的女性研究者需於60歲退休,比起男性同僚的退休年齡早了5歲。

波蘭執政的右翼國家主義者黨派法律正義黨(Law and Justice)自2015年掌權後,已於社會多個面向皆加強了政府的控制力度。批評者們擔憂,這項法律草案是專制主義的另一表現。

近兩週來,全波蘭各大學的圍牆、露台以及圍籬上都被貼滿了手繪海報、標語及小手冊,學生們佔領各個空間,怒吼出他們對於這即將實施的改革的不滿。這次示威活動是1989年以來首次的全國性學生示威活動。

在華沙露台上誕生的抗議運動

這項法案是由波蘭科學暨高教部部長Jarosław Gowin所推動的。6月稍早,在總理Mateusz Morawiecki提出100餘條修正條款之後,這項法案即被送到波蘭下議院進行二讀。

一般推測該法案會在2018年10月實施,但事實並非如此。

對該法案的抗議最早宣布於Facebook上,是發生於6月5日的一場名為「解放學術日」的活動(波蘭語:Wolne Dni Akademii;英語:Free Academic Days)。來自華沙大學的學生佔領了卡齊米日宮(Kazimierz Palace,為校長辦公室)的露台;卡齊米日宮就在位在最時尚的Krakowskie Przedmieście街上。

「獨立學習」(波蘭語:Nauka Niepodległa;英語:Independent Learning)的口號之下,抵抗的情勢越演越烈。參與者舉辦論壇及集會,得到波蘭國內以及海外多個機構的支持。

有一些政治人物在推特上祝賀學生,可能參選波蘭總統的Robert Biedroń就是其一;而也有人直接提供食物及睡袋等物資,實際支持抗議行動。

Studentki i studenci UW, protestują w obronie spraw, w które reforma Gowina uderza najmocniej: mniejszych uczelni. Okazując solidarność z mniejszymi ośrodkami bronią autonomii i demokracji, które na uczelniach są tak samo ważne jak w państwie i polityce. Dziękuję Wam!

「日本觀察與驚喜瞬間」討論串在推特上爆紅

2018/08/10 - 14:40

日本的吸煙室(照片來自 Nevin Thompson)

(原文發表於 2018 年二月二十六日)

曾任部落格發布平台 Medium 設計團隊主持人及文字設計師的名人 Marcin Wichary[今年二月]到日本進行為期數週的旅遊。很快地,他就注意到了當地生活中的「使用者介面」(user interface,UI):包括告示、按鈕,以及一般行事作風──諸如排隊等電車或者購買餐點一類,在日本人看來也許理所當然、卻令外來者稱奇的生活細節。

在兩週的日本之旅中,Wichary 開始用推特(Twitter)來記錄他對「日本之道」的觀察,從標示到垃圾桶,無一不包。這總數達 300 則推文的超大討論串迅速爆紅:

This epic thread of @mwichary‘s observations and surprising moments in Japan, with an emphasis on everyday UIs, is just the best. I wish this was a blog. https://t.co/L1hi2Qvlxt

— Andy Baio (@waxpancake) February 12, 2018

@mwichary 這側重於日常使用者介面的驚人討論串「日本觀察與驚喜瞬間」是最棒的、沒得比。多希望這是一個部落格。twitter.com/mwichary/statu…

— Andy Baio (@waxpancake) February 12, 2018

這是 Wichary 初次來到日本,而他馬上就注意到東京地鐵和他工作地點舊金山的灣區捷運(BART)之間的差異。

11. The fare gate closed on me in a rather gentle way when I tried to walk past it without inserting the ticket.

(Contrast: San Francisco BART gate that slammed itself into my thigh and gave me a bruise *after* I paid my fare.)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11. 當我試著不插票卡就走過收費閘門,閘門以一種相當緩慢的速度在我面前闔上。

(相較之下:BART 的閘門在我刷過票*以後*,還會狠狠砸上我的大腿,給我一片瘀青。)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Wichary 常常一邊在推特上實況轉播他的日本見聞,一邊向大家請益:像是這些標明地鐵出口海拔高度的告示。(這些告示是為了海嘯而準備的──2011 年東日本大地震[譯註:即三一一大地震]所引發的海嘯,在日本東北沿岸的一些地方,浪高足足超出海平面逾三十公尺):

28. Does anyone know why does this subway entrance tell me this? pic.twitter.com/ix5BbCo3UW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2, 2018

28. 有人知道為什麼地鐵出口要告訴我這個嗎?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2, 2018

這趟日本行也以一些其他方式──像是這款在日本火車站隨處可見的類比鐘──勾起了 Wichary 的往日情懷:

150. (150!)

This is a particularly Marcin-shaped mystery. I know this clock from my childhood. From Poland.

I recreated it in JavaScript. I wrote about it (https://t.co/4swcDxsmPQ). So why is it here, now, all over the place!? pic.twitter.com/ZakyxPAz23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2, 2018

150.(150!)

這是個為我量身打造的謎團。我小時候就見過這個鐘,在波蘭。

我曾經以 JavaScript 將它重現,還為它寫過一篇文(medium.com/the-outtake/th…)。所以,它現在為什麼會在這裡,到處都是!?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2, 2018

Wichary 注意到,電車和地鐵的標示常常試圖要讓人更有禮貌、增進社會和諧:

60. Manspreading: A global epidemic. :·/ pic.twitter.com/2A2cReIqH6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3, 2018

60. 開腿族:全球流行病。:·/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3, 2018

147. The tone of this ad is kind of incredible. pic.twitter.com/O1BFEEudi4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2, 2018

147. 這則廣告的調調滿妙的。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2, 2018

有時候,他也會研究一下日本大城市的日常生活,探討尋常經驗中的使用者介面──像是在快餐店購買餐券:

17. Interesting system: you pay for a ticket to a restaurant in front of it, and then enter and give it to a server. No tips, and after finishing you just get up and leave? pic.twitter.com/DVkYPhPl1S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17. 有趣的機制:你在餐館前面付錢買餐券,然後進到裡頭、把餐券遞給服務生。不用給小費、吃完就拍拍屁股走人?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身為設計師,Wichary 也對日本貨幣的美學很感興趣:

23. All of the yen coins have arabic numerals… except one of them (5).

In general, only 50/100 look like they’ve been designed together. pic.twitter.com/ctioQ41m8O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23. 所有的日圓硬幣[上面]都有阿拉伯數字⋯⋯除了一種之外(五日圓)。

總的來說,只有五十日圓和一百日圓看起來像是成套的。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25. I’ve been informed by @txsector that a one-yen coin will float on the surface of the water, and I can confirm this.

(As you can see, it took me a while.) pic.twitter.com/GW7Z36CYte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25. @txsector 告訴過我,一日圓的硬幣會浮在水面上。我可以證實這點。

(如你所見,這花了我一點時間。)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就像許多訪日遊客,Wichary 也覺得自動販賣機是個待解之謎:

21. This vending machine had a flap covering the banknote port. I don’t understand why. pic.twitter.com/J89hE6LQ2k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21. 這台自動販賣機有片薄板蓋住入鈔口。我不懂這是為什麼。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63. I didn’t know I had so many feelings for vending machines until I started seeing dozens of them outside, exposed to elements.

(Which explains the money cover above.)

Also, vending machines don’t seem to be gross here! Which is becoming kind of an overall theme. pic.twitter.com/iVDps94mxs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3, 2018

63. 我都不知道我對自動販賣機這麼有感情,直到我開始見到許多自動販賣機被放在室外,承受風吹雨打、日曬雨淋。

(這就解釋了前面提到過的入鈔口蓋板。)

還有,這裡的自動販賣機看起來沒那麼噁心!──現在的自動販賣機大都越來越噁心了。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3, 2018

Wichary 也提到了日本與美國之間一些比較微妙的差異──出於迷信,美國的建築物一般沒有第十三層樓:

7. My hotel room is on the 13th floor, which I love. pic.twitter.com/ZGvjMw0AR5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7. 我的旅館房間在第十三層樓,太讚了。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他在旅館房間還觀察到一個引人好奇之處:

20. Super interesting hotel flashlight. There is no on/off switch. The thing that mounts it on the wall also separates the two batteries and cuts off the power.

What do I need this for, though? pic.twitter.com/K9JfzGzDiR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20. 超有趣的旅館手電筒:上面沒有開關,那個讓它可以掛在牆上的東西,同時也把裡面的兩個電池分開、切斷電源。

不過,我要這個幹嘛?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在該則推文的回覆中,有人指出:在地震或其他可能會引起停電、失去照明的狀況下,手電筒就派上用場了。

Wichary 正在寫一本關於鍵盤沿革的書,所以對於日本人如何使用鍵盤特別感興趣:

First keyboard I interacted with in Japan was already kind of amazing. Mechanical numeric keypad in an ATM! pic.twitter.com/U0bnG3rWui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我在日本用到的第一個鍵盤,就已經頗為神奇。這台自動櫃員機上的數字鍵盤是機械式的!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 2018

Keyboard mystery: I’ve seen a bunch of older Mac keyboards today (including the legendary black MacBook) where Control key is adorned with an extra pen icon. What is that all about? I have never seen this before. pic.twitter.com/kPgbIWecwD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3, 2018

鍵盤上的謎團:我今天看到一堆老式的 Mac 鍵盤──包括傳說中的黑色 MacBook。那些鍵盤的 Control 鍵上,另外多畫了一個筆的符號。那是用來做什麼的?我以前從來沒看過這個。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3, 2018

Mystery solved! The pen was to draw attention to the menu allowing you to switch between many modes of entering Japanese. It otherwise behaved as ^ or Ctrl.

The shortcuts still work today, but the special icon and key are gone. I am not sure why the intro’ed it or removed it. pic.twitter.com/PRUr9oBkgw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3, 2018

謎團解開了!那個筆的符號是要讓人注意到能夠切換多種日文輸入法的電腦選單,不然它用起來就和 ^ 或 Ctrl 沒有兩樣。

這些快捷鍵到今天還是能用,但那個特別的符號和按鍵已經沒有了。我不確定他們當初為什麼要用它、後來又為什麼要把它移除掉。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3, 2018

想要閱讀該推特討論串中其餘有關日文鍵盤的部分,請到這裡

Wichary 也注意到,日本標示的資訊密度之高,可能會讓它們顯得過於複雜。

46. Is there a name for this kind of esthetic? Is western text stretched thin in here (which I see very often) just to make the low information density slightly less unbearable? pic.twitter.com/xqFwhS9B8u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2, 2018

46. 這是哪門子美學?在這邊把西方文字拉細──我還滿常看到的──只是為了要配合它的資訊密度,好讓它稍微沒那麼難以忍受嗎?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2, 2018

就像許多到訪日本的遊客,Wichary 對於日本人為了避免打擾到別人所花的心思印象深刻。比方說,他就注意到,建築工地一般會貼出時間表,好讓當地民眾知道何時會有工程進行:

78. It seems that construction sites are supposed to tell you ahead about their work schedule for the week? Some of those displays are even electronic!

(I drew the complicated one on my trackpad. It says 解体工事: demolition work. February 4 is Sunday = no construction.) pic.twitter.com/aVUnNHaP2a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3, 2018

78. 建築工地似乎應該要事先告訴大家他們當週的施工時間表?那種公告有些還是電子的!

(我用觸控板查了一下那個比較複雜的。上面說:「解体工事」(即拆除工程)。二月四日是星期天 = 不施工)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3, 2018

到了旅程尾聲,Wichary 不只對日本人的多禮深有所感,對於日式生活之道不分地域的共通性也印象深刻。

You probably noticed a lot of patterns. Here’s another one. A lot of my discovery of Japan followed this routine:

1. Discover something amazing.
2. Realize this amazing thing is EVERYWHERE, a baseline.
3. Discover an even more extraordinary version of that thing, in some places.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7, 2018

你大概已經注意到不少[既定]模式,這是另一個──我在日本的許多發現都是照著這樣的程序走:

1. 發現某種神奇的東西。
2. 意識到這個神奇的東西到處都是,只是最低標準而已。
3. 在某些地方,發現那個神奇的東西的進化版。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17, 2018

想要一覽推特上的原始討論串,可以到這裡;Wichary 也〔於二月底〕在部落格上就他的日本之旅發表了一篇文章:

Apparently it’s a rite of passage to write a guide to visiting Japan after visiting Japan.

Here’s mine, with links to other good ones. If you’re like me and are planning to visit, I hope it’s useful: https://t.co/BgrTp9UK7W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24, 2018

在造訪日本之後寫篇日本導覽,看來好像成了種慣例。

這是拙作,並附上其他好文的連結。如果你和我是同類型的人,也在計畫要去日本,我希望這對你有幫助:medium.com/@mwichary/marc…

— Marcin Wichary (@mwichary) February 24, 2018

本文更新:Marcin Wichary 已不在 Medium 任職。

面對全國性的暴力死亡事件,奈及利亞人尋求更好的處理方式

2018/08/10 - 11:48

一個呼籲人民到Aso Villa遊行的標題,該處是奈及利亞總統位在首都阿部加(Abuja)的工作場所和官邸。該遊行旨在抗議奈及利亞於2018年6月間不斷發生的殺戮行為。

2018年6月23日,武裝槍手在喬斯(Jos)--奈及利亞高原州的首府--襲擊11個村莊,並殺害超過200位村民,是最血腥的報復性鄉村衝突之一。對此,國家安全部隊卻毫無反應。

經過6月23日的攻擊後,奈及利亞人說,夠了就是夠了。對於殘忍的謀殺,他們開始在社群網站上使用主題標籤(hashtag)進行全國性的小型抗議,像是 #讓奈及利亞再度安全(#MakeNigeriaSafeAgain)和 #停止殺戮(#StoptheKillings)。有些人走上街頭,不過人數不多。

奈及利亞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國家,但有8,700萬居民生活貧困博科聖地(Boko Haram)的反叛分子、公共衝突、土匪、以及其他形式的衝突,也都是該國暴力死亡的人數飆升的原因。自2018年1月以來,在17個州內、至少1,813位平民被謀殺--比奈及利亞2017年的受害人數894人翻了兩倍。

為了表達他的不悅,作家暨媒體影響者Gimba Kakanda與其他奈及利亞夥伴們一同走上街頭,並這麼說:

Here to ask our politicians for a better deal! #MakeNigeriaSafeAgain pic.twitter.com/YckqrcOs3F

— Gimba Kakanda (@gimbakakanda) June 30, 2018

在此要求政治人物好好處理事情!#讓奈及利亞再度安全

前教育部長、也是世界銀行(World Bank)副總裁的Oby Ezekwesili博士也走上街:

I MARCHED as far as I could to the Villa to protest the INEFFECTUAL WAYS of .⁦@NGRPresident⁩ ⁦@MBuhari⁩ on the #TerroristsHerdsmenKillings.
Their Police, Military & SSS trampled on my rights- seized my banner. #StopTheKillings. #EndTheBloodFlow!#PlateauMassacre . pic.twitter.com/fljTDIt42q

— Oby Ezekwesili (@obyezeks) June 26, 2018

這次遊行,如果我能走到總統府就會走到總統府,抗議 @NGRPresident⁩、@MBuhari⁩ 對於 #恐怖份子謀殺牧人(#TerroristsHerdsmenKillings)的不當處理方式。他們的警察、軍隊、社會福利系統都在踐踏我的權利--奪取我的旗幟。#停止殺戮 #停止流血(#EndTheBloodFlow)#高原大屠殺(#PlateauMassacre

曾獲多個獎項的公關暨社群影響者Isima Odeh在他的推特(Twitter)帳號Africa Fact Zone一行行地說道:

#PrayForNigeria

3 dead in last week's Ojuelegba truck accident

Over 130 people dead in Plateau crisis

4 dead in Igbeagu, Ebonyi & Ukelle, Cross River clash

Today, 30+ vehicles with people burnt, as tanker catches fire on Otedola Bridge

Butchers & cops clash in Bodija, Oyo. pic.twitter.com/MRSDpKBkMg

— Africa Facts Zone (@AfricaFactsZone) June 28, 2018

#為奈及利亞祈禱

3個人在上周的Ojuelegba卡車意外中死亡

逾130人在高原危機中喪生

Ebonyi州的Igbeagu、克里斯河州(Cross River)的Ukelle的衝突造成4人死亡

今天,奧多拉橋(Otedola Bridge)上的油車著火後,30多台載著人的汽車也跟著燒了起來

屠夫和警察的衝突在奧約州(Oyo)的Bodija上演

民間社群團體也加入:

We are saddened by the events in Plateau state that have left hundreds dead, orphaned and widowed.
In these trying times, we should unite as a people and not fight among one another. Our hearts go out to all the victims of these attacks.
We are with you, we care#PrayForPlateau pic.twitter.com/iWuhfnyjRp

— Our Moment Group (@OMG_NIG) June 25, 2018

對於高原州的事件造成幾百人喪生、失去依靠、喪失丈夫,我們感到非常難過。在這艱難的時期,我們要團結在一起,不要起衝突。我們的心與攻擊事件的受害者同在。
我們與你同在,我們在乎 #為高原祈禱(#PrayForPlateau

就連前總統Atiku Abubakar都深深譴責政府無力保護公民:

Mindless killings in our country, we cannot be in continuous mode of bloodletting & mourning. Government needs to be alive to its primary responsibility of protection of lives and property. My heart goes to the victims of Barkin Ladi LGA of Plateau State https://t.co/x3f0UcHC2F

— Atiku Abubakar (@atiku) June 24, 2018

對於國家裡的盲目殺戮,我們不能一直處於流血、悲痛的模式。政府必須為保護生命、財產的首要責任站出來。我的心與高原州的Barkin Ladi LGA的受害者同在。

在一則新聞聲明中,國際特赦組織奈及利亞分部也加入網路聲援:

The authorities have a 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 lives and properties, but they are clearly not doing enough going by what is happening. The latest incidence in Plateau state, where armed gunmen attacked 11 villages on 23 June for at least seven hours and killed at least 200 villagers without intervention from security forces should be investigated.

當局有責任保護人民的生命與財產,但看到目前的狀況,很明顯他們做得不夠。高原州最新的攻擊在6月23日,武裝槍手攻擊11個村莊,時間持續至少7小時,殺害了至少200位村民,而該進行調查的安全部隊卻完全沒有作為。

這個非政府組織也在推特分享了一張殺戮的地圖:

Nigeria: Mapping the killings across Nigeria from January to June 27: #Nigeria#Borno#Benue#PlateauKillings#Zamfara#BirninGwari#Tarabapic.twitter.com/X8aw7J76TZ

— Amnesty Int. Nigeria (@AmnestyNigeria) June 28, 2018

奈及利亞:奈及利亞各地自1月至6月27日發生殺戮的地區:

6月23日的攻擊事件帶來排山倒海而來的指責,奈國總統穆罕默杜·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也到喬斯慰問人民。在他給苦惱民眾的演講中,他稱讚了自己所帶領的政府如何妥善地處理了國家不安的情緒,並鼓勵人民祈禱上天的幫助

Nobody can say that we haven’t done well in terms of security, we have done our best, but the way this situation is now, we can only pray.

沒有人能說我們在安全方面做得不好。我們已經盡了全力,但就目前的情況,我們也只能祈禱

總統的發言只不過是火上加油,因為人民什麼安全措施都沒有。

Pres Buhari @MBuhari went to Jos to tell the people who had just buried hundreds of their loved ones that were massacred that there is nothing he can do they should pray to God, yet he has lots of security protecting him. Why didn't he send his security to Jos & pray to God?

— Aisha Yesufu (@AishaYesufu) June 30, 2018

Buhari總統 @MBuhari 去喬斯,跟那些剛把幾百位被屠殺的摯愛之人埋葬下土的人民說,他什麼忙都幫不上、大家只能跟上天祈禱,但他有的是安全部隊保護他,他怎麼不把安全部隊送到喬斯,然後跟神祈禱?

奈國的挫折情緒持續上升,奈及利亞人對善治和保衛生命、財產的需求也不斷提高。只有時間能讓大家知道,這一切是否會好轉。

校對:FangLing

網民報告: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連任,土國記者恐將持續受迫害,而譯者是否為下一個目標?

2018/07/30 - 16:04

2013年6月,示威者前往塔克辛廣場。Mstyslav Chernov攝。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全球之聲倡議計畫(Global Voices Advocacy)的網民報告(Netizen Report),針對世界各地網路權益所面臨的挑戰、所取得的勝利,以及國際新趨勢提供即時快訊。

土耳其於6月24日進行國會及總統大選,總統埃爾多安最終再度贏得選舉、迎來他的第四任任期;而土耳其的網路使用者也因此再陷黑暗之中。

自從土耳其於2013年爆發大規模社會運動開始,Twitter和YouTube等社交媒體就斷續被關閉。而維基百科也自2017年4月起遭到封鎖

在這次大選之前,土耳其的運輸、海運事務暨通訊部(the Ministry of Transport, Maritime Affairs and Communications)即主張在選舉期間封鎖社交媒體上「不正常」的內容。有鑑於此,大眾預期將未來有更多網站被封鎖,然而這(政府的預先聲明)同時也顯現了較過去為高的政策透明度--這可能是回應土國內外網路倡議人士以及研究者所施加的壓力。

與致力於數位自由的非營利組織NetBlocks合作的技術研究者仍舊在收集選舉中的測試結果。NetBlocks向全球之聲證實,在選舉當天曾發生多次斷電,而埃爾多安所屬黨派正義與發展黨(AKP)則施壓電信公司Vodafone,要求其不得為反對黨提供臨時基地台。

自從2016年7月的政變開始,土耳其一直持續處在「全國緊急狀態」中。雖然緊急狀態已於今年七月到期,當地專家懷疑政府對於大眾資訊的控制將會持續。

在過去這段期間,土耳其的新聞工作者以及人權運動人士已為追求網路自由付出慘痛代價--他們面臨騷擾、逮捕以及訴訟,這些受害者中也包括了一些僅是在社交媒體上批評了埃爾多安的人

新聞網站sendika.org的伊斯坦堡辦公室在今年六月遭到土國政府突擊,因為政府正對其編輯Ali Ergin Demirhan展開新一波的調查;Demirhan早在去年即因被指控「試圖抹黑公投結果」而遭監禁。審查制度研究者發現,自開站以來,sendika.org已在土耳其被封鎖了至少61次

除了記者及人權人士等普遍目標之外,另一個出現在土耳其政府搜索雷達上的網路工作者則較鮮為人知:譯者。

全球各地有越來越多活躍的社交媒體使用者開始為讀者們翻譯新聞及社交媒體報告。這是為了讓更多人開始關注各地當前的重要活動--例如當地的示威活動或是審判。

6月21日,土耳其社交媒體使用者暨譯者Sebla Küçük因為在Twitter上散布「恐怖份子文宣」而遭逮捕起訴。然而這些犯法的推文其實只是從英語媒體上翻譯的新聞內容,主題是2018年稍早於敘利亞北部阿夫林州(Afrin)發生的「橄欖枝行動」(Turkish military operation in Afrin)(註)。

編註:「橄欖枝行動」是土耳其與其扶植的「自由敘利亞軍」於2018年1月進攻敘利亞庫爾德族控制的阿夫林州的軍事行動。 土耳其表示行動目標是在敘利亞境內建立縱深30公里的「安全區」。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表示在阿夫林戰事結束後,土耳其軍隊將會對有美國軍隊進駐的敘利亞北部城鎮曼比季採取行動。(維基百科,CC BY-SA 3.0)

Küçük告訴新聞網站Diken,她懷疑檢察官真正的目的其實是她對與前國營銀行Halkbank執行長Mehmet Hakan Atilla審判的相關報導所從事的翻譯。

她說。「很明顯地,(檢察官)很擔心我對於Hakan Atilla審判所進行的翻譯,但是因為他們找不到證據,所以他們就用一個無憑無據的指控來控告我。」

 

歐盟新著作權指令可能會扼殺網路

歐盟即將通過新的著作權指令( Copyright Directive),這份將於全地區適用的政策可能會終結歐洲、甚至全世界線上資訊自由流動的現況。

6月20日,歐盟法律事務委員會(EU Legal Affairs Committee)投票通過一項指令,要求Facebook等大型網路平台事先向媒體公司購買授權許可,才得以連結到其他媒體所刊登的故事;此指令同時將要求(社群平台)推行「上傳過濾器」的措施,該「過濾器」將檢查所有欲上傳的內容是否不具侵權疑慮、再予核准上傳至網路上。這樣一個系統有極高的技往障礙需要突破,但歐盟領導階級並未因之卻步。

除了維基媒體基金會(維基百科的管理者)之外,另有數十名科技專家、網路政策專家以及倡議人士已公開反對此政策。

 

衣索比亞解除其對264個網站的封鎖!

2018年6月底,在新總理Abiy Ahmed的命令之下,衣索比亞解禁了共計264個網站,當中有數個網站已在衣索比亞被禁了10年以上。在被解禁的網站當中,有數個新聞網站刊登過批評政府及政黨的言論;這些網站不僅到監控,更有數十位媒體工作者因為這些站台而被前朝政府逮捕。

衣索比亞前總理Hailemariam Desalegn 於2018年2月辭職,之後衣國陷入一段過渡期--公眾示威廣為發生、暴力層級不斷提高,而執政聯盟也不斷分崩離析;在一陣喧囂過後,新政府的權力已漸趨穩定

 

埃及新聞網站上線9小時後就遭禁

儘管埃及政府對於新聞相關領域設置重重障礙、並對相關從業人員多所威脅,仍有一些人願意嘗試。在「阿拉伯人權資訊網絡」(Arabic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報導埃及人權保護以及違反人權相關內容的新聞網站上線9小時後,該網站旋即遭禁。

 

中國當局並不覺得John Oliver好笑

中國當局日前將英裔美籍喜劇演員John Oliver的名字以及其電視節目名稱「Last Week Tonight」加入微博及微信等社交媒體平台自動屏蔽的關鍵詞清單中。此舉是因為Oliver日前在一集節目中對於中國政府對政治及宗教言論實行鎮壓的行動表達了諷刺(且逗趣)的評論所致。

 

柬埔寨臉書用戶因貼文面臨法律威脅

柬埔寨將於7月29日進行大選;該國3名臉書用戶因被指控違反該國最近通過的「冒犯君主罪」而被告上法庭;冒犯君主罪將一切汙辱王室的行為視為犯罪。

 

印尼政府現在可截聽可能與恐怖行動有關的「任何對話」

印尼的新反恐法讓政府可以「…監聽任何疑似被用於準備、計畫或進行恐怖主義犯罪行為的電話或其他溝通管道」,許多人擔憂這項法律會被用來合理化政府對於人權運動人士或新聞記者的監視行為。「人權觀察」組織在日前一份分析中提出了對這項規定的憂心。

此外,在印尼,心靈成長書籍作者Alnoldy Bahari因為在臉書上散佈仇恨語言、違反2008年的科技資訊暨交易法(Electronic Information and Transaction Law)而被判有罪。西爪哇的一個地方法院判處Bahari 5年徒刑,另科1億盧比(約計7,155美元)的法款。國際特赦組織以及SAFEnet都對此判決進行譴責,認為這是違反正當法律程序的決定。

 

川普的募款好夥伴是否販售了監控技術給土耳其呢?

紐約時報以及The Intercept的報導都暗示,一間由共和黨重要募款人布洛迪(Elliott Broidy)所經營的武器公司Circinus正在建造網路追蹤以及監控軟體。雖然這些報導的真實性尚待證實,但根據The Intercept所取得的遭洩資料,該公司的科技服務似乎是要賣給土耳其、羅馬尼亞、阿聯酋以及賽浦路斯政府。

Circinus也在網站上廣告其用於警方及監獄管理者的家用監控設施。根據該公司的網站,這些服務「(允許)對通訊軟體(包括Skype、即時訊息、電郵、社交媒體)進行資料收集、分類及分析,並擁有監控行為以及資料萃取的能力。」

網民報告最新研究

訂閱網民報告

本報告由Ellery Roberts BiddleMohamed ElGoharyL. FinchArzu GeybullayevaJuliana HarsiantiOiwan LamMong PalatinoKarolle Rabarison Sarah Myers West共同撰寫。

總之,武士牽貓散步圖的故事到底是什麼?

2018/07/27 - 08:03

野口哲哉(Tetsuya Noguchi)2014年的作品〈武士與穿盔甲的貓散步圖〉 (着甲武人猫散歩逍遥図) 。這張圖在社群媒體上廣為流傳 。

過去幾年來,有一張圖莫名的在社群媒體上被分享了數十次。這張圖畫的是一個沒穿鞋子的日本武士溜著一隻穿盔甲的貓,武士還戴著貓耳頭盔。圖片看來有些斑駁老舊,也許是日本中世紀時期的作品。

關於這張畫的內容有許多不同的見解:

My most favorite painting of Mongolian conqueror Genghis Khan

— Gautam Trivedi (@KaptanHindustan) June 4, 2018

我最喜歡的一幅關於蒙古征服者成吉思汗的畫

事實上,這幅畫是日本藝術家野口哲哉(Tetsuya Noguchi)的作品,他的創作特色是用奇怪或常以喜劇情境的方式來描繪武士。

他展現出對傳統技藝的精通,能創作出細節繁複且不會與博物館格格不入的盔甲複製畫。

探討日本藝術界的網路雜誌artscape Japan,其寫手Alan Gleason將這種創作風格稱為「超現實武士主義」,他解釋:

每幾年,就有藝術家以浮世繪或膠彩畫的形式創作咬漢堡的藝妓等諷刺畫而成名。雖然這種噱頭一開始很新鮮有趣,過了一段時間卻變得陳腐,看一、兩次還覺得好笑,但幾乎稱不上是藝術家常為其作品下的犀利註解──「傳統與現代的碰撞」。

此藝術流派的最佳實踐者(腦海中浮現日本藝術家寺岡政美(Masami Teraoka))的作品之所以成功,不是因為過於明顯的諷刺手法,而是因為他們掌握了創造惡搞風格的古典藝術形式。一旦藝術家的技巧變得非常純熟,將完全提升作品的層次,使其不再是拙劣模仿,成為一種風格。

野口哲哉的作品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這位駐點在東京的藝術家的其他作品,還包括穿著瓢蟲式盔甲、栩栩如生的武士雕像:

[HAPPENING] Tetsuya Noguchi “ANTIQUE HUMAN”  https://t.co/R1XRwSCohA Where the SAMURAI are. Old but new world

— Shift Mag Japan (@shift_en) January 21, 2017

(展出中)野口哲哉的「古代人類」https://t.co/R1XRwSCohA 這些武士展出的地方,古老卻又新奇的世界

除了經常在Twitter發表創作,野口哲哉的作品也定期在日本舉辦展覽。他的個展「對中世紀的愛」(From Medieval With Love)目前正在東京銀座的Pola美術館(Pola Museum Annex)展出。

【ニュース】ユーモラスな武者像 ── 野口哲哉さん4年ぶりの大規模展、銀座で明日開幕 https://t.co/04nWExboi0 pic.twitter.com/G3htCNmfia

— インターネットミュージアム (@InternetMuseum) July 12, 2018

(新聞)幽默的武士雕像:野口哲哉的大型雕像作品明天(2018年7月13日)開始於銀座展出

一部2017年的紀錄短片略述了他的創作過程(日文發音,配有YouTube英文字幕):

前南斯拉夫人民對克羅埃西亞在世界盃足球賽獲得的勝利感到開心嗎?是的。

2018/07/27 - 06:20

這張克羅埃西亞國家足球隊與其他前南斯拉夫國家的國旗拼貼一起的照片被張貼在臉書上,並佐以一份組成這個球隊的各個球員資料名單。這張照片的標題為「這就是為什麼前南斯拉夫應該要支持克羅埃西亞」,有上萬則網友留言並有六千次分享。照片由來自貝爾格勒(Belgrade)的Stefan Simić提供,經授權使用。

儘管在世界盃足球賽決賽敗給法國隊,克羅埃西亞卻成功地感動了全世界的球迷:畢竟,誰不喜歡看原本不被看好的球隊擊敗包括得過雙冠軍的阿根廷(1978/1986)在內的強勢國家隊伍呢?

但來自前南斯拉夫的讚揚卻有著相當特別的氛圍。身為這個地區唯一在淘汰賽過關斬將的代表隊,克羅埃西亞激勵了許多來自於巴爾幹半島的正面回應,與鄰國之間的歷史種族張力對抗著。

這種反應並非第一次發生,例如:這個地區最受歡迎的名人:塞爾維亞網球好手喬科維奇(Novak Đoković)在今年7月15日的溫布頓網球賽獲得了他的第四座冠軍獎盃。這個月初,他向一名記者表示為克羅埃西亞國家隊在接下來的比賽加油打氣:

Navijam za Hrvatsku i nadam se da će osvojiti tutulu. A ko je pravi favorit – ne znam. Svetsko prvenstvo je nepredvidivo takmičenje, ispale su Nemačka i Argentina, reprezentacije koje su na prošlom SP-u igrale u finalu.

我(現在)支持克羅埃西亞,而且我希望他們能贏得冠軍。我不知道誰才是最有希望奪冠的隊伍。世界盃是無法事先預測結果的競賽,像是前冠軍隊伍德國隊和阿根廷隊就可以證明此事:他們都被淘汰了。

當地一名為克羅埃西亞小報 Jutarnji 執筆的記者 Ante Tomić ,就強調克隊的門將蘇巴西奇(Danijel Subašić)在對戰丹麥隊時成功阻擋了三顆(射)點球之後,被當成英雄般致意。而他本身是克羅埃西亞國內的塞爾維亞少數族群的一份子。

在他的臉書動態看板上,一篇標題為「這就是為什麼民族主義是坨X」的文章被轉貼超過2萬9千次

…Diljem naše zemlje… svi su vrištali od sreće u jednoj kretenskoj zgodi da je, kraj više od pet stotina tisuća registriranih hrvatskih branitelja, domovinu obranio jedan Srbin.

Što god se dogodilo do kraja Prvenstva u Rusiji, meni je, nakon ovoga, iskreno, nebitno. Jer, Subašićeva je obrana tri jedanaesterca sama po sebi jedna velika povijesna pobjeda koja ispunjava oči suzama, to je trijumf čovječnosti nad mržnjom i glupošću. A nije zaista mogao biti bolji trenutak za to jer je Svjetsko nogometno prvenstvo, sa svim onim zastavama, himnama, dlanovima na srcu i licima našaranim ratničkim bojama, jedan prvorazredni nacionalistički događaj. Nacionalizam masu uspaljuje vjerojatno i više od igračke vještine. Više od Modrićevih driblinga i Rebićevih voleja crveni i bijeli kvadratići zaslužni su za rekordnu prodaju piva i čipsa. U takvom nepodnošljivom ludilu krvi i tla trebao nam je Danijel Subašić da se panterski baci ustranu i izbije balun u korner i neporecivo dokaže kako je nacionalizam totalno sranje.

在我們國家各處⋯⋯每個人用欣喜若狂的尖叫聲迎接這個矛盾的事件:我們的祖國除了登錄名冊中的五十萬前戰士之外,還被一位塞爾維亞人保衛著。

現在俄羅斯世界盃足球賽會迎來什麼樣的結果對我而言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蘇巴西奇抵擋了三顆點球本身就是個令人眼眶泛淚的歷史性勝利,如同人性道德戰勝了仇恨跟愚蠢的輝煌勝利。之後可能不會再有更美好的時刻了,因為世界盃足球賽,混合著這些國旗、國歌、將掌心貼在胸前和畫著戰士彩料的臉龐,就已經是第一級的民族主義大事了。也許相較於運動本身,民族主義更能使人們熱血激昂。甚至比上莫德里奇(Modrić)的傳球和雷比奇(Rebić)的凌空踢射更是如此,紅白相間的格子衫軍團造就了啤酒和洋芋片的銷售紀錄。在這個瘋狂且令人難以忍受的血與土之中,我們需要的是蘇巴西奇像黑豹一樣地一躍而起把球踢到角落,並且證明民族主義最終只不過是一坨X。

然而,有些塞爾維亞民族主義人士卻負面看待克羅埃西亞支持塞爾維亞的事件。一名推特用戶表示「克羅埃西亞人才不會支持塞爾維亞人」。

但許多網友以2017年8月發生的事實對此作出回應:克羅埃西亞女籃在塞爾維亞女球隊晉級歐洲青少籃球錦標賽(Championnat d'Europe FIBA)決賽時曾公開表示支持。

當時,一位穿著國家隊制服的克羅埃西亞球員在臉上塗寫著「塞爾維亞人」(Serbie)字樣的照片在網路熱浪上翻騰著。

Kada vas uce da mrzite druge narode pogledajte ovu mladost Srbije i Hrvatske kako se zajedno raduje ulasku Srbije u finale juniorskog EP 2017. za kosarkasice,i ako imate bar malo ljudskosti u sebi vise necete mrzeti.. https://t.co/3I4GaHQKFQ

— Srdjan (@spartaolimp35) July 11, 2018

新推文:每次當有人要你仇視其他人民的時候,看看這些在2017年歐洲青少籃球錦標賽肩並肩慶祝塞爾維亞隊入場的塞爾維亞和克羅埃西亞的年輕人吧。

影片推文:這一代青年代表著塞爾維亞和克羅埃西亞的未來。沒有仇恨、邪惡思想,這些女籃球員慶祝著塞爾維亞隊晉級CE決賽。

共同分享的文化傳承

國際足總(FIFA)在管理一支變更了國號與疆域的國家隊的歷史檔案時,其作法出現了爭議。

舉例來說,俄羅斯被視為蘇聯(全稱: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勝利的唯一繼承國,對其他前蘇維埃政體的國家造成了損害。相同的情況,塞爾維亞是南斯拉夫唯一的正式繼承國,儘管事實上南斯拉夫的國家代表隊是由共和政體下各個國家的球員所組成,其中也包括了克羅埃西亞

這與現今各國不斷上升的共享文化傳承的情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例如,在《蒙特內哥羅每日報》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克羅埃西亞在世界盃足球賽的表現被視為前南斯拉夫足球光榮的連續體。這篇文章也被廣泛分享流傳,其中包括了克羅埃西亞足球教練Mario Kos

Imala je nekadašnja Jugoslavija mnogo velikih majstora, neprevaziđenih vedeta, fudbalskih ikona kojima se klanjala Evropa.

Od Montevidea 1930, preko Čilea 1962, Šekularca, Skoblara, Jerkovića i ostalih, zatim Džajićeve generacije početkom 70-ih, pa moćnog tima sa Pižonom, Šurjakom i Sušićem koji je razočarao 1982, sve do Stojkovića, Savićevića, Prosinečkog i drugova koji su penalima rasplakani u četvrtfinalu Mundijala u Italiji 1990.

Kakvih je tu bilo i trenera – od Aleksandra Tirnanića, Miljana Miljanića, Tomislava Ivića, Branka Zebeca, Todora-Toze Veselinovića, Anta Mladinića, Vujadina Boškova, sve do Ivice Osima i Ćira Blaževića.

I niko od njih, apsolutno niko, nije uradio ono što su istorijskog 11. jula 2018. godine, u Rusiji, uradili Zlatko Dalić i njegovi fudbaleri.

San generacija i generacija nekadašnje države, koja je voljela i koja se ponosila fudbalom, dosanjali su Luka Modrić, Ivan Rakitić, Mario Mandžukić, Dejan Lovren, Ante Rebić, Danijel Subašić i ostali momci koji će zlatnim slovima ostati upisani u istoriji hrvatskog fudbala.

Prestigli su čak i “vatrenu” generaciju Hrvata iz 1998. godine – Boban, Šuker, Prosinečki, Asanović, Jarni, Bilić, osvojili su bronzu na Mundijalu u Francuskoj, što je bio uspjeh za koji je malo ko vjerovao da će biti prevaziđen.

前南斯拉夫有許多在歐洲極受重視的大人物、大明星、足球偶像。

從1930年蒙特維多國際足協世界盃(Montevideo 1930)到1962年智利世界盃(Chili 1962),到Šekularac、Skoblar、Jerković和其他人;1970年代初期的Đajić世代,還有強盛球隊如Pižon、Šurjak和在1982年西班牙世界盃失望的Sušić;到Stojković、Savićević、Prosinečki還有他們在1990年義大利世界盃八強賽事中於十二碼罰球PK戰輸球的戰友們。

他們同時也有卓越的教練(團隊):Miljan Miljanić、Tomislav Ivic、Branko Zebec、Todor-Toza Veselinovic、Ante Mladinić、Vujadin Boškov、Ivica Osim還有Ćiro Blažević。

但他們之中沒有人,完全沒有任何人,曾經達到總教練達利奇(Zlatko Dalić)和他的球員在2018年7月11日俄羅斯球場上的表現。

盧卡·莫德里奇(Luka Modrić)、伊萬·拉基蒂奇(Ivan Rakitić)、馬里奧·曼祖基奇(Mario Mandžukić)、德揚·洛夫雲(Dejan Lovren)、安特·雷比奇(Ante Rebić)、達尼耶爾·蘇巴西奇(Danijel Subašić)和其他男孩們的名字將以金色字體書寫在克羅埃西亞足球歷史中,他們已經成功地為前(聯邦)政府公民的世代夢想畫上了休止符。

他們成功地超越了自1998年開始的克羅埃西亞「火紅」世代──Boban、Šuker、Prosinečki、Asanović、Jarni、Bilić,他們從1998年法國世界盃帶回了銅獎,這份成功曾讓許多人相信再也無法被超越。

勝利的日子

7月15日隨著克羅埃西亞國家隊在莫斯科以及喬科維奇在溫布頓的球賽,對這些支持這個新的、富含包容精神的球迷而言真的(對部分人士可能只是字面上的意思)是精神滿足的一天。

塞爾維亞籍部落客和作家Igor Čobanović張貼了一張以克羅埃西亞和塞爾維亞國旗拼貼而成的圖片以讚揚克羅埃西亞國家隊,這張照片搭配巴爾幹著名格言:「祝鄰居的牛哞哞叫!」──意味著我們總是為他人的不幸感到喜悅,即使這麼做對他們自己毫無益處。

Da budemo ljudi malo za promenu pic.twitter.com/9EebZGSeJ6

— Igor Čobanović (@DaZivimSan) July 14, 2018

圖片文字:祝鄰居的牛身體健康且活蹦亂跳著!
推特:讓我們表現得像人一樣以追求改變。

身兼製片人的塞爾維亞籍演員Bojana Maljević也表達了她的樂觀看法:

Najgore što može da se desi političkim elitama na Balkanu je
da narodi počnu iskreno da navijaju jedni za druge u sportu, da saradnja u kulturi i umetnosti bude u kontinuitetu, te da mediji počnu da proizvode zajedničke programe.

— Bojana Maljević (@BojanaMaljevic) July 14, 2018

對巴爾幹政治人物而言最糟糕的事情是人民開始真誠地相互支持彼此的球隊、為這個地方建立起長遠的文化及藝術,或是媒體開始製作聯合報導。

然而,波士尼亞籍部落客Srđan Puhalo卻依然悲觀:

Braco Balkanci, sutra nema fudbala i tenisa, ostajemo sami sa svojom mrznjom, siromastvom i bijesom!!!

— Srđan Puhalo (@SrkiPuhalo) July 15, 2018

巴爾幹的弟兄們,明天我們將不再有足球和網球,我們將獨自與我們的仇恨、窮困和憤怒留在一塊兒!!!

雖然法國隊戰勝了克羅埃西亞隊,好心情卻沒有因此動搖,尤其隊長盧卡·莫德里奇還獲頒單場最優秀球員的金球獎。

Even the Sky is Crying for Croatia today.
You have Won Heart of Millions across the World!
Modric you are a legend!#WorldCupFinal #FRACRO pic.twitter.com/jnjYGPudgj

— Vishal Verma (@VishalVerma_9) July 15, 2018

連天空都為今天的克羅埃西亞隊掉眼淚
你們已經贏得了全世界成千上萬球迷的心!
魔笛,你是個傳奇!

矛盾的是,克羅埃西亞國家隊遊行在首都札格瑞布(Zagreb)的街道上,同行的卻是新納粹主義份子湯普森(Marko Perković Thompson),他的演唱會在西歐許多國家都以有推廣二戰期間崇尚法西斯主義的烏斯塔沙政權為由而遭到禁止。

但是,以目前看來,這似乎都未能削弱這個地區對克羅埃西亞國家隊的歡欣興奮之情。

Томпсон је њихова срамота, а то не умањује њихов успех.

— алекса011 (@volimtenikad) July 16, 2018

湯普森對他們而言是個恥辱,但這對他們的成功毫無影響。

而克羅埃西亞的功績對所有前南斯拉夫政體內外的輸家所引起的迴響,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約旦偏鄉數週無水可用,富人卻得全天候供應

2018/07/24 - 11:57

約旦,瓦地倫。 攝影者: Treks Jo。(已取得圖片使用許可)

約旦是世界第二缺水國家,它有兩大主要河流,一是和以色列交界的約旦河,二是和敘利亞共享的耶爾穆克河(Yarmouk)--這些河川在流經這兩個國家後,都只留下微量的水可供約旦使用。

當提及全國各地十二處已知的地下水流域時,水源的永續性一直是一個隱憂,因為有些流域已達到其最大可使用量,有些則被過度利用--這些情況皆在在威脅到其未來的可使用性

近年來受到敘利亞戰爭的影響,約旦境內增加了140萬餘名(受到戰爭而遷徒的新)居住者,並共同仰賴這些有限的水資源,這現象更加劇了水資源過度使用的情況。

當展望未來,氣候變遷的威脅只會使情況變得更糟。史丹佛大學的科學學者更預測,截至本世紀末,約旦的氣溫可能會上升4°C、降雨量則預計將減少三分之一。因此,有鑑於2071年至2100年間乾旱現象及長度預期皆將加倍,約旦地區的生存將受到嚴竣的威脅。

儘管災難是不可置否的,然而在約旦,並不是其990萬名公民中的每一個人都對這樣的威脅有相同的感受。其中,政府未能提供部分地區充足水源,其原因可能與各地人民的社會地位息息相關。

全球之聲採訪了曾經住在安曼Amman's Al-Yasmine社區(一個相對擁擠、且居住水準略低於鄰近社區的區域)、而在後來搬到阿布頓Abdoun社區(一個被認為是菁英階層居住的區域)的貝德(Sara Bader),她這麼說道:

我們(在Al-Yasmine)每週可以使用兩次水,但夏天時的給水量常不足以讓我們度過一個星期--每每我們用水時總是非常謹慎,所以我們得把握有水的那天,來從事洗衣和其他耗水活動。現在(到了阿布頓)每天都有水可以使用,我母親也不需要擔心哪一天才能洗衣服了。

也許你會覺得不公平--有些地方全天候供應水,有些地方一星期才兩次。但事實上,每週送水兩次已經是一種「特權」,這是許多沒這麼幸運的人們所夢寐以求的。

在安曼省中的許多的貧困地區、特別是在農村裡,每二十天才抽一次水,有時甚至根本不抽水。

一位居住在杰拉什省(Jerash)的公民在其寫給政府的信中抱怨了水的問題:

我想替數百位人民--已經19、20、甚至30天沒有水用的人民--的生活窘境發聲。

他持續說道:

我有證據證明,由於市政府並沒有穩定供水與部分地區--甚至不到一個月一次,使得這些地區一年以上都沒有水可用。

他的約旦同胞們也針對這封信所提出的問題給予了評論:許多人建議他可以「搬到政府官員隔壁」或「去一個更好的社區」,如此就能獲得更好的供水服務--因為在「 精英社區」是不可能有缺水問題的。

此現象在一些省份造成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居住在這些省份的家庭通常由許多成員組成,而且這些居民大部分又都是農民,由於灌溉需求,他們更迫切地需要用水。

然而,政府不論是否確實供水至某處,都仍會對該地收取輸水服務的費用;在政府並未供水的那些時期,居民們就需要向私人的供水公司買水(俗稱「加水車」、「水箱車」)。因此,這些居民往往被迫繳交兩次費用:一次是給政府,另一次則支付給加水人員。

這些私人販售的水箱,其公訂價格約為每度/每立方公尺4約旦第納爾(相當於6美元),這已是許多人無法負擔的金額,但仍有部分服務商藉機剝削消費者,收取5第納爾的服務費。

政府一直明顯忽略各省的供水問題,其背後真正的原因究竟是什麼?一名在水利和灌溉部(Water and Irrigation Ministry )服務的匿名員工向全球之聲這麼說:

實際狀況並非大家所了解的那樣:政府部門並非偏心,而是貧困地區的基礎設施和水利管道薄弱,被輸送的水資源有2/3都會流失,因此才無法持續供水。

由於政府無法承擔每天都流失這麼龐大的水量,因此才改以每週或每兩週供水;而且即便供了水,漏水問題也使得這些水資源無法被妥善輸送至目的地。

當被問及為什麼政府並未修復或更換這些會漏水的管道時,他僅表示由於預算不足,目前尚無法優先處理這個問題。

然而,政府已承諾今年水的分配會更公平些,並保證夏天時各省都可以獲得供水;希望它能夠兌現並且維持他的承諾 --畢竟,獲得水資源是一種人權

亞美尼亞「天鵝絨革命」背後的女性

2018/07/23 - 15:47

本文分享自合作夥伴Chai-Khana.org,由Aren Melikyan撰文與攝影。

亞美尼亞現任總理Nikol Pashinyan之所以能當選總理,部分原因應歸功於女性。然而對許多人而言,讓這位充滿改革決心的抗議領袖在今年五月掌權的「天鵝絨革命」(Velvet Revolution)僅僅是個開端。

今年春天,上千名女性走上亞美尼亞街頭,進行為期約40天的抗議,除了要求執政者換人,更要爭取她們在傳統父權社會中的權利

對於其中的3名抗議者而言——30歲的Maria Karapetyan,是衝突轉型想像中心(Imagine Center for Conflict Transformation)發展部主管;22歲的Avnik Melikyan是非營利團體無暴力社會(Society without Violence)的專案協調人員;23歲的Lilith Baghdasaryan則是一名政治運動者,她們都期望能有更多變革,而不光只是讓女性在國會或內閣中得到席次而已。

其他訴求還包括改變社會對女性的態度、並賦予亞美尼亞女性更多取得實權所需要的技能--從這方面看來,這些女性抗議者確實是一群「革命家」。

編註:天鵝絨革命(又稱「絲絨革命」),狹義上是指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於1989年間發生的反共產黨統治的民主化革命——這場為期不到12天的民主變革自該年11月17日的大規模示威開始,從頭至尾沒有打碎一塊玻璃窗、沒有任何衝擊政府機關的激烈行為,在不發生流血衝突的情況下實現了政權更替。

廣義上而言,天鵝絨革命是和暴力革命對比而來的,指沒有經過大規模的暴力衝突就實現了政權更迭,如天鵝絨般平與柔滑。(整理自維基百科,CC BY-SA 3.0)

烏干達民眾對剝削女性、年輕人及窮人的「社交媒體稅」說不

2018/07/23 - 02:23

烏干達民眾挺身反對社交媒體及數位付款相關新稅制。

2018年7月1日,烏干達政府開始對國民徵收200烏干達先令(美金0.05元)的社交媒體使用費;此舉引起了烏干達民眾的不滿。

烏干達的人均GDP為604美元,在新稅法上路之後,日常使用社交媒體或是通訊應用程式將會佔去烏干達民眾平均年收入的3%。

民眾對社交媒體稅的反對造成了7月2日出現了新法實施上的轉折;當時對此法感到擔憂的民眾聚集在法院,聲稱這項新稅違反了烏干達憲法。

請願者認為,這項稅款違反烏干達民眾的人權;在1995年烏干達共和國憲法特別條款中保護了人民的相關權益。

肯亞媒體《每日國家報》報導:

這項請願是由一群網路法律倡議計畫Cyber Law Initiative (U) Limited組織中的年輕律師人以及Opio Bill Daniel、Baguma Moses、Okiror Emmanuel 和Silver Kayondo等四人所提出;他們對司法部長提出抗議,質疑每日200烏干達先令(美金0.05元)的社交平台使用費於憲法上的合理性。

[…]

這項請願特別針對「2018消費稅補充法案」(Excise Duty Amendment Act 2018)當中的幾款條文;這些條文指出要就使用行動電話OTT(Over The Top,泛指任何透過網際網路提供資訊的服務)服務收取稅款。

這項新稅威脅到了言論自由以及資訊取得的基本權益;這些權益不僅受烏干達憲法所保障,同時也被「公民與政治權益國際公約」以及「世界人權宣言」等國際條約所保障;烏干達是這兩項條約的簽約國。

請願者也請求法院頒布命令,永遠終止收取社交媒體稅。PCTech雜誌報導

他們希望法院頒布命令,永久停止政府及所有相關機構、當局及官員對於網路或社交媒體的使用收取任何稅費。此外,他們也希望有一項命令,用以指引政府以及政府相關通訊部門管制;烏干達通訊委員會(UCC)能以保證自由使用、網路中立以及開放網路的方式來管理OTT服務。

烏干達律師Silver Kayondo誓言要「上訴到非洲人權法庭」:

#SocialMediaTax Raymond Mujuni已加入請願者為OTT新聞來源以及#數位傳播爭取權益。我們正前往法院控告AG(司法部長)。UCC以及URA(稅務服務機構)會成為我們接下來的目標。我們會抗爭到非洲人權法庭。

我們所代表的全球之聲社群也在這個議題上表達了立場,和烏干達行動人士於推特上一起舉辦了象徵團結的推特馬拉松;活動已於7月9日展開。

#NoToSocialMediaTax(對社交媒體稅說不)活動海報。(由Innocent Amanyire @NinnoJackJr設計,經授權使用)

在法律戰役持續進行的同時,對於平等、社會正義和網路使用等相關問題仍舊存在,需要進行進一步調查。根據「全國資訊科技局」(Nation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uthority)的一項調查,有77%的烏干達民眾無法負擔網路使用的基本費用,目前該國也只有22%的人口使用網路。

烏干達政府並未投資於能夠擴大讓更多烏干達人民得以連接上網的基礎設施,而是實施嚴格限制人們使用網路的社交媒體稅;唯一得益的只有拿到更多錢的國庫

批評家認為,這項稅收是一種雙重收稅的形式,因為烏干達政府已就使用時間及數據進行徵稅。目前,許多使用者表示,他們無法負擔因為使用網路社交通訊平台(也就是所謂的OTT服務),每名用戶每天額外的200烏干達先令的稅款。

這項稅收不但擴大了烏干達年輕人以及貧困族群間的網路使用鴻溝,同時也重擊到了女性,讓數位性別鴻溝變得更為嚴重。

豁免富人:對窮人徵稅。#SocialMediaTax pic.twitter.com/nUz0SdLNBr

—Rwakakamba Morrison (@Rwakakamba) ,2018年7月2日

站在社交媒體前線的烏干達年輕人感覺到社交媒體稅的壓力

烏干達掙扎於東非國家最高失業率之一的處境中。一項2014年的人口普查報告顯示,在1千8百萬14到64歲的烏干達國民中,有58%失業。於此同時,根據烏干達通訊委員會2014年的一份報告,有52%的烏干達民眾擁有手機,而當中有71%居住於鄉村地區。

15到24歲的年輕人是使用智慧型手機的大宗族群,也佔烏干達人口的28%。許多人使用電話以及WhatsApp來投入賺取數位貨幣的生意。他們認為社交媒體稅只會壓制創業、做生意的簡便性,以及創意。

東南非地區國際ICT政策合作組織(CIPESA)指出,1GB的數據服務現在花費使用者近40%的平均月薪:

第一部分:#烏干達最貧困族群上網的花費會提高10%,造成光是1GB的數據傳輸就要花費他們近40%的平均月薪。最富有族群的烏干達民眾只會感受到上網花費上升1%!@A4A_Internet#SocialMediaTax pic.twitter.com/aiYTtNReky

冒犯了已經負擔過重的民眾

這項社交媒體稅緊接在烏干達政府2018年4月所開徵的社交媒體「八卦稅」,該稅款亦引起相當大的爭議;此次社交媒體稅被認為是對於已然負擔過重民眾的一次冒犯。當時,烏國總統Museveni寫道:

我並非要提出一個針對教育性、研究性或參考用途網路使用的稅款…在這些用途上當然是免費。然而社交媒體上的olugambo(八卦)(意見、偏見、汙辱、朋友閒聊等)以及Google的廣告;我想不出還有誰應該付這些稅款,因為我們需要資源去處理他們八卦的後果。

烏干達政府將社交媒體平台分類為一種豪奢活動,這曝露出Museveni政府成員對於媒體識讀的嚴重缺乏。

烏干達記者Daniel K. Kalinaki簡要地概述了「八卦稅」及「社交媒體稅」對於烏干達民眾日常生活的影響:

基本上來說,社交媒體稅有兩個問題。其一,它錯誤地將同一個人剝了兩層皮:一名臉書用戶已經付了行動電話、數據使用以及電力的相關稅款;這些東西中大多數都是產品而非收益。這個稅款就像是你先在一個空體育館的門口收門票,等進去要找位置時又再收一次錢。

第二,人們一般不是靠八卦或是汙辱別人討生活;他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無事幹、悲哀,常常是失業的。徵收稅款讓這些人閉嘴就像是要那些餓肚子連一粒米都吃不起的人改吃塊紅絲絨蛋糕。這個稅款和行動支付稅已經讓太多年輕人及窮人受害,包括許多住在鄉下地區未曾付過直接稅款的人。從Kidera到Kyotera你都聽到有人在哀嚎。

坎城影展大贏家:日本導演是枝裕和作品小介

2018/07/22 - 02:41

說明:坎城影展金棕櫚獎得主──是枝裕和導演。(截圖自《小偷家族》發行公司與宣傳方GAGA的YouTube官方頻道

(原文發表於2018年6月9日)

今年五月,日本導演是枝裕和(Hirokazu Kore'eda)成為21年來首位在坎城影展贏得金棕櫚獎的日本導演。本次是是枝裕和六度入圍坎城影展;這位日本導演曾在2013年,以《我的意外爸爸》(Like Father, Like Son)一片,獲頒坎城影展的評審團獎

在法國蔚藍海岸的坎城所舉辦的坎城影展,被公認為是世界上最具聲望的影展;每一年,只有少數電影能夠登上入圍名單、競逐坎城影展的獎項。許多重量級的電影人,都是在坎城影展嶄露頭角、闖出一片天──珍・康萍(Jane Campion)的《鋼琴師和她的情人》(The Piano)、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的《黑色追緝令》(Pulp Fiction)和卡洛・李(Carol Reed)的《黑獄亡魂》(The Third Man),都曾在影展中榮獲金棕櫚獎

上一位獲得金棕櫚獎的日本導演,是日本新浪潮導演今村昌平(Shohei Imamura),得獎作品為《鰻魚》(The Eel)。

今年,是枝裕和以《小偷家族》(Shoplifters)一片奪得金棕櫚獎。導演表示,這部電影是根據真實故事改編;本片由常與是枝裕和合作的中川雅也(Lily Franky)、樹木希林(Kirin Kiki)主演,描述了一個徘徊在貧窮邊緣、在東京勉強度日的小偷家庭的故事。

是枝裕和的電影在記錄人類共通的經驗之餘,也常常探討家庭關係。雖然是枝裕和常被拿來與上世紀中的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Yasujiro Ozu)做比較,但他自己曾說,作為導演,他覺得自己跟英國的社會寫實主義導演肯・洛區(Ken Loach)有更多共通之處──洛區的自然主義(naturalism)追求的是「捕捉當下的真實」。

有些人認為,《小偷家族》意在批判過去二十年來,由於薪資水準停滯不前貧富差距擴大,以致低迷不振的日本經濟。

《小偷家族》的確在日本引起一些迴響。例如惡名昭彰的日本右翼評論家兼整形名醫高須克彌(Takasu Katsuya),便曾如此批評道:

日本人の「万引き家族」を日本人が賞賛することこそ世界の恥ではないかな?
沈黙するのが国家の品格だよ。 https://t.co/CBZ3Ty24uF

— 高須克弥 (@katsuyatakasu) June 1, 2018

Isn't it a global embarrassment that a Japanese person has won an award for making a film about a family of Japanese shoplifters? Just one more example of a nation on the decline.

一個日本人,因為拍日本小偷家庭的電影而得獎,不覺得這丟臉丟到全世界了嗎?又是一個國家衰落的例子。

對於高須克彌和其他人的中傷,是枝裕和近日在接受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Japan)採訪時,如此回應道:

A film is not a vehicle to accuse, or to relay a specific message. If we reduce a film to this, we lose all hope for cinema to ignite a richer conversation. I have never made a film to praise or to criticize something. That kind of filmmaking is nothing but propaganda.

電影不是譴責的手段,也不是傳達特定訊息的方式。如果我們把電影貶低到這種地位,那麼電影就失去了激發多元交流的可能性。我不曾為了褒貶某事而去做一部電影。那種電影除了宣傳工具之外,什麼都算不上。

是枝裕和於五月贏得金棕櫚獎後,也拒絕了到文部科學省接受表揚的邀請,他解釋

Reflecting on the past where the film industry became united with ‘national interest’ and ‘national policy,’ I tend to think that keeping a clear distance from government authority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

慎重考慮到電影界和「國家利益」、「國家政策」掛鉤的過往,我傾向於認為,與政府當局保持明確的距離才是正途。

是枝裕和作品小介

自1991年以來,是枝裕和已拍過18部電影和電視紀錄片。是枝裕和在幾乎所有這些作品中,都使用了寫實的敘事手法,來探討人類共通的經驗──而這些作品,通常以家庭為其背景。

《幻之光》(幻の光,1995)

宮本輝(Teru Miyamoto)的小說翻拍成電影的《幻之光》(Maborosi;日文片名「幻の光」,意思是海市蜃樓或虛幻的光)。敘述了一個年輕的母親在丈夫謎樣的自殺之後守寡、再婚,而後搬到遙遠的能登半島(Noto Peninsula)的故事。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評論這樣說道

Watching the film, which has little dialogue and many lingering shots of the Japanese landscape, one has an uncanny sense of entering the consciousness of the main character and seeing through her eyes, all without really knowing her.

這部電影對話很少,但鏡頭卻帶到許多日本景物,讓觀眾即使不曾真正認識主角,卻不可思議地覺得,像是能進入到她的內心、透過她的眼睛來看這個世界一樣。

是枝裕和導演在這部電影中所使用的室內榻榻米視角(Tatami shots),加上他聚焦在劇中人物和家庭生活的敘事手法,讓人不由得會把他拿來和小津安二郎相比。

《下一站,天國!》(ワンダフルライフ,1998)

在這部1998年的電影中,剛離世的死者們選出了自己最幸福的記憶後,就可以上天堂──而後便在這個幸福的回憶中,度過永恆。而那些無法決定要選擇哪個記憶的人,則會帶著所有回憶,成為協助初逝者的官僚。其實在寫《下一站,天國!》的劇本時,是枝裕和曾訪問過500個人,想知道他們會希望能夠留住哪個回憶,直到時間的盡頭。

[影評人]羅傑・伊伯特(Roger Ebert)在1999年曾寫下過這樣的評論

Kore-eda, with this film and the 1997 masterpiece ‘Maborosi,’ has earned the right to be considered with Kurosawa, Bergman and other great humanists of the cinema. His films embrace the mystery of life, and encourage us to think about why we are here, and what makes us truly happy.

因著這部電影,及其1997年的傑作《幻之光》,是枝裕和已經夠資格和黑澤明(Kurosawa)、英格瑪・柏格曼(Bergman)以及電影界其他富有人道主義精神的傑出人士平起平坐。他的電影擁抱了生命中種種難解的習題,並鼓勵我們去思索:我們為何存在,又因何而感到真正的喜悅。

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誰も知らない,2004)

根據真實故事改編的《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又譯《無人知曉》)一片,講述了東京一間公寓中,四個孩子的故事──他們被母親遺棄,父親也不見人影。沒有雙親、沒有大人,這些孩子必須重新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家庭、努力地活下去。這部電影讓我們看見,在當今的日本社會裡,人與人之間是多麼地疏離

橫山家之味(歩いても 歩いても,2008)

是枝裕和在2008年的《橫山家之味》中,使用了許多低角度的鏡頭,來拍攝居家生活的樣貌──這種運鏡的手法,再次讓人把他和小津安二郎拿來做比較。本片圍繞著一個家人相聚、緬懷亡者的週末展開,審視了家人之間如何相互溝通──或選擇不溝通。

影評人彼得・布拉德蕭(Peter Bradshaw)表示:

Unlike family dramas as conceived of in British or American drama, there are no crockery-smashing rows. ­Resentments and anger are contained within the conventions of politeness and respect. But this, I think, reflects the truth about the quiet, undramatic real lives of all families anywhere […]

這部電影和英美家庭劇不同,裡頭並沒有在爭吵中砸爛餐具的情節。所有的怨恨和憤怒,都被壓抑在傳統禮數之下。不過我認為,這才真正反映出了世界各地、現實生活中所有家庭那沉默、平淡無奇的一面[⋯⋯]

如欲更加認識是枝裕和的作品,英國電影協會(British Film Institute,簡稱BFI)有很棒的入門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