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媒體聯播

對烤肉串說好  對革命說不--加泰隆尼亞抗爭中的移民議題

全球之聲 - 2018/01/16 - 12:00

在菲格爾斯(Figueres),民眾舉著加泰隆尼亞的旗子。圖片來源:由名為Kippelboy的維基編者分享於維基百科。照片經CC BY 3.0取得授權轉載。

本文由非裔加泰隆尼亞籍部落客Irina Illa Pueyo[es]撰寫,內容為關於加泰隆尼亞獨立[en]的辯證,原於2017年10月7日刊載於西語非裔女性權益網站Afroféminas,並於2017年10月22日經編輯內文後刊登於全球之聲。

在2017年10月3日的抗議中,大批群眾佔據了巴塞隆納街頭,人們的抗議聲從四面八方的擴音器傳出,而「沒有移民,就沒有革命」(Without migrants, there is no revolution)是其中的一個口號。

人們不停喊著「女人」、「祖母」、「人民」、「勞工」、「無產階級」、「反資本主義」、「反法西斯主義」、「獨立」等等的字眼,但只有我們喊著「移民」的口號。我們拿著擴音器,吸足了氣提高音調,但在所有擁有五感的人類之中,當下卻只有幾隻耳朵和一些瞪大吃驚的雙眼看著我們,就好像這個詞語不具有意義,或者,更好的說法是,他們目前尚未準備好要把「移民」這個口號--即使是象徵性地--納入這個群體。

在這場表態支持那些被迫害的加泰隆尼亞居民的示威活動中,我非常驚訝這些綁著雷鬼辮、纏著頭巾、頂著編髮,和那些穿著很有「黑人卓越文化風格」的年輕人們,竟然不認可「移民」這個字。更令人驚訝的是,在持續整天的示威遊行裡,很多人在休息時間跑去吃烤肉串(kebabs)。這個在許多歐洲城市都非常熱門的速食,其實源自於中東地區。也就是說,雖然在移民們開的餐廳裡用餐很方便,但人們對於移民們並沒有興趣,或無視他們的需求。看到這群綁著雷鬼辮、頂著編髮,和纏著頭巾的年輕人購買星旗(estelada,加泰隆尼亞語)也很讓我驚訝,因為這些在示威遊行中,代表贊成獨立的加泰隆尼亞的旗幟,可是產自被剝削的中國移工之手。

在我工作的學校裡,有一個女孩跟我說過,她的玻利維亞籍母親曾因為外出工作而被毆打。身為一位女性移民的她甚至不能投票,卻因為外出工作,以及不支持反對警方暴行的罷工行動而被毆打。然而,當她走上街頭參與反對警方暴力執法的遊行時,白人社群卻幾乎無人出席。

長久以來,「移民」似乎都不是白人社會關心的議題,而是在他們的影子後面,像個簡單的道具,負責耗盡體力的勞動以方便白人知識份子進行思考。

在一個非種族化的環境中,有一種不願傾聽移民者心聲的普遍氛圍,因為這在理論上似乎是屬於白人的事情,而經驗和迫害則是移民者本身的問題。我們必須將出現在任何空間裡的移民者視為常態,而非將他們視為對思想或文化的共同威脅。

譯者:Tiffany、y.c.Hung

說書倡議計劃 保護城市語言的多樣性

全球之聲 - 2018/01/15 - 14:07

說書。圖片來源:Flickr用戶Daniele Rossi,依CC BY-NC-ND 2.0授權使用。

(原文發表於2017年6月7日)

有沒有一種方法,能讓人們即使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也能在此時此地和他人產生連結呢?對於珍貴語言說書倡議計畫( Treasure Language Storytelling Initiative,簡稱TLS)創始人史蒂文·伯德(Steven Bird)以及羅賓·佩里(Robyn Perry)來說,用最原始的語言來說故事,似乎是一個解決辦法。

全球之聲2017年5月26日報導了以史蒂文·伯德引領的另一項計畫--不譯部落格(Untranslatable blog)。不過在TLS的計畫中,倡議重點是放在口語方面而非書面,致力於維護並慶祝那些大城市語言的多樣性。事實上,自2015年以來,TLS就一直在在墨爾本、達爾文、澳大利亞或美國奧克蘭等城市地區舉辦活動,那些小眾或者沒有那麼大眾化的語言,往往可能被出生在這些城市的孩子們所遺忘。這項計畫的創始人便表示:

The mass extinction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can be avoided if we create cities that embrace diversity – safe spaces where inhabitants do not need to forget who they are in order to belong.

如果我們創造出可以擁抱多樣化的城市--創造出居民無須為了獲得歸屬感而必須遺忘其真實模樣的自由空間--就能避免世上語言的大規模滅絕了。

這些活動的目的,是讓人「透過傾聽去鑑賞、感受、與聯結」,而不只是通常地「透過傾聽去理解」。在這種形式下,說書人首先都會使用自己的母語去講這些故事,這些故事隨後會被翻譯成英文,或是用英文來講述這個故事。儘管參與者都不是專業說書人,但他們的投入與表演卻吸引了觀眾,帶給他們笑聲和情感上的共鳴,彷彿語言再也不是大家溝通的障礙物一般。

舉例來說,下方的影片就是以布吉納法索馬卡語(Marka,又稱「馬卡達芬語」〈Marka Dafing〉,簡稱「達芬語」〈Dafing〉)講述的一個傳統故事。在提問環節中,說書人拉希妲托·康納特(Rassidatou Konate)也藉機說明了布吉納法索的說書習俗。

在另一個影片中,約翰‧尼穆薩拉(John Nyamusara)以辛巴威修納語(Shona)講述了兔子和狒狒的故事:

約翰‧尼穆薩拉解釋完這個故事的寓意後,被問到「替聽不懂你語言的人說故事是什麼感覺」,他笑了笑,用包容的態度回答了他對於這件事的感受:

“They were listening! They were attentive… They were with me!”

他們有在聽在我說!他們聽得很專注……在我講故事的時候他們與我之間產生了連結!

你可以在Aikuma計畫的主頁中聯結至他們的VimeoYouTube頻道,觀看以他加祿語(Wikang Tagalog,南島語系的馬來-波里尼西亞語族,主要使用於菲律賓呂宋島)、印地安Chochenyo語(Chochenyo,北加州奧隆民族的語言)、埃維語(Ewe,一種通行於迦納、多哥和貝南的尼日-剛果語系格貝語支的語言)和其他語言說書的影片。

到目前為止,TLS已經在三個城市舉辦了「珍貴語言說書」活動,不過主辦單位還是希望能夠擴大規模,任何受此項目啟發的人都可以與TLS聯繫,幫助你完成自己的說書表演。

「我們必須一同創造一個可以讓我們無懼操作的數位社區」

全球之聲 - 2018/01/13 - 22:13

墨西哥克菲爾(Kéfir)網站的畫面截圖。

本文原於2017年9月26日刊登於通訊進步協會新聞網(APC News),全球之聲發聲計畫(Rising Voices)與通訊進步協會為合作夥伴關係,在此重新刊登。

設立於墨西哥的克菲爾(Kéfir)網站,是一個為了旨在「建立安全與自由網路空間」的維權人士、人權捍衛者、記者、民間社會組織、企業集團和藝術家等人所創設的自由派科技女性主義(free/libre tech feminist)合作社。在2017年8月,他們加入了通訊進步協會(以下簡稱「通協」)。在這段訪談裡,他們與通協談論信任、恐懼以及創造數位社區的必要性。

通協:你經常提到「信任」、「恐懼」這些用詞是你的首要工作,可以告訴我們為什麼嗎?

Kéfir: The internet is more and more sucked up, quantified, crunched, rendered by capitalism that extends to all aspects of our lives. We can't just opt out anymore because it doesn't depend on us to be “on (the) line”. This is violent by default. And yes, we claim this territory as ours and we manage to reach out, touch and support each other, share stories, dance and trigger commotion, but many bodies, voices and lives are under constant attack. Our freedom is bruised but we carry on. When facing the current scenario, it sometimes feels like we are trying to mitigate just to open up a bit of space to breathe, just to “regulate” all that hate and cynicism.

When violence penetrates into the bones, you learn how to walk with your hands ready, your whole body alert, and it's not necessarily an explicit or conscious fear, or a fear that keeps you in a corner, it's realising that at any moment something can happen, an adrenaline that lingers.

克非爾:網路世界越來越被資本主義吸收、量化、摧毀、渲染,並延伸到我們生活的各個層面。我們不能再選擇置身事外,因為「是否在線上」再也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了。這是一種被默許的暴力。而且,是的,我們聲稱這個領域是屬於我們的,我們設法伸出手、互相連繫、相互支持、分享故事、手舞足蹈或引發騷動,但是許多的人物、聲音和生命卻不斷地遭受攻擊。我們的自由受挫,但我們卻任由其繼續。面對目前的情況,有時候感覺就像我們試圖緩和這一切只是為了開放一點空間才能呼吸,只是為了「調節」所有的仇恨和犬儒主義。

當暴力滲透到骨子裡時,你會知道如何準備好你的雙手,並全身警惕地繼續前進。它不一定是一個明確的、有意識的、或將你困在角落裡的恐懼,而是種在任何時候什麼都可能發生、隨時蓄勢待發的恐懼因子。

通協:你使用「數位社區」這個意象很有趣,你心目中理想的/或你想入住的「數位社區」是什麼模樣呢?

Kéfir: “Digital neighbourhoods” is a poetic and political seed that sprouted in Laboratorio de Interconectividades, a fellow project that influenced and inspired the beginning of Kéfir. When we say “we need to create together digital neighborhoods where we can trust each other, express and operate/trigger without fear”, we mean that we need to build and nurture together territories where we can feel that we can loosen up, lower the radar and feel at “home”. There's an array of specific “technical” requirements for this but also the medular value of knowing one another and knitting bonds.

克非爾:「數位社區」是一個飽含詩意的政治種子,萌發於我們的研究夥伴「網路互通實驗室」(Laboratorio de Interconectividades),它影響和激勵了「克非爾」的開始。 當我們說「我們需要一起創造可以互相信任、無懼地表達、操作及觸發的數位社區」時,意思是我們必須共同建立並培養我們可以放鬆的領域,降低(警哨)雷達,感覺自在如「身處家中」。 實現這個目標,有幾個具體的「技術」要求,但也需要能夠了解彼此和鍵接彼此的核心價值。

通協:可以跟我們多談論一點關於Kéfir這個名字,以及你這項工作中的「發酵」成分(fermentation component)嗎?

Kéfir: “Kéfir” comes from “kief”, “to feel good” which doesn't just mean to “not feel bad” but to open our pores and feel that we have time, time to have time, conditions to experiment, to mutate, to see “what happens”, to soak and marinate processes. A culture liquid contained in a small clay bowl that I come back to…

Perhaps that's the greatest challenge: time to tend ourselves and others without the tick-tock in the background. We juggle with projects and get caught up in very demanding rhythms and we believe that this affects specifically processes and initiatives in contexts under unbalanced power dynamics.

克非爾:「Kéfir」一字源自阿拉伯文「kief」,意思是「感覺很好」,這不僅是表示著「不感覺壞」而已,而是要我們打開毛孔,去感覺我們有時間--有時間擁有更多時間,並且有條件去親身體驗、去隨機應變、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去沈浸和「醃泡」在過程裡面。就如同裝在一個小陶碗裡的文化液一次又一次地回流……。

這也許是最大的挑戰:是時候在背景沒有嘀嗒聲的情況下照顧我們自己和其他人了。 我們和這個計畫打一場混水仗,陷入非常苛刻的節奏中,但我們堅信即使在不平衡的動態背景下,也能夠具體地影響過程及初步行動。

通協:請問你為什麼加入「通協」網路社群?你要如何幫助這個網路社群?而你預期他們將怎麼幫助「克非爾」?

Kéfir: Kéfir decided to join APC acknowledging the value of it being a network that has been around for enough time to have trembled, carved learnings, discovered simple and magical keys in relationships… We feel that together we can potentially support each other in many ways and forge paths.

How we are willing to lend a hand towards the APC network is completely open. We would like to imagine that we can provoke you in ways we fortunately can't foresee yet. For the sake of a more straightforward answer, though, we are interested in addressing the intersections between labour, economy, transfeminism and technologies; enthusiastic about reinventing methodologies in how we plunge into that without necessarily writing up reports or organising meetings or feeding mailing lists. Hopefully we will get to know each other little by little, share moments on and away from the keyboard. For now, we just welcome you to write to us if you want, out of pure curiosity.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with a more meditated update of things we are brewing in the next months. Until then, a warm hug from the Kéfir floating island.

克非爾:「克非爾」意識到「通協」花費長久時間,蹣跚跌撞、艱苦創業學習、最終找到關係中簡單但神奇的關鍵鎖鑰等等……的價值,所以我們才決定加入這個網路社群。我認為我們合作將能夠一起在多方面相互支持,並打造出一條路徑。

我們如何計劃向「通協」網路社群伸出援手完全是一個開放的問題。雖然更清楚直接的答案是:我們對於解決工作、經濟、跨性別女性主義,以及科技的問題很有興趣,但我們喜歡想像用各種我們很幸運尚未預見的方式挑起他們動力。我們熱衷於重新創造如何讓我們沈浸其中的方法,而不需要寫報告或組織會議,亦或是餵養郵件寄送清單。希望我們能一點一點地更加了解彼此、藉由鍵盤享受並分享這個時刻。 目前,即使只是出於純粹的好奇心,我們都歡迎大家隨時留言給我們。 我們將會在下個月公告我們沈思醞釀之後的更新資訊。 屆時,「克菲爾」浮島將會熱情擁抱你。

通協:最後有什麼訊息想傳達給「通協」社群?

Kéfir: If you feel inspired by any of the things mentioned in this text, you are free to cook them up with your own spices, but please include attribution (with a link to our site kefir.red) and feed the sharing circle. And we invite you to do so in a non-capitalist way (where value is distributed among the community). Read more here.

克非爾:如果你從本文提到的任何內容中獲得靈感,都可以自由地以自己的香料烹煮一道資訊菜餚,並餵養你的共享圈,但請註明資訊來源(附上連接到「kefir.red」網站的網址)。 我們邀請你以非資本主義的方式(意即價值配置只存在社群內部)參與我們。點擊這裡閱讀更多相關資訊。

譯註:「Kéfir」一字指的是發源於高加索地區人民飲用的發酵牛奶飲品。後來人們利用克非爾菌加入牛奶或果汁,與糖類發酵後產生的多種變化性酸性微氣泡,甚至微酒精度的飲料。

梅斯卡爾:墨西哥傳統飲品重獲新生

全球之聲 - 2018/01/12 - 03:49

左圖:龍舌蘭植株;右圖:瓶裝販售的梅斯卡爾(mezcal)。(圖片來自作者,經許可使用)

說到墨西哥傳統飲品,就免不了要提到最近再度翻紅的梅斯卡爾。一度幾乎要走入歷史的梅斯卡爾,現在是各類墨式場所、各式菜單上的頭牌飲品。

過去十年中,飲用梅斯卡爾在墨西哥人之間逐漸流行起來,但到底什麼是梅斯卡爾?根據墨西哥官方標準(墨西哥對於梅斯卡爾需具備的特性與條件所制定的官方規範),梅斯卡爾是一種由龍舌蘭製成,經過蒸餾而取得的透明酒精性飲品:

100 % de maguey o agave, obtenida por destilación de jugos fermentados con microorganismos espontáneos o cultivados, extraídos de cabezas maduras de magueyes o agaves cocidos (…)

百分之百由龍舌蘭製成:從長成(或經烘烤)的龍舌蘭心取出汁液,以自然生成或人工培養的微生物發酵,再經蒸餾而得(⋯⋯)

梅斯卡爾的歷史起源是眾說紛紜。有些人主張,梅斯卡爾源於殖民時期,約略晚於 1521 年,是在西班牙人征服[美洲]、繼而引進蒸餾技術之後才有的。其他人則斷言,梅斯卡爾是前西班牙時期就有的釀造酒,在西班牙人到來前數世紀就已為當地人所用。

pulque 與 tepache 一眾老式飲品之中,梅斯卡爾現在是獨領風騷。不要把它和龍舌蘭酒搞混了──只有產自墨西哥哈利斯科(Jalisco)特基拉(Tequila)地區的藍色龍舌蘭所製成的,才是龍舌蘭酒(tequila)。最近哈芬登郵報(Huffington Post)一篇討論梅斯卡爾風潮的文章,就強調了一些兩者間的其他相異之處:

[譯註:pulque 為由新鮮龍舌蘭心汁液發酵而成的酒類;tepache 為由帶皮鳳梨或鳳梨皮發酵而成的飲料。]

Alrededor del mundo ambos elixires simbolizan a México, y si durante décadas el tequila ha sido la bebida mexicana por excelencia, ahora el mezcal está viviendo una auténtica revolución. Después de haber sido considerado como una bebida despreciada, ya por fin lo encontramos en los bares mas chic del planeta y el talento de los bartenders le están dando el lugar que se merece.

在世界各地,兩種瓊漿玉液都是墨西哥的象徵。如果說,長時間以來龍舌蘭酒都是最具代表性的墨西哥飲品,那麼現在梅斯卡爾就是正在經歷一場真正的革命。這一向被低估了的飲品,如今終於在全世界最時髦的酒吧裡現身;而才華橫溢的酒保們,則讓它得到應有的認可。

在墨西哥首都,梅斯卡爾的需求量之高,讓梅斯卡爾專賣店(mezcalería)也應運而生。像 Hello DFTimeOut 這樣的網站,就常常會推薦一些最受歡迎的梅斯卡爾店家。

墨西哥 Matatlán 地區的梅斯卡爾專賣店(照片來自 Flickr 用戶 Eduardo Robles Pacheco,係經許可,依據創用 CC BY 2.0 授權使用)

Qué Rica Vida 網站的「梅斯卡爾:墨西哥流行飲品」一文中,Silvia Lucero 推薦了品嚐梅斯卡爾的最佳方式:

Tengo que confesar que, así como me pone un poco nerviosa ver a alguien pedir un tequila y tomarlo en un solo trago, lo mismo me pasa con el mezcal, ya que hay que saber tomarlo y disfrutarlo–sobre todo tratándose de una bebida ancestral.

Existen diferentes tipos; hablando de manera general, sin embargo, está el blanco, el de pechuga y el añejo. En lo personal me gustan aquellos que tienen un sabor como ahumado. Si lo tomas puro, se acompaña con un gajo de naranja y sal de gusano que mezclan con chile en polvo. Suena extraño, es verdad, pero es delicioso.

我得承認,當有人點了龍舌蘭酒然後把它一飲而盡的時候,我就覺得不舒服。如同龍舌蘭酒,我認為你也應該要知道如何享用梅斯卡爾,特別是因為它是手工釀製的飲品。

這飲品有幾種類型,最常見的是透明無色的(新酒)、熟成的梅斯卡爾以及(和雞胸肉一起蒸餾的)pechuga[譯註:字義即為「胸」]。我個人喜歡那些有煙燻味的。如果用小杯烈酒的方式來喝,應該要就著橙片、混入蟲子粉末磨製的鹽,還有辣椒粉一起喝。聽起來很怪,對吧?但這樣真的很好喝!

此外,Lucero 也為味覺纖細敏銳的朋友們提供了額外的建議:

Si te parece muy fuerte para beberlo solo, puedes tomarlo en cóctel. Por suerte, cada vez es más común encontrar los típicos margarita, bloody mary, paloma o mojito preparados con mezcal. También puedes experimentar en casa creando algunos refrescantes para el verano como, por ejemplo, con jugo de mango y chile en polvo; ¡te quedará delicioso!

如果你覺得這飲品太烈,你也可以喝它調成的雞尾酒。所幸,現在用梅斯卡爾調成的瑪格麗特、血腥瑪麗和莫希多都很常見。你也可以在家做實驗,自創新的夏日清涼飲品──攙進芒果汁和辣椒粉試試。人間美味!

梅斯卡爾國度(Mezcal Nation)網站則詳細解釋了梅斯卡爾的四種熟成方式:

Tal vez al leer esto vengan a tu mente un complejo término digno de un “mezcalier” “mezcolatra” o “mezcalero”, la realidad es que hablamos de las cuatro formas de darle un acabado al mezcal.

Joven (blanco): es aquel que es envasado después de terminar la segunda destilación, cuando el destilado ya es considerado mezcal.

Reposado: su nombre lo dice, después de terminar el proceso de producción es reposado en barricas de roble blanco de 6 meses a 1 año.

Añejo: como los mejores whiskys, vinos o coñacs, el mezcal también se añeja por cinco años o más en las mismas barricas de roble blanco canadiense o americano.

Abocado: al terminar el proceso, se le agrega un sabor adicional como alguna hierba o fruta (el mezcal de gusano es un ejemplo de abocado).

在閱讀本文的當下,也許你腦海中會浮現「梅斯卡爾侍酒師」(mezcalier)、「梅斯卡爾專家」(mezcolatra)或「梅斯卡爾釀酒人」(mezcalero)這樣複雜的詞彙。事實上,我們只是要來談談梅斯卡爾的四種熟成方式。

Joven(年輕的/透明無色):完成二次蒸餾後──此時的蒸餾液已是梅斯卡爾──隨即裝瓶。

Reposado(休息過的):顧名思義,製作完成後,在白橡木桶中陳放六個月到一年。

Añejo(熟成的):就像最好的威士忌、葡萄酒或干邑白蘭地一樣,梅斯卡爾也要在同樣的北美白橡木桶中熟成五年以上。

Abocado(滑順而微甜的(酒)):在製程的最後,另外加入香草植物或水果──梅斯卡爾裡的蟲亦是一例──等,來增添風味。

美食動物(Animal Gourmet)網站對飲用梅斯卡爾的最佳方式也有獨到的見解:

Antes de beber, reconoce el mezcal que tienes enfrente. Conócelo. Olfatéalo con una fosa nasal y luego con la otra. Después coloca unas gotitas en las palmas de tus manos y frótalas hasta que el mezcal se seque. Coloca rápidamente tus manos alrededor de tu nariz y respira profundamente. Notarás los verdaderos aromas del mezcal (sin el alcohol interfiriendo). ¿Ahumado? Seguro. ¿Tierra mojada?, ¿tabaco? ¿hierbas? ¿durazno? ¿a qué huele? ¿Te gusta? Inténtalo de nuevo. Los expertos incluso pueden identificar qué tipo de agave y de qué región proviene el destilado. No esperamos que logres esto a la primera, pero es una buena forma de empezar a disfrutar tu mezcal.

在飲用之前,先欣賞一下你面前的梅斯卡爾。好好認識它。輪流用兩邊的鼻孔聞聞它。然後滴幾滴在手心,摩擦你的雙手,直到手心的梅斯卡爾乾掉。很快地把手放到鼻子邊,深深吸一口氣。除卻了酒精的干擾,你可以聞到梅斯卡爾真正的芳香。煙燻味?肯定的。濕土味?菸草味?香草味?桃子味?它聞起來怎樣?還喜歡嗎?再試一次。[如果是]專家,甚至能辨認出這酒是由什麼地區、什麼種類的龍舌蘭製成的。我們不期待你能馬上達到這個境界,但這是開始享用梅斯卡爾的好方法。

在推特(Twitter)上,[還有]像 Carolina Gómez V 這樣的愛好者,會得意地炫耀他們即將要品嚐的梅斯卡爾:

#Mezcal para disfrutar los versos del #sonjarocho pic.twitter.com/Hgt3IG2ewa

— Carolina Gómez V. (@carovinales) 31 de octubre de 2017

#Mezcal(梅斯卡爾),享用 #sonjarocho(墨西哥民謠)的詩篇。

數位新聞雜誌 Oaxaca Digital 也在推特上分享了一張照片,告訴大家如何為裝在烈酒杯中的梅斯卡爾擺盤:

Un buen #Mezcal de #Oaxaca. pic.twitter.com/mGzMjxzI6p

— Oaxaca Digital (@Oaxaca_Digital) 10 de noviembre de 2017

一杯來自 #Oaxaca 的 #Mezcal(梅斯卡爾)佳釀。 

Carolina Espina 則想起了一句廣為流傳的墨西哥俗諺:「para todo mal, un mezcal」(遇上壞事,來杯梅思卡爾):

Y para todo mal…#mezcal…!! pic.twitter.com/SQUWgKmElg

— Carolina Espina (@espinacarola) 4 de noviembre de 2017

遇上壞事的時候⋯⋯來杯 #Mezcal(梅斯卡爾)⋯⋯!!

無疑地,梅斯卡爾正當紅。無論是在地人或遊客,都想一嚐傳統的滋味。

圍城中求生存 敘利亞人學種食用菇類

全球之聲 - 2018/01/11 - 18:28

圖片擷自the promotional video。來源:CanDoAction

(原文發表於2017年9月2日)

自2011年開始的敘利亞革命及接踵而來的內戰以來,許多在敘利亞周圍的城市便受到主要是效忠阿塞德政權的部隊嚴峻地圍困與封鎖之害。

依據由和平組織PAX和研究機構The Syria Institute在荷蘭共同發起的聯合倡議計畫Siege Watch報導指出,目前約有100萬名敘利亞人在大馬士革(Damascus)、郊區大馬士革(Rural Damascus)、霍姆斯(Homs)、代爾伊佐爾(Deir Ezzor)和伊德利卜(Idlib)等各省遭到圍困。

2013年8月21日化學武器攻擊事件中,以大馬士革東古塔(Eastern Ghouta)地區受襲擊最為嚴重,造成上千名居民死亡。許多政府、國際組織及敘利亞反對派表示:依據聯合國和其他人權組織的調查,這次屠殺是由阿塞德政權所執行的。

自2013年迄今,大馬士革以外的這個被反抗軍所持的敘利亞便一直處於圍困狀態,居民只能仰賴當地生產的食物,或者通過地道或越過檢查哨來走私食物。

多年的政治封鎖,普通百姓們根本無法取得如肉類等傳統主食。因此,敘利亞人道主義者及學者們著手輔導東古塔居民,把自行培育的蕈類「作為拯救生命的食物來源」。

他們自詡是「種植文藝復興」(Ghiras Al Nahda,阿拉伯文作غرس أل نهضة),該計畫與當地非政府組織 Adala基金會(Adala Foundation)合作。

蕈類在敘利亞並非常見的作物,在當地料理中也十分罕見;然而蕈類相對優勢的條件,使蕈類成為東部古塔受到圍城區域的美食來源。

計畫執行長Abu Nabil告訴法新社記者

We turned to cultivating mushrooms because they're a food that has high nutritional value, similar to meat, and can be grown inside houses and basements.

我們轉而種植蕈類,因為它們和肉類一樣是營養價值很高的食物,而且可以在屋內和地下室種植。

這個計畫的其中一位執行者Dr. Ahmed Leila告訴全球之聲,他們這三年來持續努力推廣這個計畫,並且對於「計畫終於看到曙光」大感欣慰。

一直以來,他們使用CanDo人道主義募資平台,與非政府組織「種植文藝復興」合作,積極籌募資金。Dr. Ahmed Leila告訴全球之聲,該計畫打算輔導125個家庭種植菇類。

撰寫本文的同時,他們已募得約14,800美元,隨著募資進度已達標並超過預期目標值,他們仍繼續在CanDo平台接受捐款。

(譯按:本計畫已於2017年9月4日截止募資,最終募得14,941歐元,折合美金約17,846美元,為預期目標值的130%。)

這樣的嘗試,得仰賴發電機來維持溫度的穩定:室溫攝氏25度,空氣濕度80%。由於燃料短缺,這些發電機所需要的燃料,得靠當地所生產的塑料中提煉。

Dr. Ahmed Leila告訴全球之聲,在檢視成效及評估菌種品質及適用性之前,他們已經開始著手「繁殖能在當地自然環境生存的菇類菌種」。

他們在試管中栽培小型菇蕈,一旦成功繁殖了,就可以把菌種移植到較大的試管做後續繁殖。目前,他們已經「替這個區域設計了輔導農場」。

這個計畫(於本文撰寫同時)已執行超過三個月,且他們所提供免費的食用菇已經遍及東古塔。

Dr. Ahmed Leila解釋道,這是更廣泛的輔導行動。「我們教導民眾種植菇類有幾個原因」:

1- Breaking the Siege.
2- Providing a new food source on the market.
3- Spreading the culture of self-sustenance by benefiting from the remains at homes (like paper, tea, coffee ground, carton etc) and convert it to food.
4- Employing more of the labour force, especially women working from home.
5- Employing those with specia needs who are restricted to their homes.

1-打破圍困。
2-在市面上提供新的食物來源。
3-藉由利用家中剩餘的物資(如紙類、茶包、咖啡渣及紙箱…等等),普及化自給自足的栽種。
4-僱用更多勞動力,特別是在家工作的婦女們。
5-僱用那些堅守家園的人並有特殊需求的人。

Dr. Ahmed Leila補充說道,希望能夠「將這個想法傳遞到世界各地,讓其他人知道我們成功挨過飢餓及圍城。我們希望這些經驗能夠激勵其他面對同樣問題的地區,這樣我們可以幫助到其他的人。」

Dr. Ahmed Leila的這段訪談是由Joey Ayoub所進行並經Elias Abou Jaoude翻譯完成。

多斯桑托斯勢力終結?非洲女首富遭安哥拉國家石油公司解職

全球之聲 - 2018/01/10 - 00:10

安哥拉前總統若澤‧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José Eduardo dos Santos)的千金伊莎貝爾.多斯桑托斯(Isabel dos Santos)。照片來源:Góis Souza,YouTube。

(原文發表於2017年12月6日)

2017年8月總統大選[fr]之後,安哥拉現任總統若昂‧洛倫索(João Lourenço,於9月26日就職)採取了一系列出乎國民意料的舉措。不只換掉軍事情報局長,洛倫索還將前總統若澤‧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José Eduardo dos Santos)的千金伊莎貝爾.多斯桑托斯(Isabel dos Santos)從安哥拉國家石油公司山南戈(Sonangol)總裁(或譯董事會主席)的位置革職[fr]。

2016年12月,洛倫索便取代[fr]多斯桑托斯,成為執政黨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pt] Movimento Popular de Libertação de Angola,簡稱MPLA,自1975年安哥拉獨立以來一直為執政黨)的黨主席,也在今年8月該黨於國會大選取得多數後擔任總統一職。

(譯註:2010年1月,安哥拉國民議會通過新憲法,規定由取得國民議會大多數議席政黨所推舉的人選擔任總統。)

前總統多斯桑托斯已經掌權逾35年[fr],在職期間留下了包含人權危害與通常針對記者及異議人士而來的言論自由限制等紀錄。自卸任以來,多斯桑托斯依然擔任MPLA的黨主席,8月的選舉過後,他還成為共和國委員會([pt] Conselho da República)的一員。該委員會為依安哥拉憲法所設置於總統之下的單位,其成員擁有不受刑事訴究之特權,這個情況使不少觀察家做出「多斯桑托斯依然大權在握」的結論。

然而,有鑑於現任總統洛倫索近期似乎想試著鞏固其黨內權力的種種決策,現在人們也在懷疑多斯桑托斯的掌權程度了。

2016年7月,原為山南戈總裁的卡洛斯‧薩圖尼諾(Carlos Saturnino)在前總統多斯桑托斯一聲令下被伊莎貝爾‧多斯桑托斯取代;現在,薩圖尼諾又取代伊莎貝爾‧多斯桑托斯,成為新任總裁。不過不只伊莎貝爾‧多斯桑托斯,山南戈董事會所有成員也全數遭洛倫索免職。

一個時代的終結?

2013年,伊莎貝爾‧多斯桑托斯被《富比世》(Forbes)評選為非洲女首富[en],粗估其身價約450億美金。事實上,她不僅是安哥拉最大行動通訊業者聯合電信公司(Unitel)與當地電視台Zap的最大股東,同時也是葡萄牙有線電視與電信業龍頭NOS(NOS SGPS)和數家國際銀行的持股人。

在安哥拉,許多人在思索這項革職舉動背後的意涵。受人敬重的當地記者與倡議人士Rafael Marques[pt]便認為,沒了山南戈,伊莎貝爾‧多斯桑托斯的職業生涯就此宣告結束:

A Isabel dos Santos, agora sem a Sonangol, está acabada, porque todos os portugueses que a apoiavam e que faziam as suas relações públicas, e inclusivamente a imprensa, surgiam em função do poder que ela derivava do seu pai. Sem isto a Isabel não vai conseguir manter os seus negócios, porque são negócios que foram sempre mamar do Estado e que não obedecem a critérios de boa gestão. São negócios que se tornaram sorvedores dos fundos públicos em Angola.

現在山南戈的這份工作沒了,伊莎貝爾‧多斯桑托斯可就沒戲唱了。包含新聞界在內所有曾支持她並曾替她從事公關工作的葡萄牙人,都是因為她從她父親那裡得來的權勢才靠攏過來的。這些企業都是些向來靠國家餵養、不重視善治準則([pt] critérios de boa gestão)又習慣依賴安哥拉公共基金的機構。所以現在沒了後台,伊莎貝爾便無法維繫她的事業了。

電視台Viana TV訪問[pt]了安哥拉民眾對這件事的看法。Cristina Correia[pt]認為,這的確是個歷史性的一天:

Mais uma data inesquecível para os Angolanos, 11 de Novembro dia da independência, 15/de Novembro adeus a família Dos Santos. Ficará na História.

這又是個令安哥拉人難忘的日子:11月11日,獨立日;11月15日,告別多斯桑托斯家族日。歷史將會記住這一天。

Leonel Mateus[pt]則認為,這個事件無非是場政治迫害而已:

Só isso não basta, estas exonerações até parece perseguição as pessoas. Se estão a ser exoneradas por algum acto ilícito também devem responder julgamento.

光是解聘還不夠,這感覺上只是針對個人的迫害。如果這些人是因為非法行為而被革職,那他們也應該面對司法審查。

也有些人認為,除非追究具體責任,否則這根本不會造成任何實質的改變[pt]:

Isso não muda em nada a minha vida e nem mudou em nada as condições do país…Esse Jlo (João Lourenço) só está preocupado em exonerar e responsabilizar que é bom nada…tudo treta.

這完全改變不了我的生活和我們國家的情況……這個洛倫索只想著開除人員跟推卸責任,這些事[對國家]一點好處都沒有……只是在耍手段罷了。

另一方面,Pedro Emanuel Ferreira[pt]沒有隨之起舞,歡慶伊莎貝爾‧多斯桑托斯的下台,反而宣稱他有足夠的理由替這名前總統千金感到驕傲:

Falaram tanto, porque fez bem de sair a Isabel, agora vão ler o trabalho que ela fez durante o pouco tempo como PCA da SONANGOL.
Angolano às vezes ri, festeja, atira pedra, sem saber realmente o que está a passar lá dentro.

Para mim, o que me importa não é se a Isabel e filha do Ex-presidente se está a trabalhar deixa trabalhar, quantos entraram e desfalcar, que ninguém abriu a boca, por ela ser quem é Uma Exoneração parece um festival da paz todo mundo ri.
Então ela por si própria mostrou trabalho, através dos números.

既然大家有這麼多話要說,那麼現在要來檢視她短暫的山南戈總裁任職期間的所作所為了。安哥拉人又是笑、又是慶祝、又是落井下石,完全不知道公司內部發生了什麼事。

對我來說,重要的不是前總統千金伊莎貝爾得了又丟了工作,而是這間公司有多少盜用公款的腐敗事例,都因為案件當事人位高權重而無人開口揭發。這項免職令看起來是個歡慶太平的好時機,所有人都很開心。
但根據一些公司的數據,她是有做出些成績的。

有趣的是,伊莎貝爾‧多斯桑托斯在被革職後的數日,於安哥拉發行了一個新的啤酒品牌[pt],讓人不禁認為這是為了轉移大眾對於這起免職事件的注意力。這激發了Yuri Aiss[pt]做出以下評論:

Um dos métodos mais rápido para destruir a sociedade Angolana, ela até já conhece o ponto fraco dos Angolanos

這是摧毀安哥拉社會最快速的方法之一,她早就摸清安哥拉人的弱點了。

對於該國各個反對政黨來說,他們皆認同這項免職令是個正確的決策[pt],並對此表示歡迎:

A UNITA, maior partido da oposição, considera a exoneração de Isabel dos Santos do cargo de presidente do Conselho de Administração da Sonangol “normal” e a CASA-CE, a segunda mais importante força política da oposição no Parlamento, aponta a decisão do Presidente da República como “bem-vinda”.

安哥拉最大的反對黨爭取安哥拉徹底獨立全國聯盟([pt] União Nacional Para a Independência Total de Angola,簡稱UNITA)認為,針對伊莎貝爾‧多斯桑托斯山南戈總裁一職的免職令是一項「正常」的命令;國會第二大反對黨安哥拉廣泛救助同盟([pt] Convergência Ampla de Salvação de Angola – Coligação Eleitoral,簡稱CASA–CE)則會此決策表示歡迎。

在翻譯裡尋跡:地方出版商為馬其頓讀者帶來索馬利亞奧運選手難民活生生的故事

全球之聲 - 2018/01/09 - 00:12

漫畫家在宣傳活動的展示。圖1:「喂!你不要動!」(Hey you, don't move!) 圖2:「沒事啦,我不會跑!」(It's all right, I'm not running!)照片由邦克漫畫商提供,經許可使用。

2017年12月4日,獨立出版漫畫商邦克漫畫(Bunker),在馬其頓首都史高比耶(Skopje)宣傳一本稀有的圖像小說:薩米亞·優素福·奧馬爾(Samia Yusuf Omar)傳記。曾為索馬利亞奧運跑手,薩米亞·優素福·奧馬爾在2012年因嘗試以難民身分橫渡地中海而遇難。

在馬其頓共和國,出版漫畫書是個罕見現象,況且是出版伸張同情移民的書籍。

來自德國的雷納爾·克萊斯特(Reinhard Kleist)是位漫畫家兼記者,因深受薩米亞·優素福·奧馬爾的故事感動,他在2015年出版了圖像傳記《奧林匹克之夢--薩米亞·優素福·奧馬爾的故事》(An Olympic Dream – The Story of Samia Yusuf Omar)。至此之後,這個故事被陸續譯成英語、法語、阿拉伯語和斯洛維尼亞語。

作者Filip Stojanovski身為全球之聲的東歐與中歐編輯,與邦克漫畫商的合夥人約翰·比托雅努(Jovan Bitoljanu)談論以馬其頓語和阿爾巴尼亞語出版《奧林匹克之夢》這本書的經驗。

Jovan Bitoljanu. 照片由邦克漫畫商提供,經許可使用。

作者(Filip Stojanovski,簡稱FS): 是什麼鼓舞你出版《奧林匹克之夢》這本圖像小說?

Јован Битољану (ЈБ): Во 2011 ја отворивме книжарницата која е посветена специјално на стрипот. По 6 години ни се наметна следниот логичен чекор, создавање на сопствена стрип-продукција.

Кога се договаравме за првенчето (и воопшто, каква линија би сакале да пратиме како издавач) издвоивме неколку работи кои ни се многу важни: создавање на понуда на стрипови на наш јазик, таа во моментов воопшто не постои или постои во многу мал обем, потоа, разбивање на стереотипот за стрипот како средство за евтина разонода, и поттикнување на читателите на поактивен социјален ангажман, преку избор на социјално-општествени теми со силна хумана порака.

Мислам дека Олимписки сон ги исполнува сите критериуми, и лесно влага во тоа што сакаме да го работиме како издавачка куќа.

約翰·比托雅努Jovan Bitoljanu,簡稱JB):2011年,我們開了一間漫畫書專賣店,六年後,我們合理地展開下一步,自己創作作品。

在討論第一間漫畫書店和其大致的出版政策時,我們列出幾個重點,這對我們而言非常重要:出版自己語言的漫畫書,這在現今根本不存在亦或極少見;打擊漫畫書是便宜消遣的刻板印象;並且,藉由挑選傳遞強烈人權訊息的題材,啟發我們的讀者,使他們更積極主動地投入社會。

我認為《奧林匹克之夢》完全滿足這幾個標準,且十分符合出版社的願景。

FS:實現出版《奧林匹克之夢》這件事是簡單還是困難呢?

ЈБ: Почетокот секогаш е тежок. За правата се договоривме многу брзо, иако мислевме дека работата може да запне. Но, луѓето беа многу љубезни и спремни за помош, се работи за една од водечките издавачки куќи во Германија со преку 60 годишно искуство, беа воодушевени од иновативноста на идејата.

Самата техничка изведба ни одзема многу време, затоа што сакавме да се увериме дека нема да направиме некоја кардинална почетна грешка. Сигурно го прочитавме стрипот повеќе од сто пати и веројатно пак ни се протнала некоја грешка. Тоа се некои детски болести кои очигледно мораме да ги прележиме на почетокот.

Од пресудно значење беше поддршката од Македонскиот Олимписки Комитет. Во таа насока би сакале да апелираме до сите кои можат да го поддржат стрипот и ширењето на стрип-културата кај нас. Ако постои добра волја, секогаш може да се најде решение.

На крај, морам да кажам дека сме задоволни од тоа како искочи изданието. Имавме прилика да видиме некои други изданија од овој графички роман и без лажна скромност можеме да кажеме дека нашето е барем на исто ниво со нив.

JB:一開始總是困難的。原以為解決版權問題是件棘手的事,但卻出乎我們意料之外地容易。 版權所有的代表商是一間擁有超過六十年經歷的著名德國出版社,他們對我們的想法感到很興奮,而事實也證明他們非常善良和熱心的幫助我們。

為了確保不會犯像其他初學者一樣的錯誤,我們花了很多的時間在技術性的準備,我們必須看幾百次的漫畫書,雖然仍可能疏忽,但這些成長的痛苦都是身為初學者的我們必須忍受的。

能否獲得馬其頓奧林匹克委員會的支持是很關鍵的。在這方面我們希望籲請所有願意支持以漫畫書作為訊息傳遞媒介,以及願意支持在馬其頓推廣漫畫文化的人:只要有心,就能找到解決方法。

最後,我得說,我們很滿意出版的結果。我們可以將它與其他語言版本的《奧林匹克之夢》做比較,我虛心不偽地認為,至少我們在同一個水平。

過去幾年,右翼民粹主義者透過宣傳,企圖向馬其頓共和國的公民妖魔化沿巴爾幹路線(the Balkan Route)穿越國家的難民。在2017年10月地方選舉的前幾個月,這股仇外運動和恐懼伊斯蘭運動的緊張氣氛持續升溫,但仍無法鼓動高規格的政治動員。然而,結果顯示,這些持續的行動確實提升當地種族和宗教之間的緊張關係。而提倡同情非洲難民的書可被視為直接地挑戰上述這些行為。

FS:到目前為止,大家對這本圖像小說的接受度如何呢?是否有受到反難民運動或其他排外因素的影響?

ЈБ: Живееме во немирни времиња во кои, за жал, дневно-политичките настани го диктираат расположението. А на нас воопшто не ни паѓа на памет да се занимаваме професионално со политика. Ние само сакаме да издаваме стрипови.

Меѓутоа имаме стрип кој се занимава со судбината на бегалците, па уште го печатиме на македонски и на албански јазик, некој неминовно ќе сака да не вовлече во машината.

Особено на овие простори со сите конфликти и поделби, лесно е да се разгоруваат нетрпеливости и да се пронаоѓаат мани. Наместо таквиот пристап кој очигледно не функционира, ние мислиме дека е време да се обидеме да пронаѓаме поврзувачки елементи меѓу нас, а љубовта кон стриповите би можела да биде токму таков, поврзувачки елемент меѓу луѓето.

JB:我們居住在一個動盪不安的時代,每天的政治事件影響多數人的心情,我們並不打算專業地參與政治,我們只想出版漫畫書。

然而,我們握有和難民命運相關的漫畫書,更重要的是,我們出版馬其頓語和阿爾巴尼亞語這兩個版本,不可避免地,有些人可能會想將我們拖進印表機裡。

特別是在這個充滿衝突和分裂的地區,激化緊張局勢和挑剔瑕疵是很容易的,但這種方法顯然不管用,因此我們認為是時候找尋能連結彼此的共通點,而對漫畫書的喜愛就能成為其中一個聯繫彼此的因素。

雷納爾·克萊斯特所著《奧林匹克之夢》的馬其頓語版和阿爾巴尼亞語版,照片由邦克漫畫商提供,經許可使用。

民族主義者們給了些負面的評論,他們認為馬其頓語應為馬其頓共和國唯一的官方語言,這其中也包含指責出版阿爾巴尼亞語書籍是種分裂國家的行為的老調論述。

ЈБ: За среќа, негативните реакции не преовладуваат, воглавно се работи за изолирани случаи и многу не радува што луѓето избраа да и посветат внимание на приказната на Самија, а не на некои други, тотално небитни, работи. Нејзината приказна (како и многу други) е премногу драгоцена за да се пребројуваме според крвните зрнца.

Од друга страна, нашето искуство покажува дека ако се свртиме едни кон други и работиме заедно, можеме да постигнеме фантастични резултати. И повторно, придобивките од заедничката работа далеку ги надминуваат поделеностите.

На пр. нас ни доаѓаат љубители на стрипот од Косово кои купуваат стрипови на српски или хрватски јазик, или доколку овој стрип не беше печатен и на албански, на пример, малопродажната цена на македонското издание ќе беше многу повисока, поради помалиот вкупен тираж итн.

Упатени сме едни на други, да работиме кон синергија и ширење на некои поинакви вредности. Затоа ни е важно што приемот на стрипот до сега е навистина одличен, и се надеваме дека и продажбата ќе го прати тој тренд.

JB:幸運的是,我們接收的正面回應遠多於負面的評論,他們大多是單一的案例,我們很開心人們能將焦點放在薩米亞的故事,而非其他完全不相關的議題。薩米亞的故事,和許多其他的故事一樣,相較於「計算血液細胞」的行為寶貴太多了(「counting blood cells」為俚語,意指巴爾幹民族主義者偏愛以自我偏見分析人種和民族淵源)。

另一方面,我們的經驗顯示,如果我們幫助彼此,一起努力,我們可以達到很棒的成果,而這些共同工作的效益遠遠超出分裂帶來的影響。

舉例來說,來自科索沃的漫畫粉絲時常來我們的書店買塞爾維亞語或克羅地亞語的漫畫,由於總銷量的提高,出版阿爾巴尼亞語的漫畫有助於降低塞爾維亞語或克羅地亞語漫畫的市場價格。

我們彼此的關係是很緊密的,我們為了相互協調和傳播不同價值觀而努力。因此,圖像小說到目前為止的接受度和評論都非常出色,對我們而言很重要,我們也希望銷量也能跟上這般趨勢。

中國網路文學熱潮背後的故事

全球之聲 - 2018/01/08 - 00:12

照片取自Pixabay網站公眾領域圖庫。

除非另有說明,本文中的所有連結將連至中文頁面。

在中國,電子書的市場正爆炸式地增長。根據官方統計,截至2017年六月,有3.53億的線上讀者,其中有超過90%的比例--將近3.27億人數--使用手機上網閱讀文學作品。歸功於近年民眾對網路文學的愛好,有許多新興作者能夠向更多讀者展現他們的作品。但對於某部分的作者與讀者而言,這種新型態的出版模式卻製造出意想不到的負面影響。

線上文學讀者爆炸成長的其中一項重要指標,即為中國最重要的線上文學平台,同時也是網路科技巨擘「騰訊」子公司的「閱文集團」(China Literature)市場價值瞬間飆升。「閱文集團」股票於2017年11月在香港股市推出後,股價大幅揚升。

這家企業掌控了整個中國將近70%的網路文學市場,擁有960萬部作品以及640萬名作者,對上偏好奇幻、宮廷鬥爭、盜墓尋寶、陰謀策劃及愛情故事等文學種類的每月平均1億9,200萬個讀者。

其獲利模式一方面來自讀者訂閱付費,另一方面則來自像是「後宮甄嬛傳」、「盜墓筆記」以及「花千骨」等線上最受歡迎而改編成電視劇的作品版權費用。

「閱文集團」表示,中國線上文學的市場繼好萊塢電影、日本漫畫以及韓國電視劇後,已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四種文化收益來源之一。這番言論使得網路文學事業儼然成為一項展現中國商業能力的國家級計畫。

對智慧財產權的狂熱

因為龐大的小說迷能夠保障電視或電影改編劇本的聲望不墜,使得網路上一部暢銷小說的版權能夠賣到數百萬人民幣。事實上,網路小說改編劇幾乎占據了中國近幾年的影視產業市場。

例如,2009年在「晉江文學城」網站上發表的一部武俠奇幻小說「花千骨[en]」,成為中國最暢銷的作品之一,後續也出版了「傳統」書籍。故事內容講述同為神仙的男女主角因為宿命而相互殺害,卻在彼世陷入情網的愛情故事。這部小說已經成為包含線上遊戲、電影以及電視劇的專營權:而此部電視劇是中國首部線上觀看超過200億人次的作品。

這樣的出版模式是否剝削其作者群?

在「閱文集團」網站上,高人氣的作者們必須要簽署一份合約,其中包括作者版權歸屬於企業的諸多條款,並接收一份必須遵循的「自我審查」指南。

由於每位作家的獲利配置取決於本身受歡迎的程度,簽約作者是按照一項高度剝削的金字塔制度來按字計費。2016年,「閱文集團」提供了旗下530萬名作者,總估計有10億人民幣(約新台幣46億元)的報酬,但其中只有百餘位賺取超過十億人民幣,平均報酬則低於2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900元)。

在此同時,基於作者們傾向大量文字生產以增加他們的收入,導致這個付費系統並不在鼓勵高質量的作品。因此,一部典型線上小說便包含了將近一百萬個中文字;而在2016年,「閱文集團」的作者群就發表了414億字的驚人產量。

寫作本身因承受著讀者端意見的壓力亦轉變成互動模式,進而主宰了創作的過程。為了吸引讀者,許多作者必須創造引人入勝的情節,同時每日書寫近好幾千字,還要承擔眼看讀者取消訂閱的風險。有些人因為無法繼續原有的故事情節,或不能承受這種壓力,已經暫停發表文章。

就有位作者在推特上表達他的焦慮:

作为一个网络文学作者,自认为有点不称职

伊朗怎麼了?大規模抗議背後的原因

全球之聲 - 2018/01/07 - 02:22

週六晚間,伊朗德黑蘭佛得西廣場聚集大批抗爭者,隨後遭警方以水槍驅散。(圖片來自伊朗新聞分享)

顯然地,現在的伊朗正在醞釀著某些波濤洶湧。2017年12月28日,伊朗第二大城馬什哈德(Mashhad)爆發抗議行動,以對基本民生物資高昂的價格表達不滿;一天之內,這波抗議潮即蔓延至其它大大小小的城鎮。關於這波運動的起因猜測及評論關於這波運動的起因眾說紛紜,然而這些猜測與評論皆言之過早。

我懷疑那些答案比疑問更多的人 #伊朗抗議潮

—默真.米勒尼 (@milanimohsen) 12. 30. 2017

我對那些答案比疑問更多的人感到懷疑 #伊朗抗議潮

—默真.米勒尼 (@milanimohsen) 12. 30. 2017

為了讓大家更理解現況,回顧伊朗近代歷史並將事件背後潛在動機與之分開相當重要。伊朗現在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次與2009年的抗爭有何不同?而為何又有如此多人認為這此事件僅是冰山一角?

現況簡介

2009年伊朗人民對前總統馬哈茂德·阿赫瑪迪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爭議性的連任進行示威之後,這波的抗議潮是首次再度達到如此的規模--與2009年的示威行動一般,此次的舉國動員試圖對抗現狀、規模擴及全國。然而,這次的抗爭並沒有獲得支持;在某方面來說,是沒有得到如(2009年)「波斯之春」(又稱「綠色革命」)示威運動所擁有的領導力--2009年的「波斯之春」由改革派候選人米爾-海珊·穆薩維(Mir Hossein Mousavi)與邁赫迪·卡魯比(Mehdi Karroubi)所帶領。這次示威的口號主要是喊出對於伊朗現在改革派、溫和派與強硬派的普遍不滿。

#第 34 次更新

德黑蘭大學生的第一則影片,高呼著「改革派、保守派,你們的冒險已經結束了!」#德黑蘭大學#伊朗抗議潮#政權交替pic.twitter.com/yVCGzEhvi1

—拉曼.葛瓦米 (@Raman_Ghavami) 2017.12.30

#第 34 次更新

德黑蘭大學生的第一部影片,高呼著「改革派、保守派,你們的冒險已經結束了!」#德黑蘭大學 #伊朗抗議潮 #政權交替pic.twitter.com/yVCGzEhvi1

—拉曼.葛瓦米 (@Raman_Ghavami) 2017.12.30

至今,我們可以得知的是:這波運動在全國發酵。各種(民眾高喊)抗議口號的影片,透露著大眾不只對於伊朗伊斯蘭共和國(Islamic Republic)統治系統的失望,也透露出對於哈桑·羅哈尼(現任伊朗總統)溫和派政府的失望--一切彷彿沒有共同目標或領導方向。然而,抗爭示威者似乎是為了失業與經濟停滯而發聲--各種觀點與解釋方式都在社群媒體上蔓延了開來。有人也提出網路可能被切斷的耽憂;部分伊朗用戶回報無法連線、手機服務被切斷,而 VPN(虛擬私人網絡,Virtual Private Network)服務也不再支援。

OpenVpn قطعه
ولی سایفون وصله.

— Raha (@RahaRst) December 30, 2017

OpenVPN當了。
但賽風(Psiphon,為一翻牆軟體)還可以用。

اینترنت موبایل همراه اول از ساعت 21 تا همین الان در #کرج قطع بود.

— foad shams (@foadshams) December 30, 2017

在卡拉季(Karaj,伊朗北部城市),Hamra Aval的(伊朗的通訊公司)行動網路從晚上九點就斷線到現在。

然而,普遍來說,整個國家並沒有遭到斷線干擾,抗議影像仍從全國各地持續上傳。

個人經驗告訴我,我可以整天上網也沒有問題,有些人說他們花一兩個小時內的連上線後,也都沒什麼問題,但一切事情恢復正常了。事實上,這三天的抗爭活動還沒有太嚴重的網路干擾。

— 艾西.馬爾伯(@Essi_Marlboro)  2017.12.31

個人經驗告訴我,我可以整天上網也沒有問題,有些人說他們有過一、兩個小時的連線問題,但在那之後一切也都恢復正常。事實上,這三天的抗爭活動還沒有太嚴重的網路干擾。

— 艾西.馬爾伯(@Essi_Marlboro)  2017.12.31

目前,網路唯一無法連上的就是(伊朗當地)最主要的社群媒體平台Telegram以及Instagram。在伊朗,全國有大概4,500萬的網路用戶,Telegram 上有四千萬用戶,而 Instagram 上則有兩千萬。Telegram 創辦人帕維爾·杜羅夫(Pavel Durov)在推特上表示:

在大部分伊朗人公開拒絕關閉網路與其他和平抗爭的渠道之後,伊朗當局就阻擋大家連上 Telegram 。https://t.co/9E4kXZYcP9

— 帕維爾·杜羅夫 (@durov) 2017.12.31

在伊朗人公開拒絕關閉Sedaie Mardom與其他和平抗爭的頻道之後,伊朗當局就阻擋大家連上Telegram 。https://t.co/9E4kXZYcP9

— 帕維爾·杜羅夫 (@durov) 2017.12.31

號外:伊朗國家電視表示當於將暫時阻擋 Instagram 連線與通訊軟體 Telegram,以「維持和平秩序」。

— 美聯社 (@AP)  2017.12.31

號外:伊朗國家電視表示當於將暫時阻擋Instagram與通訊軟體Telegram的連線,以「維持和平秩序」。

— 美聯社 (@AP)  2017.12.31

所以,抗議背後到底有什麼秘密?

儘管許多專家都相當重視這次事件,伊朗一位知名評論家卻提出了一些疑問。德黑蘭大學一位改革派走向的政治學教授塞德吉.吉伯卡蘭(Sadegh Zibakalam)即特別指出抗議背後的因素、與某些新的口號甚至在讚揚已被廢止的君主制等現象。這篇貼文在 InstagramTelegram上被廣為分享:

 

印尼總統佐科威領市民譴責川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

全球之聲 - 2018/01/06 - 14:43

2014年3月31日從以色列耶路撒冷看過去的西牆。照片由庫倫(D. Myles Cullen)拍攝。美國國防圖像管理指揮中心。公共領域。

2017年12月6日,美國總統川普稱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此話一出,在全球引起軒然大波。雖然以色列總理班傑名‧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對此讚不絕口,但中東地區的領袖們及其他穆斯林批評川普此舉為「侵犯巴勒斯坦人民的權益」。

以色列及巴勒斯坦兩國皆稱耶路撒冷為他們的首都。

印尼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也是反對川普言論的一國。[隔日,]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又作Jokowi)帶著他的人民,表示支持巴勒斯坦,並譴責川普的言論。

Indonesia mengecam keras pengakuan sepihak Amerika Serikat terhadap Jerusalem sebagai ibu kota Israel. Pengakuan itu melanggar resolusi DK dan Majelis Umum PBB. Saya dan rakyat Indonesia tetap konsisten bersama rakyat Palestina dalam memperjuangkan kemerdekaan dan hak-haknya.

A post shared by Joko Widodo (@jokowi) on Dec 6, 2017 at 10:13pm PST

印尼強烈譴責美國單方面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此舉違反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決議及聯合國大會。我與印尼人民堅定支持巴勒斯坦人民捍衛他們的自由及權益。

與此同時,美國駐印尼首都雅加達大使館澄清,川普的言論聲明是對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兩方的支持:

Ketika Presiden Donald Trump kemarin mengumumkan bahwa Amerika Serikat mengakui Yerusalem sebagai ibu kota Israel dan kota pemerintahannya, Presiden Trump juga menegaskan kembali secara publik bahwa Amerika Serikat mendukung status quo tempat suci Bukit Kuil atau Haram al-Sharif. Seperti yang diungkapkan oleh Presiden Trump dalam pengumumannya, “Yerusalem kini, dan harus terus menjadi, tempat dimana warga Yahudi berdoa di Tembok Barat, umat Kristiani melintasi Jalan Salib, dan umat Muslim beribadah di Masjid Al-Aqsa.”

Presiden menekankan bahwa Amerika Serikat tetap berkomitmen untuk mencapai kesepakatan damai yang langgeng antara rakyat Palestina dan Israel. Termasuk mendukung solusi dua negara, bila disetujui oleh kedua belah pihak.

昨天,美國總統川普宣布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也是政府中心,總統也公開聲明美國支持猶太人所稱的「聖殿山」(Temple Mount)或穆斯林所稱的「崇高聖所」(Haram al-Sharif)的現狀。如川普在他言論中提到的:「耶路撒冷今日是、也必須維持是猶太人祈禱的西牆(Western Wall),是基督徒行走的苦路十四處,也是穆斯林膜拜的艾格撒清真寺(Al Aqsa Mosque)。」

川普強調,若雙方同意,美國仍會致力於在巴勒斯坦人民與以色列人民間達成永久的和平協議,包括支持兩國方案。

印尼人抗議川普宣布耶路撒冷為以首都的決定

川普宣布把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移到耶路撒冷後,印尼首都及其附近城市都爆發抗議。抗議民眾在雅加達的美國大使館前焚燒美國國旗及川普的肖像。在南坦格朗(South Tangerang,或譯南唐格朗),一間麥當勞成為抗議民眾的目標。南坦格朗是一個位於雅加達旁的自治市,因為是伊斯蘭國的印尼分支頭目巴倫‧納伊姆(Bahrun Naim)的家鄉而臭名遠播。

印尼最大的伊斯蘭教組織「宗教學者復興會」(Nadhlatul Ulama)指控川普使國際衝突惡化。

政治分析家及作家蘇拉曼博士(Dr. Dina Sulaeman)稱川普的舉動「草率」,也是一個為了得到共和黨資助者認可的絕望行徑。

Mereka ini (Evangelis) lebih peduli pada rezim Zionis dan mengabaikan nasib kaum Kristiani di Palestina. Sekedar info, Patriark dan Kepala Gereja-Gereja Lokal di Yerusalem sudah mengirimkan surat terbuka menolak keputusan Trump itu.

福音傳道者比較在乎猶太復國主義的政權,忽視巴勒斯坦基督徒的命運。給各位參考一下:耶路撒冷的主教及地方教會領袖寫了公開信,鄭重呼籲川普撤回他的決定。

蘇拉曼強調,保護巴勒斯坦人民的行為是根據印尼憲法(1945年印尼共和國憲法,或稱四五憲法)。

UUD 45 memberi mandat agar bangsa Indonesia berperan serta dalam mewujudkan perdamaian dunia dan menghapuskan penjajahan di muka bumi. Tanggapan yang cepat dan tegas dari Presiden Jokowi yang menyatakan penolakan dan kecamannya atas tindakan Trump adalah langkah tepat yang perlu didukung.

四五憲法授權印尼全國積極參與建立全球和平及根除殖民主義。總統佐科威立即又堅定地拒絕並譴責川普的行為,這項回應應該得到贊同。

印尼的推特版面充斥著各種反應:

Busy day for US ambassadors around the world. Indonesia has summoned ambassador to hear its condemnation of @realDonaldTrump Jerusalem statement.

— Adam Harvey (@adharves) December 7, 2017

全世界的美國大使忙碌的一天。印尼已經召集大使來聆聽其對於@realDonaldTrump(川普)耶路撒冷言論的譴責。

Wearing a Palestinian scarf, foreign min Retno Marsudi tells #BDF10 that #Indonesia gov ‘condemns’ US recognition of #Jerusalem as capital of Israel pic.twitter.com/xCY6j0mHL1

— Simon Roughneen (@simonroughneen) December 7, 2017

印尼外交部長雷特諾(Retno Marsudi)圍著巴勒斯坦的圍巾,告訴#BDF10 (The Bali Democracy Forum,第十屆峇里民主論壇會議),#印尼政府「譴責」美國認為#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

Trump membuat kesalahan yang dengan keras dihindari oleh setiap Presiden Amerika Serikat pada 70 tahun terakhir: menyatakan Yerusalem sebagai ibu kota Israel.

Trump sedang menyeret Amerika dan dunia ke front terdepan ekstremisme beragama.

— Rachland Nashidik (@RachlanNashidik) December 7, 2017

川普犯了嚴重的錯誤,美國過去70年來,歷任總統都謹慎地避免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川普正拽著美國及全世界走向宗教極端主義的前線。

Saya selalu percaya, bahwa sumber masalah di Timur-Tengah adalah Amerika Serikat. Hari ini Trump membuat kebijakan Jerusalem sebagai Ibu Kota Israel. Kebijakan ini membuat Timur-Tengah dan dunia Islam makin membara.

— zuhairi misrawi (@zuhairimisrawi) December 6, 2017

我總相信中東的問題根源是美國。今天川普讓耶路撒冷成為以色列首都,這項政策將會更加點燃中東及伊斯蘭世界(爭議)的戰火。

印尼一直持續呼籲世界承認巴勒斯坦的國家地位。雖然印尼和以色列有商業上與觀光上的聯繫,但兩國之間沒有正式的外交關係。

譯者:Jean

法國穆斯林喜劇演員莎米亞‧歐賀斯曼尼為何自稱像外星人

全球之聲 - 2018/01/05 - 08:30

莎米亞‧歐賀斯曼尼(Samia Orosemane)在她於巴黎的單人脫口秀中,評論北非社會中的刻板印象。圖片來源自:Adeline Sire。

本報導由Adeline Sire撰寫,原於2017年8月16日刊登於美國國際公共廣播電臺(PRI.org),根據內容共享協議再次刊登。

對這位來自巴黎郊區的法國穆斯林女性來說,可以以脫口秀演員的身分,上台表演是件了不起的事蹟。

點此可進入莎米亞‧歐賀斯曼尼(Samia Orosemane)的個人網站

這位37歲的突尼西亞裔喜劇演員在她巴黎的單人脫口秀《彩色的女人》(Femme de Couleurs)一開始,便隨著電影《大白鯊》和《星際大戰》的主題曲出場。她全身上下穿著一襲黑衣,從後台不懷好意地走出來。她下一秒低語:「我是你媽媽」,全場觀眾哄堂大笑。

她指著黑面紗說:「喔!是這個嚇到你了嗎?不用擔心,我可以拿它下來。」

她拿下她的面紗,露出頭上綁的頭巾。.

這是歐賀斯曼尼對禁戴頭巾政策的回應。法國禁止在公立學校穿戴一切有關宗教的象徵,包括穿戴穆斯林的頭巾,也禁止一些政府公務人員穿戴。她戴的是色彩豐富而不是傳統的頭巾,也通常有人會因此跟她爭執,告訴她應該低調點,不該展現自己。

「我很想跟他們說:『這不關你的事』。有些人覺得我的頭巾沒有戴好,因為我的耳垂還露出來,這樣太性感了。我想告訴他們一位喜劇演員曾跟我說的話:『你上台表演,就應該要赤裸地呈現自我,頭上戴著頭巾的話,要怎麼被看到呢?』可是,頭巾是我的一部分,那些話就像是我告訴你我不喜歡你的髮型一樣。我是來給觀眾帶來歡笑的,而不是來討論宗教議題的。我的工作,是做好一名喜劇演員,我覺得我表現得很好。」

那天看到歐賀斯曼尼,她穿著粉紅頭巾和一件粉紅外套,搭配紅唇和粉紅色眼影。她說,自己以愛怎麼打扮就怎麼打扮的方式,宣示她的女性主義立場。

歐賀斯曼尼在她的演出中會針對各種口音和刻板印象開玩笑,從模仿北非人到巴黎版美國山谷女孩(Valley girl,也就是口語說的「瞎妹」)都有。有點諷刺,但不至於太傷人。她認為她的喜劇調侃各種議題,而且觀眾也理解她的幽默感。

「我的幽默感很難被定義。」她說,「事實上,甚至跟我有著相同生長背景的人都不見得抓得到我的梗。因為我會找每一個人的碴,沒人知道我的立場是甚麼。我就像是個外星人。我是一個出生於法國的女孩,我的父母是突尼西亞人,我打扮得像一個撒哈拉以南非洲人,戴著頭巾,並熱愛自己的人生。我為自己作決定,我沒有要嘗試融入任何的團體,也沒有要討好別人。」

歐賀斯曼尼也調侃自己突尼西亞的文化。演出的核心橋段,是有關她與她的媽媽針對歐賀斯曼尼跟一名黑人男子約會的長期爭論。那是一名來自法國海外大區馬丁尼克(Martinique)、並改信伊斯蘭教的法國男人。歐賀斯曼尼重現媽媽聽到她想要嫁給他時,非常絕望的反應。

嫁給一個非北非人,對於歐賀斯曼尼所屬的社群來說,即使對方是穆斯林也不會受到認可。

歐賀斯曼尼繼續說:「我媽媽以前都跟我說,『我寧願妳嫁給一個醉漢阿拉伯人,也不要妳嫁給一個會禱告的黑人』。這種嚴重的種族歧視出現在北非社會和其他的社會中。人人都害怕另一種族。把這個議題呈現在舞台上,可以激發觀眾思考。」

最後歐賀斯曼尼的媽媽還是祝福了他們的婚姻。在舞台上,歐賀斯曼尼誇口炫耀以一個非傳統妻子身分對待她丈夫的生活。

她說:「在家的時候,他負責打掃、採購、煮飯,我只會弄得亂七八糟。每次我回家,我把圍巾扔在這裡,我的外套和包包扔在那裡。他會說:『莎米亞!請你體諒一下我的工作!』」

她在舞台上快速地走動,溫柔地笑著表示:「不用嫁給一個阿拉伯人真好!」

她接著說:「那些要在外面等著堵我的阿拉伯媽媽觀眾們,請記住:當妳們開始教你們的兒子如何打掃,我就不會再評論他們了。」

她這席話,換得了台下的笑聲與掌聲。

在她的演出中,歐賀斯曼尼希望可以帶給觀眾歡笑,同時打開他們的眼界。

「我盡力傳達有用的訊息。如果我可以在隔閡之間搭建理解的橋樑,我會很開心。總之我會盡力,如果成功的話,那很棒;失敗的話,我會去找到另外一群觀眾的。」

音樂家如何重塑拉丁樂壇的形象(上)

全球之聲 - 2018/01/04 - 10:00

圖片擷自來自智利網路媒體Pousta與啤酒品牌海尼根合作的《活在音樂》(LiveYourMusic)系列特輯。這幕中,電子音樂家/製作人Valesuchi正在展示她的工作室。本影片可在Youtube上觀看。

網路已經成為探索和體驗世界各地新音樂的方式。在拉丁美洲,一個線上系列特輯把焦點放在一群提供新方法來看待拉丁樂壇的音樂家。

這些音樂家是《活在音樂》(LiveYourMusic)系列特輯的核心,由智利傳媒Pousta與海尼根共同製作。每集關注在不同的音樂家,他們反映了在智利創作電子音樂的困境、網路媒體的爆炸、和電子樂形象轉變的需要。

第一集《網路》(Internet)邀集音樂人現身說法,並介紹新興智利電子樂壇的多彩景觀,同時也揭露了樂壇現存的困境,例如經濟限制和這新興樂壇中的快速變化。

根據Leo Prieto的說法:

(譯按:Leo Prieto智利科技部落格FayerWayer創辦人,上方影片01:08處稱其為數位創業家)

No es que la tecnología creó un nuevo tipo de artista o de músico, sino que ellos siempre habían estado. La tecnología simplemente era lo que hacía falta para que pudieran llegar a la audiencia que hace rato los estaba esperando.

科技並沒有創造出這類新的藝術家或音樂家,他們本來就存在,只不過是需要這些科技,以便讓他們能夠接觸已等待一段時間的觀眾

「任何有電腦和好點子的人都做得到。」

第二集《設備》(Machines)探討音樂家如何以各種方式探索自己的聲音。我們發覺了不同聲音系統裡的複雜性,也發現聲音可以從不同來源得到,甚至是從Game Boys。

根據Vicente Sanfuentes的說法:

(譯按:上方影片01:56處稱Vicente Sanfuentes為音樂製作人-DJ)

Falta reescribir un poco la imagen de lo que es el músico electrónico. Estamos acostumbrados a que el músico electrónico sea hombre, lampiño, tecnológico, medio gringo, con tufo alemán […] No estamos interesados en que la música siempre sea creada por una parte de la sociedad, creemos que la voz artística le pertenece a todos. Creemos que cualquiera en su casa que tenga un computador y que tenga buenas ideas puede hacer esto. […] Es importante que se abra la imagen [de la música electrónica] que se cambie un poco de lugares, también, y que deje de tener ese tufo mecánico clase alta que tiene y que pase a ser vehículo de otras ideas.

我們仍需要重塑電子音樂家的形象。我們所習慣的電子音樂家形象為男性、光頭、技術好、有德國味道的白人[…]我們對只有一部分社會所創造的音樂不感興趣,我們相信藝術的聲音是屬於每個人的,任何有電腦和好點子的人都可以做到[…]打開[電子樂的]形象是很重要的,改變場所也是,這樣才不會有那種高門檻的味道,也才能開始傳播其他點子。

第三集《舞台》(Stage)探討音樂的共同維度,揭示節日、酒吧、甚至是非法聚會的經驗。Pia Sotomayor強調了智利電子音樂派對的特殊魔力:

(譯按:下方影片03:28處稱Pia Sotomayor為音樂製作公司「Fauna Producciones」DJ)

Nosotros antes de ser productores de música somos fanáticos de la música en un 100%. Lo he dicho mil veces y lo digo muy honestamente, las fiestas en Chile logran un nivel de éxtasis demasiado importante.

在成為音樂製作人之前,我們是100%的音樂迷,這我說過上千次了,而且我完全誠實的說— 智利的[電子樂]派對狂樂的程度令人難以置信。

書法太美麗 青柳美扇在社群媒體上擄獲大批日本跟隨者

全球之聲 - 2018/01/03 - 15:57

2016年泰國舉辦的日本博覽會中,日本書法家青柳美扇(Bisen Aoyagi)的身影。照片擷自青柳美扇的YouTube頻道

2017年10月初有一則被日本網友瘋狂轉發的推文,凸顯了日本流行文化對書法藝術的重視程度,也讓一位憑靠個人魅力和書法擁有大量粉絲的書法界明日之星嶄露頭角。

在九月中旬,青柳美扇(あおやぎ びせん、,Bisen Aoyagi)在她的Twitter上發佈了一段影片,教導如何寫出被廣泛認為最複雜、難懂的中國漢字之一:biang[zht]。這個漢字的華語意思是用來專指「BiángBiáng麵」(譯按:Biáng的漢字無法用任何輸入法輸入電腦,注音符號可拼作「ㄅㄧㄤˊ」)。

通曉中國漢字和日本漢字的書法家也認為,「Biáng」這個漢字筆劃有56筆,文字結構是相當複雜的。

青柳美扇的影片已經在Twitter上分享超過了14萬9千次,

最も複雑と言われる漢字の一つ。
中国の漢字です
「ビィアン」と読みます。麺の種類のひとつで「ビャンビャン麺」と呼ばれる麺を漢字で書く場合に使われるようです(^ ^)! 美扇筆ー半紙用ーを使用してます。 pic.twitter.com/GXMxPCmBro

— aoyagibisen (@aoyagibisen) September 25, 2017

 這是一個被稱為最難寫的漢字( ´ ▽ ` )ノ!,它念作「Biáng」,在中國這個字通常使用在一種麵條上,叫做「BiángBiáng麵」。(^ ^)!

寫這個漢字使用的是「美扇筆」(Bisen)和「半紙用」(hanshiyo)。

27歲的青柳美扇是Twitter的新用戶,目前只有52則推文出生在大阪的青柳美扇在她的官方簡介中,敘述她奶奶在她年僅四歲的時候就教她寫日本書法。

她在17歲時拿到了書法教練的證照,並且堅持繼續學習藝術。她現在已經成為一位專業的書法家了,同時將會代表日本在世界各地的博覽會上表演,也會售賣個人品牌的書法用品。

#新しい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pic.twitter.com/oCWZoa8xKm

— aoyagibisen (@aoyagibisen) July 21, 2017

我更新了個人頭像。

青柳美扇定期在Twitter發佈一些影片去展示她美麗的書法。

輝いてる!#青柳美扇 #美扇 #美扇筆 pic.twitter.com/Vdaqj0u5sw

— aoyagibisen (@aoyagibisen) August 2, 2017

閃耀!#青柳美扇 #美扇 #美扇筆

pic.twitter.com/7R1utIAxoU

— aoyagibisen (@aoyagibisen) March 20, 2017

她有時還會提供寫出完美書法的教學影片和小技巧。

美文字レッスン#aoyagibisen #書道家 #青柳美扇 pic.twitter.com/b5AK1O36zG

— aoyagibisen (@aoyagibisen) March 9, 2017

如何寫出好看的中國漢字。 #青柳美扇 #書法家

青柳美扇在其他時候會提供類似抽象藝術的美術表演。在這則推文中,她要挑戰寫出一個108劃由不同日本漢字組成的抽象字。

108画の漢字。

煩悩だらけでタイムチャレンジ。
筆で1分以内に書けたら凄くない? pic.twitter.com/ET1BfhSR9s

— aoyagibisen (@aoyagibisen) October 3, 2017

108劃的日本漢字。

為了幫助消除塵世慾望,這是限時挑戰。如果我可以在一分鐘內一次性完成,這難道不棒嗎?

您可以追蹤青柳美扇的Twitter 和 Instagram,以欣賞更多的藝術作品和日本漢字演示。她的網站還有更多具有個人特色的書法作品,其中一些作品是出售的。

「創作一首有關種族主義的歌,可是件非同小可的事」

全球之聲 - 2018/01/02 - 14:39

Songhoy Blues樂團的歌手阿里歐‧圖雷(Aliou Touré)。照片來源:Leo Hornak。

本報導由April Peavy撰寫,原於2017年9月21日刊登於美國國際公共廣播電臺(PRI.org),根據內容共享協議再次刊登。

不久前,來自於西非馬利Songhoy Blues樂團裡擔任主唱的阿里歐‧圖雷(Aliou Touré)告訴過我:「創作一首有關種族主義的歌,可是件非同小可的事。」

他這般說法,與樂團新專輯《抵抗》(Résistance)的其中一首歌「One Colour」息息相關。

這首歌當時是與倫敦的學生合唱團合作完成的。圖雷表示,跟孩子們一起唱歌讓他對未來感到樂觀--尤其是以站在大人的立場從他們身上學習的時候。

他說:「孩子不會帶有種族歧視的眼光。我們到學校去找他們錄音,發現這些來自不同國度的孩子們歌聲是如此美妙。不論是來自於亞洲、印度、美國、法國、還是非洲,他們團結一致,開心的玩耍。看到這樣美好的景象,讓我們認為,或許孩子是可以教育家長的。」

「One Colour」這首歌所傳達給聽眾有關種族主義的訊息,只不過占新專輯《抵抗》的一部分而已。

圖雷指出,另外要做的是改變大眾對非洲一些先入為主的觀念,包括對他們的家鄉馬利首都巴馬科像是違法或犯罪遍布這樣不實的刻板印象。圖雷表示,音樂是一個能用來反擊並打破刻板印象的辦法。

他說明道:「如果你讓100個人待在同個地方聽著音樂,每個人都會很開心;但當你把音樂關掉,便會發現所有人就離開了。沒了音樂,一切都有趣不起來了。因此,我們肩負的使命,就是讓音樂影響全世界,並積極找出讓所有人團結在一起的方法。」

你可以更進一步體驗Songhoy Blues樂團的正能量和他們歌曲的影響力。樂團自2017年10月起將陸續在北美洲和歐洲展開巡迴演唱會

譯者:Shao-Yun, Hsu

為什麼塔吉克新娘還沒結婚就活在對姻親的恐懼中?

全球之聲 - 2017/12/31 - 14:38

抵制性別暴力的劇場在塔吉克演出。照片來源:OSCE/Nozim Kalandarov (CC BY-ND 4.0)。

自由歐洲電台/自由電台(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簡稱RFE/RL)的塔吉克語廣播部門,近期播報了一則中亞國家塔吉克(或譯塔吉克斯坦)的相關報導,內容概述了當地的年輕婦女與丈夫家人同住時,幾個經常面臨的家庭暴力傷害。文末的留言也顯示,儘管提升這個議題的報導量,當地人還是不夠重視這個問題。

在塔吉克社會裡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家醜不外揚。這個觀念在當地深植人心,甚至因此包庇了多起嚴重的家暴事件。受暴少婦時而在婚後同居的家庭遭到家暴及其遭施暴的後果,近來也登上國際新聞。從一些完整的報導中可看出,家庭暴力恐怕曾釀成悲劇

由於國際和當地人權組織向當地政府施壓,塔吉克國會於2012年12月制定法令以防治家庭暴力

這條法令似乎起了作用。2017年的前九個月,全國光是哈特隆州(Khatlon)南部就有300名新娘控訴婆婆家暴。然而這些婦女也許只是冰山一角。

此文說明塔吉克斯坦家暴如此普遍的主因,即為多數家庭所面臨的經濟與財政困難,迫使家中的男性必須到俄羅斯賺錢。由於丈夫不在家裡,太太被迫與婆婆同住,而這樣的情況時常引發衝突。

但是對於那些站出來聲稱遭受婆婆家暴的年輕婦女,文末的讀者留言並無表示支持,反而給予批評。

有位名為Afsus的留言者寫道:

ин духтарои хозира телефон баромаду вайрон шуданд боварим хай ки аз ин шикояткунандагон 95% аз пушти телефон чунки хозира духтархо як соат кори хона кунанд 2 соат тарики интернет ба кихо гап мезанад худо медунад.

這些現代女性放縱地使用手機。我保證那些婆婆也抱怨他們媳婦使用手機的情況。他們做家事只做一個小時,接下來的兩個小時都在講電話。

另一位網友開玩笑留言道:

Тамоми чомеа хамин хел аст. Масалан декани мо яз ягон хушдоман мондани надорад.

在我們的社會,所有人都是這樣的。好比說我們的系主任或學院院長,跟那些婆婆比起來也好不到哪裡去。

然而有一位留言者Shohin,提出特訓課程來教導婦女在婚姻裡該如何表現。

Кумитаи занон аз корхои бехуда дида, лоихахои махсус барои Ба шавхар баромадани духтархо тахия намояд. Чунки маблагхо бе маьни сарф нашаванд. Модарони бехунар бошад акалан Ба духтаронашон одоби муоширатро ёд диханд.

婦女事務委員會(職責包括處理婦女的投訴)白白浪費錢了。應該要有特別課程讓年輕婦女為婚姻做準備,她們的媽媽也應該教導她們如何表現得宜。

塔吉克政府必須更積極展現家暴問題是政府的當務之急,保護受暴者的法令不僅要以書面形式明確規定,也要在實際上起到規範的作用。

譯者:潘萱

馬其頓連載漫畫鼓勵女性從事電腦工程業

全球之聲 - 2017/12/30 - 16:27

Neta.mk連載漫畫。點擊放大。(本圖片經授權同意刊登)

在過去的兩年半間,一部網路連載漫畫引起了馬其頓科技界矚目。漫畫的主角是一名叫奈塔(Neta)的年輕女性軟體工程師。這部漫畫鼓勵女性進入科技業,這個一直以來都以男性居多的職場領域。

《奈塔》這部漫畫是由國際資訊科技公司Netcetera所製作,其公司規模最大據點位於瑞士蘇黎世和馬其頓史高比耶。漫畫的故事內容是由公司員工撰寫,插畫則是由知名馬其頓漫畫家茲拉特科‧吉洛夫(Zlatko Girov,作品請見Pinterest)所繪。

這部連載漫畫以馬其頓語英文兩種語言刊載在Neta.mk這個網站上。2015年,這部漫畫更獲得地方雜誌It.com.mk熱烈好評:

Нацртан е одлично, и програмерските шеги се навистина кул. Тоа што ни се допаѓа е што Нета, очигледно, е женски лик, а на македонската програмерска сцена и требаат девојки, бидејќи требаат свежи и нови идеи. Можеби Нета ќе ги мотивира девојките да се заинтересираат за професија доминирана од машки гикови?

《奈塔》的插圖畫得很出色,而且裡頭的工程師笑話非常酷。我們最喜歡的部分是奈塔這個角色是女性,而馬其頓的電腦工程界需要女性,因為女性能為這個業界帶來新穎的想法。也許奈塔能激發年輕女性對於這個由宅男們所支配的專業領域產生興趣。

#我看起來像一名工程師(#ILookLikeAnEngineer)。Neta.mk連載漫畫。點擊放大。(本圖片經授權同意刊登)

Neta.mk連載漫畫。點擊放大。(本圖片經授權同意刊登)

全球之聲與《奈塔》的作者群取得聯繫,並詢問他們關於創作的動機和漫畫所帶來的影響。以下是他們的回覆:

Целта на стрипот е да има локален, македонски стрип кој е креиран тука и го покрива IT светот во кој живееме. Уникатен е, не е копиран од интернет, се обидуваме за шегите да бидат што е можно пооригинални и да ја отсликуваат нашата секојдневна работа и да ги насмееме сите што работат во областа на информациските технологии. Од друга страна пак, би сакале со стрипот да ги охрабриме студентите да избираат инженерски факултети, особено да ги охрабриме и девојките кои навистина треба да се гордеат со своите успеси во избраната инженерска професија.

我們的目標是將馬其頓科技社群的觀點藉由本土漫畫呈現。有別於以往在網路上所看到的漫畫,《奈塔》這部漫畫很獨特。我們試著以原汁原味的方式呈現裡面的笑話,並反映我們日常的工作,使它能與相同領域的工作者產生共鳴。另一方面,我們想鼓勵學生在上大學時選擇就讀工程學,特別是要鼓勵那些選擇從事工程設計工作的女孩們。她們該為她們的成功感到驕傲。

Neta.mk連載漫畫。點擊放大。(本圖片經授權同意刊登)

漫畫裡沒有直接為公司打廣告,反而在幾篇連載裡直接推廣了如「NASA 黑客松」(NASA Space Apps Challenge)與「Macedonian CodeFu」(此賽事與同名的美國計畫「Code Fu」無關,感謝《奈塔》管理者指正錯誤)和 「IEEEXtreme 黑客松」等程式設計比賽。漫畫主角奈塔也在上述幾場活動中,以吉祥物或人形立牌的方式露臉。

Neta.mk連載漫畫。點擊放大。(本圖片經授權同意刊登)

《奈塔》的作者群表示:「雖然我們沒辦法衡量這部漫畫所帶來的影響……但我們享受創作,我們希望來自科技界的人們享受閱讀這部漫畫。每次看到有人在社群媒體上分享這部漫畫時,我們都感到很開心。」

連日本人也驚豔的世界各地奇特販賣機

全球之聲 - 2017/12/29 - 20:02

全球之聲俄國編輯 Alexey Kovalev:「購物中心裡面的這台自動販賣機,販售的東西是 Instagram 照片的按讚數。」圖片由 Vasily Sonkin 提供。

眾所周知,日本的自動販賣機是出了名的奇特古怪。不過,日本人對其他國家的自動販賣機了解卻不深。

日本知名部落格網站 Naver Matome 的一名作者 vortexxx 決定深入挖掘,在一篇標題為「連日本人都驚豔的自動販賣機」的文章中,收集了日本推特用戶發佈的一系列照片,該文章已累積數十萬觀看次數。

俄國領先群雄

第一張令人印象深刻的照片來自海參威《朝日新聞》總編中川仁樹(Hitoki Nakagawa),照片中的自動販賣機賣的是極為昂貴的魚子醬:

ウラジオストクに帰るため、モスクワのシェレメチボ空港にいます。気づいたのですが、キャビアの自動販売機が。今日は品切れでしたが高いもので20000ルーブル。今のレートでも4万円以上。猫には食べられませんが、こんな高額品をここで買うかな pic.twitter.com/fqnMrRSd6z

— 中川仁樹 Hitoki NAKAGAWA (@HitokiNAKAGAWA) January 1, 2015

我在莫斯科謝列梅捷沃國際機場等著坐飛機返回海參崴,偶然見到一台魚子醬自動販賣機。裡面的東西大多已售罄,只剩下一種售價兩萬盧布的超貴魚子醬,用今天的匯率算下來是四萬日元(約四百美元)。我沒用魚子醬餵過貓,我很好奇,真的有人會在這裡買這麼奢侈的東西嗎?

許多日本社交媒體用戶對魚子醬自動販賣機很感興趣。有人找到了另一台同樣販售魚子醬的販賣機,還便宜了一些:

モスクワの空港でキャビアの自販機発見。1番安いので2000ルーブル、日本円で4000円。直径5~6センチの小さいやつ。
1番大きのは直径10センチくらい?値段は高すぎて忘れた(´Д` )

買わずに撮影しただけw pic.twitter.com/MBO4YIW3QG

— 小越なつえ (@ogonatsu) September 25, 2016

莫斯哥機場的魚子醬自動販賣機。最便宜的是兩千盧布,大約四千日元(約四十美元)。這款魚子醬的罐子很小,直徑只有五至六公分。我忘了直徑約十公分的大罐魚子醬賣多少錢,反正很貴就是了。

我什麼都買不下手,只拍了張照片就走了。

有些日本遊客還發現,俄國有自動販賣機販售庸俗的愛國產品:

Sheremetyevoのヘヴィーユーザーの私がオススメするこの空港のスポット
「プーチン大統領のTシャツの自販機」 pic.twitter.com/LbtgMgZmm8

— マルーン (@maroondqx) January 10, 2017

身為謝列梅捷沃國際機場的常客,我建議大家去看看販售「普亭總統 T 恤的自動販賣機」。

有些人則評論了某些自動售貨機有多實用:

ロシア…24時間スーパーの自販機で使い捨てコンタクト売ってるの便利すぎますわ… pic.twitter.com/KC2ye8wX48

— kirin

埃及至今仍擺脫不了性騷擾和童婚問題

全球之聲 - 2017/12/29 - 10:31

2011年埃及議會選舉,婦女排隊投票。相片由聯合國婦女權能署於2011年12月2日發佈,本文依創用CC授權使用

埃及人口發展部長哈拉.尤瑟夫(Hala Yousef)曾於2015年指出,埃及15%的婚姻屬於童婚,儘管2008年已將婚姻年齡限制提高到18歲,童婚在社會上仍時有所聞,特別是在貧困地區。

童婚問題不僅違反兒童權益,也常導致兒童直接遭受暴力虐待,其中受害者幾乎都是女童。

一份2001年的調查指出,29%的已婚兒童曾遭丈夫拳腳相向。開羅美國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 of Cairo)社會研究中心2014年的研究則發現,18歲以下的已婚女孩中,27%有過被家暴的經驗。

此外,根據2016年聯合國小組的一則報導,埃及對於知名女權運動人士的迫害,正是導致埃及在保障女性權益道路上遲遲沒有進展的原因:

The continuous persecution of women human rights defenders such as Azza Soliman and Mozn Hassan… establishes and reinforces a pattern of systematic repression of the Egyptian women’s rights movement, aiming to silence and intimidate those working tirelessly for justice, human rights and equality.

政府持續迫害包括阿札.索利曼(Azza Soliman)和莫茲.哈山(Mozn Hassan)等女權人士……這些舉動在社會上製造出一股反對女權的氣氛,並加深對女權運動的壓迫,試圖恫嚇這些為正義、人權及平等奔走不懈的運動人士,為的就是要讓他們噤聲。

為瞭解相關問題,全球之聲特別採訪致力於女權運動超過十年的埃及社運人士薩瑪.摩瑟爾(Samah Mansur)。

埃及女權運動人士薩瑪.摩瑟爾(Samah Mansur)。相片經允許使用。

摩瑟爾任職於「適當溝通技巧發展中心」(Appropriate Communication Techniques for Development Center,簡稱ACT)的性別與婦女權益單位,同時也是「拒絕兒童販賣」(Say No To Child Trafficking)計劃的成員,該組織致力於監督和記錄埃及的兒童販賣和童婚問題。她也協助發起「正視騷擾」(I Saw Harassment)計劃,希望引起大眾的關注、遏止埃及的性騷擾歪風。

此外,摩瑟爾在防止對女性施暴的研究貢獻,也讓她於2007年獲頒聯合國婦女發展基金組織的獎項。

作者(Nevena Borisova,以下簡稱「NB」):可以跟我們談談您開始從事女權運動的契機嗎?

Samah Mansur (SM): I’ve been fortunate to come from a family where volunteering is considered absolutely important. My parents believed that the best gift they could ever give me is to help people in need. I was allowed to spend copious amount of time at charities, and shelters to help orphans, battered women, and people in need, beyond what I was taught in school and so nurtured me into volunteer lover that I am today. Since 2003, I have been involved in the non-profit sector and I joined the Appropriate Communication Techniques for Development (ACT) which works on fighting all types of violence against women. I am lucky because I am able to choose what to do and I am absolutely passionate about everything I do.

摩瑟爾(以下簡稱「SM」):我很幸運地來自一個相當重視投入志工的家庭,我的父母認為培養我成為一個願意幫助有需要的人,是他們所能給我的最好的禮物。也因此我可以投入大量的時間在慈善機構和收容所協助孤兒、受虐婦女和有需要的人,我在這些經驗中學到的遠比學校教給我的更多,造就了今天這個熱愛從事志工服務的我。我從2003年開始和非營利組織有一些往來,並且加入了適當溝通技巧發展中心(ACT),這個組織致力於打擊各種對女性的施暴行為。我很慶幸自己能選擇想做的工作,並且熱愛我所從事的一切。

NB:您是「拒絕兒童販賣」計劃的成員,就您所知,埃及的兒童販賣問題現況為何,我們必須採取哪些作法?

SM: In Egypt, child marriage and child trafficking are a social phenomenon which primarily affects girls who live in extreme poverty in rural areas, and is becoming more prevalent in urban areas, as well as in Upper Egypt. Twelve percent of them are married before they turn eighteen. One major contributing factor is the wealthy men from Egypt, and the Arab region, including the Gulf Countries, who frequently visit Egypt to acquire “temporary marriages and tourism marriages” with underage girls. Girls below the age of fourteen are forced into marriage. These marriages are often facilitated by the girl’s parents and are arranged through marriage brokers, sheikhs, lawyers, community leaders, etc., who take bribes for registering these illegal marriages of underage girls. After a while, these girl brides are in very vulnerable positions. They are either left abandoned and pregnant, taken by force to serve as maids in faraway households, or in many cases subjected to abortions.

These marriages, considered a form of child trafficking and modern day slavery, force young brides to work as maids and servants in abusive settings where a monthly compensation is received and channeled by special brokers. The money goes to the girl’s unemployed male siblings and father.

SM:童婚和兒童人口販賣是埃及常見的社會問題,受害的多是來自鄉村地區赤貧環境的女孩,而且這個現象在都市和上埃及地區也越來越普遍。其中12%都是未滿18歲就進入婚姻。導致這種現象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是埃及與阿拉伯地區(包括波斯灣阿拉伯國家)的富有男子頻繁前往埃及尋求「短暫婚姻和觀光式婚姻」體驗,而對象往往是未成年少女。許多14歲以下的女孩在非自願的情況下結婚,促成婚姻的通常是女孩自己的父母,並由婚事仲介商、酋長、律師、部落領袖等人負責安排。他們幫忙登記這種與未成年少女結婚的非法婚姻,並從中收取賄賂。結婚之後,這些童婚新娘的處境便會十分險峻,不是身懷六甲被拋棄,就是被送到偏僻地區的家庭當女傭,甚至在很多情況下,只能選擇墮胎。

這種被認定為是一種兒童人口販賣和現代社會的奴隸制度,強迫年輕新娘在不人道的環境下從事女傭和奴僕工作。他們每月領的工資要交由仲介處理,這些錢最後會進到女孩家裡那些沒有工作的兄弟和父親口袋中。

NB:除此之外,您還協助發起「正視騷擾」計劃,能不能請您進一步說明埃及的婦女性騷擾問題?

SM: Sexual harassment is a major problem in Egypt. Studies show that large majorities of women have been subjected to it, often on the street or public transportation. And the problem is deeply rooted. For this reason I participated in establishing the I Saw Harassment Initiative which works on monitoring and documenting sexual harassment crimes against women.

SM:性騷擾現象也是埃及社會的一大問題。研究調查顯示,大部分的婦女都曾經受到性騷擾,無論是走在街上或搭乘大眾運輸工具都可能遇到。這在埃及已經是根深蒂固的惡習,所以我才會參與推動「正視騷擾」計劃,監督和記錄婦女所受到的性騷擾犯罪案件。

NB:埃及的女性就業機會如何?

SM: Egypt ranks low in gender equity. The 2015 Global Gender Gap Index, ranks Egypt at 136 out of 145 countries worldwide. Women have significantly lower participation in the labor force than men (26% vs 79%) and lower literacy (65% literacy for women vs 82% of males).

We have 89 (14.9%) women in the parliament, 14 are appointed and 75 are elected.

SM:埃及的性別平等排名很低,根據《2015年全球性別落差指數報告》,埃及在全球145個國家中排名第136名。女性在勞動力的參與程度也大幅低於男性(分別是26%與79%),識字率也較男性低(65%與82%)。

女性在議會中僅佔89席(14.9%),其中14位是由政府指派,65位是由人民選舉產生。

中國鬧婚習俗變調 伴郎性侵伴娘

全球之聲 - 2017/12/28 - 19:26

影片截圖。

(原文發表於2017年6月16日)

戲弄新郎、新娘是中國婚禮習俗的一部分,但近年來此習俗已遭扭曲,且令人擔憂的是,中國大陸竟然發生「伴郎性侵伴娘」的事件。

由於6月份以來發生兩起案件,引起人們對此習俗之關注。 其一,為一部內容不宜觀賞之網路爆紅影片,在中國各個社交媒體間快速散布。影片背景為西安省,有兩名男子將一名伴娘關在車中並性侵她。儘管女子大叫、掙扎,兩名男子還是強行脫下她的內衣褲,且要求她發出呻吟聲。

這部影片於6月8日上傳至社群媒體,且快速爆紅。6月10日,西安警方拘留了分別為19歲及21歲的兩名男子,然而受害者卻說不想再追究此案。

伴娘通常不會向警方報案,是因為她們不想讓刑事偵查破壞好友的婚禮。此外,新郎和婚禮賓客極有可能會辯稱,此番騷擾是中國「鬧婚」習俗的一部分──因為鬧婚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在婚禮上製造混亂」。

但 「伴娘」這個概念源自於西方,而非中國。如果研究中國的婚禮習俗,你會發現中國的新娘不是由伴娘在旁協助,而是 「喜娘」。喜娘應該熟知所有儀式中的禮節,並在旁指導新娘。以前,中國大多數的婚禮都是由別人安排的,直到20世紀末才開始改變。婚宴上,賓客可能強迫新郎喝酒,或是挑逗新娘並慫恿他們在初夜行房,這些都是習以為常的景象。在某些地區,有錢人家還會雇用娼妓來娛樂大眾,但此非傳統習俗的常態。

然而如今,「鬧婚」習俗卻讓婚禮上的性侵和性騷擾事件,有了一個完美的藉口。

伴娘為「風險極高的角色」:要面臨性侵、強姦和死亡的可能性

另一起發生在廣州的鬧婚案件,最終則以一名伴娘於6月13日身亡的悲劇收場。

根據當地新聞媒體的報導,目擊者描述當時情況:伴郎照慣例帶著紅包至新娘家後,新娘家人開門迎娶。隨後,伴郎立即衝進去並緊追著伴娘,迫使她們躲到樓上。但不幸的是,其中一名躲在四樓的伴娘摔下陽台後身亡。

雖然案件還在調查,但網友紛紛將伴娘之死與「鬧婚」連結在一起。此為來自微博的新聞評語

做伴娘要不被性侵强奸,要不被弄死,风险真大,

失足?无人推无人挤会失足?玩伴娘摸奶猥亵还不够?草菅人命的恶俗风气,政府要出面治一治了!

對於受害者來說,邁向正義的路往往充滿荊棘。

原本中國的新聞媒體和網友皆譴責襲擊伴娘的兩名男子。但當新聞報導,該名女子因為襲擊者是熟人而選擇原諒,此後部分媒體和網友便將怒火轉向伴娘

我们都以为伴娘受了委屈,在网上声讨,谁知道人家自己根本不追责

既然你愿意被摸,以后发视频的时候尽量开心点。别让我们误会

但有些人則對伴娘的決定感到同情。微博用戶「ilovegoogle」在新聞中評論道:

知道受害者为什么不打算追责吗?因为都是亲戚同乡,对方肯定出动大批人出来说情,受害人不给面子,以后在本地就很难待下去。但嫌疑人触犯的是刑法,受害人不追责,也应该提起公诉,公安和检察部门不要尸位素餐。

依法律條款規定,葉學飛律師力主,儘管受害者決定不繼續追究,警方仍應對兩名嫌犯提起刑事訴訟:

根据视频记录,两名男子已经涉嫌强制猥亵罪,该案属于公诉案件,只要公安机关立案受理,不以受害人不追责而撤销。受害人不追责可以认为是对嫌疑人行为的谅解,只能影响量刑,不影响定罪

在媒體業任職的王志安,則諷刺人們以中國習俗為由,「寬恕」犯罪行為:

这算什么性骚扰?闹伴娘是中国千百年来的文化传统,正准备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怎么了?怎么能用西方那一套资产阶级的标准来审视中国的传统文化?今后哪个中年男子还敢去参加别人的婚礼?

註:有關中國婚姻習俗的背景,取自於「中國跨境問題與解答」社群中的長期討論,此為封閉式的社論聊天小組,而其中一名成員撰寫了本文。

譯者:沈芯如 Lulu

緬甸漫畫挑戰媒體自由的景觀

全球之聲 - 2017/12/26 - 20:55

報導原於2017年7月10日刊登於緬甸獨立新聞網站The Irrawaddy,根據內容共享協議再次刊登。

儘管在2012年,緬甸就結束了數十年的新聞審查制度,但緬甸已經走向媒體自由的逆向──尤其是自2014年之後。

以下是由The Irrawaddy在2014年至2017年四年期間發佈的一系列漫畫,反映了該國媒體的里程碑和艱辛。

條件下的正義

圖 Kyaw Thu Yein,2014年10月30日/ The Irrawaddy。

2014年10月,自由記者昂卓耐(Aung Kyaw Naing)──又名霸基(Par Gyi)──在拘留期間遇害。緬甸軍方提出的說辭是,這名記者在企圖奪取一名士兵的槍枝並逃跑時被槍殺。他的妻子對軍方提出訴訟,指控她丈夫被軍方實施酷刑並被殺,但這起案件卻被警方和法院駁回。

緬甸新聞自由

圖 Shwe Lu,2016年5月4日/ The Irrawaddy。

緬甸於2012年廢除了新聞審查制度。四年後的2016年,該國的新聞自由仍處於起步階段。

享受新聞自由

圖 Kyaw Thu Yein,2014年5月3日 / The Irrawaddy。

這幅2014年的漫畫,諷刺了緬甸軍政府對該國獨立媒體的控制與缺乏支持。

自66(d)後的言論自由

圖 Kyaw Thu Yein,2017年5月19日 / The Irrawaddy。

在緬甸全國民主聯盟執政期間,已有近70起網路「誹謗」案件。起訴依據都是同一條法律:《電信通訊法》(Telecommunications Law)第66條d款。

新聞自由真的自由嗎?

圖 Harn Lay,2014年5月2日 / The Irrawaddy。

2014年,緬甸的新聞自由開始走下坡,當局對一些刊物施加限制,要求不發佈「關於政府的不當消息」。有些刊物因報道若開邦的暴力事件而遭受威脅,他們將要「對所造成社會動亂負責」。《聯合週報》(Unity Weekly) 因揭露了馬圭省(Magwe)包鎮(Pauk)的化學武器工廠,四名記者與該報執行長被政治部逮捕,以「洩露政府機密罪」被判處14年有期徒刑。

媒體仍然在信息部的操控之下

圖 Zagalay,2014 年5月2日/ The Irrawaddy。

儘管國內民營媒體行業蓬勃發達,緬甸信息部還是控制了有關媒體行業的所有事務。

在爆破點上的緬甸新聞改革

圖 Kyaw Thu Yein,2014 年7月15日/ The Irrawaddy。

這2014的漫畫嘲諷著在前總統吳登盛(U Thein Sein)領導的半民主政府下,新聞自由岌岌可危。

重返危機

圖 Kyaw Thu Yein,2017年7月1日 / The Irrawaddy。

在翁山蘇姬領導的民選政府之下,緬甸新聞自由還是未見改善。2017年6月26日,緬甸軍方逮捕了三名獨立媒體的記者,包括一名來自The Irrawaddy的記者,他們被指控與非法民族組織有勾結。在這則漫畫刊出時,他們還被拘留在監獄中。

訂閱文章